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14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布娃娃

    玩偶的种类很多,玉兰斟酌半天,最后还是决定主打奶萌奶萌的布娃娃狗,再搭配一些其他Q版的动物。95年是狗年,又恰逢春节临近,做一些红色黄色的狗,身上绣上“旺财”或者“恭喜发财”的字样,兆头极好,送礼什么的再合适不过。

    至于款式也很简单,后世网络上充斥的各种布娃娃图片,漂亮的,可爱的,搞怪的,酷酷的,各种各样的款式,随便拉出一张来都能让人爱到心坎里去。

    以前为了哄家里的小祖宗,玉兰曾经泡在网络里一个多月,反反复复做了很多种布娃娃。没想到重来一次,还能以此谋生。

    玉兰不禁感慨万分。

    玉兰画了几个款式出来,拿给玉梅看。玉梅一看几张图,憨厚的,呆萌的,可爱的,龇牙咧嘴的,顿时高兴坏了。仅凭着几张图,玉梅就觉得心痒痒地不行,可想而知,实物做出来会有多受欢迎。

    确定了款式,就该考虑布料了。贺晓霜的店里布料挺齐全,玉梅带着玉兰在贺晓霜的店里泡了一整天,选定了要用的各色布料与数量。不过有些配件镇上也买不到,玉梅决定带着玉兰跑一趟市区。

    玉兰记得市区有一条老街是专门定做婚庆用品的,布料,亮片,珠花等等都有,姐妹俩就决定去那儿了。

    玉梅把小玉竹托给何招弟照看,并拜托她帮忙给奶奶做一顿午饭,然后悄悄带着玉兰上了去市区的中巴车。

    李爱华夫妻俩一般从早上7点多上工,到晚上6点左右收工,家里的一应事务都交给玉梅。至于玉兰,在他们印象里,半大的孩子正是到处野的时候。任两个人怎么也想不到,从来没出过门的姐妹俩没人带着就敢往市区跑。

    这一年的市区还看不见后世繁华的影子,设施陈旧,道路狭窄,街道脏乱差,随处可见乱丢的果皮纸屑,玉兰皱皱眉头,有些接受不良。

    一路上,玉兰都很少开口,所有的问题两人能想到的,都事先沟通过了,玉梅心里有数,只紧紧拉着玉兰的手,唯恐妹妹走丢,全然一副好姐姐的样子。

    旁人看到这一幕,都感叹玉梅懂事,玉兰乖巧,两人一路走来收获赞美无数。

    玉梅问清楚了婚庆一条街的地址,带着玉兰就兴冲冲地杀了过去。

    路是青石板路,道路两旁的店面都是七八平方左右,装饰极简单,一人,一架缝纫机,正对店门,一眼能看到来客。

    店铺上方的三面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中式嫁衣成衣,礼服。红色的嫁衣对襟的斜襟的款式各不相同,各式花纹各有特色,龙凤纹路庄重,团福字纹喜庆,凤穿牡丹大气。衣服下方用一块60公分左右的隔板隔开,上下就成了两个空间。隔板上也没闲着,放满了一双双各式各样的红色婚鞋。隔板下方堆放这成匹的布料,配件。

    玉兰看的眼花缭乱,恍惚间觉得乱入了另一个时空,忍不住想伸手去摸一摸,仔细看一看。

    店老板顿时不高兴了,玉梅带着玉兰过来的时候,她原以为是玉梅要买结婚用品,自己说得天花乱坠口干舌燥,结果两个姑娘家,大的呆在原地不动,小的却这里摸摸,那里翻翻。她哪里想到这个六七岁的姑娘是在认真看布匹的质地呢,只以为小孩子看稀奇,又怕玉兰手上有茧子造成缎面勾丝,因而赶紧制止。

    玉兰也看完布匹了,微微朝玉梅点点头,玉梅顿时心里有数了。

    玉梅按照玉兰的示意选了红色及明黄的布料,讨价还价到7块钱一米,二十多米布就去了一百多块钱。加上在贺晓霜店里买的那些布料,卖头花赚的钱已经花得一干二净。玉梅肉疼不已,但是想想,这几百块钱可能带来的利润,心里又平衡多了。

    两个人买完了布料,又买了一些亮片,珠子等小东西,玉兰接下来做的头花要用到这些小零件,反正到市里来了,索性一次性买齐。

    玉梅细心地让老板娘把两匹布一起用油布包着,绑起来方便扛走。玉梅不想扛着这两匹布在村子里招摇过市,否则到时候别人又有话说,阿娘又要闹心了。

    姐妹俩带着布匹就不好再逛,玉梅有些可惜,两个人的车费都去了十来块钱了。

    玉兰却笑着安慰:“阿姐,等我们做好了布娃娃,还要来一趟市里,到时候有时间再逛吧。”

