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6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让我一个人睡

    玉兰踏着夕阳的余晖走在乡间的土路上。

    路上经过的池塘里开满了水莲蓬,绿油油的叶子像一双双擎着的小手,呼朋引伴着;大朵紫色的花竞相开放,热烈奔放。

    玉兰忽然起了心思,想去摘一朵花。

    她小小的个子在池塘边颤颤巍巍的样子,惹来同行的伙伴一声惊呼。

    最后是一个高年级的男孩子自告奋勇地采了一朵大大的紫色花朵给她。

    玉兰记得那时本家的一个堂哥。

    她笑容灿烂的接过花儿,对着堂哥说了声谢谢。

    腼腆的男孩被那过分热烈的笑容迷了眼,憨笑着挠挠头。

    玉兰捧着花,一路蹦蹦跳跳地走,嘴里还哼着歌谣,那是早上数学老师教的《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山很美,水很美,开花的油果树很美,田埂上的紫云英开得很热烈,更美。

    玉兰一路好心情地跟同行的伙伴们告别,转过一排茶树林,家就在眼前了。

    玉梅看她安然无恙回到家,一颗心落回实处,叮嘱玉兰去写作业,转身去喂猪了。

    陈力和李爱华夫妻还没回来。他们给人做工一般不到天黑不会回来,家里人都见怪不怪。

    玉兰搬个小凳子,坐到躺在摇椅上的奶奶身边,一边跟奶奶说学校里面的新鲜事,一边等爹娘回家。

    正说得开心,一个咋咋呼呼的声音一路叫着“玉梅,玉梅,你在家吗?”

    声音未落,人已经冲到客厅里来了。

    玉兰看见奶奶脸上的笑容淡了淡,说了声:“是问梅啊。”就没了下文,就好奇看了一眼这个冒冒失失的姑娘。

    那姑娘极快地扫了一眼餐桌,看到桌面上空空如也,脸上顿时闪过失望的神色。

    玉兰看见这一幕,心下了然:原来是来蹭饭的。

    玉梅被一老一小两双眼睛盯着,也没有一点不自在的样子。她若无其事地嬉笑着问:“玉梅去哪儿了,你们家怎么还没吃饭?”

    玉兰故作天真:“问梅姐姐要来我家吃饭吗?那你要多等一会儿了,我阿爹阿娘还没回来,不能开饭。”又故意问:“我阿姐在外面喂猪呢,问梅姐姐进来的时候没看到吗?”

    问梅被玉兰戳破了谎言也不恼,笑嘻嘻地说:“那我找她去了。”

    奶奶看着问梅的身影消失了,趁机教育玉兰:“女娃子有三个习惯沾不得。一忌懒,懒惰的人可做不好事情,挣口吃的都难;二忌馋,过日子要精打细算,口腹之欲要尽量克制;三忌贪,人一贪啊就容易失了度,就容易做错事。”

    奶奶本没指望玉兰能听懂,哪想到玉兰不但听懂了,还默默记在心里了。

    从前她懵懵懂懂,只顾跟着同龄的孩子玩泥巴。阿爹阿娘又忙着自己的事,很少会给她说这些道理。就算说了,玉兰也不懂,因此养成个傻白甜的性子,别人说什么都信,以至后来没少吃苦头。

    现在的玉兰,就像一块空空的海绵,拼命地从外界汲取知识。她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听见的看见的觉得有道理的就一点一点记在心里。她的这些行为,让她未来的人生少走了很多弯路。

    夜幕已经拉了下来,村子里次第亮起灯火。

    陈力夫妇扛着工具披着暮色回到家里,玉梅已经摆好饭菜。

    吃完了饭,乘会儿凉,一家人说说家长里短,这一天就这样平稳地过去了。

    到了睡觉时间,玉梅铺好床喊玉兰睡觉,玉兰却犯了倔,坚决不肯跟姐姐睡,想自己一个人去哥哥房间睡。

    玉梅求助地看向阿娘。

    李爱华想了想,同意了。

    玉兰坚决要自己睡在玉书房间,是为了画设计图。

    她先在脑子里仔细过了一遍早上想到的几款设计图,然后唰唰唰几笔飞快地在纸上画下草图。

    万一有人在边上看见这一幕,一定会惊得掉下巴。

    此时的玉兰,稚气的脸上满是严肃。整个人投入工作显得十分专注,手起笔落顺畅自然,那样子说是一个积年的老手都不为过,哪里像个六岁的孩子。

    这也是玉兰坚持要自己住的一个原因,她不希望自己成为别人眼中的异类。

    设计图完稿以后,玉兰顺手在右下角签下名字,是花体式的英文名。样式是后来她的工作室开起来以后为了防止被盗图,特意花了重金请人专门设计的。

    这是从前做惯了的事,所以玉兰也没多留意。她却没想到今日一个无心的举动,为后来的她避免了一个大麻烦。

    玉兰把稿件仔仔细细地收好,夹在一本杂志中,塞进书架最底层的教材中。那些初高中的教材,玉书不怎么碰,因为不舍丢,所以一直在最角落里放着。玉兰也不担心自己的图纸被发现。

