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5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大方的同桌

    玉兰一直带着这种看天天蓝看水水清的心情,蹦蹦跳跳的走进宏光小学校园里。

    一年级的班主任姓苗,教语文。苗老师三十来岁的样子,留着时髦的短卷发,鹅蛋脸,细长的眉,凤眼狭长,嘴唇有点厚,圆润的下巴微微翘着,很神气的样子。

    玉兰在脑海里勾勒出女老师的身型,想象着搭配什么样的服装才最能体现她的气质。想着想着就觉得手痒,可也仅仅是手痒而已。

    她根本没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画服装设计图。所以哪怕自己现在脑子里灵感爆棚,她也不敢动手去画。心里不免觉得可惜,嘴里不由自主地逸出一声叹息。惹来同桌的女孩一声闷笑。

    苗老师让学生逐一到讲台前介绍自己。玉兰端端正正地坐在位子上,一丝不苟的听着。从今天开始,她将遇见的所有的人和事,都是她从前不曾遇见和熟悉的。没有先知这个优势,她必须更用心,才能确保自己的未来不会偏离方向。

    学生自我介绍完了,苗老师便挑了几个年龄大看起来很壮实的男生去帮忙去搬书。

    玉兰的同桌凑过来,笑嘻嘻地问:“哎,你几岁了?看起来好小呀。我叫陈冬儿,今年8岁了。你刚才为什么叹气呀?”

    玉兰暼了陈冬儿一眼,小姑娘穿着白色的泡泡裙,高高梳着两条小辫子,辫子垂在耳边,随着她的脑袋转动而晃动。齐眉的刘海,弯弯的眉毛整齐浓密,黑黑的眼睛像珍珠,此刻正瞪得溜圆,鼻梁小巧可爱,嘴巴像个小小的元宝,十分可爱。

    这是一枚软萌妹子。玉兰鉴定完毕。

    萌妹子陈冬儿正眼巴巴地看着她等她回答。

    玉兰想了想就随口说:“我6岁。刚才叹气是突然想到天气这么热,我阿娘还要大中午的给我送饭来,太辛苦了。要是我能早点长大多好呀。”

    陈冬儿很高兴地叫起来:“哈,你比我小,你要叫我姐姐!”语气是掩饰不住的兴奋,又惊讶地问:“你家很远吗?要不你中午去我家吃饭吧。我家可近了,就在学校门口。”

    玉兰被陈冬儿的自来熟震了震,连连摆手,“额,不用不用。我阿娘会给我送饭来的。”

    陈冬儿也不生气,一个人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也不管玉兰回应不回应,兀自说得很开心。

    玉兰扶额,同桌是个话痨,以后耳根不得清净了。

    苗老师带着人搬书回来了,陈冬儿终于止住了话头。

    玉兰双手捧着新书,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新书特有的墨香丝丝钻进鼻腔,让她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她虔诚的样子又换来陈冬儿一声哂笑。

    玉兰没理她,而是一页接一页地翻书。

    一年级的语文课本对玉兰来说容易的很。从前她虽然只读到初中,可是后来靠自己努力完成了自学考试,已经拿到大专文凭。因此一本书很快就看完了。

    合上书,玉兰心中惊骇不已。她闭上眼睛,书里的内容仿佛刻在脑子里一样,那一页哪一段哪一行写的什么内容她都一清二楚,甚至连标点符号都没错过。

    她竟然……过目不忘?

    陈冬儿看着玉兰的动作,诧异的问:“这些你都看的懂?”

    玉兰连忙摇头否认:“哪有那么厉害,老师还没教呢。我就随便翻翻。”

    陈冬儿拍拍胸口,“吓死我了,看你那样子我还以为你都看懂了。也是,要真看懂了你就成了个小妖怪了。”

    玉兰怒瞪着她,陈冬儿秒怂。

    也许觉得自己说玉兰是小妖怪有点过分,陈冬儿在书包口袋里掏啊掏,掏出两颗水果糖来,递给玉兰一颗,剥了另一颗扔进嘴里。一边吸溜溜地吃着,一边含糊不清的催玉兰吃。

    “快吃吧,可好吃了。我舅舅从市里带来的。咱们是好朋友,好吃的当然要一起分享。”

    新鲜出炉的好朋友玉兰哭笑不得。不过这一接触她已经发现,陈冬儿其实就是一个一根筋,又开朗大方的小姑娘,也就不排斥多出这么一个小伙伴了。

    以后很多年,陈冬儿每想起这件事就乐不可支。她用一颗水果糖的代价,换来一个让她受益终身的密友,何其幸运。

    发完了书,苗老师开始给学生上课。

    玉兰聚精会神地听讲。

    陈冬儿一会看看老师,一会看看玉兰。想跟玉兰说什么,又不敢打扰她。这个新交的朋友年纪虽然比自己小,但脾气可不小。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怵她。

    苗老师讲完了课,指着黑板上的几个字母,让学生在拼音本上练习,自己拿着水杯去倒水了。

    陈冬儿瞅着苗老师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立刻迫不及待地用手肘撞了撞玉兰。

    玉兰正专心地写字,没提防,被陈冬儿这么一撞,铅笔在纸上划过一道弧,写好的字就废了。

    玉兰放下笔,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陈冬儿。

    陈冬儿有些讪讪地笑,“额……我……我……”,“我”了两句在玉兰平静的目光下败下阵来。

    她有些狗腿地把自己的橡皮递给玉兰。

    玉兰接过来,问她有什么事。

    她挠挠头,“我就想问问,老师讲的课你听不听得懂,我有点听不懂。”

