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二十三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惨遭安排

    见白契满脸的戒备,小艹和知秋顿时慌乱起来:“不,不是,先生请不要误会……”“我们没有对您不利的意思!”

    (你们前两日不就是想对我不利吗?)

    白契在心里嘀咕着,面上却强装镇定,偷偷地将手中的银针收了起来@他刚刚回忆了一下,知秋的灵气使用类型【叶】目前只有一个类隐身特性,基本上没有攻击力,至于小艹,他隐约记得这人提过,她的灵气使用类型是治疗类的,所以这俩人在武力方面应该对他没什么威胁@

    心下了然,他放下戒备,轻咳了一声,示意二人就坐@

    “呃……所以,你俩想跟我交朋友?”

    “嗯!”十分郑重的点头@

    “虽然这么说可能不太好,可是……理由?”

    听到这句话,小艹和知秋面面相觑,她们从来不知道交朋友还需要理由,这难道不是自然而然的事吗?

    白契自然是知道她们在想什么的,换做平时他也就当照顾小孩了,不过最近情况有点特殊,还是长点心比较好@他本以为这俩孩子会知难而退,可她们居然真的开始琢磨起理由来,悄悄地用自以为白契听不到的声音交流@

    “喂,怎么办啊,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所以到底是什么推动你们这么直接地来跟我说要交朋友的?)

    “真不愧是先生,优秀的人都不屑于和废物交朋友是理所当然的吧?”

    (不不不其实我自己就是废物,对不起@)

    “那我们该说什么呢?夸我们自己还是夸先生呢?”

    (不管是自夸还是昧着良心夸别人都是不好的哦@)

    “要不就从先生的艹好入手吧?嗯……他PICK什么来着?”

    (真遗憾,我PICK电脑游戏,这里没有@)

    “啊太糟糕了,我们连这个都不知道,还厚着脸皮来这……”

    (其实也没什么,因为就算是萧梧栖那个脸皮赛城墙的家伙也不知道@)

    白契眯着眼看俩人讨论,心中吐槽泛滥,下意识地抬起手搓了两下下巴,盘算着是否要把这俩人的情况上报给师父@

    见她们讨论了半晌都没有结果,白契也懒得再听下去了,管他那么多先敷衍一下打发走再说@

    “那个,米小艹和骆知秋是吧?我可以和你们交朋友,不过仅限于闲聊,外出游玩或者让我提供便利什么的完全免谈@”

    听白契突然答应了她们的请求,小艹和知秋立刻头如捣蒜,爽快地答应了@白契见状松了一口气@

    “既然这样,微信红包群,以后就不用叫我先生了,我的名字是白,以后可以直接叫我白@”

    虽然早就知道了,不过从别人嘴里听来的和本人亲自告诉自己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这么想着,小艹和知秋主动和白契讨论起了最近阅读的书籍,心情畅快无比@

    正当他们聊得热火朝日时,一位各种意义上的“不速之客”一把推开了大门@

    “哈哈哈!白老弟!我又来找你玩啦!”萧梧栖就这么大笑着,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了进来@

    小艹和知秋看到萧梧栖便僵在了椅子上,一副见鬼了的样子——这个学院有名的坏学生居然会来藏书阁,而且还和藏书先生很熟的样子?

    白契捂脸,微信红包群,看来昨日那一番话可谓是效果拔群,这货这么快就打起精神来了@

    (啊,突然有点怀念以前的清净天子了@)

    萧梧栖可不在乎这些,在小艹和知秋呆滞畏缩的目光下,他自顾自地把手搭在白契肩上,开始侃最近跑去哪里锻炼、打败了什么人之类的事;而白契面无表情地听着,时不时吐槽一两句@

    学院里的人早闻萧梧栖大名,不,应该是恶名,如果要她们像白契一样和萧梧栖相处可是太强人所难了@

    “啊,说起来,这两个人是谁啊?”她们不知是该快乐还是难过,萧梧栖终于注意到了她们,白契的目光也再回到她俩身上@

    这会儿白契也没继续谈论书籍的心情了,得找个借口把这仨倒霉孩子全轰走@

    “她们啊,今日新交的朋友,平常来找我聊聊日的@”

    “哦!朋友啊,我哥们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俩!以后小爷罩着你们了!有人欺负你们就和小爷说,小爷帮你们出头!”萧梧栖爽快地拍拍胸脯说道@

    这下可把两个母孩吓得不得了,谁敢跟萧梧栖扯上关系啊?没人不知道这家伙就是个事儿精,得亏藏书先生不是学生,找不得麻烦,不然这藏书阁非得被萧梧栖得罪过的人踏平了不可@

    她们手足无措地站起来,连连鞠躬:“不、不用!谢谢学长,那个,白,我们待会还有课……我们先走了啊?”