    她伸了个懒腰,看看闹钟,已经很晚了。窗外,群星在夜幕中闪烁,好像散落的钻石。偶尔传来一声虫鸣蛙叫,尽显乡村夜晚的宁静。窗内,一个娃娃托腮望着夜空微笑,像在展望美好的未来。

    第二天一早,玉兰喝完一碗红薯粥,玉梅正给她整理上学要带的东西。

    她一边手脚动作极快地往挎包里面装东西,一边对玉兰碎碎念,“到了学校记得先把饭盒送到厨房去,别忘了装水,饭盒也别拿错了,不然中午没饭吃。饭盒里放了腌鸡蛋,仔细别弄破了。”

    玉兰看着那个跨包有点头大。这个军绿色的老式帆布挎包是玉梅以前上学用的,带子是钉死的,偏长,挎在自己120厘米的身高上,都到膝盖下了,走路特别费劲。玉梅也发现了这点,懊恼地说:“哎,我没注意,晚上回来再给你改改。”

    玉兰想了想,说,“阿姐,你给我找几件不穿的旧衣服吧,要粗布的。”

    玉梅虽然疑惑,却没多问,点点头说,“我知道了,我先找找。”

    村里还有几个孩子也在乡里上小学,几个人不约而同地结伴而行。

    几个人打打闹闹,吵吵嚷嚷,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溜走,很快就到了学校。

    玉兰先把饭盒送到厨房去。

    旁边一个女老师看玉兰淘米,动作行云流水,偏偏一张小脸十分严肃,十分好笑。就问她:“要我帮忙吗?”

    玉兰抬头看她,认出她是从前教二年级的数学老师,也姓陈。她是一个优雅,博学的女老师,说话永远不急不缓的,身上有种让人心安的气息。

    她总告诉学生:遇见困难的时候,你得先告诉自己,什么都难不倒我。然后,一步一步慢慢来,难题总会解开的。

    玉兰一直把这句话记在心里,后来每遇到困难,她就想想这句话,然后越挫越勇。

    她很喜欢她。

    现在的轨迹全部改变了,玉兰不知道自己是否有缘继续做她的学生。

    听见她问,玉兰腼腆得笑着说:“谢谢老师,我已经弄好了。”

    厨房里有人已经有人在了,一个胖乎乎的大婶在锅台边忙碌,看到有人送饭盒进来就大声说一句,“检查一下自己饭盒里面放了水没有啊,忘记放水中午就没饭吃了。”

    说一句又说一句,不厌其烦的样子。玉兰莫名觉得那胖的像个移动的球形的身影有些可爱。

    放好了饭盒,玉兰拎着书包来到教室里。

    早读还没开始,教室里同学们三三两两围在一起聊天说话。

    玉兰从挎包里取出作业本准备上交,讲台那一角已经叠了整整齐齐的一叠。

    玉兰看看最上面一本的封面上歪歪扭扭的字,再看看自己的本子,犹豫了一下,把作业本塞到了最底下。

    回到座位上,陈冬儿已经过来了。

    她家离学校近,每次上学都是掐着点来的。

    陈冬儿塞给玉兰一个油纸包。油纸包里是一个还热乎的韭菜饼,薄皮煎得脆脆的,隐约可见里面翠绿的馅。面饼特有的香气交杂着韭菜的浓香,香气扑鼻,很能刺激人的味蕾。玉兰甚至听见周围有人咽口水的声音。

    陈冬儿满不在乎的样子,玉兰却有点头疼。

    小伙伴太大方了也是个问题。

    不患寡而患不均。

    陈冬儿总喜欢给玉兰带东西,众人虽然眼红,却不会说她什么。但是嫉妒玉兰的人大有人在。

    我只想低调的上个学而已。玉兰无奈的想。

    不过,粗心的同桌是体会不到玉兰的烦恼的。

    她催着玉兰,快吃,冷了就不好吃了,我阿娘早上起来做的,可好吃了。我都吃了两个了。

    也不管玉兰拒绝,就把纸包往玉兰手里塞。

    玉兰苦笑,看来只好在别的地方回报了。

    她问陈冬儿:“你把东西送给别人,你阿娘不生气吗?”

    陈冬儿莫名其妙地问玉兰:“我阿娘为什么要生气?她经常跟我说,要学会分享。”

    “早上我出门的时候说带馅饼给小朋友吃,我阿娘还夸我了呢。”

    “以前我舅舅家的小表妹来我家玩,把我最喜欢的玩具抢走了。我不高兴,阿娘还说我不懂分享不是好孩子。”

    玉兰无话可说了,她总不能说,你阿娘希望你把玩具分给你表妹玩,而不是希望你把东西送给陌生人。

    在玉兰心里,自己就是那个陌生人。

    可是万一自己误解了怎么办?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毕竟吃人嘴软呀!玉兰总觉得接受人家的东西有欺负小孩子的嫌疑。

    她想了又想,自己准备做一个双肩背包。现在常见的书包都是挎包,挎着很是不方便。玉兰心里已经打好了腹稿,准备傍晚放学回家就开始动手做。

    要不也给陈冬儿做一个,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玉兰苦恼地想,回礼什么的最讨厌了。

    早读的铃声在玉兰的纠结中响起,玉兰只好把问题先放一边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