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孕妇帮佣有一腿

我是林一飞,今年35岁,正值青壮之年。大学毕业远赴美国深造,三年便取得硕士学位,学成归来。随后进入A城一间外商公司服务,凭借自身的努力及学识,顺利升为中阶主管。我老家在A城南边的B镇,家父、家母共同经营杂货行。由于诚实经营、童叟无欺,在乡里颇受爱戴,也因此积了丰厚储蓄。

身为家中独子,事业上又小有成就,父亲早帮我在A城近郊买了间50坪的房子,供日后结婚成家之用。但至今我仍未婚,一人住那幺大的房子实在孤单,加上工作忙碌,实在没时间精力打理家务,于是请仲介公司介绍一个帮佣。

不久,他们通知我找到人选,就在仲介公司办公室,我初次见到了李媛。

李媛来自乡下,年约22岁,个头不高,但皮肤白皙、身材匀称,纯朴中不失性感;已婚,丈夫一样在外地讨生活。其实当下李媛已怀孕约3个半月,但她仍然出外工作。我问她何苦呢,她只轻描淡写地说道:“乡下的媳妇做活做到生。”这话吸引了我:我尚未结婚,但女人生孩子相当好奇,很感兴趣。“做活做到生?呵呵,那就在我家生吧!”我暗想着,就对仲介公司说:“这人我要了。”付清相关费用,李媛正式踏进我家上工。

时光荏苒,李媛怀孕已达9个月,离预产期进入倒数计时阶段。最近我明显发现,她浑圆的肚子不只又大又鼓,还开始靠下边长,好似胎儿在腹中缓缓下降,随时准备出生。李媛的确是位称职的帮佣,工作十分认真。直到这时还坚持每天上街买菜,打理各项杂务。她还是老话一句:“乡下的媳妇做活做到生。”

她还提到在家乡,有妇女肚子已很难受了,照样在田里工作。肚子一坠,痛得急,“哎哟!哎哟!”叫几声,再使劲一挤,胎儿就出来了,有时甚至站着就把孩子生了。

“我做这些算不上什幺。老窝着不动,孩子还不容易生呢!”李媛边说边揉着后腰和下腹。毕竟是临近生产的人,她拖地时经常停下,两手使劲地揉着下腹,肚子也用力挺着,屏住呼吸,像在抵抗子宫内的疼痛。过了一会疼痛感消失,就接续未完成的工作。

有一回,在她揉肚子的时候,我忍不住问她是什幺感觉。她回道:“肚里搅得厉害,往下坠的紧。哎哟!孩子好像在向下顶呢!肚子撑的难受。”她的腹部包裹在我买给她那套淡粉红色睡衣里,圆呼呼的形状清晰可见。而且接近产期,李媛那不断下坠肚子,仿佛快要挤到两腿之间。

“如果不舒服,就休息一下吧!”我说道。“不用了,我自己揉揉就行了。”李媛说着,将身体倚靠在墙边,又用手用力揉起了的肚子。不知是故意还是习惯,她揉的时候会把宽松的睡衣高绕到胸脯上,整个光洁的肚皮、一对没有穿胸罩,赤裸丰满的双乳完整暴露在眼前。

望着被她揉得有些变形的大肚子,我关心问道:“妳这幺用力,不疼吗?”

“揉得疼了,之后就生得快啦!我巴不得肚里的孩子现在就生呢!”

我实在受不住她这番话,立刻冲到她身后,双手环抱她的肚子使劲地揉。我要她感到疼痛,她也没有闪躲,和我一起揉着,口中还发出“嗯…嗯…”的呻吟,很享受地倚在我肩头上。我更加感到兴奋,下身那根已经充血发胀,一古脑顶在李媛的股沟上。

“我都快生了,你还想做啊?”李媛娇嗔说道。

“哦?”我故做惊讶,左手顺势将她宽大的睡裤褪至大腿,露出了粉红色内裤。手伸向李媛双腿间,唔!那边开始湿了。我将手探入内裤,手指在那温暖柔软的私处绕了数圈,笑问她:“难道妳不想吗?”

李媛脸上泛起红晕,嗫嚅说道:“人家湿只是怀孕的缘故啦!”

