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十三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中套

    遥远东方的天空中传来“轰隆”一声巨响,滚滚浓烟从双龙岛升腾而起,已被撞毁了上半部分的主楼阁上,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正对峙着。

    “[凌云金龙]……你是流光圣者!”

    玄天阁阁主,奚明哲,正捂着自己的心口,忍不住咳出一口血来。方才有下人通报说在天边看见一条龙朝这里飞来,他还以为是下人看错了,直到那条龙撞碎了护岛结界他才意识到大事不妙。原来如此,十三圣者果真如狩魂寨说的那样,插手了此事,而且来的还是最棘手的流光圣者。既然十三圣者已经找了过来,那他派过去的那帮人大概是已经……

    “嚯哟,还藏着好东西呢?”阳朔吹出一声口哨,饶有兴味地戳了两下将他罩住的水蓝色结界:“这个阵法是你自己发明的吧?看起来很有趣,也教教我呗。”

    “堂堂十三圣者,为何突然冲到我等弹丸之地大肆破坏!”见阳朔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奚明哲更是气急攻心。

    “大肆破坏?不就降落的时候撞了你一栋楼而已嘛,谁让你那么小气,都不弄个大点的空地出来,哦抱歉,我忘了这种小岛有不起空地呢。”

    “……你!”别以为他看不出来,阳朔这家伙就是挑他所在的楼阁撞的!

    此时,玄天阁有名的刺客团体,三十二岬,早已将结界中的阳朔包围起来。

    眼见阳朔抚上结界,奚明哲心下一慌,喝退了剑拔弩张的三十二岬。他听说流光圣者阳朔在千年前就是以刺客身份横空出世的,即使是玄天阁最强的三十二个刺客一起上也不见得能怎样,还是不要班门弄斧了。

    (怎么会有这么嚣张的刺客啊!)

    “流光圣者…大人,来此处究竟有何贵干?”他的态度放软了下来。

    阳朔收回手,直接看门见山地说道:“不要对神兽出手。”

    “您…您在说什么呀,神兽不是早就……”

    “你们去永冻大陆做什么?”

    这个问题让奚明哲心里一惊,果然十三圣者已经知道了什么。

    不过,他们知道的有多少呢?

    “当然是去找帝剑了。”

    “找帝剑做什么?”

    “我们想在永冻大陆开采玄冰,想征得帝剑同意……”

    奚明哲话中不知几分真假,阳朔在结界里来回踱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而奚明哲见阳朔如此反应,自然是知道了他并不确定开采玄冰的事是真是假。既然如此,他接下来撒的谎就不必再留余地了。

    “你们为什么突然要开采玄冰了?”阳朔眯起眼睛盯着奚明哲。

    永冻大陆是公共区域,里面的资源不属于任何一个势力,只要有本事,谁去染指都是无所谓的,只要不是太过分,圣者也管不着。

    “自从皇都被袭击以后,国王开始对落凤国进行改革,官场变动很大,很多商人也被限制或者迁出了,暗杀单子减少了不止一点,再加上国内安定,也没什么情报任务可做,发布了对那个白契的通缉令后到处都守卫森严,我阁活动不便,入不敷出,苦啊!附近的资源也不能随意使用,只好打起了玄冰的主意……”

    “那你们和狩魂寨是什么关系?”

    “听闻永冻大陆有白狼这种类似灵兽的动物,我们不熟悉那些荒野之地的畜生,只好向狩魂寨了解。”

    这番话没有漏洞,阳朔自然是琢磨不出名堂来。

    不过,以他的性格,肯定不会琢磨太久。

    “这样啊,你是这么说的呀。”阳朔咧开嘴笑了起来,往前踏一步,从他的脚底涌出的金色光芒瞬间充满了整个结界,只眨眼间,光线从结界中溢出,将结界硬生生撑爆了。

    “什么?!”奚明哲被震得后退数尺,喉头一甜,险些跪在地上。

    (那可是我费了半生心血制作出来的玄天护心阵!居然就这么给……十三圣者究竟是什么怪物!)

    要是被别人花上个把时间解阵,那他倒是可以接受。可是他最得意的防御阵法就这么被人用灵气生生撑爆了!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打击令他眼前发黑,恨不得马上晕过去。

    阳朔则若无其事地走近他,边走边抽出腰间的短剑,脸上依然挂着渗人的笑容:“那就让菲奥拉看看你说的究竟对不对吧。”

    (菲奥拉?迷梦圣者菲奥拉·苏尼亚雷?)

    奚明哲总算是懂了。这个流氓可能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从一开始就打算直接用暴力把他带走强行读取他的记忆。之所以让他解释,只不过是想看看他的诚意,如果他的话与记忆不符,那他的下场会很惨。

    他自以为阅历丰富,但还是中了套。被强行读取记忆的人非疯即傻,他现在决不能被阳朔带走!

    眼看阳朔靠得越来越近,奚明哲藏在衣袖中的手捏爆了一颗黑色珠子。

    与此同时,正要砸上奚明哲脑袋的剑柄停了下来。

    阳朔金眸微动,望向百里之外的落凤国内。

    有熟悉的灵气反应,正在高速移动!

    (是原吗?)

    两相权衡,阳朔认为追查原比较重要。

    “如果要是再让我听到你们和狩魂寨有什么来往,我就让双龙岛变成我的灵兽观海台。”

    轻飘飘地甩下一句话,阳朔从奚明哲的视线中突然消失了。

    奚明哲在属下的搀扶下站起来,看着指尖残留的黑色碎片。

    (那位大人说要是有避不开的危险就捏碎这个,果然……不过为什么突然就得救了呢,这颗珠子做了什么?)

    也罢,既然想不通,他也不再去想,看着楼下乱哄哄的人群,缓缓闭上眼睛:“映寒他们到哪了?”

    “回阁主,之前小姐发来消息,他们正全速前进,还有两日便可抵达永冻大陆外围。”

    “好,让他们尽快行动,不能再拖了,至于我们……”奚明哲吩咐手下拿来一张地图,“先看看要去哪里躲藏起来。”

    “躲?阁主您是说?”三十二岬面面相觑,他们头一次听阁主说出这个字。

    虽然那位圣者看起来很有压迫力,但是……

    即便难以理解,也没人反对阁主的话。

    在露天的楼阁中,一群人在地图上写写画画……

    而北方海洋上行进的一艘大船上,白衣少女裹着印有常春之印的狐裘,遥望着远方的一座又一座岛屿。愈发清冷的海风扑打在她的白嫩小脸上,她拍拍脸颊,继续吞吐海面上飘过的丝丝灵气。

    “小姐,该吃饭了。”

    “嗯,我完成今日功课就去,你们先吃,不必等我。”

    下人闻言,仿佛已经习惯了,不再多说,点点头直接退下了。

    奚映寒勾起手指,海面上便升起一道螺旋水柱,她玉手一挥,水柱四散成无数水滴,再旋转手掌,水滴在空中又汇成一团水球,她将手轻轻放回膝盖上,水球也落回海面,没有激起一丝水花。

    还好,今天的灵气也能正常使用。

    她长出一口气,胸有成竹地看着北方的海平线。

    (这是父亲第一次让我到这么远的地方办事,我不会让父亲失望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