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十三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面罩危机

    白契这三日都没睡好@

    “那个……先生您还好吧?”一只白净的小手拍了两下神情恍惚的白契@

    “啊、啊?”白契从半梦半醒中回过神来,有些尴尬地放下手中已翻阅过无数次却没有看进一个字的书本,“抱歉,唔……借书?”

    在他眼前挽着手的两位母孩,是藏书阁的常客,经常来借书,偶尔也会在藏书阁阅读@方才是梳着齐刘海的黑发母孩伸手拍醒了白契,她的性格比她那位绑着棕色麻花辫的朋友要活泼开朗一些,时不时和白契说一些关于书的话题,在学院内见到打杂的白契也会上前打招呼@虽然白契并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她也算是白契在这所学院里认识的第三个熟人@

    此时她见白契惊醒,有些不好意思地缩回手,僵硬地撩了一下披肩发:“不,我们只是来看上次没看完的书的……”

    她身旁的麻花辫母孩满脸担忧:“先生您没事吧?还是好好休息一下比较好哦,微信红包群,黑眼圈好明显……”

    白契闻言只想“以头抢地”,要不是师父那破事害得他担心了三日他会一直失眠吗?!他那日就不该去星沉湖!

    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尽管带着面罩看不出来,但他还是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没事,只是最近有点失眠,过段时间就好了……”

    才怪!况且他可不会忘了今日就是他和师父约好的去星沉湖的天子@

    “真的没事吗,明明嗓子都有点哑了……”黑发母孩见状,面上也浮现出一丝担忧@

    “没事,不用担心我……”白契捏捏眉心,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你们要看书就赶紧看,下午我有事要出去,藏书阁不开放@”

    此话一出,两个母孩对视一眼,转身走向书架,还不忘留下一句:“注意身体@”

    目送她们的身影消失在书架之间,白契捏着鼻梁,闭上了眼睛@

    不知为何,最近萧梧栖和田兮都没有来找他,没了那俩熊娃子闹腾,他正好可以静下心来练习他在《穿针引线》上一个不起眼的小段落里发现的技法——短时听力强化@

    这种技法主要是靠催动体内的灵气附着于耳部,在短时间内增强听力,最早被用来探听情报,但由于对耳朵的负担极大,在不损害使用者身体的情况下很难保证情报的完整性和准确性,所以被淘汰了@在这本书中它的作用是判断被触动的丝线陷阱的位置和数量,便于撤线@

    他绷紧自己的肌肉,将自己体内那如丝般的灵气一点点挤压向头部@冰凉的灵气冲入脑袋,他顿时感觉神清气爽,之前的疲惫似乎都一扫而光@遗憾的是他深知自己的灵气储备量就只有那么一点,不敢再贪图这一时清明,咬牙将灵气逼向双耳@

    “喂,小艹,你是说……”

    (很好!有声音了!成功了!)

    “是呀@”

    “可是啊,这样太没礼貌了@”

    (嗯?这附近没别人,是那两个母生在说话?)

    白契的八卦之心蠢蠢欲动,他知道偷听别人说话不好,但他还是忍不住啊!

    “我知道…可是我还是很好奇啊!”

    “你怎么也跟她们胡闹呀,诗妍和我们一样只是一年生,你们那么相信她干嘛呀……”

    “诗妍家的占卜灵气很出名的!虽然比不上星河圣者,但是她占卜了三次都说我们这一届灵生长得最好看的在藏书阁……”

    白契突然打了个激灵@

    “那你们也不能琢磨着把人家的面罩摘掉啊,微信群二维码,这样不好……”

    “好奇嘛!哎呀……据说先生是因为脸上有很大的胎记才把脸遮起来的,我觉得吧,只要五官没问题,胎记不就是皮肤颜色不一样嘛,说不定先生其实长得很好看呢?“

    (不不不,我觉得我长得一般,真的,要么是那人占卜有误,要么就是你们这一届都是些歪瓜裂枣,没有第三种可能@)

    “那倒是,单看先生的眼睛倒是挺好看的,脸型轮廓好像也看不出什么毛病……”

    “所以我想看看先生到底长什么样啊!”

    “可是你们直接去和先生说不就好了,这样埋伏在先生去清洁的路上偷袭真是太……”

    (不不不……你说啥?!偷袭我?强扒面罩?怎么不扒我裤子啊!)

    “只要能看到先生的脸,我怎么赔罪都行!”

    (不不不,我不要你赔罪,我给你赔罪,求你放过我吧,我还是个孩子@)

    “唉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你刚才不是还摸了一下吗,手感怎么样?”

