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4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上小学吧

    吃完了饭,陈力摇着蒲扇坐到门口的台阶上乘凉。奶奶自己拄着拐杖回房间去了,年纪大了,精神也不大好,吃饱了就昏昏欲睡,她就喜欢在床上歪着。

    玉梅在厨房里忙着收拾。李爱华打发玉书去找村里的同伴玩耍,自己抱着玉竹坐在门槛石上给姐妹两个讲故事。玉兰静静地趴在阿娘膝头,望着满天的繁星,心里一片安宁。

    凉风习习,虫鸣阵阵,夜幕下的群山连绵起伏,线条就像海浪掀起的波浪。有人在夜色里喁喁私语,声音被风吹散,仲夏的夜晚显得无比美妙。

    讲完了故事,李爱华对陈力说:“9月开了学我准备送二丫去上幼儿园,这两天要把学费先准备了。”

    陈力摇蒲扇的手顿了顿,又继续若无其事地摇着。

    “会不会太小了,二丫才6岁。”

    “不小了,我本来担心她每天上学放学要跑三四趟,这么多路吃不消。今天看她一路走回来的倒没有多吃力。或者可以试一试。再说,玉梅不上学了,有大把的时间,到时候让她中午给二丫送饭,二丫就能少跑两趟了。”

    “也行,就当锻炼身体了。”

    玉兰听着阿爹阿娘的对话,思绪开始飘远了。

    从前,村里的孩子一般满6、7岁开始上小学,而自己直到9岁了才进幼儿园,到了上小学的时候,年龄就比同班同学大了一截,天天被人取笑,慢慢就养成她敏感多疑的性子,年龄成了她不能碰的禁忌。浑浑噩噩地读到初二,又遇上了那个人,糊里糊涂地做下错事。

    玉兰汗颜,从前的自己,套用黄蓉骂全真教的道士一句话就是“年纪全部活到狗身上去了。”

    再回忆从前,玉兰心底只有一片茫然,很多人和事,脸孔都已经模糊不清。

    重来一次,她一点也不想继续让自己的童年时光被蹉跎下去了。

    只是怎么说服阿娘略过幼儿园直接送她上小学,这是一个很严峻问题,只怪自己年龄太小了,没有说服力啊。

    看来得找个帮手。玉兰暗暗想。

    家里的几个人在她心里衡量来衡量去,最终决定选大哥玉书。主要是大哥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阿爹阿娘都认为他有见识,都愿意相信他的话。

    玉兰正想着怎么说服玉书想得入神,一把爽脆的声音突然在耳边炸响,“华婶,玉书哥哥在家吗?我哥哥有事找他。”

    玉兰抬眼望去,昏黄的灯光下,一个穿着过膝红色带白点A字连衣裙的姑娘俏生生地立在台阶下方。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及腰的长头发松松垮垮地拢在身后,用一个浅色的带子系着,及眉的碎刘海,眉毛弯弯,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琼鼻玉立,红唇似启非启,欲语还休。她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暗夜里一枝初绽的红莲。

    玉兰对这张脸印象深刻。以前看到她,总觉得这个人说不出的好看。后来知道那是一种名叫“气质”的东西。玉兰记得自己后来设计的很多服装,最初的灵感都来自这个姑娘。

    李爱华笑得和蔼,“是欣雅呀,玉书吃完饭就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事儿急吗?要是不急我让他明天去找你哥。”

    何欣雅微微一笑,“我哥没说,应该不急。那华婶晚上记得跟玉书哥哥说一声。我就先回去了。”

    玉兰目送她婀娜的身影消失在黑暗里,竖起耳朵听阿爹阿娘闲话。

    “老何家这姑娘真不错,不知道说了人家没有。跟咱们家玉书你觉得咋样?”

    “咦,有情况!”玉兰心中的八卦之火顿时熊熊燃起。

    结果下一秒就被阿娘一盆冷水泼灭了。

    “哎,不用想。就我们如今这条件,就没人敢跟咱们家结亲。我就盼着咱们再辛苦几年,把欠的这些钱都还清了。到时候老大也工作了,找对象也好找一点。欣雅这孩子条件这么好,想找什么样的人没有。再说,你没看到欣雅阿娘整天跟防贼似的盯着村里年纪相当的后生,生怕有人勾了她女儿去。不行,我得告诉玉书一声,少往她家去,欣雅阿娘那张嘴刻薄起来可没人受得了。”

    “哎!”陈力一声叹息,悠远绵长。

    第二天吃过午饭,趁着玉书没出门,玉兰就噔噔地上楼去找玉书去了。

    虽然学校是在开学第一天报名入学的,但没确定下来上幼儿园还是小学,她总悬着心不踏实。

    玉书正半躺在摇椅上看书看得入迷。

    玉兰蹑手蹑脚地走到他身后,伸出小手捂住他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玉书乐了,也不说话,反手一伸,一把将她捞进怀里。

