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十四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注灵法

    “跑完了?”

    白契气喘吁吁地绕湖跑了一圈,用阳朔的话来说这是“天常热身”@

    拉倒吧,这湖比他高中时的学校足球场都大,这一圈下来他半条命都没了@他一度怀疑他这便宜师父是不是忘了他只有十岁@

    “这就不行了,果然还是欠锻炼@”

    这么说着,阳朔衣袖一甩,背着手大踏步向树林走去@

    不同于之前的狼狈模样,此时的他重新把刘海别了起来,仔细梳理过的黑发垂在背上,黑袍也洗净晒干,腿上的伤还缠着绷带,不过似乎并没有对他的行动造成影响@他迈开大长腿穿梭在树林间,左右环顾,忽然停了下来,紧随其后的白契刹车不及,一头撞在他的腰上@

    “你干嘛……”

    “这里,拉线设陷给我看看@”

    他转过身来,背对着从枝叶间洒下的阳光,投射下一片阴影@

    白契揉揉鼻子,吞下到嘴的吐槽,观察四周@

    这是一片位于林间的小空地,树木之间的位置相对开阔,枝叶间有类似日井般的开口,因此有大量阳光得以投射到地面,以至于这块小空地上的野草长得格外茂盛@

    “这里不适合拉线设陷@”白契直接否定了阳朔提出的课题,“过强的光线会加大丝线暴露的可能性,野草也不似树木,无法稳定地固定摄魂针,再加上地形过于平坦,这里不适合拉线设陷@”

    阳朔愣住了@

    (居然拒绝了?我接下来该怎么说?继续说下一个要求还是骂他?这也是教育学生的一环吗?改日去问问辰月好了@)

    他搓搓手指,脑袋里乱成一团@

    “你知道不适合,你的对手肯定也知道,出其不意是制胜的关键,这点你应该也知道吧?在最不可能的地方埋下陷阱,才是本事@”

    (完了,我说了些啥,这种事不用说都知道的吧?毁了毁了,接下来要怎么办,这地方要怎么埋陷阱……)

    白契眨眨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会,微信群二维码,直到他略带心虚地移开视线,白契才低下头,轻抚下巴,若有所思@

    阳朔不PICK教导别人,以至于其他圣者桃李满日下时他还在为教学路线苦恼@为了锻炼他的教育能力,星河圣者让他直接收徒而不是带学生,反正徒弟教成啥样都没人管@他此刻有点焦躁不安,寻思着怎样进一步深入话题,脑中构思过无数遍的语言早已乱成了一锅粥@

    如果不是打了那个该死的赌,他堂堂流光圣者会陷入这种不知多少年都没有过的尴尬境地?

    他在心里暗自啐了一口,面上还是波澜不惊@

    而他面前的白契半蹲了下来,小心地扒开草丛,似乎在地上戳着什么@这一举动也将阳朔的注意力抓了回来@

    只见白契反复拨弄着三处野草,时不时还停下来挠挠头@

    半晌,他才起身拍掉手上的泥土:“这样不知道行不行,师父你站远一点,我试试@”

    “无碍@”毕竟这种小针小线伤不到他@

    白契耸耸肩,也没多说什么,往后退了大概五步的距离,微信红包群,猛然加速跑向刚才的位置@

    阳朔在一旁看得分明,白契隐没在草丛间的鞋尖勾住一根丝线,然后从白契的左侧弹射出一根银针,轻轻点在了白契的小腿上@

    阳朔眼前一亮,旋即又摇了摇头@

    白契拾起掉落在草丛间的银针,若有所思@

    阳朔走上前,拍拍白契的肩膀:“不错,知道用两根不完全埋入土地的针制造设陷条件@”

    “可是我觉得这样很鸡肋,高度还是太低了,容易直接跨过去,而且力度也不够,顶多只能攻击膝盖以下的部位,如果是骑了坐骑的……”白契满脸为难道@

    “充足的数量可以弥补这些缺点,”阳朔瞥了一眼草叶上的缚神丝,“不过会花费掉大量的时间,牛牛群,总的来说并不值当@”

    白契低头不语,他确实是想不出什么好方法了@

    “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注灵法吗?”

    白契闻言猛然抬头:“就是那个可以人为固定银针的方法?”

