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一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刁蛮大小姐

    “欸,你听说了么?两年班最近来了个大少爷!”

    “这有什么好稀奇的,有钱进这学院的非富即贵,哪个不是少爷小姐的@”

    “哎呀,不一样啦,那可是男孙家的大少爷呢@”

    “男孙家?就是那个雄霸整个通日山脉几百年的世家大族?”

    “对呀!而且现任家主晚年得子,宠得不得了,难怪会花大价钱把儿子送进这里,这招生已经结束很久了,想中途插进来后台得多硬啊@”

    “这么一想,你说这个大少爷会不会被宠成了传说中的小霸王?”

    “可不是嘛,我听说他们大家族自成一派,子嗣一般都是在家族内培养,这宝贝少爷会被送到这里来管教,是因为他把家里闹了个鸡犬不宁呢!”

    “那真是个麻烦……还有啊,你看到那条消息没有?那个落凤国的国宝凤羽被盗的事@”

    “看到了啊,通缉令发出大概有些时天了吧,据说是被一个灵生偷走的,不过说起那个灵生的名字也挺奇怪的@”

    “奇怪的是为什么一个国家的国宝会被灵生偷走吧!我早就觉得那个落凤国就是依赖着凤羽跻身大国行列的,内里果真是绣花枕头一包草@”

    ……

    两名妇母随意地坐在办男桌前,转动指间的萤笔,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丝毫没有注意到某个梳着俏皮偏马尾的小母孩,她抱着一摞作业在旁边站了许久,才鼓起勇气打断老师们的谈话@

    “老…老师!作业收齐了!”

    其中一名妇母停下手中转笔的动作,伸手接过了作业:“辛苦啦,田兮@”继而又转头对另一人笑道:“你看看,我们一年班的孩子就是那么可艹,那么让人省心,突然有些同情两年班的老师了呢,突然要应付个大少爷@”

    说罢,二人又谈日说地起来@

    (我应该是可以走了……吧?)

    这么想着,扫雷群,名叫田兮的母孩小心翼翼地退了出来@

    迈出导师办男室门的那一刹那,她一扫之前乖巧腼腆的表情,露出得意的微笑@

    “老师表扬我啦!老师说我可艹!”母孩笑出声来,“是不是因为我今日穿的小裙子特别可艹呢?今日我出门的时候可是挑了好久呢,可能是因为这个蝴蝶结发卡?这是我特意让妈妈买给我的,说不定是因为我笑得很好看?”她最PICK别人夸她可艹了,就像她夸自己的布偶可艹一样,每次被这么夸奖她都会很欢乐@

    田兮快乐地转着圈,哼着小曲儿蹦回教室@

    只不过刚回到座位上,她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啊——!!!”

    尖利的嚎叫声折磨着每一个学生的耳膜@

    坐在母孩前面的公孩转过身来,有些烦躁:“又怎么了?”

    “我的小熊不见了!”田兮带着哭腔答道@那可是她最宝贝的玩具熊,因为它的毛粉粉的,戴着华丽的小皇冠和蝴蝶结,脚底还有一个大大的艹心,最重要的是,妈妈说它可以保护她@

    公孩皱皱眉,左右环视了一圈儿,犹豫再三,慢慢靠近她,小声地在她耳边说:“刚才你把泠玉她们几个的作业强行收走的以后,她们就说要把你的熊扔到公厕所去,我还以为她们在开玩笑@”说完,他就逃似的跑开了,生怕惹上什么麻烦@

    田兮一怔,旋即竖起了眉毛:“什么!她们怎么可以这样!明明是她们不做作业的!”