    玉兰被吓了一跳,双手连忙揪住玉书的衣襟,顺势靠在他怀里,抓起他手中的书,翻了翻,指了指其中一个字欢快地叫:“我认识这字!还有,这个,这个,我都认识。”很兴奋的样子。

    玉书来了兴趣:“哟,真的假的?”他伸指在书上敲了敲,随手翻开书,随便指了几个字问玉兰读法。

    玉兰都一字不差地读出来。读完很得意的昂着下巴,一副“我答对了,你快夸夸我”的样子。

    玉书捏捏她的胖脸,宠溺地笑:“嘿,你这丫头挺厉害呀!怎么知道的?”

    玉兰把功劳全部推到玉梅身上,“阿姐教的。”反正大哥也不会深究。

    玉书又问:“会数数吗?”

    玉兰答得飞快:“我会呀。我还会被九九口诀表呢。”说完就很流畅地背了起来。

    玉书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这些都会就没必要去幼儿园了,浪费时间又浪费钱。”

    玉书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

    乡里的幼儿园,不过是教孩子一些浅浅易懂的数字,拼音字母等。大部分时间都是把玩具丢给孩子自己玩,老师只是负责照看孩子,并不会教孩子多少东西。很多时候都是家里没人带孩子才会往幼儿园送。

    玉书凝眉想了想,站起身来摸摸玉兰的头,说“哥哥有事出去一趟,你在家陪奶奶,别淘气。”

    玉兰知道是因为自己入学的事,就没再歪缠。嘟了嘟嘴,不满地嘀咕了一句“谁淘气了!”说完才发现,这几天下来,自己的行为举止越来越不可控地向幼稚发展了。

    不过,小孩子本来就幼稚不是吗?

    玉书直到傍晚才回来。

    李爱华正在灶台前忙碌,玉书就杵在一边当木桩子。

    “阿娘,我下午去问过冬梅姐了。像二丫这样的情况,可以直接送她上一年级。”

    李爱华手上动作不停,疑惑地问:“能行吗?”

    “嗯,我觉得行。再说不是有大丫吗,她已经初中毕业,辅导二丫肯定没问题。要不,先试试?不行再留级,反正二丫年纪小。”

    “真行?”看见儿子肯定的点头,李爱华很快拍板,“那就上一年级吧。”

    随着八月接近尾声,这一年的暑假就要结束了。

    玉书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返校。他的大学生涯只剩最后这一学年。等过完年就要开始考虑实习的事情了。他上的是电大,不包分配工作。毕业要找什么工作,他还很茫然。对于父母希望他能回乡当老师的提议他不是很认同。不过,离毕业还有一点时间,自己犯不着跟父母起争执,过年的时候有时间再慢慢说服两老。

    李爱华也深知儿子虽然沉闷却极有主见,因此只是顺口提一句,并不敢过多的唠叨,只是跟在他后面反复嘱咐他要照顾好自己。

    玉兰眼巴巴的看着大哥出门,一副舍不得的样子。

    玉书被逗乐了,伸手摸了摸玉兰的头,说:“在家别淘气,哥哥房间里也有连环画,你要是看得懂都可以拿去看,但是不能弄坏了。要好好上学,要是期末考试你能得第一名,哥哥就送你一件礼物。”

    玉兰很开心,用她的小胖指头勾起玉书的小指头晃了晃,说:“一言为定!”

    送走了大哥,玉兰迫不及待得往楼上跑。

    玉书的房间在楼上,摆设很简单。进了门,右手边靠墙摆着一张单人木架床,床上铺着蒲苇席,一床薄毯叠得四四方方的,床头半靠着窗,玉兰最喜欢赖着床上看书。隔着窗户的另一端贴着墙摆着一张长方桌,一张同色系的靠背椅摆的整整齐齐的。书桌上平平整整地放着台灯,闹钟,木制笔筒等物,桌面整洁干净。书桌后面叠放着几个装衣服的旧木箱。剩下的一整面墙做成了书架,书架上摆满了书。四大名著,史记,童话故事,金庸小说,杂志,还有各个年级的课本等。

    玉兰东摸摸西看看,对这些书简直是爱不释手。

    她千挑万选终于选中一本杂志抱在怀里,往床上一扑,埋头闷笑。

    她实在是太开心了!

    她现在有大把的时间从头开始学习一切,也有大把的时间来做自己爱做的事情。她一定不要重蹈覆辙,那些曾经盘踞在心底的噩梦,她一定要将它们扼杀在摇篮里。

    这一生,她一定要踏踏实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