    玉梅想想也是,于是叫了三轮车把布匹拉到汽车站,顺手在车站买了烧饼,馒头当做午餐。等上了回村里的中巴车,两人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才有心情就着矿泉水啃干粮。

    两人第一次独立到市区,玉兰没什么感觉,玉梅却新奇地很。两姐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下了车,玉梅扛着布匹走走歇歇,玉兰人矮腿短,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半拎半拖着袋子跟在身后。村民们投来惊诧的目光,有人问玉梅扛着什么东西,玉梅随口说是泡沫,别人见她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也就不想自讨没趣了。

    玉梅咬着牙把两匹布扛回家,整个人都累瘫了。

    家里,玉竹还没睡觉,两手半拖着比她脑袋还要大的葫芦瓢从水盆舀水往外泼,神情专注,仿佛在做一件格外严肃的事情。两只小胖手冻得通红通红的,奶奶在一旁看着也不制止。玉梅看看玉竹的罩衣下摆湿了一片,顿时着急起来,这么冷的天穿着湿哒哒的衣服,小孩子感冒了怎么办?

    玉梅有心想说奶奶两句,又觉得不合适,只好板着脸抱起玉竹准备给她换衣服。

    幸好玉竹身上只有外套底下湿了一角,身上干干爽爽的,玉梅终于舒了一口气,“要是小妹生病了,阿娘那就不好交代了,幸好幸好,奶奶也真是的,老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奶奶估计也觉得自己的做法不妥,讪讪地笑,她就是觉得小孩子玩玩没什么关系,况且自己在边上看着,小孩子又没危险,谁知道大孙女反应这样大。

    奶奶一副做错事的样子,阿姐板着脸一副虎姑婆的样子,玉兰不知怎的,突然就觉得这幅画面特别滑稽,顿时大笑起来,玉梅绷不住,也笑了起来。

    玉竹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也拍手咯咯笑得欢。

    奶奶看着眼前三朵花金花,心中欢喜,脸上顿时笑意弥漫。

    喂饱了家里的一老一小,家务活该干的都干完了。姐妹俩又悄悄跑回阁楼关起门来做大事了。

    李爱华夫妻等闲从来不进这房间,因此玉兰在这里呆了半年,做了很多事情,夫妻俩却一无所知。

    只要不是放火烧屋子,玉兰估计无论再过多久也不会被发现。不过,等玉书回来了,玉兰就得回到楼下和阿姐小妹三人一起挤了。

    三姐妹的房间是从李爱华夫妻俩的房间隔出来的,夫妻俩睡里间,姐妹仨睡外间。里间要从外间穿过,私密性很差,十分不便。

    玉兰想着就觉得脑仁抽个不停。

    家里楼上就两间房,一间是大哥的卧房,还有一间当做谷仓用。玉兰觉得让阿娘把房间收拾出来给她住,阿娘一定不肯。算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还是先做布娃娃要紧,玉兰无奈地想。

    玉兰把狗狗的各个组成部分按照一定的比例分离开来画出图稿,玉梅先用硬纸板剪样,再仔细计算用料,用最省布料的方法把布料剪出来。

    玉兰一看玉梅的剪法不由赞叹。她是做惯了服装裁剪的活儿,根据长久积累下来的经验才得出最省布料的剪法。可是阿姐好像天生适合吃这一碗饭的,每块布都利用率最大化了。

    现在中专里面不知道有没有服装设计打版这一专业,玉兰觉得也许可以建议大姐去试试,再不济找个裁缝拜师学艺也行。

    剪裁,配色,缝纫,填充,一道道工序都是人工操作,姐妹俩加上何招弟几个村里的姑娘,花费了几天时间紧赶慢赶才把百来个布娃娃成品做出来。

    这时候,玉兰才觉得没有缝纫机实在是太不方便,考虑这批布娃娃卖完可以先买一台缝纫机,可是一想到到时候要面对阿娘的各种质疑盘问,她又开始头疼了。

    还是过完年再来考虑这个问题,到时候让阿姐伤脑筋去,玉兰很阿Q地想。

    一切就绪。看着一个个包在柔软的透明袋里的布娃娃,以明黄色捧红心的俏皮狗为主,还有蓝白相见的Q版海豚,呆萌呆萌的小兔子,憨态可拘的招财猪,几个姑娘的少女心都忍不住爆棚了。

    送走了何招弟他们,玉兰把早就拟好的定价单给玉梅看。

    玉梅吓得手一抖,差点捏不住这一张薄薄的纸。

    她瞪大眼睛,“二丫,你确定价格定这么高有人买?”

