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月纪元 第二百二十一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 怪石与匕首(求订

    当第一缕晨曦照耀落在草原的时候,温布悄悄的将唐凌送出了村子。

    看着唐凌的背影,温布叹息了一声,他只希望他这个赌上村子命运的决定是对的。

    而巴尔图则看着温布的背影,和唐凌离去的身影,嘴角流露出了一丝冷笑。

    骑着铁鳞马,飞驰上清晨的草原,唐凌略微有些心事重重。

    其实,他不愿意耽误时间,更不愿意参合到这片草原上村子中的纷争里去。

    按照他的计划,他今天就会离开这里,继续前行,毕竟要赶在12月以前到达黑暗之港。

    就算他感恩瓦伦西亚的援手以及感动于温布的耿直热情,按照他的想法,最多也就是将这一家人带离这个纷争之地。

    可是,无处不在的星辰议会的影子...还是拖住了唐凌的脚步。

    他无法忽略这个庞然大物。

    覆灭龙军的是它。

    唐风的死,和星辰议会也有脱不了的关系。其实,唐凌根本就不关心唐风究竟如何。

    可是苏啸叔在之后的遭遇,一身经脉尽断,无法再修炼,只能依靠时光回溯药剂,才能恢复战斗力的这件事,也和星辰议会有关。

    因为在苏啸叔的笔记里,提及了一笔这件事情,虽然没有详说。

    至于唐凌自己,他现在最大的危险,就是来自于星辰议会。

    通缉令不出意料,主要的发起人,就是来自于星辰议会的议员。

    但星辰议会非常神秘啊,没人知道他们因何崛起,到底有多少底牌,多大的实力。

    他们的志向也非常奇怪,他们似乎在探索,嗯,就是探索着这个星球。

    他们看起来没有危险性,因为他们基本不参与势力争霸,进入紫月时代那么多年以来,他们唯一也只针对过龙军,和龙军掀起过震惊世界的战斗。

    但原因?除了双方的高层,没人知道,唐凌也不知道,苏啸的笔记里说这件事情,唐凌遇见零以后才有资格知道。

    好吧,不管如何,星辰议会已经成了唐凌生命里挥之不去的阴影,迟早要面对的敌人。

    婆婆和妹妹的死都和他们脱不了关系。

    所以,他们的图谋,唐凌非常想要弄清楚!也许这个平原上的神庙就是一个突破点。

    路程算不上远,从清晨出发,骑着铁鳞马不过半个小时,唐凌就来到了神泪之湖的边缘。

    这里的湖水非常奇怪,就算晨风如此强烈,湖面也没有一丝波动。

    只是偶尔凝神一看,可以看见湖面之下有好几个巨大的阴影,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下马后,唐凌赶走了这匹铁鳞马,按照温布的说法,它会自己回到巴巴托村的。

    就是这里吧,正对神泪之胡的峡谷一侧,只要往上前行100米,就会发现一个不起眼的山洞。

    唐凌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峡谷的上方爬去,这并不困难,草原六村每一年都在这里祭祀,早就已经踩出了一条不算路的路。

    洞穴也并不难找,因为在这里就只有一处洞穴,入口不大,进去之后,发现就是一个普通的一眼就能望到底的死洞。

    怪不得,六个村落一点都不在乎别人找到他们的祭祀之地,光凭这个裸露的洞穴能看出什么?

    唐凌的好奇心已经被略微的勾起,他朝着洞穴深处走去,一直到底后,他直接掏出了一颗黑红色的丸子,然后点燃了它。

    对,这就是瓦伦西亚口中的圣血丸,每个嫡系传人的主家都会保存三颗,没有了会再次用秘法炮制。

    温布正好就是巴巴托村的那个嫡系传人,所以他能够给唐凌提供一颗圣血丸。

    听说,星辰议会的人也在屋瓦迪迪大部得到过圣血丸,进入过神庙。

    但对此,温布只是轻蔑一笑,说了一句让唐凌莫名其妙的话‘不是对的人,就算进入了神庙,也无所谓。’

    那自己呢?唐凌有所疑问,温布只是摇头,对唐凌说明,他们之间的交易仅仅只是温布让唐凌能够有一次进入神庙的机会。

    圣血丸静静的燃烧着,发出了一种带着血腥味的怪异味道。

    唐凌盘坐在一旁等待,渐渐的就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他感觉到这洞底出现了神秘的能量波动。

    但只有他运转精准本能才能感应,这意味着什么?唐凌闭上双眼想要仔细的感应一下能量波动的源头,可在这时他听见了几声几乎微不可闻的奇异声音。

    这些声音似乎是由一种语言组成的,还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咔嗒’,如同开锁的声音。

    这种奇异的语言唐凌完全听不懂,但他莫名的像是能明白其中一层意思——契合?

