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三十八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裂谷

    “哒、哒、哒……”

    偌大的空旷裂谷中,只有白契的脚步声在不断回荡。

    没有外面的狂风,寒意退去,白契将手臂垂在身侧,指尖夹着摄魂针,以防不知名的野兽袭击。

    (除了颜色以外,都是普通的岩石啊……)

    他左右环顾,除了岩壁就是碎石,无一例外,单调得不像话。

    (话说回来,我这是走了多久了?)

    他忽然想起自己忘了确认自己究竟走了多长的距离,虽然头顶的石缝间有光芒洒下,裂谷里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可是他回头时,已经望不到来时的入口了。再往前方看,仍是看不到尽头的路。

    (嗯…虽然有点虚……不过,前面有风吹过来,应该是通向什么地方的吧?反正不是死路就对了。)

    这么想着,为了驱散心里的不安,他解下拴在腰间的小灯。

    这盏灯居然没有和土球一起消失,这是白契没想到的。他猜想这可能是一个可以独立使用的照明道具,于是早早地把它系在了腰带上。这会儿,他提起灯,借着微弱光亮仔细察看一番。

    (透明灯面上摔出了几道裂纹,应该不影响使用吧?)

    他提着灯罩上的半截小绳,试着向灯中注入灵气。

    果然,如他所料,原本已熄灭的灯再次发出了暖黄光芒。他不禁感叹,圣者的东西还真是要靠灵气才能用啊。对于他来说,之前消耗掉的一半灵气还未完全恢复,不过点个灯还是绰绰有余,毕竟他不需要太明亮的光,所以注入一点点灵气就行。

    在灯的照耀下,石缝间透入的微弱光线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他渐渐地变得麻木起来,最初的紧张感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不停行走的枯燥无聊。

    “啊,到底还要走多久啊!”

    坐在岩壁旁休息的白契烦躁地踢了一下脚边的小石子。

    “咕噜~噜~”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啊……估计已经快到正午了吧?”也就是说,他走了一个早上了,再加上没吃早饭,这会儿他可是说什么也不想动了。

    白契倚靠在岩壁上,不在意衣服和头发沾上紫色泥土,仰头盯着上方的岩石发呆。放空时间久了,再加上又累又饿,他的眼皮子愈来愈沉,开始打起架来。

    (在这里睡个午觉,没关系吧……)

    白契干脆放弃了抵抗,闭上眼,躺平,准备好好地打个盹。

    他的肚子被刮过的风吹得有点不舒服,于是,翻了个身,面向岩壁侧躺,左耳紧贴着地面,枕着紫色的土地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咕隆…咕隆……”

    “……嗯?”

    刚眯上一会,白契就被声声闷响吵醒。

    他揉揉惺忪睡眼,疑惑地坐起身来。

    “奇怪,怎么又没声了?刚才那是什么啊?”他狼顾狐疑,竖起耳朵,竭力倾听着周围的动静,裂谷内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寂静。

    他十分确信自己刚才确实听到了某种声音,否则他也不会醒过来。

    (难道是外面在打雷?)

    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头顶,外面的天色并无变化,不排除打雷的可能。不过为了保证安全,他还是盘起腿,端坐在地面上,灵气慢慢向双耳汇集。

    随着耳部灵气的增加,原本寂静无比的裂谷也变得嘈杂起来。耳边呼啸的风,远处低吼的雷,还有他自己的呼吸,一切声音都变得清晰起来。而白契并没有因为这种变化而放下心来,他变得更加不安了。

    这么听来,刚才的声音,不像是雷声。

    不安感驱使着他进一步加强耳部的灵气供给,即使隐隐作痛也没有一丝松懈。他必须找到那声音究竟是从哪发出来的!

    微风掠过的声音渐渐变为狂风咆哮,低沉的雷声也渐渐变得震耳欲聋。白契专注地控制着耳部的灵气,没有察觉到汗水已经浸湿了自己的衣物。

    (快到极限了,再这样下去估计会聋掉……)

    耳部传来的钝痛感越来越明显,白契开始一点点撤去附着在上面的灵气。

    忽然,他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也不是这个声音……等一下!这又是什么声音?!)

