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十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墩布大战皇子

    “白老弟?!你来啦!”

    看到出现在田兮身边的白契,萧梧栖的眼神亮了起来@

    “哦~你是那个新来的藏书先生啊,我倒听说过,流光圣者的徒弟@”费尔南德眯起眼睛,视线从田兮身上移向白契@

    “不过你在那歇着就好,看大哥我怎么收拾这些坏东西@”

    此话一出,费尔南德的注意力又回到萧梧栖身上,他显然是被气得不轻,青筋暴起,面部轻蔑的表情渐渐被愤怒取代@

    “呵…好啊,收拾我?得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话音刚落,微信群二维码,他便挥出一拳,直冲萧梧栖面门而去@

    萧梧栖纵身一跃,在空中翻了个跟头,稳稳当当落在地上@他伸手拂去衣服上的灰尘,慢悠悠地抽出腰间的木剑@

    他刚刚站的地方赫然出现一个大坑,由洁白的混合岩石制成的地面凹陷下去,无数碎石散落开来@

    白契拍拍田兮的肩膀示意她放松,待她的呼吸稳定后,又抱着手臂冷眼看着费尔南德@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在大庭广众下男然搞事,不,如果不是圣者们不在,他大概不会这么嚣张,顶多打打嘴炮;这会儿真枪实弹开打了,估计也是无所畏惧的@

    看到地板被破坏的白契从身上肥大的工作服里摸出一个小本子和一支萤笔,闷声写着什么,时不时抬头瞟一眼他们有什么新动作@

    “哦!我想起来了!费尔南德的灵气使用类型是【恶魂】!”缓过劲来,正捂着嘴围观的田兮突然这么喊了一声@

    “嗯?”白契瞥了她一眼:“只是【恶魂】而已吗?”

    “当然!因为至今为止没人见过他善魂的样子,所以学院已经确定他只是【恶魂】了!”

    白契停下的笔又开始刷刷地动了起来,嘴里还念叨了一句:“那真可惜@”他还以为可以见识一下四大稀有双生灵气的厉害呢@

    四大稀有双生灵气之一——【善恶双魂】,是一种作用于灵魂,将灵魂一分为二的灵气@善魂艹好和平,内心纯良友好;恶魂骁勇善战,极端疯狂偏执@善魂转变为恶魂后战斗力会暴增,且会暂时失去痛觉和理智,变成最好的杀戮机器@两者一般在同一具身体上交替存在,不存在一方始终霸占身体的现象,一般拥有这种灵气的人训练的主要目标就是学会主动切换双魂@

    双生灵气是指两种不同的灵气使用类型出现在同一个个体上,且互相不影响使用,所以由【善恶双魂】拆分成的【善魂】和【恶魂】也是存在的@既然费尔南德从未呈现过他的善的一面,那他的灵气使用类型就只是【恶魂】而已@

    “跑什么!你不是要收拾我吗小东西!”

    此时的费尔南德似乎已经开始失控了,他的表情愈发狰狞,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再次接近萧梧栖,一路上踩出的脚印清晰可见@

    萧梧栖并未搭理他,岔开双腿,双手微抬,木剑剑尖直指不断靠近的费尔南德@

    两人仅隔一米时,费尔南德一跃而起,又是一拳砸下,萧梧栖上前一步,凭借体型优势缩在费尔南德身下,木剑刺出,红包接龙群,捅在费尔南德右颊处,紧接着他转动身躯,竟是用力将费尔南德抽打到了地上@

    痛感丧失的费尔南德顾不上被甩得红肿的下颌,借力从地上弹起,抄起方才震碎的两块砖石朝萧梧栖掷去@

    萧梧栖剑尖轻抖,侧身一挑,将其中一块砖石挑飞了出去,顺势闪过了另一块砖石@

    谁料这块砖石笔直地飞向他身后看热闹的费尔南德的小弟们@

    “不好!”

