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独宠:墨家女霸主养成 第62亚洲图片88tiamen888 红泥火炉

    此后,一个多月,司空珩一直都在千机院中。

    依照往年惯例摆了一次宴席,司空珩宴请了千机院众人和卫阮、卫际兄弟。

    茯苓如同往常,在司空珩跟前时不时玩弄些心思,司空珩只当全然不知,依旧对待茯苓温和如初。一日,千机院下了第一场雪,沐昧帮枢卯在木屋外扫雪。

    司空珩穿着笠衣,踏雪来到木屋前:“沐昧。”

    “王爷?”沐昧停下动作,四顾一番,“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司空珩沉顿片刻:“进屋说吧。”

    “行”,沐昧说着,放下扫帚,打开房门,和司空珩一并进入木屋当中。

    枢卯看到司空珩,上下打量了一番,忍不住揶揄:“怎么?忍不住还是找人来了?愿意跟谁见面就跟谁见面,总弄得鬼鬼祟祟的,也不知怎么想的。”

    “少废话”,司空珩面色如常,开门见山,“腾个位置,借你的木屋用用。”

    “切!”枢卯白他一眼,扭动机关,转入密室当中。

    木屋当中,只剩下沐昧和司空珩两人。

    沐昧因枢卯揶揄,略有些尴尬,见木屋炭火上正烧着茶壶,便拉开四壁机关,取出两个青花瓷杯,给司空珩斟茶,岔开话说:“王爷,喝茶。”

    “沐昧”,司空珩接过茶杯,眼睛落在沐昧发髻上的一木一玉两根簪上,心中蓦然一动,温声解释,“这些日子……茯苓的事,若有什么惹你不高兴的,你别太在意。”

    “嗯……”沐昧心中小鹿乱撞,拨弄着衣带,嗫喏:“我知道的。”

    “香囊的事……”,司空珩顿了片刻,低头思索,半晌,斟酌着温声措辞,“我其实,从没给别人送过礼物。若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你别太往心里去……”

    “你……”沐昧头埋得更低,慌乱拨弄着衣带。

    “沐昧”,司空珩沉默了一会儿,良久,“我得走了。”

    “去哪儿?”沐昧抬头,略有些吃惊,但随即便明白过来他的意图,又有些伤感。不曾想,一个月,竟过得如此快,没见上几面,就又要离别。

    “章贵圭来了,我得带着杜若,先去秦州境接他,顺带说说卫家兄弟的事。”

    “杜若?”沐昧怔了一下,“带杜若去做什么?”

    “颐王叔请我与章贵圭共同入颐王府做客,表面上为章贵圭接风洗尘,实际上却想探章贵圭接纳卫家兄弟的虚实。茯苓既然给他透露了消息,我便将计就计,带章贵圭与卫家兄弟共同前往颐亲王府赴宴。杜若精通诗赋,与儒士们相得益彰,宴席上,或能有用。”

    “又要去颐亲王府?而且要带卫际、卫阮同去?!”沐昧不由得吃了一惊,“你明知司空颐对你有敌意,把卫阮、卫际带到颐亲王府,不是羊入虎口么?”

    “羊入虎口,但你没有听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么?”司空珩说着,淡然一笑,轻呷了一口茶,“沐昧,我想过了,西北局势纷繁复杂,凉州的事瞒不住司空颐,与其遮掩等着他告发,不如大大方方寻求他支持。若他不同意卫阮、卫际入章贵圭府邸,必失去章贵圭及其身后的关西势力支持;若他背后告发,章贵圭也必知道是他作为。”

    “所以,你想把暗中的争斗挑到明面?”沐昧快速思索,明白了司空珩的意思,但想到颐亲王府上次经历的波折,依旧不太放心,掂量了好一会儿,问,“我跟你去吧?”

