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13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第一桶金

    玉梅在李爱华跟前撒娇卖痴,总算把自己阿娘哄得眉开眼笑,消了气,也不提让她把钱还给阿明嫂了。玉梅才暗暗吐了口气,阿娘有时候也像孩子,比两个妹妹还难哄。

    玉兰搬个小凳子,把玉竹放在特制的儿童餐椅上,一口菜拌饭一口汤地喂小家伙吃饭。小玉竹不时伸手要往饭碗里抓饭粒,趁小姐姐不注意就把玩具往汤碗里丢。玉兰既要喂饭又要防止汤碗被打翻,饶是大冬天的,也急出一身汗。

    华灯初上,昏暗的灯光晃得玉兰觉得眼睛有点难受。阿娘为了省电,家里的电灯泡用的都是15瓦的,照明是没多大问题,但是想看书或者做一些精细的活儿,那是不可能的,眼睛容易熬坏了。

    只有玉书的房间,李爱华知道大儿子爱看书,所以灯泡选的60瓦的,瓦亮瓦亮的。

    这也是玉兰一直霸占大哥的房间不愿意回自己房间睡的原因之一。她打算等赚了钱第一件事就先把家里的灯泡全部换成60瓦的!

    玉兰一心二用,结果一个愣神,汤碗就被玉竹打翻了,幸而汤水是温的,冬天衣服穿得又多,与人无碍。奶奶实在看不过眼了,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到两人身边,玉兰赶紧把凳子让给奶奶,自己重新搬了个小兀子坐。

    昏暗的灯光下,半大的孩子稳稳地举着勺子,一口接一口地往更小的宝宝嘴巴里送,小宝宝小嘴塞得鼓鼓的,两只小胖手抓着老人的手指玩得不亦乐乎。

    有了奶奶帮忙分散玉竹的注意力,玉兰很顺利的把大半碗白米饭就着鸡蛋汤给玉竹喂下去了。

    吃完了饭,玉兰牵着玉竹的手在客厅里转圈消食。小玉竹却不肯牵姐姐的手了,迈着小短腿要去追玉兰。玉兰假装快跑,跑几步停下来回头去看小丫头,玉竹咯咯笑着继续追姐姐,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孩童银铃般的笑声,老人坐在凳子上,下巴抵着拐杖头,皱巴巴的脸上笑容如花盛放,气氛分外温馨。

    好一幅天伦之乐图!

    玉梅也没闲着,她忙忙碌碌收拾桌子,洗碗,拖地,喂猪,直到一切搞定。

    小玉竹玩累了,开始揉眼睛打哈欠,却闹着不肯睡觉。

    玉梅把小玉竹抱在手上晃啊晃,直到把小家伙晃睡着了,这才三步做两步拖着玉兰上楼商量赚钱大计去了。

    玉兰看玉梅一脸迫不及待地样子就觉得好笑,也不吊她胃口,就把自己先前考虑良久并逐步完善了的计划给她看。

    听见玉兰算了一笔账,玉梅心里顿时火热了,她觉得她晚上应该睡不着觉了。

    太激动太兴奋了!

    一斤碎布头3角钱,可以做20只左右的头花,一只头花能卖5角钱。成本包括工费与其他材料最多2角钱。这样每只头花的利润就是3角钱,一斤碎布头可以净赚6块钱左右,可是比做书包简单多了。

    玉梅正在兴头上,玉兰又给她泼了一盆冷水,钱虽然很好赚,可是头花一旦做起来,到时候跟风的人肯定多。玉兰把自己能想到的问题都提前给玉梅打了预防针。

    玉梅满不在乎地说:“跟风怎么了,只要咱们东西做的比人家好,总会有识货的人来买。”她觉得这真是一个赚钱的好办法,她仿佛看见钞票一张张地飞进自己口袋里,不禁笑出了声音。

    姐妹两人都是爽利的人,想到了就要马上去做的。

    第二天,玉梅去找贺晓霜。

    这段时间玉梅经常往贺晓霜店里跑,贺晓霜对她倒是挺熟悉的。

    听了玉梅的来意,贺晓霜笑了,“原来你们是姐妹呀?姐姐能干,妹妹聪明,你爹娘可真有福气。”

    玉梅也笑着寒暄几句。

    看贺晓霜对玉兰的印象挺好,玉梅悄悄松了一口气,印象好就好了,待会儿她提起要求来也没那么尴尬,她其实觉得没必要,但是玉兰说这样的做法以后能省却双方的麻烦,她就信了。

