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独宠:墨家女霸主养成 第92亚洲图片88tiamen888 珩王传信

    留兰听沐昧见到绿缬,便问她近况如何?

    沐昧想了想,把吕秘因绿缬失声而要踢她的事告知,留兰又唏嘘一阵,感慨绿缬与迟律有缘无分,收了信,又叮嘱沐昧几句,与她分开,暂且无话。

    一个月后,沐昧有日在茶点房做事,忽然间有个小厮探头入内,叫:“姐姐,你要不要炭火?库房剩了些湿了水的旧炭,扔掉快可惜的,我想看有没有哪个姐姐需要的?”

    “稍等,我房中正好冷!取来烧着暖脚也好。”沐昧说着,早把冻皴红肿的两只手在围裙上擦干,跟着小厮出去,到了库房,小厮忙关上门,从怀中取出两瓶药膏。

    “姑娘,另有套冬衣棉被护膝腕套,过两日我想办法送到你那。”

    小厮说着,不时看向窗外,把药膏推到沐昧跟前。

    沐昧微微一怔,接了药膏,闻到瓶上有隐隐的木兰香味,瞬间明白,随即心中一暖,打开瓶盖:一瓶金疮药,一瓶澡豆膏,正能治自己天天干活儿手上的冻疮粗裂。

    没想到……隔这么远……他仍能想到这样细的地方。

    “下次别费周折了,都是些细枝末节的物件,叫人发现,倒不值当。”

    沐昧叮嘱,却早把药膏珍惜收入怀中,心中一股暖流涌动。

    “王爷说了,情谊不一样。”小厮说着,又传话嘱咐,“洛阳不比西北,入房内没风没雨,冬日便就不冷;过两日拿到护膝,姑娘护住,免得湿冷受寒,将来落下病根。”

    “嗯……”沐昧紧紧攥着怀中,轻声答应,心中十分感动。

    小厮动作麻利,给沐昧装了炭火,分别前叮嘱:“王爷请姑娘寻机与绿缬联系,问问《广陵散》的进度;来年开春,京中便要有大变动。”

    “谢谢!”沐昧接了炭火,询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刘蟾”,小厮回答,但随即叮嘱,“但不到万不得已,姐姐千万别来找我!”

    “嗯,我明白的。”沐昧想到有人暗中保护,又安心许多,便离了库房。

    一个冬天,过得平静,司空珩药膏、棉被、冬衣、炭火、护膝……准备得一应俱全,妥妥帖帖不着痕迹到了沐昧身旁,沐昧竟没受半点罪。

    到了开春,立春当日,沐昧在茶点房做事,就听到一同轮值的两个婢女议论:“喂,你们听说了么?径大爷这回得了个差事,可把行大爷气得够呛!”

    “哦!你说鲜卑慕容部世子慕容临来洛阳拜谒,让径大爷跟着接待的事?”

    “可不是么!行大爷在礼部,慕容世子来本该他管,不想中间又加上个径大爷!径大爷什么身份?老太爷和洗厕婢生的儿子!当年他尚未成年,老太爷刚刚去世,就被行大爷赶出王府,带了点盘缠出门闯荡,时不时舔着脸回来,行大爷却恨不得一辈子见不到他!现如今,不但身家阔绰,还搭着秘大爷在皇上跟前谋了个职位,行大爷能不气?”

    “行大爷也小心!老太爷当年一时冲动,才留下了这么个孽种,行大爷却觉得老太爷行径放荡,辱没了他生母嫡妻的身份,其实,老太爷也不喜欢径大爷得很呢!”

    “径大爷接待,具体要让他做什么事?”沐昧好奇凑头打问。

    婢女们说的径大爷,正是王行同父异母的弟弟王径。当年,王行的父亲与洗厕的婢女酒后乱性,生下王径,为整个王家所不齿,便带了些盘缠出门谋生;这些年赚了些银子,时常回王家孝敬,但王家上下唯恐对其避之不及,便向吕秘求了京中的职位。

    所有这些,正是沐昧从绿缬给的手册中看到的。

    “那我倒闹不清……只不过听说慕容世子带了慕容部稀世的宝物‘天悲渡罪佛’,要到白马寺开光,行大爷因为以前在东海做生意,对鲜卑熟悉些,便要他去帮忙的。”

    “哦……原来这样!”沐昧恍然答应着,脑中主意已开始转动。

    这日,王行夫人吕氏正带着丫鬟们出门,却见墙角溜过一个身影,颇有些眼熟,想了半日,好像是王行生辰那日侍奉茶点的丫鬟,便招了招手:“你来!”

    沐昧福了个礼,拎着食盒,碎步挪了过去。

    吕氏因上次奉茶,对沐昧极有印象,注意到手中的食盒,因想着自己没布置茶点房弄什么东西,又想到此前四夫人调她做茶点的事,便问:“你拿的这是什么?”

    沐昧福了礼,因猜到吕氏的心思,便答:“奴婢是去给四夫人送礼佛茶点的。上回四夫人到白马寺礼佛,因找不到人准备茶点,奴婢去帮了忙;前两天听她小丫鬟讲,这几个月四夫人礼佛,又经常找不到人备茶点,便主动来帮,这不,东西都在盒子里!”

    沐昧说着,已把食盒打开,里面的茶点一一呈现在吕氏面前。

    吕氏满心鄙夷,暗想,四夫人卫氏就爱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觉得自己这个当家主母整日欺凌于她。谁知,倒真有人蠢到这种程度,非要助她的气焰!

    想着,便向沐昧食盒看去,只见里面各色茶点,玲珑新巧,晶莹剔透,其中颇有几种,以前从未见过,便指着问:“这些都是什么糕点?”

    “这个是滇南一带的茴饼,这个是巴蜀一带的糍粑,这个是燕北一带的筱面,这个是鲜卑一带的打糕,都是天南海北、四面八方的玩意儿,给佛祖表个诚心!”

    说着,沐昧便把糕点分拨开,一样样指给吕氏看。

    吕氏瞪大了眼睛,颇为惊讶她竟会做这么多中原以外的糕点,想到过几天鲜卑慕容部世子来京都拜谒,要帮王行张罗接待礼佛的事,不禁眼珠一转,睥睨沐昧揶揄:“你不喜欢往东院跑么?今天开始,你就到东院茶点房做事,回头我跟你们循大爷交代一声。”

    说罢,摇着金钗银佩,踩着锦绣丝履,带着丫鬟们扬长而去。

    沐昧垂着眉眼,自顾自地福礼谢恩,等吕氏离开,才微微露出笑容:多亏了留兰贡献的这些糕点,事情总算成了!下一步,得从袁冉崇那里谋算了。

    这日,沐昧从东院茶点房出来,迎面碰上已经任礼部侍郎的唐宁,知他要到顶头上司的礼部尚书王行书房谈事,便快步上前福了个礼:“唐侍郎早!”

    “早。”唐宁向沐昧微微颔首。因王行生辰那日行事机敏,对这个丫鬟颇有印象,但因为天性并非开朗热络的人,也并未与她多加寒暄。

    “唐侍郎要找老爷?”沐昧却不依不饶,跟着唐宁,好心低声提醒,“老爷因为鲜卑慕容世子行程安排的事,心情不怎么愉快,唐侍郎稍微小心着些。”

    “行尚书不满意?”唐宁微微一怔,停住脚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