“还嘴硬!”不等李媛反应过来,我原先帮忙揉肚子的右手滑到她胸前,狠狠捏了她涨大的乳头。与此同时,探入阴道的左手,毫不留情地掐了肥厚的阴唇。

“嗯…啊…”李媛喘息声更为明显且急促。“大…大哥,我…我要…”她抓住我乱摸的手,想抗拒却又不希望停止。

我二话不说,将李媛扶至我房间床上躺好,把褪了一半的睡裤脱掉,又顺手脱掉的内裤。此时李媛下身的祕境尽收眼底:膨胀的大阴唇,微开的小穴蓬门,还有已经肿大的阴核。

“啊…别…别看…”李媛被我瞧得浑身不自在,用双手想护住隐私。我可不依,将她遮挡的手拨开,手指按压在阴核上,来回的抚摸。经这刺激,马上感到它逐渐硬挺。

“呜…嗯…”李媛放弃了抵抗,沉浸快感之中,身体开始不自觉扭动。[!--empirenews.page--]

再来,我的手滑向了阴户,在小穴外游走。李媛这女人真是敏感,没多久就溼透了,手一拿开还“牵丝”呢!

“平常看妳那幺矜持,原来骨子里是那幺淫荡啊!”我笑道,右手食指和中指马上插入小穴抽送。拇指也没闲下来,不停按摩着阴核。

“呜…啊…啊啊~”李媛反应更为激烈了,她满脸潮红,头一直朝后仰,双手紧抓住被单,口中淫声不止。

我见时机成熟,全身脱得一丝不挂。将李媛双腿屈起,往外张开,将粗大的肉棒对准穴口,一点一点地深入。“咿…”李媛叫声转为尖细。

“妳还好吗?”我小心插入,并且挺起我的上身,避免全身重量直接压向她。我可不想因心急而坏了大事。

“嗯…可以…”李媛轻声说着。被我刚刚这样折腾,她的气力已经放去一大半。

将肉棒就定位后,我扶着李媛的腰,开始冲刺。一开头还不太快,力道颇为节制;随后看李媛的表情并未出现巨变,我也放胆使力,速度也越来越快。“啊啊~”李媛失声大叫,紧握我的手,尽情享受着。

进行数分钟后,我想换个姿势,便把挽起她的腰与肩使之坐起,我则平躺在下方,呈现女方跨坐男方的体位。我双手放在李媛腰际,对她说:“来!自己动一动!”她依令而行,身体略向前倾,手置于我胸膛,开始前后左右、上下摆荡。我的手移到她的双乳上,挑弄着乳尖。

“呜…”李媛额头上斗大汗珠不断渗出,及肩长发杂乱不已,她已经渐渐朝高潮迈进。

但我还没玩够。我把李媛往右边缓缓放倒,坐起身将阳具抽出她的身体。我抽起枕头,垫在她腹部下方,使她舒适些。现在她向右侧卧,双膝屈起,不停喘着气。我靠近她身后,用手提起左膝,改从背后挺入。

“呜…喔喔~”李媛再度发出娇喘。我在背后向前挺入,左手也在抚弄阴毛、阴核,右手则放在左耳际,拨弄她的秀发。

“哈…喝…”我动作越来越快。“啊…呜~~”李媛声音也越来越尖。

“哈…喝…”“啊~~”“哈…喝…”“啊~~喔~~”

“哈…喝…喝!”“啊~~咿~~呀~~~~”李媛高潮了,我也射了。大量浓浊的精子,灌入秘道之中。我慢慢抽出肉棒,可见少量精液满溢出来。

李媛躺在床上,两手托着肚子,疲惫不堪。嘴里轻轻叨唸:“我这肚子…嗯…”我想她这次可能是要生了,刚才明显感到她的子宫收缩,在高潮中她来不及体会疼痛。因此我问她:“妳知道妳刚才子宫收缩了吗?”

她睁开疲劳的眼睛,轻声回答:“知道啊!”

“那妳还敢做?”我骂道。

“子宫在高潮时收缩,更兴奋更舒服呀!”还真出乎我意料之外。不过看她的样子,肚子八成不太舒服,我说:“妳在床上休息一下吧!”转身就到客厅看电视。

看过一些无聊节目,窗外天色慢慢黑了,我看时钟已是7点多,肚子有些饿。但想起李媛还躺在床上,现在如何做晚饭呢?我推开门,媛正在睡下。我叫醒她问道:“想吃什幺,我下去买。今天不用麻烦妳了。”

“馄饨。”她说。我出门买了两份。回到家,把馄饨盛到碗内,走进卧室。却见李媛侧躺着,一手轻抚上腹,一手放在下腹慢慢轻揉。为了稍微纾解腹部和腰的酸痛,她在肚子和床间垫了枕头。橙色床前灯的灯光下,神情既镇静而甜美。

“肚子还疼吗?”我又问。

“反正肚子就是很不舒服,隐隐作痛。嗯!主要是坠得慌。”

“厉害吗?是不是要生了?”我有些担心了。虽说我常幻想给李媛接生,但真到这地步,还是她的安全要紧。

“刚才你出门时,有一阵特别疼,现在好多了。大哥!”李媛平时就是如此叫我。“你给我揉揉吧!”

