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十五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命灯灭

    白契再次叩开鹿家宅的大门,开门的是之前的门卫。

    知道白契是鹿家的贵客,门卫不似之前冷漠,而是恭敬地鞠了一躬,将他迎进门:“白先生,您请进。”

    “你们少爷呢?”

    “少爷正在大厅中,请问您是要过去还是唤少爷来找您?”

    “我去找他吧,带路,快一点。”

    “是,请跟我来。”

    两人疾步匆匆赶往大厅,白契刚迈入大厅,便看见鹿双叶面露愁容,瘫坐在椅子上,不知在想什么。

    见白契独自走进来,他涣散的眼神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哟,白,这么好的日子你不出去玩,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一雪呢?没和你在一起?”

    白契面容严肃,抬手示意他停止闲聊,随即在衣兜里翻找起来。这个举动倒是让鹿双叶一阵诧异,他组织了一下语言,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有事?”

    “你知道狩魂寨吗?”

    看似不经意的一问,却正中鹿双叶的敏感处,他激动地从椅子上弹起来:“你发现了什么?!”

    白契抬眼看了看他激动的神情,并未吭声,而是从衣兜里拿出一个纸包放在桌子上。

    “之前装这**的瓷瓶被我扔在路边了,上面有狩魂寨的纹章。”

    既然已经在鹿家大宅里了,他也不怕之前那个神经病冲进来来掐他脖子,就干脆把自己遇到的事又向鹿双叶讲了一遍。

    他不知道的是,与此同时,森林心脏中某个不知名的小角落突然发出了巨响,吓得路过的小乞丐将刚讨来的鸡腿扔了出去,并没有发现被炸得粉碎的墙角满是碎瓷片。

    这一切都是因为狩魂寨的寨主夫人的灵气——【延迟爆炸】,将一个爆炸灵气制作成灵纹附着在瓷瓶上,一段时间后爆炸。估摸着那人也没指望着白契能乖乖倒**,这一爆炸,不管他有没有按计划行事,都得死。这也是为什么阳朔让他把小瓷瓶扔掉的原因,鹿双叶在俘虏身上搜出来的瓷瓶就没有纹章。

    “烧首都就算了,还要烧我家……?”鹿双叶将自己的情报和白契做了交换,两人皆是眉头紧皱,陷入沉思。

    “我不是很了解……烧首都对它们来说有什么好处吗?”

    佛罗斯特的议员们居住地比较分散,也就只有鹿家靠近首都,按理说火烧首都并不能给佛罗斯特的政治造成重创,顶多没地方开会而已,大不了再找个临时会议地点。仔细想想,烧首都除了伤人和造成混乱外似乎没有任何作用。可是,正在迅速崛起的狩魂寨,真的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吗?怎么想怎么可疑。

    “少爷!大事不好了!”正当他们百思不得其解时,一个仆人惊慌大喊着跑进来。

    “怎么了?!”

    “熊坤!熊坤的命灯灭了!”

    “你说什么!”

    鹿双叶一掌将桌面拍出几道裂痕,疾步上前捏住了仆人的肩膀。

    白契满脸疑惑。他知道世家大族或者某些势力会留存所属人员的灵气制作成命灯,人活灯明,人死灯灭。只是这熊坤到底是谁,竟激起鹿双叶如此大的反应?

    他追上鹿双叶,气喘吁吁地问道:“那个,请问那是谁啊?”

    “我指派给一雪的侍卫!”

    “那又怎样?你该不会就派了那么一个吧?”

    鹿双叶闻言面上一阵尴尬,白契立刻就懂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人手不足,况且熊坤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本事是所有侍卫中最好的,所以……”

    “行吧,我知道了。”既然能干掉最强的,那其他的在多派去几个大概也是送菜,“照你这么说,鹿一雪大概是有危险了,你有办法找到她吗?”

    “有!”鹿双叶跑进一个昏暗的房间,从架子上拿下一块板子,白契凑上前一看,顿时眼前一亮。

    “森林心脏及周边地区的地图?话说上面这个闪动的小光点是什么啊?”

    “那是一雪身上的灵气标记,通过这块板子可以看到一雪的位置。”他边说边仔细斟酌着光点的移动方向,“我的随身侍卫跟我一起去救回一雪,这里就暂时交给长老们管理!”说罢,他便带着一队人马向外赶去。

    “等一下!少爷!您不能这么贸然离开呀!少爷……”

    几位长老在后面追赶着,奈何鹿双叶年纪轻,走路快,不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

    白契目送他远去,耸了耸肩,打算回房躲起来,这事还真不是他能管得了的。谁料他刚转身,便被一位长老叫住了。

    “咳咳,这位是白小弟吧?”

    白契僵硬地转过身来:“呃,是的,请问有何贵干?”

    “呀……其实也挺不好意思的,只是我们这实在抽不出人了,能请你将我们搜刮出的这些**扔进城东的圣池中吗?”

    望着那张满是皱纹的满含歉意的脸,白契忍不住望天,叹了口气:“……好吧。”谁让他拿了人家的好处呢?吃一堑长一智,看来以后可不能再贪小便宜了。

    (城东……还挺边缘的啊,再远一点就出城了。)

    他拎着一小袋打包好的**,慢悠悠地穿过热闹的人群,朝城东走去。

    (都到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了,这大街上还是人来人往的,不见少,我不远离人群应该不会再碰到那个神经病吧。)

    好不容易挤到了圣池边,看到祈福台上人头攒动,白契算是彻底傻了眼。

    (我以为我挤到这里是到了天堂,没想到这原来是迈入地狱第一步吗!)

    眼前的景象像极了前世某个许愿池被疯狂扔硬币,而且就算其他人只是扔个硬币你还挤不进去。

    白契的眼角剧烈地抽搐了两下。

    (要不现在就回去吧,重新找个有水的地方……)

    不过想得很美,实际上他根本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有这么多的水,如果现找的话可就太浪费时间了。他又望了望人群尽头的圣池。

    (长老到底是怎么想的?让我把这些黑不溜秋的“不明粉末”倒进去,那些许愿的游客还不得打死我?我寻思我好像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啊?)

    站在原地纠结良久,他还是拿不定主意。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自己身后站了个人。

    “喂,小子,别挡道。”

    “啊,抱歉,我现在就让……”

    话音未落,白契只觉脑后一凉,他全身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本能地向前翻滚,泛着冷冽银光的刀片恰好擦着他的头皮飞过,硬生生将他的头发削下来一撮。

    白契并未回头,而是顺势起身,拼命向前飞奔。

    (这声音,是那个家伙!)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