    “你别去了”,司空珩说,“若像上次,拓跋修那样,我更加掣肘。”

    “这回不一样……”沐昧说着,想到司空珩所指上次拓跋修要买自己回拓跋部的事,禁不住脸微微一红,却又辩解,“杜若不比苜蓿,才学有余,机敏不够,此次牵扯到章贵圭与卫家两位公子的事,情形又更加复杂,我若在旁,也好有个照应。”

    “你……”司空珩想继续阻拦,却怕她性情执拗,又暗自前往颐亲王府,便妥协,“如此也行。但你必须保证,一切都听我的,不要乱来。”

    “知道了,不会的。”沐昧撇了撇嘴,委屈看着司空珩。

    “你啊……”司空珩摇了摇头,拿她无可奈何。

    当日,司空珩与卫家公子细聊了此行前往颐亲王府一事,沐昧与杜若准备同行,苜蓿看沐昧收拾行李,担忧嘀咕:“卫阮公子原本就是身负重罪死里逃生出来的人,颐王府又是那般龙潭虎穴的地方,此行聚会,若有去无回……可怎么办?”

    “苜蓿,你别担心,王爷做事稳妥,从来不会贸然行事。”

    沐昧劝慰苜蓿,心中却也担忧满满。司空珩冒险告知司空颐收留卫家兄弟的事,若司空颐府中设局,抓捕他们,又或者向吕皇后告密,给司空珩安个窝藏罪犯的罪名,司空珩又该用什么样的方法应对?他那样自信,这些事情是否都已考虑?

    “怎么能不担心……”苜蓿叹声,说的也都是沐昧担忧的事。

    沐昧闻言,又用司空珩做事从未失手,开解了苜蓿许久;苜蓿虽听着有理,眉头愁云却始终未能消散。半夜,众人悄离开千机院,只带了迟律随行护奉。

    快到千机谷口,沐昧忽然跟司空珩说:“王爷,等事成后,想向您讨个人情。”

    “哦?”司空珩怔了一下,看着谷口的稀薄大雾,问,“讨什么人情?”

    沐昧思索片刻,便把苜蓿与卫阮如何相识、如何月下合奏的事告诉司空珩,询问,“待卫家兄弟落脚,能否把苜蓿接到卫阮身旁?我看的出,她舍不得与卫阮分开。”

    “这件事……”司空珩略沉思片刻,“等此行事情落定,我先探探卫阮的意思。”

    “嗯,那先多谢王爷。”沐昧说着,在马背上侧看向司空珩。

    黄昏月上,大雾朦胧中,司空珩眉眼温润似烟雨江南,白衣谦谦令人心安神宁。

    沐昧想到众人对卫阮的评价,竟觉得京都的女孩儿,都忒没见识。如果卫阮那样的都能算作“京都第一公子”,像司空珩这样陌上人如玉的谦谦公子,又该如何评价?

    司空珩细看着沐昧,忽然问:“沐昧,你以后,想找个怎样的人家?”

    沐昧一怔,微微低下头去,脸颊渐渐发红,一颗心“怦怦”乱跳,七上八下,早乱了分寸。他……问这样的话……自己的心意……他难道不明白么?

    正胡乱想着,忽然眼前掠过两个黑影,飞身向司空珩,蒙面拔剑刺向他胸口。

    沐昧心中一紧,暗想不会明鬼和祝石南真的来刺杀司空珩了?!

    十万火急中,来不及多想,拔剑飞身阻挡在两个黑影身前;司空珩白影一落,也已在沐昧身旁拔剑周旋起来。一瞬间,沐昧与司空珩双剑合璧,拆解攻击极其流畅。

    黑影功力不及,踉跄不稳,沐昧正准备收手,与对方言和,忽然从四面山谷中,又跳出几十个蒙面黑影,飞身持剑向着沐昧司空珩而来,另有几十个蒙面黑影飞向卫阮兄弟。

    卫阮、卫际虽有武功,却只限防身,几十个蒙面人围攻下亦显得吃力冒汗。

    杜若忙拔剑出鞘,替卫阮、卫际挡住部分猛烈袭击。

    一片混乱当中,迟律入匪首身前,剑锋一转挑开对方蒙面黑巾。

    匪首的蒙面巾忽然掉落,沐昧一看:

    竟然是拓跋乌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