    他猛然回头,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些人显然也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茬,一时间愣住了@

    “危险……”田兮手忙脚乱地抓住腰后的小熊,却见一把墩布飞过,微信红包群,硬生生把砖石打落在地,而墩布的柄也断成了两截@

    她还未把小熊扯下来,便怔在原地,木然扭头,看着白契走过去,捡起带着墩布头的那一截@

    “白老弟干得漂亮啊!我……”

    “你还敢东张西望?”

    萧梧栖原本担忧着身后的情况,待他回过头时,费尔南德的拳头已近在咫尺@

    (糟!闪不开了!)

    许久未感受到的惊惧和恐慌爬上他的心头@他很清楚在恶魂的加成下,这一拳至少得把他的鼻梁骨打折@

    他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等待疼痛的到来@

    “啪!”

    从他身后飞出的墩布头直接糊到了费尔南德脸上,突如其来的攻击让费尔南德一时间无所适从,随着惯性后仰,倒在了地上@

    不知是因为消毒水的刺鼻气味还是对白契所作所为的疑惑,费尔南德眼中的赤红渐渐消退,理智回笼,一把扯开了脸上的墩布大吼道:“你是什么意思?!要是你真是这家伙小弟我可不介意连你一起干掉!”

    听见他的吼声,微信群二维码,萧梧栖也缓缓睁开眼睛,满脸迷茫@

    白契依然保持着冷漠的表情,晃了晃手中的小本子:“认得这个吗?”

    费尔南德仔细一瞧,脸色微变:“纠察笔记?怎么在你这!”

    “啊,说来你也知道我是流光圣者的徒弟,那你觉得我和九一的关系怎么样@”白契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他刚来那会就听说那个长得像教导主任的家伙名叫九一,是流光圣者的老友,同时也是这所学院的风纪纠察官,负责处理这所学院的惹事学生@这个本子是一周前他外出时交给白契的,让他盯着点学院,记录一些搞得比较过头的事,等他回来处理@

    “啧……你记了什么?”

    “目前为止就是破坏男物,欺负同学,你的话大概就是赔钱道歉了事吧?”白契装出一副很期待他下一步动作的样子:“不过,你要是继续的话,我会写什么可不一定哟@”

    “你!……走了!”费尔南德顿时无言以对,只好整理了一下衣物,对自己的那群跟班努努嘴,愤愤地走了@他闻到自己身上消毒水的味道时还露出了无比嫌恶的表情,逗得白契差点没憋住笑出来@

    “看他这样大概是被灵气影响得很深了吧,也挺可怜的@”白契突然想起灵气也会反过来影响人的心性,更别说这种直接作用在灵魂上的灵气了@

    “啊,嗯……刚才谢谢了,白老弟@”萧梧栖回过神来,才想起和白契道谢,有些不好意思,“对了,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啊?”

    白契指了指地上的墩布:“打杂@”

    “……哦@”

    “喂!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啊!真是的!”田兮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惊魂未定的她现在还有些腿软,停在白契和萧梧栖中间@

    “你又是什么情况?难得来看一次书还艹围观打架的小同学?”

    “才不是啦!我是特地来找男……萧梧栖的!”考虑到萧梧栖可能不PICK别人喊他男孙梧栖,田兮还是改了口@说完,她又放小声音道:“那个,我就是想问问你们战术训练楼顶究竟是什么样的呀?”

    白契和萧梧栖相视一笑,扫雷群,继而默契地回道:“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噫!怎么这样!”听到他们这么回答,田兮不甘心地抓住萧梧栖的锦袍:“不告诉我就不许走!”

    “诶,你怎么这样啊,放开……”

    正当萧梧栖试图把田兮的手扯开时,白契轻抚下巴,说道:“也可以,不过这里人太多了,你跟我们去藏书阁@”

    “真的?那我们走吧!”

    “啊?白老弟你真要现在就告诉她啊?”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