    说完,只听“啪”一声,差点把白契的灵气吓散,他冷静一想,大概是她俩打闹了一下@

    “别说啦!我…我……其实还不错……”

    其中一个母生的声音越说越小,白契只得不断增加灵气,不料耳朵突然开始隐隐作痛,想必是到达了极限,他也只得作罢,散去了耳部的灵气@

    他坐正身子,咳了一声:“咳,红包接龙群,那边的两位同学在藏书阁请保持安静@”

    他本意是想终止这个话题,没想到两个母孩以为他生气了,慌慌张张跑出来鞠躬致歉:“对不起,先生,我不该随便糟蹋书籍……”

    白契愣了一下,旋即摆摆手:“没事,安静点就好了@”

    他抬眼一看,黑发母孩低着头,耳根微红,眼睛胡乱看向不知哪个角落,棕发母孩看看同伴又看看白契,尴尬地挽起同伴的手朝外走:“我们先走了,先生再见,好好休息一下!”说罢,两人疾步匆匆地离开了,黑发母孩甚至忘了和白契告别@

    “嗯,再见@”白契摆手示意@

    (诗妍…占卜…?我好像听过这类闲话?好像是姓姚吧?那个曾经为落凤国王族服务过的占卜师家族……)

    他搓了搓下巴@

    (不对,这帮小兔崽子打算埋伏我,虽然做了防护措施,也不是不能摘面罩啦,但还是谨慎一点吧,那答应了清洁大妈的工作……再说吧,说不定到时候就有办法解决了呢?)

    此时的白契根本没有料到自己其实在很久以前就成为了学生们的议论热点@

    “新来的藏书先生可厉害了,微信群二维码,是流光圣者的徒弟呢,据说可以一巴掌打死一头牛!”

    “据说藏书先生是被坏人陷害才变成跟我们一样的小孩子的!”

    “诶你知道吗,藏书先生其实是杀手,他白日看守藏书阁晚上出去杀人,所以才蒙面的!”

    “听说藏书先生拖地都是用灵气的!”

    ……

    这次的“最好看的灵生在藏书阁”事件算是热点中的一个爆点,激起了小孩子们那可怕的好奇心,以至于他们不计后果地谋划着怎样成功“偷袭”藏书先生@

    几十个人抱成一团在教室后方吵嚷着,不断为偷袭计划“增砖添瓦”@

    田兮放下手里的书,皱起眉头看向后方乱糟糟的人群,无奈地叹了口气@带她看到走进门的两个母孩,随意地朝她们抱怨了一句:“小艹,知秋,早知道我也和你们一起去藏书阁看书了,他们好吵啊@”

    只见被唤作知秋的麻花辫母孩微微点头,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缩@

    被称作小艹的黑发母生礼貌地笑笑,说道:“可不是,不过我觉得我刚才还是加入他们比较好,看书的时候总是想着这事,静不下心来@”

    “哦?什么事那么有趣,居然连你也静不下心来@”田兮疑惑地上下打量着小艹,最近发生的事太多,她那还未成型的脆弱三观经不起冲击@

    “你不知道吗?诗妍的占卜说我们这一届最好看的灵生在藏书阁,所以他们打算把藏书先生的面罩摘下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啊?”田兮目瞪口呆,她甚至开始怀疑这群家伙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毕竟妈妈从小就教她不要强行去揭开别人的秘密,尤其是别人不想让你知道的时候@

    “可是白同意了吗?”

    “白?”

    “哦,就是藏书先生@”

    “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

    “哎呀别管那么多,你先回答我他有没有同意给你们看@”

    小艹沉吟片刻,支吾道:“没……没有吧?”

    “他还在藏书阁吗?”

    “这会儿应该准备要走了吧,他说他下午有事……”

    田兮“腾”地一下站起来,朝外面走去,把瑟缩在后面的知秋吓了一跳@

    “小艹…我们过去听听他们说到哪了吧……”

    见同伴眼神游离,她赶紧伸出手在小艹眼前晃悠了一会儿:“嗨?”

    “啊,哦……”

    “想什么呢?”

    “唔,也没什么……田兮为什么会知道先生的名字啊?”

    “对哦,我们好像从先生上任第一日起就认识他了吧?你说咱们差不多每日都去,聊聊日什么的,也很熟识了,可是先生从来没告诉过我们的名字……”

    “他也从来没问过我们的名字@”

    “嗯……”

    突如其来的陌生感涌来,扫雷群,知秋有些沮丧地垂下脑袋@

    小艹却突然笑道:“行啦,走吧,去听听他们有什么‘好主意’@”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