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独宠:墨家女霸主养成 第67亚洲图片88tiamen888 三年之约

    原来……!怪不得千窍会因为往事那样自责!

    怪不得叶戟会说千窍接产令征歌难产!说师父收留了千窍!

    只是,既然征歌是自杀的,叶戟为什么那样恨千窍?为什么怀疑师父呢?

    沐昧想着,不禁皱了皱眉:“可叶戟跟你的说辞完全不同?”

    枢卯叹了一声,说:“当年,叶戟前往京都洛阳,对西北发生的事一无所知,等她回来,征歌已经去世,沈涉把千窍救了出来,叶戟又听闻了传言,对沈涉和千窍产生了误会,我怕她性子冲动,并没有把事情原委告知。后来,我们三人一同来到太白山落脚,我也是在你师父沈涉暗中相助下,才创立了‘千机谷’,暗自培养影卫军并收留孤女。”

    “所以,你瞒了叶戟这么多年?”沐昧狐疑看着枢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前段时间,我已经把真相告诉她了,她听闻后,也已与千窍解开误会。沐昧,征歌的事就是这样。墨家与琅琊王家的关系,是几代世交的交情。你若还信我这个‘师叔’的话,就别听信那些官方记载的传言。更何况,记录这事的人还是司空侗。”

    枢卯说罢,一双幽黑的眼睛直视着沐昧,神情坦然到让人不能不相信的地步。

    沐昧也看着枢卯,侧目思索了半晌,说:“有件事,得问问你。”

    “你说。”枢卯依旧直视着沐昧,任凭她发问。

    沐昧看着枢卯,想到那份地方志上征歌去世的日期,再想到司空珩每年给自己生辰礼物的时间,心中忽然闪现出一个疯狂的念想,问:“征歌的孩子,你们救到哪儿去了?”

    “孩子……”枢卯目光闪现出一丝波动,但随即坦然告知,“我们保护起来了,但这件事情与你无关,出于对征歌的承诺,不能告诉你现在的下落。”

    沐昧摸向胸口,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紧声追问:“是个女孩儿?”

    枢卯略作沉顿,用火棍拨动脚旁的火炉:“是个男孩儿。”

    “哦……”沐昧略有些失落,摸了摸怀中贴身戴着的明黄玉佩。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倆,再有什么悄悄话要在我这儿说的?”

    枢卯说着,眼神在司空珩和沐昧当中来回瞥动。

    司空珩缓缓抬目,看向沐昧,沐昧愣神望向他的眼睛。

    四目对视,略显尴尬,司空珩拉住沐昧,与枢卯告辞,来到竹林当中。

    沐昧微低着头,看着那双绣着飞鸟玉兰图案的黑靴在身旁晃动,仍想着方才枢卯说的事恍惚出神:原以为师父说到自己身世的欲言又止,千机院众人对自己的多加照拂,或许与那位为女儿牺牲的长宁公主有关,但如今看来……也是自己想太多了。

    “沐昧。”司空珩忽然叫了一声,在八角红亭停下脚步。

    “嗯?”沐昧回神,对上司空珩清寒的双眸,想着琅琊王府与墨家的纠葛。

    “我告诉你一件事,但你不要冲动。”司空珩看着身旁的少女,尚未开口便温声相劝。

    “什么?”沐昧侧耳聆听,心中警觉,又想到征歌的事情上来。

    司空珩略顿一下,告知:“司空侗调回京都,升任尚书令并都督京都戍卫军了。”

    “什么?!”沐昧一惊,但随即又平静下来,怅然别开眼,叹了一声,“这些年这样的坏消息,我听得够多,能承受得住。说吧,司空侗这回高升,又因为什么事?”