    他打了个激灵,又将回流的灵气再次推向耳部。不细听还好,这一听,直接把他吓得蹦了起来——声音就是从他身后发出来的。

    惊慌失措的他抄起小灯,踉跄着向前跑了几步,点亮小灯,回身看着刚才自己坐的位置。

    并没有什么异常。

    白契不解,将灯光调得更亮了一些,上前查看,才发现,地面上不知何时隆起了一个小小的土堆。

    他心下了然,拎起自己的衣袍下摆,果然沾有很多碎土粒。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刚才大概就是这个土堆摩擦到了他的衣袍,才会有那种声音。

    既然是和土有关的,又是在绝情崖生活的动物,那么,他大概知道了之前的声音从何而来。

    他小心翼翼地将灯放在地上,蹲下来,对着土堆打了个招呼:“……你好?”

    土堆动了一下。

    “是……紫地鼠吗?”他提出了问题。

    这次土堆没动,白契挠挠脑袋,难道猜错了?

    大概是想回应他的话,一颗似曾相识的滚圆脑袋“噌”地一下从土堆中央探了出来:“滋?”

    “哇,小祖宗,你可吓死我了。”他早该想到的,在这种禁地要是真有什么动物,那就只有紫地鼠了。之前的担心显得多余起来。

    之前救下的那一百二十只紫地鼠全部被放归绝情崖,这一只紫地鼠大概只是路过而已,或者是发现了有人进入,特地过来看一眼。把他吵醒的,应该是紫地鼠在地下掘土的声音。

    那只紫地鼠歪着脑袋和白契对视了好一会,见白契拾起灯,转身准备赶路,它摇摇晃晃地爬出土堆,迈开小短腿,扑上来抱住了白契的脚踝。

    “嗯?”他怎么觉得这状况似曾相识呢?

    只见他扒着白契的裤子,两三下便爬到了他的腰间,动作熟练得不得了。

    好吧,白契想起来了,如果这不是紫地鼠的种族天赋,那他八成是又碰上之前那只他抱过的紫地鼠了。说起来,如果不是师父强行把它抓走扔回袋子里,这小东西还不愿意离开他的怀抱。

    “我说你啊,野生动物这么粘人真的好吗……”白契无奈地抱住了它。紫地鼠的灵智很高,估计是有自己的性格和想法吧。

    虽然抱着这么个重物不太好走路,但白契还是带上他继续前进。有个活物陪着总归安心很多,况且就算白契抱累了,松开手后,懂事的小家伙也会自己抱着白契的腰。

    白契估摸着自己大概走了半个钟头,周围的景物没有任何变化。

    说不丧气是骗人的,他现在确实有些想不通这裂谷为什么那么长,据他所知,整个绝情崖似乎也不大,如果他真的要走上一天,那么这绝对是一条横贯整个绝情崖的大裂谷。

    “我说你们这鬼地方怎么那么大了,你带我遁地出去好不好?”

    当他对紫地鼠一通抱怨时,原本抱着他的腰的紫地鼠,竟“吱吱”叫了一声,松开爪子落到地上,向他斜前方的一处岩壁跑过去。

    “哎哎!我说着玩的!不会真要带我挖洞吧?”白契急了,忙提着灯跟上去。

    “吱!”不知是不是因为白契的话,紫地鼠在岩壁前停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仰着脑袋,似乎在看着什么。

    (还真听得懂我的话,不愧是吃灵气的生物。)

    见它停了下来,白契在心中嘀咕一句,旋即在紫地鼠身后站定:“我就是抱怨几句嘛,不要当……”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察觉出了不对劲。紫地鼠向上方看得出神。

    它在看什么?

    白契诧异地抬起头,循着紫地鼠的视线看去,除了光洁的岩壁,并没有什么东西。

    (等等,好像……有点太过光洁了?)

    他终于察觉到了,自己面前的岩壁,没有了岩石的纹路,光洁得宛如漆过的墙壁,平坦,甚至还有些反光。

    他咽了一下口水,将大量灵气注入灯内,只一瞬间便将整面岩壁照得一清二楚。

    “这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