    她现在对玉兰是迷一样的相信。

    果然,听到玉梅提到两个人签个简单的协议,贺晓霜眼神微闪:“这个……似乎没必要?也不是什么大的东西,就是一些碎布头呀。反正我都给你们留着不卖给别人就是了,没必要那么麻烦。”

    玉梅有些为难,她对贺晓霜的印象也很好,有点不愿意说谎,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她赌贺晓霜看不上这样的小生意,“我和妹妹准备用这些碎布头做头花了卖。咱们整个乡就您这一家有碎布头,我们是怕,万一做的好,有人跟我们抢生意,肯定会盯着您家的碎布头,到时候怕您为难,我们也会很麻烦,所以提前跟您提个不情之请。”

    贺晓霜倒是对眼前这个姑娘刮目相看了。走一步看三步,也是够谨慎的了。

    这孩子,有前途!

    再看看自家整天只会跟堂妹抢玩具还经常抢不过的傻闺女,她真是想叹气了,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她对玉梅说:“那你准备协议吧。”

    玉梅乐呵呵地从背包里掏出协议来,她昨天听了玉兰的建议,连夜准备好了协议书,就怕夜长梦多,出现变故。

    贺晓霜看见钢笔写的字,工整漂亮,对玉梅的印象又好了两分,字如其人,能写一手漂亮的字的人,人品往往都不会差。

    至于协议上的内容,贺晓霜只扫了一眼就痛快地签字了,玉梅疑心她根本没看是什么内容。

    贺晓霜确实没看内容,她觉得不过是废品再利用,有什么好留意的。

    玉梅拿到签好的协议书,付了钱,把蛇皮袋子拖到三轮汽车上。她怕自己拿不动,特意叫了车子等着,这样可以直接送到家里,就省的自己背了。

    玉兰算是正式放寒假了,看见一蛇皮的碎布头,眼睛发光,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她有信心在年前这段时间多赚一点。

    两人说做就做。玉兰先做出花样,玉梅也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了几个出来,再一瞧,嘿,效果还挺好。玉梅觉得那些小媳妇小姑娘肯定会受不了诱惑,到时候买的人一定不少。

    姐妹两人用了几天时间,又叫了村子里几个姐妹帮忙,把头花全部做完了,算了算数量大约六百多个,可以卖三百多块钱呢,玉梅两眼发光。

    东西做好了,就该考虑怎么卖出去了。

    玉梅听了玉兰的建议,去找隔三差五来村里转悠的货郎,按照3毛钱一个的价格批给他。

    货郎姓李,叫李阿财,和玉梅阿娘是同一个村子的人。听了玉梅的话,李阿财起初还不乐意,后来看了他们做出来的各式各样的头花,精致程度比那些商店里面卖的还要好看三分,遂咬咬牙拿了一百个,约定先试水看看。

    玉梅也不着急,她有信心能卖的出去,所以倒不着急。她把30块钱仔细收好,还有心情打趣货郎:“说不定等你再来拿货的时候我们都卖完了呢!”

    本来是一句戏言,谁知道后来成了真。李阿财再来批货的时候真的没货了,懊悔地捶胸顿足。

    送走了货郎,玉梅和同村一个叫何招弟的姑娘一起去了镇上。

    乡里没有集市,镇上却是有的。

    这一天正是赶集的日子,人来人往地,十分热闹。

    卖衣服的,卖干果的,卖水果的,还有各种小吃摊,十分热闹。

    玉梅和招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怎么开口打破僵局。

    最后是一个十三四来岁的小姑娘看中了她们摊上一个粉色波点的头花和一个蝴蝶造型的红色头花,给了两人一块五,唯恐两人问她要剩下的5角钱,头也不回地走了,任玉梅在后面使劲叫人也不回头。

    玉梅与何招弟面面相觑。

    按照玉兰的想法,给头花定的价格是5角一个。却不知道镇上的饰品店里卖的头花都是一块钱一个。小姑娘没问价格,以为跟店铺里面卖的一样,所以拿了两个头花给了一块五,以为占了便宜了,谁知道却原来多付了五角钱。

    明白了情况,玉梅当机立断,决定调整卖价。

    玉梅终于放开嗓子吆喝起来:“来自省城的新款头花嘞,一个八毛两个一块五!送姐姐送妹妹的首选嘞!”

