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月纪元 第二百二十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 神庙之秘

    是的,守村需要代价,屋瓦迪迪大部派出勇士来镇守,被帮助的村子就要上缴一定数量的牛羊。

    这个数量,一年比一年多,到了今年,村子就要支撑不住了。

    而另外四个村子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真是很糟糕的情况啊,也不知道星辰议会用类似于对付17号安全区的方式,来占领这片平原究竟是为了什么?唐凌有些走神。

    而瓦伦西亚抹干眼泪,继续说道:“今年是坚持不下去了。狼灾每年都发生,原本我们草原六村相互守望,也都平安度过。”

    “可是,这三年来,屋瓦迪迪大部一年比一年强,也一年比一年贪婪。这一次要求的牛羊数量太多了,村中的人交不起。”

    “巴尔图家是力主妥协的,他们会在明天煽动的。这一次,我觉得他们能够成功。”

    “巴尔图?”唐凌扬眉,不就是那个肌肉少年?他不是要娶瓦伦西亚吗?

    “嗯,巴尔图。我都不知道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也有婚约,他以前很憨厚。”

    “可是,三年前,屋瓦迪迪大部退出草原同盟,巴尔图去了一次屋瓦迪迪大部后,就如同变了一个人。放弃了本来应该坚持的骄傲,荣耀与尊严,就快成了一条走狗。”说到这里,瓦伦西亚充满了忿恨,忍不住扯了地上的一把青草。

    原来两个人是有感情的啊,唐凌吐掉口中的草根,忽然看着瓦伦西亚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你们草原六部,也就是包括屋瓦迪迪大部在内的六个村子,是不是有巨大的秘密?”

    “秘密?会有什么秘密?”瓦伦西亚觉得有些跟不上唐凌的思维。

    “也不能说是秘密。唔,应该怎么说呢,是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吗?”唐凌试图给瓦伦西亚一个思路。

    “与众不同?每年的大祭,算吗?”瓦伦西亚是个简单的姑娘,她觉得唐凌一定是听烦了这些关于村子的破事儿,才想要了解一些奇闻异事。

    毕竟冒险者都是好奇的,再则他除了同情以外,又能做什么呢?他也只是一个路过的,外来的少年。

    “大祭?你是说祭祀?嗯,你可以说说,是怎么与众不同了?”唐凌流露出了好奇的神情,而心里却在盘算,想要找出星辰议会对此地如此有兴趣的原因。

    唐凌总是有一个隐隐的疑问没有得到解答。

    那就是星辰议会为什么要选择控制17号安全区?是因为自己吗?并不是!一开始自己的身份可没有曝光。

    是因为一开始发动在聚居地的尸潮,要找到什么?不,从那一次艾伯的口中已经透露出,他们的目的达成了。

    难道只是单纯的因为野心,想要一统世界?不,不不!这样的战略是傻瓜才会拟定的,选择偏远的地方控制起来并不容易,对这个世界的其它势力也起不到什么威慑的作用。

    若有这个野心,不如攻打下一个较弱的安全城,那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占领一大片地盘,星辰议会有这个实力。

    唐凌是一个抓住一丝线索,就会深入思考,不弄清楚绝不放手的人!而这一次,他抓住的一丝线索是——17号安全区和这片平原相隔很近。

    的确很近,从地图上来看,这里几乎是南边,最靠近17号安全区的几处安全村了。

    面对唐凌的询问,瓦伦西亚不疑有他,反正大祭说起来也真的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秘密。

    于是,在深吸了一口气以后,她开口说道:“我们六个村落已经开始分裂不合了。但是在每一年入冬之前,我们还是会聚集在一起举行一场祭祀。”

    “祭祀的地点,你经过过那里。”

    “嗯?”什么地方?唐凌努力的回想着这些地方有什么与众不同,但是,他被一群乌迪紫鸦追着,实在没有注意到什么。

    可是乌迪紫鸦?唐凌抓了抓脑袋,忽然跳了起来,一把捂住了瓦伦西亚的嘴,有些急切的说道:“你等一下,我给你看一个东西。”