    “洛阳党争,吕皇后联结司空琨、司空瑞、司空宗三位王爷铲除异己,独霸京都,如今地位渐渐稳固,便想甩开剩下三位。”司空珩略顿了下,目光飘向空中,沉默了半晌,“事情来龙去脉说来话长。但现如今,司空宗与司空琨都已以谋反叛乱罪被抓伏法。整件事中,司空侗为吕皇后出了很大的力,所以吕皇后便把他调回京都了。”

    “司空宗与司空琨同时被抓伏法?”

    沐昧纵然隐隐有感,也微微吃了一惊,“司空宗虽为叔伯宗亲,但好歹也是同姓王爷;司空琨在先帝跟前虽不得宠,但好歹也是皇上同父异母的弟弟,吕皇后此前与外戚争权、对贵族门阀动手,如今竟真敢对皇室宗亲动手?而且一杀就杀两个?!”

    “没错”,司空珩顿了片刻,说,“前段时间,司空侗率豫州军从许昌出发,浩浩荡荡前往洛阳。因豫州原属于皇叔司空宗封地,豫州军多听令于宗皇叔,而宗皇叔自‘平叛’杨太傅,从豫州入洛阳监国以来,便与吕皇后渐生龃龉,吕皇后听闻司空侗出征洛阳,便声称其与司空宗暗中勾结,意欲谋反作乱,让司空琨出兵围剿司空宗。”

    “让司空琨出兵围剿司空宗?”沐昧不禁皱了皱眉,“司空琨掌管京都戍卫军,一直与司空宗不睦,吕皇后借刀杀人,一石二鸟,坐收渔翁之利,真好心机!”

    “不错。司空琨自宁王叔监国以来,一直掌管京都戍卫军,到司空宗监国,因听信‘司空琨暴虐不可用’的说法,对其百般排挤,司空琨亦心生怨恨,到吕皇后假借皇上诏令,命其诛杀司空宗时,便顺水推舟地借‘清君侧’,率戍卫军剿杀了司空宗”,司空珩顿了下,又沉声告知,“但司空侗却率豫州军入洛阳城内,称司空琨意图篡位,将其抓捕杀害。”

    “司空侗又抓捕了司空琨?”沐昧不解皱了皱眉,但随即恍然大悟,“怪不得!你说司空侗为吕皇后立了大功!定是吕皇后与司空侗设局,让司空侗假意与司空宗暗中联合,引司空琨对司空宗动手,后又以此为名定罪于司空宗,‘黄雀在后’除掉了司空琨!”

    “沐昧”,司空珩满眼钦佩地看着沐昧,“你如今,真的长大了。”

    沐昧撇了撇嘴,又无奈叹了一声:“只是尚书令位轻权重,自卫相被斩,便是朝中最有实权的文官职位。司空侗如今得吕皇后器重信任,又都督着司空琨的戍卫军,军权政权一应在手,今后,只怕想要杀掉司空侗,为墨家和你父王母妃报仇,更加困难了。”

    “沐昧”,司空珩把沐昧拉到正面,细细凝视半晌,肃声承诺,“不出三年,我完成布局,必会为墨家和琅琊王府报仇。你再耐心些,给我些时间。”

    “三年?”沐昧愣了一下,看着司空珩,想到他除去余万年与卢部的谋局,叹了一声:“你心思深沉,足够耐心,只是这报仇的路,也的确太漫长了。”

    “沐昧”,司空珩握住沐昧的手,目光坚定温声相劝,“再耐心些。”

    沐昧看着司空珩,半晌,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王爷!”有窸窣的脚步声传入林中。

    沐昧心中“咯噔”一下,立即把手从司空珩手中抽出。司空珩侧目看着她,沐昧略有些尴尬低下头蹭着脚,卫阮已经与卫际来到面前。

    “苁蓉姑娘也在?”卫阮愣了一下。

    “你怎样?”沐昧担忧打量了卫阮一番,“苜蓿正担心你。”

    “哦”,卫阮微微红脸,转向司空珩,“王爷,我们兄弟是来跟你辞行的。乌云首领伤势已好,要回拓跋部去,我们也要跟他回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