“先吃些东西,然后还是去医院吧!”我端起碗,喂了她几口。大概因为肚子难过,她只勉强吃了几口。我也不逼她,将碗放下,在一旁把自己的份吃完了。我迈出房门,到厨房清洗碗筷,突然听见房里传出悽厉的叫声:“哇呀~~~~~”

我冲回房间,发现李媛表情痛苦,双腿张得老大,手捧着下腹,仰躺在床上。

“大哥…我要生了…”她断断续续说道。

我极力保持镇定,安慰她:“别怕!忍着点!”我从衣柜中拿出一条毯子盖在身上。

“撑着!我现在带妳去医院!”

“不行…孩子已经出来了…”我望向她下身,两腿间已有血迹流出,我想:“该不会破水了吧?”[!--empirenews.page--]

二话不说,抄起电话联络救护车,请他们尽速赶到。放下电话,看着李媛满头大汗,不断哀嚎。

“哇~~好痛~~~我不行了~~~”这时我惊觉,阴道口已经张开,宝宝的头露出来了。没想到这孩子那幺心急,迫不及待要出世,但救护人员还在路上呢!

我伸手抹去李媛额头上的汗,紧抓着她的手。“来!深呼吸!用力!”我硬着头皮充当起助产士,引导李媛生产。李媛用力吸吐着气,用力将胎儿推出体外。

“来!很好!再用力!”胎儿的头已经暴露体外,上身也出来一半了。“叮咚!叮咚!”这时门铃响起,救护人员总算赶上了。

他们一进门看到这副景象,马上拿出装备帮忙接生。我站在一旁,让李媛紧握我的手,焦急地看着。

“哇~~哇~~”终于听到婴儿响亮的哭声,大伙松了一口气,火速将母子俩送到医院,最后母子均安。

隔天我到医院探视,病床上的李媛恢复了血色,虽然尚未完全恢复,但起码无恙。她握起我的手,眼中充满感激地说:“大哥,谢谢妳。”

我微笑将她拥进我怀中,温柔安抚着她。虽然总有一天我们会分开,但在此之前,我仍会好好照顾他们母子的。

我是林一飞,今年35岁,正值青壮之年。大学毕业远赴美国深造,三年便取得硕士学位,学成归来。随后进入A城一间外商公司服务,凭借自身的努力及学识,顺利升为中阶主管。我老家在A城南边的B镇,家父、家母共同经营杂货行。由于诚实经营、童叟无欺,在乡里颇受爱戴,也因此积了丰厚储蓄。

身为家中独子,事业上又小有成就,父亲早帮我在A城近郊买了间50坪的房子,供日后结婚成家之用。但至今我仍未婚,一人住那幺大的房子实在孤单,加上工作忙碌,实在没时间精力打理家务,于是请仲介公司介绍一个帮佣。

不久,他们通知我找到人选,就在仲介公司办公室,我初次见到了李媛。

李媛来自乡下,年约22岁,个头不高,但皮肤白皙、身材匀称,纯朴中不失性感;已婚,丈夫一样在外地讨生活。其实当下李媛已怀孕约3个半月,但她仍然出外工作。我问她何苦呢,她只轻描淡写地说道:“乡下的媳妇做活做到生。”这话吸引了我:我尚未结婚,但女人生孩子相当好奇,很感兴趣。“做活做到生?呵呵,那就在我家生吧!”我暗想着,就对仲介公司说:“这人我要了。”付清相关费用,李媛正式踏进我家上工。

时光荏苒,李媛怀孕已达9个月,离预产期进入倒数计时阶段。最近我明显发现,她浑圆的肚子不只又大又鼓,还开始靠下边长,好似胎儿在腹中缓缓下降,随时准备出生。李媛的确是位称职的帮佣,工作十分认真。直到这时还坚持每天上街买菜,打理各项杂务。她还是老话一句:“乡下的媳妇做活做到生。”

她还提到在家乡,有妇女肚子已很难受了,照样在田里工作。肚子一坠,痛得急,“哎哟!哎哟!”叫几声,再使劲一挤,胎儿就出来了,有时甚至站着就把孩子生了。

“我做这些算不上什幺。老窝着不动,孩子还不容易生呢!”李媛边说边揉着后腰和下腹。毕竟是临近生产的人,她拖地时经常停下,两手使劲地揉着下腹,肚子也用力挺着,屏住呼吸,像在抵抗子宫内的疼痛。过了一会疼痛感消失,就接续未完成的工作。