    忽然就被唐凌的手碰到自己的脸,瓦伦西亚心里微微颤抖,双颊也红得发烫。

    她能闻到唐凌手上,衣服上有一股好闻的,属于青草的气息。

    但一想到,竟然和才认识一天的少年这样接触,自己还觉得他身上的味道好闻,瓦伦西亚就更加的不好意思。

    她低头,庆幸这是飘着雨的深夜,唐尼可看不见自己羞涩的样子。

    可当她一抬头,这个少年已经跑远,悄悄的钻入了帐篷。

    “真是一个小贼。”瓦伦西亚啐了一口,想起白天与唐凌相遇时,他被一群贼鸟乌迪紫鸦追着的场景,忍不住哑然失笑。

    过了两分钟,唐凌出现了,手中捧着一个鸟窝。

    看着那个鸟窝,瓦伦西亚就有些无语,是有多无耻,才会去掏乌迪紫鸦的窝?不,这个唐尼竟然把整个鸟窝都端了!

    虽说乌迪紫鸦是一种什么都会偷的贼鸟,但它们是出了名的低级,越是不着调的,难以描述的东西,它们越是感兴趣。

    就比如女性的贴身衣物,又比如女孩子每个月都会用到的某件东西,特别是用过的...要多无耻,有多无耻!

    唐尼竟然现在要给自己看这个?瓦伦西亚又气又急,决定要是看见什么不好的东西,唐尼要是对自己有点戏弄的意思,一定会动手打他。

    “你看。”唐凌在这个时候已经端着鸟窝来到了瓦伦西亚的面前,他一把扯掉了一直盖在鸟窝上的布,有些兴奋的对瓦伦西亚说了一句。

    “看什么看,不看!”瓦伦西亚急得赶紧别过了头,表现出了特别的抗拒。

    这让唐凌有些奇怪,为什么瓦伦西亚对这个鸟窝特别不友好?!从下午看见这个鸟窝开始,就流露出了对自己鄙视的神色。

    怎么大家关系已经不错了的现在,她还是这副样子?莫非乌迪紫鸦是巴巴托村的圣鸟?

    幸好这个念头唐凌并没有说出口,否则瓦伦西亚知道了唐凌以为乌迪紫鸦是他们村的圣鸟,非得和唐凌拼命不可。

    “你看看嘛。”唐凌从乌迪紫鸦的窝中捧起了那个东西,递到了瓦伦西亚的眼前。

    瓦伦西亚又急又羞,但只有17岁的她多少也有些好奇,终于还是忍不住睁开双眼,看了一眼唐凌手中的东西。

    只是一眼,瓦伦西亚就忍不住低呼了一声,把唐凌手中的东西拿在了自己的手中:“这个?你是说你在乌迪紫鸦的窝中发现了这个?”

    “这些该死的小偷!不行,这个事情非常严重,我必须要告诉阿布。”

    “哦,天呐!这件事情,就算六个村子有再多不和,也必须去解决它。”

    “嘿,冷静点。”唐凌拉住了瓦伦西亚:“事情应该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至少那群乌迪紫鸦的巢穴中,我保证只有这一个窝中有这个蛋。”

    对,唐凌冒着危险,端走了乌迪紫鸦的窝,并不是窝中有什么了不得的宝贝,而是因为窝中有一个蛋。

    这个蛋非常的奇异,银色的蛋壳,上面还有着一些无法解释的,奇异的图腾。

    这些图腾是天然的吗?显然不像!更像是人为画上去的图腾,呈暗红色,明显是已经掉色的感觉。

    一开始,唐凌只是路过乌迪紫鸦的窝,他肯定不会在一群茫茫的贼鸟中发现这个蛋。

    可好巧不巧,这个蛋是银色的,它能够反射阳光。

    当时,那只偷蛋的乌迪紫鸦正好飞起,露出了窝中的这个蛋,反射的银光一下子被唐凌瞥见了。

    好吧,就算是银光,也不见得就能引起唐凌的兴趣,关键是唐凌通过精准本能察觉到这个蛋上有一丝丝能量波动!