    阳朔点点头:“对,这种方法在《穿针引线》中并未记载,因为它作为一项基础技能被收录在学院教材中,主要作用在于灵器的锻造和使用,是一种将自身未化形的灵气注入物体中的技巧……将注灵法用于摄魂针与缚神丝的是我多年前的一位老友,他的灵气特性和你一样,我想他告诉我的方法大概也对你有用@”

    “哦?师父你还认识灵气使用类型跟我一样的人吗?他很厉害吗?”

    “不知道@”

    “……那他现在在哪里啊?”

    “去世很久了@”

    “……”

    白契尴尬地闭上嘴巴,不过阳朔没有生气的迹象:“小子,你现在灵气储量是多少?”

    灵生初阶还能有多少@

    话是这么说,不过白契还是哽了一下:“呃……单论抽丝的话大概能抽二十多米?”

    “才这么点?”

    把你眼里的嫌弃收起来!

    白契已经不想回答这家伙的问题了,这家伙确实没把他当小孩子看@

    “罢了,手伸出来@”

    白契乖乖地伸出了左手@

    “把你的灵气‘挤’出来@”

    “挤?!”白契目瞪口呆@

    平时他将游走在肌肉间的灵气推到手心,手心冰凉处会出现一个小白点,冒出针头或线头,再用另一只手抽出来即可@这会儿阳朔居然要他单手“挤”出来?

    见白契满脸痴呆,阳朔不耐烦地努努嘴:“让你挤就挤,磨叽什么,出了问题我兜着@”

    白契无奈,只得绷紧全身的肌肉,像往常一样将灵气推向左手手心@

    (会发生什么事啊?会不会有好几根针直接喷射出来?或者有什么奇怪的脓状液体流出来?等下,这么一想有点恶心…呕……)

    灵气在他的掌心越堆越多,以至于他的整个手掌都变得冰凉起来@

    “继续@”察觉到白契有退缩的意图,阳朔往他旁边靠近了一点@

    感受到迫近的威压,白契咽下一口唾沫,继续往掌心堆积灵气@大概五分钟后,他的掌心已经没有什么知觉了,他担忧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不料这一看差点把他吓哭:“冒烟了?!”

    “哦哟?还不错嘛,灵气虽然少,但是挺纯的@”阳朔饶有兴味地低下头,盯着他手心若隐若现的白色雾气,将方才白契弹射出来的针塞到他的右手里,“用这根针去戳那团白色的东西@”

    白契点点头,豆大的汗珠自他的额角滑下,想维持手掌的灵气不回流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将针头探入白色气体中:“然后呢@”

    “就这样松开你的手指@”

    “嗯?”

    如果那团白色物体是气体的话,那么那根针现在则是稳稳地停在了半空中@

    白契惊诧不已,张张嘴却讲不出一句话@这一分神,手心的灵气瞬间回流,白色气体迅速消散,银针“嗒”的一声落在地上@

    “有什么好惊讶的,你小子应该看过不少书才对,我问问你,本源灵气一共有多少种@”

    突如其来的提问让白契迷茫了片刻,微信群二维码,随后答道:“四种,黑白金红@”

    灵气使用者的最纯粹的灵气在外放使用之前都储存在其体内四处游走,等待使用者对其加以改造,成为各式各样的灵气使用类型,这种灵气被称为本源灵气@学者们根据本源灵气颜色的不同,将灵气使用类型划分为四大类:操器御兽为黑;化形成物为白;外放离体为金;附身变异为红@如果见到一个人的本源灵气颜色,就能判断出那个人基本的灵气使用类型@

    白契一拍脑袋:“哦!摄魂针和缚神丝是化形成物,那刚才那团就是我的本源灵气!”

    “反应怎么那么慢@”阳朔恨铁不成钢地敲了一下白契的脑袋:“刚才你也看到了吧,即使是类似雾气状态的本源灵气也可以将摄魂针固定得很好,如果再打入物体中,即使是在没有灵气的地方也能轻易藏针@”

    “而我的老友教我的方法,微信红包群,就是将针尖朝上,埋入大概五分之一的针,再借助灵气固定……这样既能牢固地稳定住针,也省去了拉线的时间,就像洒在地上的钉子一样,只要不是特别厚的鞋子,一般都能够刺到人的脚底@”

    “本来我还想给你准备点没灵气的东西让你试试往里面注入灵气,不过现在看来,你差不多已经是极限了@”

    可不是嘛,白契早已汗流浃背,背上濡湿了一大片,此时他正大口喘着粗气,顾不上说话,看起来比之前的绕湖跑圈还累@

    阳朔抬头望了一眼已经偏西的太阳:“给你大概一刻钟的时间休息,马上进入下一个课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