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独宠:墨家女霸主养成 第13亚洲图片88tiamen888 偶遇师弟

    但怎奈茶楼密闭,怎么都看不清。

    沐昧思来想去,复又下山爬过西凉河上人桥。

    在西凉城门口来回打转,正发愁没法入内,忽然被个挑着货担的男童搡到一边:“快快快,给小爷我让条路,别挡着小爷我到城里放货去。”

    沐昧猝不及防,被男童撞得险些跌倒,待站稳后揪住他,正准备理论,男童忽然身形一僵,把货担一扔,抱住沐昧便嚎啕大哭起来:“师姐,没想到你竟然活着!”

    沐昧一愣,千万记忆被召唤启动,大脑中一片空白。

    万万没有想到,白薤谷大劫,竟然有人和自己一样能活着出来。

    明鬼,她机灵可爱的小师弟,上半身赤裸挂着几条烂布,从脖子到左前胸留着一大片灼伤的疤痕,全身脏得看不出一块完整的皮肤,这些日子,他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磨难?

    沐昧抱着明鬼,如泥流熔岩堵在喉口,滚烫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明鬼痛哭半日,才抹泪问:“师姐,白薤谷被血洗,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师父让我带流民从密道逃生,路上碰到官兵追杀,从悬崖跳了下去,落入西凉河中,命大上躲了一劫”,沐昧抹了把眼泪,又转向师弟,“你呢?你怎么逃出来的?”

    “此事说来惭愧”,明鬼抹了把泪,哽咽回忆,“那日白薤谷被血洗,师父被杀,师兄弟们死的死,伤的伤,我装作死人的样子,一直躺尸到混战结束,好不容易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又靠着死人生意,倒卖货物为生,偶尔回想白薤谷的生活,直想大哭一场。”

    “死人生意?”沐昧有些不解,“那是个什么意思?”

    “不就是空手套白狼?”明鬼嘿嘿一笑,凑到沐昧耳畔悄声告知:

    “你看那西凉河外,整日整日的死人,保不齐总有人身上有些值钱的物件,我就把它们都收拾了来,再倒卖出去,可不就是利滚利的死人生意么?”

    “未免太缺德了些!”沐昧毕竟有些于心难忍,“万一有人其实并没有死,醒来发现周身一件能活命的什物都没有,你可不就弄断别人的生路了?”

    “若身无一物就不能求生,如今的世道,侥幸逃脱一命又有何用?”明鬼拍拍胸口指向自己,“你看看我,身无一物,不也照样能活下来?师姐,师父往日唠叨大家的那些话,你听听就得了,什么兼济天下,都是富人的事,穷人先想着独善其身吧。”

    沐昧皱眉,心中虽不认同,却也没有出口反驳。

    “师姐,先不能和你说了”,明鬼说着,已重新挑起货担,“城里收货时间有限,我得在太阳落山前,把货带到城里卖完。今晚酉时三刻,我们约在布谷山北侧见面可好?”

    “你要去城里?”沐昧心中一动,问,“你可能带我进城?我有一件要紧的事情,要到城里去办,不如你先带我入城,我们各自去忙,今晚酉时三刻再碰面。”

    “行,你帮我拎着这个,一会儿碰到守城的官兵不要说话。”明鬼说着,把身上的货物分出一半,放在货篮里给沐昧,也不问沐昧进城究竟所为何事。

    沐昧依言,拎了货物跟在明鬼身后,转眼到了城门下。

    “带的什么?!”两个守城的氐族官兵拦住明鬼,用剑柄挑着他篮子里的货物。

    明鬼弓腰点头,又从裤腰带下掏出几颗碎银,双手捧到官兵眼前,陪着笑脸:“官爷们受累了,整日劳心费神,留着买点酒解闷儿用。”

    “当我们什么人!”氐族官兵怒斥,伸手把碎银抓到怀中。

    明鬼笑嘻嘻并不说话,只弓着腰点头称诺。

    氐族官兵挥了挥手:“去吧去吧!”

    明鬼忙弓腰称谢,挑上货担,带着沐昧往里面去。

    “慢着!”氐族官兵忽然叫一声,指着沐昧问,“她是什么人?”

    “哦”,明鬼看了沐昧一眼,“她是我姐姐,脑子不太灵光,又是个哑巴,所以很少出来,我也很少跟官爷们提,否则不光惹得官爷笑话,也不惹得没安好心的人惦记么?”

    “嗯,倒说得在理。”官兵打量沐昧一会儿,把她放入城内。

    沐昧入城后良久,才问:“你现在去哪儿?”

    明鬼说:“到余万年军营去,有些布匹、棉花、草药要带给他们。”

    “你这点零散东西,军营肯收?”沐昧有些诧异。

    “这你就不懂了吧?”明鬼得意眨了眨眼,贴在沐昧耳畔悄声告知:

    “西凉城被封锁,别说那些官方运输通道,但凡显眼些的大型货商,早就被朝廷的人盯上了,只有我们这种淘货郎,混在难民里面毫不起眼,才容易得手,不然你以为西凉城门紧闭,就算贿赂城门守卫,他们就敢放一般流民进来?”

    “怪不得西凉城被封锁好几个月,却总不见余万年弹尽粮绝!”沐昧恍然大悟,佩服万分地打量着明鬼,“你小子到底鬼主意多,能想到这种门路。”

    “都是些生意糊口罢了,也亏得我机灵,才找到这个赚钱的门路。”

    明鬼苦笑两声,“现如今城中像我这样的淘货郎,五个指头都能数得过来。司空侗看上去是个糊涂鬼,其实却是个聪明人。城中进出人数太多,次数太多,都容易被他发现。我们散货毕竟量小,军中所需缺口又大,余万年也算强弩之末,硬撑着的。”

    沐昧点头,对凉州局势有了新的了解,问明鬼:“你可知余万年府邸在哪?”

    明鬼怪异看了沐昧一眼:“师姐,你到底干什么来的?”

    沐昧想了想,终究觉得刺杀司空侗的事情太大,不想把明鬼牵涉其中,便骗他说:“据说司空侗血洗白薤谷的时候,把《墨经》从谷中带了出来,命人加急送回西凉府邸当中。后来,余万年攻占西凉城,司空侗没来得及带走《墨经》,所以我想去找找看。”

    “这可不是小事!”明鬼惊诧,“若《墨经》落在余万年手中,按当中一到两个阵法布置攻防,朝廷就不可能再打赢他!倘若参研完整部《墨经》,岂非要天下无敌?”

    “不错”,沐昧继续顺着谎话骗他,“《墨经》是墨家至宝,排兵布阵变幻莫测、工器机关用途繁多,其中有太多我们都尚未掌握的;随意择取一两个出来,都足以震慑天下,若整部《墨经》落入奸人手中,天下百姓岂不都要遭殃?何况……”

    沐昧哽咽了下,不由得泪珠滚落:“师父临终前,曾特意嘱咐我别让人觊觎《墨经》。所以,就算不为天下百姓着想,是否也该要为师父做些事情?”

    明鬼攥着拳头,低头沉默了片刻,含泪咬着唇:“师姐,你不必再说,等我先去军营卖货,一刻钟后,在城门与你汇合,带你去余万年府邸。”

    沐昧点头,拍了拍明鬼的肩膀,抹泪与他告别。

    快步寻到司空侗所在的茶楼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