    这是什么情况?就算高级变异兽也不见得有能量波动,因为它们自身的能量并没有达到能够能量外放,形成波动的地步,除非是凶兽,而且要是二级以上的凶兽。

    一个蛋,就有能量波动?唐凌无法不好奇。

    于是,他冒险偷来了这个蛋,甚至不惜放了一把火,只为了薰走这些乌迪紫鸦,看看其他的窝还有没有这样的蛋。

    因为唐凌一度怀疑,莫非这是乌迪紫鸦中‘鸟王’的蛋?蛋上那些奇异的图腾,是乌迪紫鸦凭借自己的本能画上去的?

    就像某一种猴子会自己酿酒一样的本能,它们不见得对酿酒这件事情本身有什么认知。

    “西亚,你提起祭祀,我想起了蛋上的图腾,你告诉我这个蛋是不是和你们的祭祀有关?”唐凌在简单的讲述了一下得到蛋的经过后,直接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瓦伦西亚则有些怀疑人生。

    眼前这个少年,不仅偷了乌迪紫鸦的东西,还放了一把火,差点烧了那群贼鸟的老巢?天呐,他下午能够逃出来是多么的幸运,真是太胆大包天了。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管如何,唐凌的一把火证明了那群乌迪紫鸦只偷到了一个蛋,也算是一件幸运的事情,瓦伦西亚在深吸了几口气以后终于平静了下来。

    她抚摸着手中的蛋说道:“这的确和我们的祭祀有关。”

    “我刚才和你说过,我们的祭祀之地在神泪之湖和峡谷之间的一处地方。”

    “那个地方是一个秘密的洞穴。外人就算发现了那个洞穴,也不会感觉到它的神奇之处。”

    “只有我们六个村的人才知道,在洞穴的深处有一座神庙。但进入神庙必须要圣血丸。”

    “圣血丸?那是什么东西?”唐凌又扯了一根草茎,放入了口中。

    “那个是我们六个村的嫡系传人的鲜血,加入一种特殊的草叶,制成的一种香。每次要打开神庙的封印时,必须要点燃一颗圣血丸才能...”瓦伦西亚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但在这个时候,一个威严沉稳的声音打断了瓦伦西亚:“我的女儿,你不觉得你说太多了吗?”

    “阿布,你怎么起来了?”瓦伦西亚捂住了嘴,她没有想到父亲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

    可是温布在这个时候却没有理会瓦伦西亚,他看向了唐凌,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听了你们的一段对话,我认为你在打听我们的秘密。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外来的客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温布的态度已经不是太友好了。

    而瓦伦西亚有些着急的说道:“父亲,他是我的朋友。”

    “瓦伦西亚,你进屋,现在已经没有你的事情了。”温布是一个温和的父亲,但是他一旦严厉起来,瓦伦西亚是不敢反驳什么的。

    “瓦伦西亚,你进去吧。我其实也有些话想和你父亲聊一聊。”唐凌心里微微叹息了一声,事情就是那么因缘巧合,他认为有必要给这个坚毅正直的汉子一个解释。

    另外,剩下的事情的确不是瓦伦西亚可以参与的,唐凌需要温布的帮助。

    瓦伦西亚没有办法,把手中的蛋还给唐凌以后,颇为不放心的进了屋。

    唐凌拿着手中的蛋,望着温布,说道:“我是不是该物归原主?”

    “没有必要。神庙里堆放着许多这样的蛋,可是它们并不能孵化,更不能食用,因为它的蛋清和蛋液都含有剧毒。你如果对神庙图谋不轨,趁早死心吧,因为神庙并没有任何人渴望的,特别的东西!它的存在,只是我们草原六村的精神寄托。”

    “祭祀神庙,这是在前文明,就留下的习俗。”温布严肃的说道。

    “其实对神庙有觊觎的人不是我,应该是星辰议会吧?至于我,真的就只是一个过客。”唐凌忽然对温布这样说到。

    温布猛地愣住了。

    村中的人对外面的世界是不了解的,但并不代表温布不了解,在年轻的时候,温布也是一个雄心万丈的青年,他也曾经外出游历过。

    但仅仅三年,便心灰意冷的回到了巴巴托村,因为他太弱小了。

    而在这时,唐凌忽然一把抓过了旁边不远处的一头牛,轻松的在手中抛了几下:“温布大叔,我觉得我们之间需要互相帮助一下,你认为怎么样?”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