有一回,在她揉肚子的时候,我忍不住问她是什幺感觉。她回道:“肚里搅得厉害,往下坠的紧。哎哟!孩子好像在向下顶呢!肚子撑的难受。”她的腹部包裹在我买给她那套淡粉红色睡衣里,圆呼呼的形状清晰可见。而且接近产期,李媛那不断下坠肚子,仿佛快要挤到两腿之间。

“如果不舒服,就休息一下吧!”我说道。“不用了,我自己揉揉就行了。”李媛说着,将身体倚靠在墙边,又用手用力揉起了的肚子。不知是故意还是习惯,她揉的时候会把宽松的睡衣高绕到胸脯上,整个光洁的肚皮、一对没有穿胸罩,赤裸丰满的双乳完整暴露在眼前。

望着被她揉得有些变形的大肚子,我关心问道:“妳这幺用力,不疼吗?”

“揉得疼了,之后就生得快啦!我巴不得肚里的孩子现在就生呢!”

我实在受不住她这番话,立刻冲到她身后,双手环抱她的肚子使劲地揉。我要她感到疼痛,她也没有闪躲,和我一起揉着,口中还发出“嗯…嗯…”的呻吟,很享受地倚在我肩头上。我更加感到兴奋,下身那根已经充血发胀,一古脑顶在李媛的股沟上。[!--empirenews.page--]

“我都快生了,你还想做啊?”李媛娇嗔说道。

“哦?”我故做惊讶,左手顺势将她宽大的睡裤褪至大腿,露出了粉红色内裤。手伸向李媛双腿间,唔!那边开始湿了。我将手探入内裤,手指在那温暖柔软的私处绕了数圈,笑问她:“难道妳不想吗?”

李媛脸上泛起红晕,嗫嚅说道:“人家湿只是怀孕的缘故啦!”

“还嘴硬!”不等李媛反应过来,我原先帮忙揉肚子的右手滑到她胸前,狠狠捏了她涨大的乳头。与此同时,探入阴道的左手,毫不留情地掐了肥厚的阴唇。

“嗯…啊…”李媛喘息声更为明显且急促。“大…大哥,我…我要…”她抓住我乱摸的手,想抗拒却又不希望停止。

我二话不说,将李媛扶至我房间床上躺好,把褪了一半的睡裤脱掉,又顺手脱掉的内裤。此时李媛下身的祕境尽收眼底:膨胀的大阴唇,微开的小穴蓬门,还有已经肿大的阴核。

“啊…别…别看…”李媛被我瞧得浑身不自在,用双手想护住隐私。我可不依,将她遮挡的手拨开,手指按压在阴核上,来回的抚摸。经这刺激,马上感到它逐渐硬挺。

“呜…嗯…”李媛放弃了抵抗,沉浸快感之中,身体开始不自觉扭动。

再来,我的手滑向了阴户,在小穴外游走。李媛这女人真是敏感,没多久就溼透了,手一拿开还“牵丝”呢!

“平常看妳那幺矜持,原来骨子里是那幺淫荡啊!”我笑道,右手食指和中指马上插入小穴抽送。拇指也没闲下来,不停按摩着阴核。

“呜…啊…啊啊~”李媛反应更为激烈了,她满脸潮红,头一直朝后仰,双手紧抓住被单,口中淫声不止。

我见时机成熟,全身脱得一丝不挂。将李媛双腿屈起,往外张开,将粗大的肉棒对准穴口,一点一点地深入。“咿…”李媛叫声转为尖细。

“妳还好吗?”我小心插入,并且挺起我的上身,避免全身重量直接压向她。我可不想因心急而坏了大事。

“嗯…可以…”李媛轻声说着。被我刚刚这样折腾,她的气力已经放去一大半。

将肉棒就定位后,我扶着李媛的腰,开始冲刺。一开头还不太快,力道颇为节制;随后看李媛的表情并未出现巨变,我也放胆使力,速度也越来越快。“啊啊~”李媛失声大叫,紧握我的手,尽情享受着。

进行数分钟后,我想换个姿势,便把挽起她的腰与肩使之坐起,我则平躺在下方,呈现女方跨坐男方的体位。我双手放在李媛腰际,对她说:“来!自己动一动!”她依令而行,身体略向前倾,手置于我胸膛,开始前后左右、上下摆荡。我的手移到她的双乳上,挑弄着乳尖。