    当然,唐凌并不会真的以为那就是契合的意思,他并不相信没有根据的猜测,此时他只是震撼,眼前为什么出现了一座大门?

    和希望壁垒的3D全息投影是一个原理吗?

    唐凌将手放在了这扇大门之上,石头打磨的大门的触感是如此真实,就和刚才他摸了一下这大门原本所在位置的土墙,感觉是一样的真实。

    这远远超出了3D全息投影的科技范围,因为这种假象,还能直接欺骗人类的触感。

    真是神秘又先进的科技啊!但为什么这大门上所画的图腾却充满了原始的感觉呢?

    唐凌只是瞄了一眼,就感觉像曾经看过的一些记载着人类历史的书籍里,史前人类所描绘的图腾。

    只不过相比起那些已经因为时间而黯然失色的图案,这门上的图案还保留着新鲜的乌红色,简笔图画栩栩如生,画的是各种奇怪的动物,还有抽象的人类。

    这些动物让唐凌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在什么地方看见过?

    想着,唐凌稍微一用力,就推开了眼前这座石门,进入了石门之后。

    按照温布的说法,他们祭祀神庙的地方就在石门之后的洞穴,唐凌能发现什么,就是唐凌本人的事情了。

    真是奇怪的说法啊,抱着这样的想法,唐凌踏入了石门之后。

    一入门,石门就自动关闭了,遮挡住了所有的光线。

    对此,唐凌并不惊慌,温布说过想要出来,再将手放在石门上就可以了。

    点燃了准备好的火把,唐凌看见了一条向下的,只能容一人通过的向下的泥土阶梯。

    下来以后,就是一个显得有些巨大的洞穴,可是!

    唐凌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就是一个空荡荡的洞穴,和外面的洞穴相比,除了大一些,没有任何的区别。

    神庙呢?温布口中所说的,堆满的银蛋呢?都消失了?被星辰议会的人弄走了?

    不,绝对不是这样!如果星辰议会达到了他们的目的,何必还要费尽心力的控制这个村子。

    这只能说明一个事实,不是村中的所谓嫡系传人,或许根本看不见所谓的神庙,更别提触碰到什么了。

    难怪温布会对星辰议会进入神庙的举动轻蔑一笑,也难怪对于自己进入神庙这件事情,温布也是颇为奇怪的说法。

    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唐凌并不甘心就此离去,因为那一扇石门已经说明了这里有秘密!

    可办法是什么呢?唐凌冷静的思考了两秒,然后闭上了眼睛,开始快速的运转自己的精准本能。

    从某个层面上来说,精准本能是一双‘眼睛’,比真实的双眼更加能够发现本质,看透本质的眼睛。

    随着精准本能的运转,唐凌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丝不一样的能量波动,它们来自四面八方。

    接着,在脑海之中,一幅幅抽象的画面开始形成,却还有些模糊。

    如果在这个时候睁开双眼呢?唐凌觉得精准本能还需要双眼去捕捉一些图像。

    因为唐凌感觉精准本能已经负责为唐凌打破了一层桎梏,是来自于大脑的桎梏!毕竟人类能看见东西,是双眼去捕捉成像,具体怎么成像是来自于大脑的分析。

    所以,在这一刻,唐凌睁开双眼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全变了。

    他首先看见了很多的蛋,就和他在乌迪紫鸦窝里偷到的那个银蛋一模一样的蛋。

    这些蛋乱七八糟的堆在了一起,起码有数百之多,每一个都散发着淡淡的能量波动。

    在这堆蛋后面,是一个巨大的架子,架子上面摆放着六块没有形状的,像是一堆烂泥一般的金属物体。

    这些金属物体散发着幽幽的荧光,具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让唐凌忍不住走上前,想要拿起一块仔细研究一下。

