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月纪 第九十六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 真实(下)

    慌乱之中,大家的目光还想探寻所谓的熟悉!

    没有,没有任何的熟悉。

    越往近处,越靠近悬崖的地方,烟尘就越是厚重,在一片模糊之中,只能看见几个巨大的身影在咆哮。

    带着火光的爆炸,偶尔窜起几个人影,挥刀刺杀,巨大的血珠飞溅...

    声音在这个时候也分外的真实了起来,呐喊,吼叫,金属刺入血肉的‘噗嗤’声,像是绳索滑动的‘簌簌’声,还有人的指挥声...

    战场!

    原来安静的悬崖后方,虚幻的景象之后,藏着一个战场?!

    那他们之前看见的一切,是怎么回事?空间交错吗?如果是那样,用真实或是虚假来形容,倒是非常的准确。

    唐凌近乎要站立不住,但他已经是表现良好的一个,安迪和两个女孩子已经无法站立,整个人只能坐下来,才能勉强稳住不由自主发抖的身体。

    而奥斯顿不由自主的侧身靠着唐凌,只有借助一些支撑,他才能维持体面的直立。

    阿米尔则半跪在了地上。

    幸好有昱,能够勉强和唐凌保持并肩。

    短短不过二十几秒的过程,就否定了这些少年们心中存在了所谓十几年的真相。

    “是不是觉得后悔?”侧柏教官的声音传来,终于让失神的少年们稍微镇定了一分。

    抬头,他们才注意到,侧柏教官并非站在空中,而是站在了悬崖边缘处一处凸出的,延伸出去了快二十米的岩石平台上。

    整个平台用钢铁包裹了边缘,加固。

    而在平台的边缘,有一个带着巨大绞盘的粗大铁架牢牢固定在了那里。

    此时,绞盘在转动,绞盘中钢链响起了‘吱呀吱呀’的声音,似乎在吊着什么东西要上来。

    但没人注意这个,大家都只看着侧柏教官,他们想要一个解释,甚至想要几句安抚。

    而侧柏教官手中拿着酒壶,似笑非笑的灌了一口酒,语气中带着些微讽刺的说道:“当年的我,第一次看见这个,看见那些怪物,想着我以后就要和那些家伙战斗,我真的很绝望。”

    “你们呢?”没有解释,更没有安抚,只是一个问句。

    “比起这个...”奥斯顿握紧了拳头,上前一步,几乎是从牙缝中蹦出了一句话:“你们这样的欺骗算什么?”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做到的?可是这样的欺骗有意思吗?生活在这假象背后的人算什么?被你们圈养起来的...”

    奥斯顿说不下去了,可他有如此激动的理由。

    看看远方,即便离着很远,也让人感到害怕的那些巨兽和怪物吧!

    他再笨,在这个时候也明白,最疼爱他的,也是他最爱的五哥,一定是死在了这悬崖背后吧?

    家族里的人都说五哥是一位英雄,狗屁的英雄,他根本不在乎什么英雄,他只知道五哥离去的前几天,还亲切的用大手抚摸着他的头,笑眯眯的对他说‘小奥斯顿长大一定比我厉害。’

    结果,几天后,便莫名其妙的死去了。

    没有尸体,没有死亡原因,更不知道死在哪里?

    人们可以不问英雄是如何死去的,但在奥斯顿的心中如何可以没有答案,就接受一个活生生的五哥从此消逝在他的世界?

    原来,就是为了隐瞒这所谓的真实吗?

    侧柏教官没有说话,仰望着天空的侧脸显得是如此的捉摸不透。

    但在这时,一个平静的声音忽而插了进来。

    “我很讨厌这样一无所知的大放厥词。”

    绞盘停止了转动,还略微有些晃悠的钢索上吊着一个巨大的铁笼,此时铁笼的门已经打开,仰空从铁笼中迈步而出,看着激动的奥斯顿,随口嘲讽了一句。

    “是谁造成我们这样一无所知的?”奥斯顿脸涨的通红,愤怒让他的青筋高高鼓起。

    但唐凌拉住了奥斯顿。

    若说愤怒,谁不愤怒?

    如果在前一天,有人告诉他,他看了十几年的夜色,那矗立的悬崖,悠远的夜空,迷蒙的远山是假的。

    他一定也会非常的愤怒。

    在小丘坡上,有多少次他就和妹妹这样安静的凝望着啊,那是多少温暖和亲切的回忆?

    结果回忆也是被愚弄?!

    但那又如何?可真实就是真实,愤怒是无力的,解释是重要的,可面对是更加重要的。

    奥斯顿也是一样,唯有面对。

    唐凌想到此处,拍了拍奥斯顿的肩膀,那手就如同有奇异的魔力,让奥斯顿安静了下来。

    他忽而安心,还有同伴不是吗?

    而面对奥斯顿的质问,仰空的神情并无波动,他一步步朝着侧柏走去,口中却是随意的说道。

    “有那么难以接受吗?在前文明的后期,有一项技术叫做3D全息投影。”

    “这项技术非常有趣,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可是呢,我们知道的,前文明覆灭了。”

    “但不代表在这个时代,没有比前文明更厉害的投影技术。”

    “这技术可以‘制造真实’,欺骗人们的双眼。可以通过对声波的干扰,屏蔽真实的声音,甚至制造出一些假声,来欺骗人们的耳朵。”

    “我们17号安全区恰好就有一台这样超科技的投影仪,然后我们恰到好处的使用了它。”

    “但依旧不值得惊奇,因为这一项科技,在前文明时代就已经出现了,不是吗?”

    说话间,仰空已经在侧柏身旁站定,然后微微侧头看着奥斯顿,一字一句的说道:“或者,你喜欢我们彻底扯开这块遮羞布,让生活在遮羞布后的人们,惶惶不可终日的度过每一天?”

    奥斯顿低头没有再说话。

    他应该回答什么?他有权力认为人们应该面对恐惧的活着吗?

    唐凌就无声的站在奥斯顿的前方,他的双眼很清澈。

    他并不觉得愚弄欺瞒就是正确。

    什么是恐惧和惶惶不可终日?如果习惯了,就没有所谓的恐惧,人类从进化开始,面对恶劣的原始,不也顽强的活到了现在吗?

    这种事情无所谓对错,无非是强者做出了所有的决定。

    他也无所谓别人的想法,但他自己要清醒的活着,从那一夜以后,他一定是要变强,而不被愚弄的活着。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