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独宠:墨家女霸主养成 第54亚洲图片88tiamen888 入颐王府

    “哦。”司空琮凤眼微眯,又转向木槿,审度半晌。

    “石离!杨昭!”司空琮叫向方才银甲侍卫和青袍儒士所在的方向。

    一阵窸窣声响,三人依次上前,向司空琮分别跪拜。

    “上路吧。”司空琮看了木槿一眼,把她拉入马车厢内,石离、杨昭骑马在前开路,青袍儒士则坐入车夫位置,拉紧缰绳,看向沐昧,“你也上来?”

    “多谢。”沐昧向青袍儒士低眉作揖,缓步登上马车。

    一路无言,众人来到长安,入城径直前往河间王司空颐府邸。

    马车停在府邸门口,沐昧向府门看去,见左右两个大石狮子,一间兽头大门,门上隶书匾额写着“颐亲王府”四个大字,两个小厮守在门口。

    青袍儒士下车,与小厮交谈几句,小厮忙入府中,不一会儿,从府中大步流星踏出另一个身着白衣、面阔耳宽、粗眉浓眼的方巾儒士,向着青袍儒士迎面作揖。

    “冯先生,许久不见。”白衣儒士寒暄,“颐王爷已等候多日了。”

    “张千先生久违,此行叨扰。”青袍儒士也寒暄作揖。

    白衣儒士谦让,又寒暄几句,忙请司空琮下车,躬身让进门内。石离、杨昭牵马停车,青袍儒士由小厮引入客房,木槿、沐昧则由小丫鬟从侧门引入府中。

    “木槿,到底怎么回事!”沐昧看到木槿襦裙半破,衣衫不整,仍有斑斑驳驳干涸掉的血渍,依旧眼眶发红,身体微微抖动,低声激动询问。

    “不碍事”,木槿含糊回答,问,“你怎么来了?”

    “我见苜蓿离开七八日,仍然迟迟未归,心中担心,便出了千机院来寻,谁知到千机谷口就碰到你”,沐昧说着,又微哽咽,问,“你不是跟着叶姑姑在新平打仗?怎么又跑去接司空琮?那个禽兽……你到底答应了他什么?要让他那样对你?”

    “没什么。”木槿低眉,不愿多言,神情未有任何变动。

    “木槿!”沐昧愤怒看向木槿,“你这算作什么?!论才智、谋略、性情、相貌,你哪一样要输人的?司空琮再厉害,也不过是个没家势的王爷,至于你这样作践自己?”

    “苁蓉”,木槿低声轻叹,“不是每件事都像你想的那样容易。”

    “有什么不容易!那你就讲给我听!”

    沐昧愤恼低问,想着司空琮此行入住长安府邸的目的。

    司空琮原本是宣帝第四子、当今惠帝的兄弟,其母吴良人原为宣帝从邺城征召而来的宫婢,地位低下,受人冷落。但司空琮本身聪颖异常,相貌俊美,长袖善舞,在宣帝众皇子中最为突出,所以曾一度被盛传为皇位继承人。谁料,惠帝继位,吕、杨两家几度争势,齐璜王又被齐宜王旧势力拥护,没有母家势力支撑的司空琮再无人提及。

    前段时间,司空琮被吕皇后借口业已成年却未遵宣帝诏令入封地,便打发到巴蜀,顶替司空侗离开后无人都督的梁州,也听闻司空珩与他有些往来。

    沐昧以为,如此人物,怎么也是个有品行的,没想到这样禽兽!

    “苁蓉”,木槿叹了一声,说,“琮王爷的事,你想必也有所耳闻,但你恐怕不知,琮王爷之所以愿意离开洛阳,前往梁州,是因为卢部与梁州刺史陆滕私下勾结,以凉州府库的马匹、棉布偷偷卖出,再高价征收到梁州府库,私囤金库,追逐暴利,有财可图,陆滕才与他关系较好的司空琮活动,要他入梁州积蓄力量的。”

    “什么?”沐昧闻言,不由得一惊,心想,马匹、棉布为凉州特产,原本就以极低的市价从畜民手中按税征收,卖到梁州,卢部已经能大赚一笔;梁州府库再以高价买入,陆滕又能从中捞一笔油水。只可怜凉、梁两州百姓,一个拼命畜牧种棉,却被层层重税克扣;一个辛苦耕作,却要以高昂市价,换取官府垄断出售的马匹布料。

    “卢部即将到告老还乡的年龄,想趁着最后两年,多捞几笔油水,但凉州毕竟是珩王爷都督的凉州,如此行事,百姓们怨声载道,他却无力与卢部扯破脸皮。如今,边境纷争,凉州内忧外患,王爷如履薄冰,琮王爷前往梁州,早与卢部私下相约,马匹、布料凉、梁两州倒卖一事,利益所得五五开分,你说,他又能从谁身上下手?”

    木槿说着,看向沐昧,目光坚定而平静,“苁蓉,我六岁那年,家里闹饥荒,家人全部饿死,我快被饿死的时候,是叶姑姑救活了我,把我带回千机谷,让我识文断字,保我衣食无忧,教我为人处世,把我一路抚养长大,我感谢她救命的恩情。”

    “如今”,木槿顿了下,看着沐昧,神情沉静,一字一顿,“她想帮王爷完成王爷的心愿,我也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完成她的心愿。”

    “你……”沐昧听木槿一番话,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救命之恩,养育之情,非要用这样的办法,才能够报答么?

    司空珩处境艰难,她自清晰感知;但木槿今日所受折磨,她也历历在目。倘若……一切就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非要用这样残忍的牺牲?

    “不说我”,木槿话锋一转,“谁让你偷偷溜出千机院的?”

    沐昧眉头微皱:“我担心苜蓿。”

    “自拓跋部首领拓跋乌云入府,想商量和谈事宜,颐王爷几番搪塞,始终没有正式招待他,怕谈及此事,苜蓿便也未有行动。今日,琮王爷入府,从洛阳远道而来,司空颐无论如何会要招待一番,宴席觥筹,拓跋乌云自会参加,苜蓿事罢,便可回去了。”

    木槿解释,沐昧却更加担心:“如此,我便更不放心苜蓿一人入宴席了!长安府中势力汇聚,人人各怀鬼胎,明摆着一场鸿门宴,我得看着她些。”

    “苁蓉,你别再添乱!”木槿低声警告,“今日,你莫名从琮王爷面前冒出,已然让事情紧张许多,如今,你再在府中乱跑,更要坏事!”

    “两位姑娘,客房到了,你们今夜,可以在这儿休息。”

    领路的小丫鬟在前面忽然停下,转向木槿和苜蓿,指向不远处身后的房间,“这地方离你们王爷客房不远,方便你们侍奉照顾。另外,琮王爷刚刚派人前来交代,说让木槿姑娘到他房间侍奉,王爷的头痛没有治好,得要木槿姑娘再费些心。”

    木槿闻言,与沐昧对视一眼,答:“我明白的,劳烦姑娘带路。”

    小丫鬟向她作了个揖,带着木槿,与沐昧分别,身影消失在夜幕当中。

    沐昧指甲掐入手心,想到木槿与司空琮见面,即将经历的事情,心中隐隐作痛。深吸一口气,悄然走入夜幕,开始在司空颐府中寻找苜蓿的身影。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