“呜…”李媛额头上斗大汗珠不断渗出,及肩长发杂乱不已,她已经渐渐朝高潮迈进。

但我还没玩够。我把李媛往右边缓缓放倒,坐起身将阳具抽出她的身体。我抽起枕头,垫在她腹部下方,使她舒适些。现在她向右侧卧,双膝屈起,不停喘着气。我靠近她身后,用手提起左膝,改从背后挺入。

“呜…喔喔~”李媛再度发出娇喘。我在背后向前挺入,左手也在抚弄阴毛、阴核,右手则放在左耳际,拨弄她的秀发。

“哈…喝…”我动作越来越快。“啊…呜~~”李媛声音也越来越尖。

“哈…喝…”“啊~~”“哈…喝…”“啊~~喔~~”

“哈…喝…喝!”“啊~~咿~~呀~~~~”李媛高潮了,我也射了。大量浓浊的精子,灌入秘道之中。我慢慢抽出肉棒,可见少量精液满溢出来。

李媛躺在床上,两手托着肚子,疲惫不堪。嘴里轻轻叨唸:“我这肚子…嗯…”我想她这次可能是要生了,刚才明显感到她的子宫收缩,在高潮中她来不及体会疼痛。因此我问她:“妳知道妳刚才子宫收缩了吗?”

她睁开疲劳的眼睛,轻声回答:“知道啊!”

“那妳还敢做?”我骂道。

“子宫在高潮时收缩,更兴奋更舒服呀!”还真出乎我意料之外。不过看她的样子,肚子八成不太舒服,我说:“妳在床上休息一下吧!”转身就到客厅看电视。

看过一些无聊节目,窗外天色慢慢黑了,我看时钟已是7点多,肚子有些饿。但想起李媛还躺在床上,现在如何做晚饭呢?我推开门,媛正在睡下。我叫醒她问道:“想吃什幺,我下去买。今天不用麻烦妳了。”

“馄饨。”她说。我出门买了两份。回到家,把馄饨盛到碗内,走进卧室。却见李媛侧躺着,一手轻抚上腹,一手放在下腹慢慢轻揉。为了稍微纾解腹部和腰的酸痛,她在肚子和床间垫了枕头。橙色床前灯的灯光下,神情既镇静而甜美。[!--empirenews.page--]

“肚子还疼吗?”我又问。

“反正肚子就是很不舒服,隐隐作痛。嗯!主要是坠得慌。”

“厉害吗?是不是要生了?”我有些担心了。虽说我常幻想给李媛接生,但真到这地步,还是她的安全要紧。

“刚才你出门时,有一阵特别疼,现在好多了。大哥!”李媛平时就是如此叫我。“你给我揉揉吧!”

“先吃些东西,然后还是去医院吧!”我端起碗,喂了她几口。大概因为肚子难过,她只勉强吃了几口。我也不逼她,将碗放下,在一旁把自己的份吃完了。我迈出房门,到厨房清洗碗筷,突然听见房里传出悽厉的叫声:“哇呀~~~~~”

我冲回房间,发现李媛表情痛苦,双腿张得老大,手捧着下腹,仰躺在床上。

“大哥…我要生了…”她断断续续说道。

我极力保持镇定,安慰她:“别怕!忍着点!”我从衣柜中拿出一条毯子盖在身上。

“撑着!我现在带妳去医院!”

“不行…孩子已经出来了…”我望向她下身,两腿间已有血迹流出,我想:“该不会破水了吧?”

二话不说,抄起电话联络救护车,请他们尽速赶到。放下电话,看着李媛满头大汗,不断哀嚎。

“哇~~好痛~~~我不行了~~~”这时我惊觉,阴道口已经张开,宝宝的头露出来了。没想到这孩子那幺心急,迫不及待要出世,但救护人员还在路上呢!

我伸手抹去李媛额头上的汗,紧抓着她的手。“来!深呼吸!用力!”我硬着头皮充当起助产士,引导李媛生产。李媛用力吸吐着气,用力将胎儿推出体外。

“来!很好!再用力!”胎儿的头已经暴露体外,上身也出来一半了。“叮咚!叮咚!”这时门铃响起,救护人员总算赶上了。

他们一进门看到这副景象,马上拿出装备帮忙接生。我站在一旁,让李媛紧握我的手,焦急地看着。

“哇~~哇~~”终于听到婴儿响亮的哭声,大伙松了一口气,火速将母子俩送到医院,最后母子均安。

隔天我到医院探视,病床上的李媛恢复了血色,虽然尚未完全恢复,但起码无恙。她握起我的手,眼中充满感激地说:“大哥,谢谢妳。”

我微笑将她拥进我怀中,温柔安抚着她。虽然总有一天我们会分开,但在此之前,我仍会好好照顾他们母子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