    玉兰没说自己听没听懂,想了想,就说:“你先预习课本,不懂的地方记下来课后去问老师。课后多复习几遍,应该就没问题了。”

    鉴于新同桌的性格大大咧咧,玉兰觉得自己有必要立个规矩,她可不想每次听课都被打扰。

    玉兰把橡皮还给陈冬儿,故意板着脸对她说:“有什么事你可以等下课再说。上课不许说话,不许做小动作,更不许打扰我。”

    一连三个“不许”把陈冬儿说懵了。新朋友不太友好怎么办?她有点沮丧地垂着头,像一朵被太阳晒奄了的花,没精打采的。

    玉兰有些不忍,不过为了以后耳根清净,她还是狠下心来继续说完。

    “不过,等下了课随便你怎么问,随便你问什么。”玉兰接着说,暗戳戳地想:“至于我回答不回答,看心情。”

    陈冬儿唰地抬起头,瞬间满血复活,笑容灿烂得能闪瞎别人的眼。

    玉兰扶额,这个傻妞!根本没听出自己的言外之意。

    玉兰咽下了后面的话。算了,反正现在说了她也听不进去。

    看玉兰继续写字没有理她的意思,陈冬儿只好老老实实地趴着写字了。

    打了下课铃声,苗老师很快进来,在教室里走了一圈,点评了几句,布置了课后作业,就让学生下课了。

    陈冬儿一看玉兰放下笔,马上拉着她的手说:“走走走,陪我上厕所。这学校我可熟了,放假的时候我们经常在学校里面玩的。”

    好像小女生做什么事都喜欢成群结队。玉兰转头四顾,发现周边的小姑娘都是手拉手的,才忍着没甩开陈冬儿的手。

    早上还有两节数学课,许是过了新鲜劲了,或是因为教数学的陈老师讲课挺有意思的,陈冬儿倒是安安分分地听了两节课,让玉兰的耳根子清净了不少。

    放了学,大部分家住附近的学生都回家吃饭去了,学校里渐渐安静下来。

    教室里还剩下的十来个学生,这些人其中一部分是来自附近村庄的,隔得不远不近的,像玉兰这样,只有中午一餐在学校解决的:另一部分是住校生,吃住都在学校,每周一从家里带了米跟菜,周末回家一次。

    有些家里条件好的就去校门口那家快餐店,一碗米饭一个素菜只要1块钱就能吃饱,花上2块就可以有荤有素。

    学校也有食堂,不过不卖饭菜,只负责蒸饭。

    住校的老师与学生早上上课之前需要自己淘好米,装上足够的水,把铝饭盒盖严密,放进食堂指定的位置。

    等下了课,按照自己盒子上刻着名字取走饭盒,配着自己家里带的咸菜,或者去快餐店打一个菜,一餐就应付过去了。

    教室里的人都陆续走光了,阿娘送饭还没到。玉兰抬头看看后面的黑板上面挂着的钟,开始写作业。

    教室里面静悄悄的,只听见笔尖划过纸面沙沙沙的响。

    等玉梅顶着红通通的脸,满头大汗地送饭过来的时候,玉兰已经写完了作业。

    玉兰拿着本子当扇子给玉梅扇风。

    玉梅在烈日下走了大半个小时,一进阴凉的教室就舒服的喟叹一声。

    她一边催促玉兰吃饭一边嘱咐她,“晚上下课我再来接你,别乱跑。”

    玉兰摇摇头拒绝了。“阿姐,我认得路,不用你接。天气太热跑来跑去你会中暑的。我上次跟阿娘回家的时候就自己走回去的。我能行。”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明天也自己带饭过来吧,那阿姐中午就不用来回跑了。”

    这个时候的乡村还是很朴实的,乡村里的小孩子都是放养,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都互相认识。小孩子就算到处野,也不怕丢了。所以玉兰说这话一点负担都没有。

    再说,玉兰觉得自己有必要多锻炼锻炼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她不想征途还没开始,就先在健康上栽个跟头。

    玉梅也不再劝。阿爹阿娘给别人做工,家里一摊活儿都是她在忙活。这大热的天,她也不爱一趟一趟地跑。

    玉兰把铝饭盒里的饭菜吃的干干净净,迈着小短腿小跑去洗饭盒。惹得玉梅在后头担心地叫,“慢点慢点,小心摔着了。”

    送走了玉梅,玉兰围着教室绕圈子消食。绕完圈子,玉兰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

    离下午上课没多久,教室里渐渐嘈杂起来。

    陈冬儿给玉兰带了一盒冰冻的菊花茶饮料。饮料盒子外面还沁着水雾,触手冰凉。

    现在是94年,对于现在的乡村来说,冰箱还是个稀罕物。陈冬儿虽然没有炫耀的意思,但是周围的同学看她的眼神立刻不一样了。

    玉兰没有拒绝陈冬儿的好意,在一片羡慕的目光中接过那盒饮料,同时,也接过陈冬儿递出的友谊之手。

    上课铃声响起,下午的课开始了。

    窗外,阳光热烈,窗内,书声琅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