    生意渐渐好了,玉梅与招弟,一人收钱,一人递货,忙得不可开交。

    集市还没散,两人带着的三百多个头花就差不多卖完了,玉梅抱着装零钱的背包傻乐。

    玉梅看看时间还早,找了个小吃店,点了两份炒粉丝,招呼招弟先吃,自己却拿出纸笔开始拟协议。

    她受到刚才客户三言两语的聊天中泄露出来的信息的启发,突然想试试去饰品店里推销看看。

    玉兰在她书包里放了水笔和白底红条纹写信用的信纸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她绞尽脑汁写好了供货协议,把能考虑的方面都写上了,写好了,又反复读了几遍,确定没问题了,这才有心情三两口把冷掉的炒粉丝扒完。

    何招弟不识字,看到玉梅在纸上写写画画,心里十分羡慕。

    玉梅家是村里出了名的穷,债台高筑,年年还年年欠。可是她们阿娘宁愿借钱也要送几个孩子上学,儿子女儿一视同仁。

    反观自己家里,解决了温饱问题,也不欠外债,因为阿娘持家有道,甚至还有点小盈余。可是阿爹阿娘都觉得,女儿以后都是别人家的,读什么书呢,越读书越轴,坚决不肯送她上学。

    自己弟弟有机会上学,却不肯好好读书,三天两头逃课。好不容易混到小学毕业就死都不肯继续读书了,跟村里人到市里去打工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何招弟叹了一口气,怎么自己就碰不上开明的爹娘呢?

    玉梅不知道同伴的感叹,她拟好了供货协议,背着书包带着剩下的几个特意留下来的十多个头花往饰品店去了。

    饰品店离镇上的高中不远,主要做学生生意的,生意还不错。

    老板娘姓郑,叫郑云。听了玉梅的来意,郑云翻着头花样品半天没吭声。她的店铺开了好多年,什么好卖什么不好卖,她看一眼就心里有数。

    眼前的姑娘拿来的头花,她一看款式,上手一摸质地,就知道这些东西肯定好卖,但是为了再押押价格,所以故意半天不出声。

    玉梅心里有些忐忑,待要再说点什么,又怕多说多错,干脆闭嘴等郑云回答。

    郑云沉吟半晌,在玉梅等得不耐烦的时候,终于说道:“也不是不行,但是你们能给我什么价。批发价5角肯定高了。”

    玉梅也爽快,她的心里价位本来就只有3角,喊5角不过是为了方便郑云讨价还价。

    但是这段时间得益于卖书包的经历,玉梅深谙讨价还价的精髓,故而为难地道:“价格再低我们的利润就很薄了,本来我们都是拿整匹的布来裁的,成本本来就高。”

    郑云心里有数,也不戳破,拍板给了最后价格:“最多4角,每个月你们提供的新款式不得少于10个。你觉得可以,我们就签协议。”

    玉梅心里乐开了花,比她预期的多了1角,她挠挠头抓抓耳朵,显得一副极为难的样子。嗫嚅半晌,才做出一副狠心下了决心的样子:“行,就照您说的办。”

    等郑云看到玉梅拿出的协议书,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就乐了:“敢情所有的细节都考虑到了,这姑娘真是鬼精灵。”

    爽快地签了协议,约定了送货时间跟数量,玉梅揪着晕乎乎的何招弟,跟郑云打了招呼,就笑眯眯地回家去了。

    回到家一数钱,315元!玉梅都乐疯了,她觉得按照目前的速度,到年前,她一定可以存一笔巨款了。

    玉梅马不停蹄地带着几个人赶工,又做了一百多个头花,预备寄车给郑云,快过年了,每天都是钱,晚一天寄就少赚一天的钱。

    玉梅带着招娣等几个小姐妹做头花卖头花,玉兰却把眼光瞄准了玩偶市场。

    这还要归功于陈冬儿陈蜜儿姐妹两抢芭比娃娃给她的灵感。

    这时候那些玩具又贵又不好看,玉兰就觉得她可以试试水。

    把想法跟玉梅一说,玉梅很豪气地把钱拍在玉兰面前:“做吧,姐有钱!”

    玉兰哭笑不得。不过这样的玉梅她看着就觉得欣喜,就打趣到:“阿姐,万一赔了怎么办?”

    玉梅白了她一眼,跟看傻子一样看她:“不会赔,姐相信你。”

    玉兰顿时觉得鸭梨好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