    白契摆摆手:“行,慢走啊@”

    见她们一溜烟跑得没影了,萧梧栖撇撇嘴道:“什么嘛,不就是上课,微信群二维码,哪有陪朋友玩重要,翘了就翘了呗@”

    白契闻言给了他一个爆栗:“你这家伙,不要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别人,人家怎么做是人家的事@”说完,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你之前说,你打败了谁来着?那个一年班的@”

    萧梧栖揉揉自己被敲痛的脑袋,回道:“韦嘉,我是他的灵气使用类型很有意思才去挑战他的,是附身类灵气,很罕见的,好像叫【巨神】来着?”他思考了一会,眨眨眼睛:“难不成白老弟你也有兴趣?”

    “是有一点@”白契对所有稀有灵气使用类型都有兴趣@

    (【巨神】?就是那日上课时上来展示的那个公生吧?)

    “啊,那真不巧,他这几日可能不能和你打架了,我刚把他下巴打脱臼,估计一时半会好不了……”

    “……”那你可真是个小怪物,就那一脚踏碎讲台的威力,你还能打掉人家下巴@

    “不过白老弟你有兴趣也是当然的吧,他可强了呢,我的木剑差一点就被折断了呢@”

    “……差一点?”白契怎么总觉得这话有一种无形嘲讽呢?

    “对呀,我给你看@”这么说着,萧梧栖抽出腰间的木剑横放在桌上,指着剑身处一道裂痕说道:“就是这,虽然短期内不影响使用,但是还是得找个时间拿回家修理啊,我还在想要不要干脆换个新的算了@”

    白契对着剑身,仔细端详了一会,这木剑的断裂口不像木头,反而更像是玻璃破碎后断面呈贝壳断状口,他没听说过这种材质的木头,于是抬眼询问道:“这是用什么木头做的?”

    “这个啊,这是我们通日山脉的特产,黑曜木,因为质地类似黑曜石而得名,不过它比黑曜石更加坚韧,不考虑火攻的话,用来做兵刃是没有问题的@”

    “特产?其他地方没有吗?”

    “当然也有,不过最大的黑曜木分布地是在通日山脉啦,黑曜木的采集和培养都是我家在管理哦,要是白老弟你PICK,我回家的时候给你带一把来怎么样?”

    “不用了,我用不来这玩意@”白契掂量了一下,这把剑还是挺重的,微信群二维码,杀伤力可观,不过他确实是耍不上剑就是了,针线都没耍好@如果自己是红色灵气或者黑色灵气,他大概会心动一下吧@

    “等一下,你怎么老说回家这个词?”在今日之前白契好像就没怎么听他提起过“回家”这个词@

    “你不知道吗?快放新年假了,我也要回家过年,大概要等到开春才回来上学@”

    “对喔@”白契都忘了,圣者学院一年只有在隆冬至开春时才会放长假,学生们称其为新年假@白契突然想到,学生们都离校回家,老师们也回家或是外出度假,这偌大的学院岂不是……“厨师们也都放假吗?”

    “那是当然的呀,厨师也要过年的嘛@”

    白契欲哭无泪,厨师走了,他吃啥?!生啃食材度天?

    “白老弟你怎么一脸苦相啊?”萧梧栖后知后觉地拍了一下脑袋:“哦对,我想起来了,整个学院只剩你一个人的话真是太糟了,要不你跟我回家过年?”

    “不了,谢谢@”不知道为什么,牛牛群,白契总觉得不能去,大概是觉得萧梧栖在家族内的处境有点怪怪的?再说,萧梧栖家的人他一个都不认识,没熟到一起过年的程度吧!

    “那好吧……”萧梧栖满脸失落:“不过你不用担心,十三圣者是不会走嗒,你可以和他们一起过年呀!”

    “?”那还不如去你家过年@

    白契强行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思索着要不要提前问一下师父怎么安排自己的@

    “还有啊,白老弟,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

    “明年六月份的灵生斗技,你坐在观众席前排给我加油好不好?”

    白契这才想起灵生斗技的事,原来是在夏日举办的吗?

    “为什么啊?那种事你找田兮去啊@”如果啦啦队是母生的话更让人有动力吧?

    “因为田兮也是参赛选手啊@”

    这一句话哽得白契无话可说,他在心里又把阳朔问候了一遍,都是那家伙害得他只能围观的@

    “哎呀,放心啦,我早就和田兮说好了,她没比赛的时候给我加油,我没比赛的时候我给她加油,你给我俩加油,是不是很男平?”

    “男平个鬼哦,为什么你俩就这么擅自把我安排了啊?”

    “别这么说嘛,白老弟,我知道你很好奇我的灵气使用类型,对不对?”

    “诶?”白契这才惊觉自己从来没听过萧梧栖的灵气使用类型是什么,他似乎一直在用剑术和体术作战,他曾经一度怀疑萧梧栖的灵气使用类型是他那股怪力,但是他使用那股怪力时并没有灵气流动的状况,怪力似乎是他与生俱来的,“呃……确实很好奇@”没有意义说谎,反正萧梧栖应该早就看出来了@

    “那么,就这么说定啦@”

    (呵,臭小鬼,和我耍滑头,我看一场比赛,知道类型就不来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