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三十一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林间夜宿

    “祝福[酣睡的绵羊]可以让人睡上整整三天,是很强的精神修复祝福哟~”

    森佑圣者是这么说的。

    白契一觉醒来确实感觉轻松了不少,神清气爽,如果没有师父那句话的话。

    “落下了两天的猎物,限你一周之内给我补上来。”

    ……

    “我可去尼玛的吧!”这俩怕不是商量好的!回想起之前的经历,白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把薅掉了枝头的嫩叶,猛地往地面上甩。

    撒完气后,他枕着自己的手臂,躺倒在自己用缚神丝编织出的“吊床”上。

    他提前抓捕了一只兔子回去交差,然后用剩下大半天的时间,在他挑选的这棵枝丫呈放射状散开的树上,以几根较为粗壮的树枝牵出的丝为底,编出了一个类似蛛网的多边形吊床。为了确保牢固,提高舒适度,他将五根丝线拧成一股作为作底的丝线,其他编织丝线则是两根为一股。

    看起来像是个大工程,不过好在现在白契只是个儿童,实际需要的面积没那么大,所以他大概在傍晚就完工了。

    (十岁有时候还是一种优势嘛……不对,我已经十一岁了。)

    白契原本并不是很在意这具身体的生日的,只是之前被星河圣者提起来,就记了一下。

    (11月11日,还真是个好日子……)

    不管了,填饱肚子比较重要。

    在森林里是不能随便生火的。第一,他没有快速生火的工具,用原始方法太消耗时间,天色晚了指不定会碰上什么东西;第二,他不在水边,也没有有效控制火势的手段,不能防止意外发生;第三,在树上休息比地面安全,不是非要吃肉的话,没必要在地面生火。

    他抱着一堆野果回来,抬头望了一眼自己的“吊床”。

    树不算矮,他从树根处向上看,只能看到“吊床”白色的一角而已,虽然不知道丝线会不会折射月光,但不管怎么说都不会很明显就是了。

    他放心地爬上树去,一边啃着野果,一边在周围的树枝和下面的树干上用注灵法倒插上密密麻麻的摄魂针。这是为了防止半夜有动物爬上他的“吊床”所做的必要措施。

    等他做完所有事,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月明星稀,黝黑丛林中虫鸣四起,白天活跃的动物们安静了下来,包括白契。

    大概是之前睡得太多了,亦或是第一次在森林中过夜,他毫无困意,仰卧在“吊床”上,望着夜空中闪烁的星辰发呆。万般无聊下,他又想起了另一个世界的人们。

    明明那个时候很想逃脱那个圈子,自己过自己的生活,明明有些时候会对经常见到的人感到厌烦,可是,真正变成了一个人时,为什么又会去想念曾经的生活呢?为什么又会反常地想要主动关心以前厌烦的那些人呢?因为在意吗?后悔吗?还是只是单纯的贱呢?

    (人,真奇怪啊。)

    这么想着,他合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白契迷迷糊糊中忽然感到一阵晃动。

    他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依旧是那片漆黑夜空,只不过,树又晃了一下,震感比刚才还要明显。

    (地震?)

    这是白契的第一反应。

    他猛地坐起身来,转念一想,不对,有圣者在,这里应该不会有自然灾害才是。而且,坐起来一看,他才发现只有自己在的这棵树抖了一下,和周围的树枝摩擦,发出沙沙声。

    白契狐疑地趴在“吊床”边缘,小心翼翼地往树下看去。借着月光,他看到树干处靠着两个黑影,似乎是在此地休息的,时不时还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惊得屏住呼吸,小心发动短时听力强化,确认下面的黑影究竟是什么。

    不料,这一听吓得他差点从树上滚下去:

    “还有多久可以出这个森林?夜晚的毒虫猛兽简直防不胜防,我受够了。”

    “快了,还有大概两里地,据说白天是有流光圣者的徒弟在此巡视,那不比毒虫猛兽更可怕?”

    “那倒也是,这是最后一批紫地鼠了吧?”

    “对,把这批紫地鼠运出去处理掉,以后就不用来这鬼地方了。”

    ……

    (人?!)

    “这三个月内,这个森林里不可能会有除了你以外的人类,如果你发现了别的人,马上中止狩猎,第一时间通知我。”

    师父的这句话言犹在耳,更何况……

    (紫地鼠?紫地鼠王不是死了吗?等等,难道紫地鼠是一个种族,和紫地鼠王一样守护着帝剑傲世?他们抓紫地鼠做什么?)

    他越想越不对劲,鸡皮疙瘩疯狂往外冒。摸了摸自己怀里的灵能水晶,他把自己探出去的头缩了回来。不知道那两个人究竟是怎样的水平,还是等他们走了再做通报比较好,这种时候要是被发现就惨了。

    幸运的是,那两个人坐在树下歇了大概半小时就走了,待他们踩踏树叶的声音渐渐远去后,缩成团的白契手忙脚乱地摸出灵能水晶,往里面注入灵气。灵能水晶在灵气的作用下发出耀眼的乳白光芒,为了不那么显眼,白契再次蜷成一团,用衣服罩住脑袋和水晶,小声对水晶重复喊着:“师父!师父!”

    半晌,水晶中才传来阳朔慵懒的声音:“何事?”

    白契把刚才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阳朔一扫之前的懈怠,语气突然强势起来:“他们朝哪去了?带着水晶,跟上去!我马上到!”

    “啊?我……”我怕啊!那可是两个成年男人啊!

    “少废话!让你跟你就跟,死不了!”

    “噫!”跟就跟,你凶什么凶!“好…好,我去了,您快点过来啊!”白契颤抖着把水晶塞进衣兜里,神色复杂地看着那两个人离开的方向。

    (应该……不会死的吧?如果不去肯定会被师父打死的。)

    明确了“果然还是师父比较可怕”这件事的白契咬咬牙,翻身从树上窜了下来,小跑着追上去。

    另一边的阳朔则又用灵能水晶联系上了金砂圣者:“阿泽尔,再去确认一下绝情崖紫地鼠群的数量!快!”

    “为何?”

    “我怀疑有人要将紫地鼠赶尽杀绝!”

    “你说什么!”

    对于十三圣者来说,这又是一个不眠夜。

    而在离圣者学院不远的绝情崖,阴云翻滚,电闪雷鸣,狂风呼啸下,有一庞然大物正渐渐苏醒。

    “究竟是何方宵小……不要欺人太甚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