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独宠:墨家女霸主养成 第118亚洲图片88tiamen888 明鬼入宫

    在宫中待了一个多月。

    某日,沐昧前往内务府替慕绾桢支领月银,从御花园返回的时候,迎面碰到身着官服的唐宁和两个身穿素服的白衣少年,其中,一个敲着一把水墨折扇,步履轻快,神采飞扬放荡不羁;一个低头踱步,紧抿嘴唇,愁眉不展,腰间琅佩缓慢跟着晃荡。

    沐昧看到三人,不禁一怔:“陆真公子?施绍公子?”

    陆真和施绍看到沐昧,略微愣了一下,陆真忙敲着折扇,恍然大叫:“美人儿!美人儿!这个不是王行生辰那天,陪着王行到金兰谷来的美人儿么!”

    “陆真公子,好眼力!”沐昧嘻嘻笑着,向他和唐宁施绍都福了个礼。

    “六儿姑娘”,唐宁向沐昧回作个揖,“别来无恙。”

    “唐侍郎”,沐昧含笑望向唐宁,说,“当日在白马寺,多亏你鼎力相助,奴婢才能顺利找到天悲渡罪佛,洗刷冤屈,说来,还没谢谢您呢!”

    “六儿姑娘太客气,当日,唐某为求稳妥,未完全信任于你,仍把你暗自查案的事告诉了行尚书和侗王爷,现在都惭愧得很,更别说受你谢字。说来,当日若非你破解案件,追回宝物,晋嵩与鲜卑诸部间,必将有大的冲突,要说谢,该谢谢你才对。”

    唐宁说着,略想了下,探问,“姑娘……怎么入了宫?”

    “唉,此事说来话长”,沐昧微叹一声,告知,“当日王家被抄检,我们这些下人都跟着入狱,出狱后回去,王尚书疯癫,王家跟着破败,征四夫人带我上白马寺烧香祈福,碰巧与皇后娘娘结了缘。前段时间,娘娘被征召入宫,便唤了我入宫侍奉。”

    “说来……王尚书被吕氏牵累到这个程度,也真可怜。”

    施绍目光涣散,怔怔呢喃,出神想到当初在王家紫竹园,与严尚书、向相一行人等吟诗作赋、谈古论今,而如今死的死,疯的疯,散的散,不禁唏嘘不已。

    陆真摇着折扇,嗤鼻冷笑一声:“你真以为王家那么容易就能败落?”

    施绍闻言,不禁一怔:“你这话什么意思?”

    “王行那个弟弟,王径,杀害稷皇子以后,便投奔鲜卑段部,如今跟段部陆原世子的嫡亲妹妹结亲,前几天上呈奏折向皇上表明忠心,容王爷又封了他幽州刺史,让他借助段部的力量,牵制司空璜山东势力,你觉得,王行那个老狐狸,能再装疯卖傻多久?”

    “你说……王径大爷和段部公主结了亲?!”

    沐昧听陆真所言,不禁吃了一惊,暗想……段惊烟果然还是中了王径的招!只可惜当初千叮咛万嘱咐,段陆原和段惊烟却仍然信任了王径……

    “你个小美人儿!看不出关心的事蛮多的嘛!”

    陆真斜挑着眉,用折扇勾了下沐昧的下巴,一双眼睛看着沐昧微微眨动。

    沐昧侧着脸,微微躲开陆真的折扇,忍不住嘟囔:“奴婢好奇而已嘛……好歹王家也都是奴婢的老东家……王家的事奴婢怎么能毫不关心?”

    “啧啧啧,理由多充分哟!差点就让你相信你了呢!”

    陆真摇着头撮着嘴,鼻尖顶到沐昧脸旁,背着手问,“既然对王家那么上心,怎么不留在王家,照顾王行那个老疯子?跑到宫里来做什么?”

    “陆公子这话可就不对了!”沐昧来回侧脸,躲着陆真凑到脸前的鼻子,“陆公子和吕秘大爷亲如兄弟,秘大爷被杀,陆公子不跟着去,跑宫里来干什么?”

    “嚯!你这丫头!伶牙俐齿!怪不得皇后娘娘非要挑你入宫!”

    陆真啧啧称赞,敲着折扇告知,“告诉你吧,我这人呢,本来就是个没原则的墙头草,东吴灭亡就投奔晋嵩,吕氏不行了就投靠别人。现如今,吕秘死了,金兰谷也亡了,我没有地方花天酒地,正愁得慌!如今碰到司空容想借慕家重组门阀势力,招揽贤士为己所用,要给我封个官当。你说,这样好的机会,是不是不来白不来?”

    “陆真!”施绍脸色难看,斥责,“原本一片好心,何必说得这样难听!”

    “这么个小丫头!你跟你说多了也白讲!”

    陆真说着,又用折扇挑了下沐昧的下巴,挑着眉把鼻尖凑到她眼前,露出几分戏谑的神情,“今后,等我封了官,咱们在宫中见面的日子,长着呢!”

    说罢,招呼唐宁施绍,神采飞扬得摇着折扇离开。

    唐宁和施绍见状,向沐昧颔首,也跟着离开。

    沐昧撇了撇嘴,腹诽了施绍两句,继续返回慕绾桢宫中;路上,经过一片牡丹园,迎面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待踉跄站稳,定睛看去,只见是个身穿青色官服、头系冠帽的高挑少年,结实白净的皮肤,一双眼睛灵动明澈,黑眼珠滴溜溜围着沐昧打转。

    “明鬼?!”沐昧低声惊叫,左右顾盼一番,快步拉明鬼入没人的地方。

    “你怎么入宫了?!”沐昧惊诧询问,有些担忧地转圈,查看他有没有受罪。

    明鬼摆了摆手,告知:“我一切都好,师姐你不用担心!那天,你离开后,我因担心一直联系不上司空珩,便去了一趟凉州,后来,听闻你入了宫,又听说你脸被人打肿,有许多天都没消下去,司空珩便再待不住了,原本要来京都,但被我劝住了。我们俩一合计,他帮忙给我寻了个钦天监的职位入了宫,我在宫中帮衬你,也好过你一个人无依无靠。”

    “你……去了凉州?”沐昧听明鬼与司空珩见了面,心中有千万个困惑想要询问,但最终问出的第一句话,却是,“他怎么样?凉州没出什么事吧?”

    “一切都好,就是发现近来凉州与各方传递的消息,有很多都被司空璜、司空琮和司空颐知道了,与你一样,怀疑被人出卖,便停掉了所有消息传递,用计查清红蓼有问题,将计就计设了个局,安排了可靠的人,如今已经和木槿、红蓼、留兰重新联系上了。”

    “红蓼?”沐昧虽有些惊讶,却并不意外,想到当初红蓼离开千机院前绝望的哭闹,不禁叹了一声,“说来,也是我们对不住她。”

    “师姐”,明鬼犹豫片刻,开口,“司空珩与我商量了个计谋,这次不管能不能成事,事情一结束,你就跟我回凉州。你在宫中……我们都不放心,他也后悔当初让你来了京都。杀司空侗,给师父报仇的事,我们从长计议。”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