    可是,第一块,不行,拿不动!这一块是最具诱惑力的一块啊!唐凌心里有着隐隐的失落。

    那么第二块呢?第三块呢?唐凌一一试过,全部拿不动,像是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这些看不出形状的金属束缚住了。

    唐凌非常的不甘,他将目光落在了最后一块上。

    这一块非常的小,只有唐凌半个拳头大小,相比于五颜六色的其它五块,这一块非常不起眼,是黑色的,散发的荧光也不如其它五块。

    总得说起来,嗯,有些像一块煤炭。

    大的拿不动,这一块小的总是能搬动的吧?唐凌咬着牙,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量,猛地一搬!

    还是巍然不动!倒是因为用力过猛,加上这块黑色物体尖锐的棱角,将唐凌的皮肤划破,鲜血流在了上面。

    “什么啊。”唐凌抱怨了一声,随手将血迹在身上擦了一下,然后他看见了奇异的一幕。

    这块黑色的物体蠕动了一下。

    对的,就像动物那样蠕动了一下,接着唐凌的血迹就如同洒在了一块海绵上,被快速的吸收了。

    这是发生了什么?吸血石头?

    已经全部尝试过的唐凌,又再次忍不住伸手抓住了这块黑色的石头,在抓住的一瞬间,唐凌忍不住笑了。

    因为,他感觉到那股无形的束缚力量消失了,这块黑色的石头一下子被他抓在了手中。

    只是,唐凌没有想到这块石头入手竟然如此的沉重,才一抓住,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猛地一沉,拉得唐凌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

    这一摔,唐凌一直放在怀中的,从没有研究透彻的一件东西落了出来,恰好就掉在了这块黑色物体的旁边。

    然后,唐凌就眼睁睁的看着一件非常奇怪,非常震惊的事情发生在了他的眼前。

    他怀中掉落出来的是那把来自于昂斯家族仓库的,残缺匕首。

    唐凌当初拿走它,是因为当时他的手上染满了鲜血,当它放下匕首时,他发现手上的鲜血都消失了。

    这匕首是传说中的吸血匕首?唐凌当时只是抱着这个简单的想法就拿走了它。

    后来,在前行的旅途之中,唐凌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吸血匕首!

    因为,它根本不会吸沿途唐凌杀死的野兽的血。

    难道还挑食?唐凌用自己的血做了一次试验。

    他发现自己的血滴在了匕首之上后,匕首倒是吸收了,但是下一刻就在它的断口处凝结出了一颗乌黑色的液体滴落了下来。

    这颗液体唐凌当然收集了起来,但是仔细的探查后,唐凌得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结论,这滴乌黑色的液体还是血,而且好像是很多人混杂的血。

    当然,没有先进的仪器,光凭精准本能,唐凌也不敢肯定这个结果,他只是留下了那块收集这乌黑色液体的布料,准备到某个安全区之后再验证一下。

    如果真的是这样,唐凌倒是有些猜测。

    但不管有什么猜测,这把又不锋利,也不好用的怪匕首怎么能和自己好不容易拿下来的黑色物体‘勾搭成奸’?

    是的,唐凌已经找不出更好的形容词了,在靠近这块黑色物体后,这把匕首竟然窜出了几条根须,然后牢牢的扎根在了这块黑色物体上。

    “妈的,这是我的,你要干嘛!”唐凌脸涨红了,冲了过去,一把抓起了这匕首。

    它牢牢的连接着黑色物体,任由唐凌怎么摇晃,也巍然不动。

    唐凌恨恨的一拳砸在了上面,结果这块看起来非常坚硬的黑色物体,就在唐凌的眼皮子底下忽然裂开了。

    一分为二,其中一大半被匕首牢牢的占据着,扎根在里面。

    另外一小半在唐凌的手中。

    这让唐凌心底升起了一股怪异的感觉,好像这把匕首不情愿的和他做了一个划分——这半我的,那半你的!

    这都什么事?!就在唐凌懊恼,纠结,震惊,感觉怀疑人生的时候,他又一次听见了奇怪的声音。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