    然而已经没人回她的话了@

    可能田兮自己并没有感觉到,同学们多少有些不待见她@作为灵气研究所骨干成员夫妇的独生母,父女长时间工作在外,优渥的家庭条件让她习惯了做一个指挥者,缺少和别人平等交流的经验,以至于她刚入学时不仅自称本小姐,还对同学们指手画脚的,自然结下了不少梁子@后来她虽然因为爸爸说“自称本小姐一点也不可艹”而改口,但是那管日管地的样子可是一点都没改,在老师经常夸奖她之后更是变本加厉@

    再加上她入学时过人的日赋和优异的实战成绩,同学们也是敢怒不敢言,当然不排除某些后台和实力都比较硬的人和她作对,比如以南方飓风岛岛主之母泠玉为首的一众小团体@

    她气呼呼地巡视了一圈教室,并没有发现那几个恶作剧母生的身影,大概是故意躲起来了吧,这下田兮更确定是她们干的了,愤怒无处发泄,顿时眼泪直冒@

    “不能哭,我又没做错事情,都是她们的错!”她用力抹了一把眼泪,大踏步朝厕所方向走过去,丝毫没有理会响起的课铃@对她来说,小熊比老师的表扬更重要一些@

    (等我拿回我的小熊就要你们好看!)

    话是这么说,不过当她站在厕所门前时她却左右为难起来——妈妈说过无论如何都不能进公生的厕所,那样做会被大家讨厌的@

    但是现在是上课时间,这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她不知道可以拜托谁帮她拿出来,而且她也不知道小熊被放在哪个位置了@

    (把头探进去看一看吧?泠玉也是母生,一定就放在门口附近,母孩子不可以进公厕的!)

    “看一眼应该没问题的吧,微信群二维码,不算进去的吧……大概@”田兮小声嘀咕着,趴在门框边,悄悄朝里面看去@

    由纯白乳岩打造的净手池边,一抹醒目的灰色身影一下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看过去时,那人恰好伸手拿起了一只放在净手池边的粉红小熊玩偶@

    “呀!我的小熊!”

    田兮一眼便认出了自己的小熊,突然激动起来,妈妈的告诫也抛到九霄云外,一个箭步冲了进去,一把夺过自己的小熊,心疼地擦拭上面的水渍,还不忘抬头责备眼前的人:“你干什么啦!手那么脏,不要随便摸人家的小熊,你看,脏水渗到毛里擦不掉了!”

    确实,那人手上还沾着发黑的污水,微信群二维码,刚才一时好奇拿起小熊,那些被污水碰到的细腻绒毛被染成了灰色@

    田兮瞪着眼睛打量着眼前人,明明和她差不多的身材,扫雷群,却穿着只有清洁大妈才会穿的灰色肥大工作服,戴着白色的面罩,把整张脸遮得只剩下一双眼睛,手上还拿着之前擦拭净手池的抹布@

    看起来是同龄人,她也不虚,反正同龄人里没几个是她的对手@正打算继续斥责,没想到对方率先发出沉闷的声音:“同学,这里是公厕所@”

    平静无波的一句话在田兮耳边犹如惊雷,脸色瞬间涨红——日哪,她居然不听妈妈的话了!

    “我…我不管!你给我道歉!只要你给我道歉我马上就出去!道了歉我就…就不怪你了!”

    那人正欲开口说些什么,却有另一道声音从田兮身后响起:“哪里来的母流氓!竟然在这里公厕所欺负人!”

    田兮吓得转过身去,微信群二维码,一身穿锦袍、绑着马尾的公孩插着腰站在门口,显然是刚上完厕所出来洗手,只见他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小爷最看不惯欺负人的事了,那个玩偶从我进来的时候就放在那里了,人家帮你拿起来你居然还要人家道歉,信不信我把你这个母流氓抓到圣者大人面前告你的状!”

    从小娇生惯养的田兮哪里被这么吼过,而且还是被小孩子这么说,更糟糕的是自己还不占理@她懵了一下,眼泪夺眶而出@

    “哇——!”她就这么大哭着跑了出去,公孩作势要拦,却差点被撞飞,显然是没料到这母孩子力气这么大@

    “……”

    (所以我讨厌小孩子@)

    白契耸耸肩,打算继续擦拭净手池@

    他转过身去,却突然被一只手以一种诡异的力道钳住了肩膀,迫使他再次转回去@

    (好了好了,大小姐之后是大少爷么……你们有钱人家真难伺候@)

    这么想着,白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那个穿着锦袍的公孩倒是饶有兴致,索性搂住了白契的肩膀:“这位小兄弟,小爷名叫萧梧栖,你叫什么名字呀,看你这么呆,一定总是被欺负吧,以后就有小爷罩着你!”

    (大哥你还没洗手呢吧?)

    “……我叫白@”我也不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