    这个时候,一双帆布鞋才15元,一条牛仔裤25元,一件大衣不过35元左右。这么一个三四十公分左右的布娃娃,最低价都比大衣贵,打死玉梅都不相信能卖得出去。

    玉兰其实心里也没底,她定的这个价格是综合考虑了各种成本以及大概的利润率来划定的,同时也参考了陈冬儿那个芭比娃娃的价格。玉兰记得陈冬儿那个小小的芭比娃娃,就花了一百多块钱。

    尽管心里没底,玉兰也不肯露怯,她淡定地说:“你尽管去试试,我给的是最低价,只能高不能低。”

    玉兰云淡风气的样子很能唬住人,至少玉梅是被糊弄过去了。

    玉梅忍不住嘟囔了一声:“奸商!”

    新出炉的奸商玉兰:“……”

    阿姐你这样说自己的妹妹真的好吗?

    ……

    玉梅兴冲冲的带着何招弟,每人拎着两个大麻袋雄赳赳气昂昂卖布娃娃去了。

    玉兰则带着特意留下来的一红一黄两只蠢萌蠢萌的招财狗找陈冬儿去了。

    她记得阿娘每年都要送她们姐妹几个到姥姥家过年,所以她想送陈冬儿新年礼物,就必须赶在年前这几天给她送过去。

    陈冬儿打开黑色的袋子,看见两只布娃娃狗就欢呼起来,她简直要乐疯了。

    玉兰笑眯眯地立在一旁看她又蹦又跳。这个时候的儿童玩偶都是中规中矩的居多,陈冬儿的反应在她的预料之中。玉兰之所以有底气做这些玩偶来卖,就是笃定后世满大街的玩偶放在这个时代绝对是个稀罕物。

    嗯,看到陈冬儿的反应,玉兰对顺利卖出这些东西又多了一些信心。

    贺晓霜被陈冬儿的尖叫声吸引上来,看见陈冬儿怀里抱着的两只布娃娃狗,心里很诧异,面上却不动声色,由衷地夸了玉兰几句。

    最初从女儿口中发现玉兰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她以为能在短短时间获得女儿欢心的孩子,一定是个充满心机的孩子。

    她虽然不喜,但见自家闺女朋友实在不多,而且孩子的心机再深,在阅历丰富的大人面前还是很拙劣的。她一点不担心,就放任两人交往。

    到后来见了玉兰本人,发现这个孩子眼神清正,言谈举止很有分寸,进退得宜,不谄媚不奉承,虽然年纪比冬儿还小,却处处照顾冬儿,她不由心喜,便打从心里真正接受这个孩子。

    她这一生都不会再有别的孩子,冬儿与蜜儿又不对盘,她还担心冬儿会孤单。现在看她和玉兰相处得很好,贺晓霜很是欣慰。

    贺晓霜笑,“你们两个真是心有灵犀。你给冬儿送布娃娃,冬儿也给你准备了礼物。”

    陈冬儿冲玉兰神秘兮兮地笑。

    贺晓霜招招手,叫两个小丫头过来试衣服。

    她给两人准备的是一模一样的一套衣服。上衣是橘红色的A字型毛呢外套,大圆领,领口处系着同色系的大蝴蝶结,肩膀处有轻微的褶皱,俏皮又可爱。裤子是黑色的紧身皮裤。这一身搭配穿起来时髦又洋气。

    陈冬儿虽然比玉兰长两岁,可是两个人站在一起却差不多高。

    看着镜中一模一样装扮的人,陈冬儿扭头朝贺晓霜龇牙:“阿娘,你说我和玉兰穿这样走出去,说我们是双胞胎,有没有人信?”

    贺晓霜噗嗤一声笑开了,摸摸两个人的头,没应女儿的话。只是不确定地说:“这是给你们两个过年穿的衣服,等开学的时候你们一起穿这一身去学校,也许人家会说你们是双胞胎?”

    华夏是礼仪大邦,讲究礼尚往来。

    玉兰本来只是想给陈冬儿送个好玩地东西,以报答她一个学期给她带的那些好吃的东西的情谊。谁知道贺晓霜又郑重其事地送了她衣服。不接又不合适,玉兰便毫无芥蒂地接过礼物,诚意道了谢。

    贺晓霜看她大大方方的样子,笑意不由深了深,她就喜欢这样实诚的孩子,要就要,不要就不要,不搞那些虚头巴脑的客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