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二十五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一笔交易

    王宫内空无一人,地面上隐约可见由水渍构成的杂乱脚印@

    墙壁上漆黑的火把早已结满一层霜,凛冽寒气嚣张地穿梭于走廊之间,急促奔走的白契打了个冷战@

    十分钟前,宿舍楼杂物间中的鬼鸦还精神烁烁——它现在大概已经寒了尸骨@

    “小子,要做个交易吗?”猩红眼瞳中闪过一抹诡谲@

    白契未语,指尖又现银白针尖@

    “我是不会放了你的@”说罢,他缓缓靠近鬼鸦的右翼@

    “是吗?这样啊…这样啊……”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白契不明白,以鬼鸦的智商,为什么会对他的仁慈抱有期待?

    鬼鸦没有回话,自言自语着:“这样啊,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是什么意思?”白契的眉毛拧成一团,这破鸟说话怎么就云里雾里呢?

    此话一出,便是长达五分钟的沉默@

    (你倒是理我一下啊!什么毛病!)

    白契觉得自己的尴尬癌要犯了@

    他黑着脸蹲下来,拈着银针刺向它的翅根@

    “摄魂针,伤魂不伤身……”

    “我知道@”白契有些不耐烦@

    “呵,你以为这个‘伤’真的是单纯地指受伤吗?”

    鬼鸦的语气中带上了些许轻蔑与不屑:“灵魂不同于肉体,一旦受损就很难自愈@”

    再加上摄魂针本身就对带有毒一般的持续破坏性,一旦被摄魂针整根没入体内,如果其使用者不及时抽出游离在他人体内的灵气,那么那个人就必死无疑@一切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当然,关于这一点,鬼鸦并没有说@若干年后白契才从书中知晓此事@

    方才白契那一拳是结结实实地把针全部钉入了鬼鸦的身体内,再加上左翼那一根针,要不了多久,即便强健如鬼鸦,也会气若游丝,奄奄一息@

    当然,有一件事它还是决定告诉这个傻小子@

    “我跑不了,说吧,要不要做个交易@”它的语气突然无比平静@

    “我凭什么信你?”

    “就凭鬼鸦一族从不说谎@”鬼鸦确实是不会说谎的,微信红包群,这涉及到它们在几千年前和帝剑做的交易@

    此时的白契并不知情,他眨眨眼,还是把针插入了它的翅根里:“如果是亏本生意的话我可不要哦,我也没啥好东西可以跟你换的……”此时他已经动了心,再补一针只为提防意外,“毕竟我只是个小孩子@”

    “哈,就你?”鬼鸦轻笑一声,“怎么说呢,你看起来确实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东西,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不是小孩子,我的直觉一直很准@”所以我才会提出跟你做交易啊@鬼鸦这么想着,眼珠再次转动@

    “那你说说你想做什么交易@”白契摸摸下巴,又赶紧补上一句:“我可不一定同意@”

    “我可以告诉你落凤国最后一片凤羽保存在哪里,你可以用它实现任何愿望;作为交换,你要对我保证你永远不会抛弃你怀里那个孩子,然后……杀了我@”

    白契愣住了@

    对他来说确实不是亏本生意,甚至赚得有些太大了,让他难以置信@

    “我怎么保证?是不是要签什么契约之类的,比如血契……”(帝剑大陆并没有血契这种东西,这是白契看中二病小说那会儿看来的)

    “口头保证就可以了@”

    这好像过于简单了?

    “你要做什么言灵术吗?”(也没有言灵术这种东西)

    “我什么都不会做,你说就可以了@”

    鬼鸦说得那么坦然,即使白契心中疑虑未消,但是还是做下了承诺@

    “唉@”待交代完前往凤羽存放点的路线后,鬼鸦张张喙,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仿佛心里放下万担巨石:“你不PICK做承诺吗?”

    白契瞥了它一眼,道:“我不PICK向别人承诺什么事,因为说了,就一定得做到吧@”无论经历什么困难都必须做到@

    鬼鸦有气无力地挪动了一下脑袋,阖上眼睑:“无论什么动物,只要被摄魂针完全刺入头顶,那就必死无疑,你们似乎叫日灵盖?”

    白契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暗暗记在心里:“为什么告诉我这个?”

    “来吧,杀了我@”鬼鸦的声音已轻如落雪@

    望着鬼鸦一副安然赴死的模样,白契反而犹豫了@

    (怎么那么便宜我?会不会有诈?说不定是陷阱……)

    尽管白契并不明白鬼鸦的意图,但是他现在确实需要那片凤羽,也许自己就可以借此回家了呢!

    他咬咬牙,还是打算放手一搏@

    下了决心的白契抽出摄魂针,蹲在了鬼鸦的脑袋边,红包接龙群,投射下一片阴影,鬼鸦原本漆黑的脑袋变得有些不真切了@

    在这片阴影下,和银针一起落下的,微信红包群,还有鬼鸦眼角的那一滴清泪@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究竟是人类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但是它很想多看他一眼@无论是在那时的走廊上还是食堂里,它总是忍不住去在意这个小孩@它现在终于知道它在意的是什么了,不只是对于年龄的直觉,还有他手中的针和线@

    小鬼鸦歪着小脑袋,静默地看着这一切,直到白契揉揉它的头,把它按进衣服里@

    之后的时间里,它都不曾作声@

    巨大的鬼鸦,红包接龙群,渐渐没了呼吸@

    它最后一口温热的气,隐没在刺骨的风雪里@

    王宫正殿后,琉璃塔边@

    鬼鸦是这么说的@既然有回去的一线希望,那他就一定要尝试@即使有落入陷阱被杀掉的风险@

    他在路过楼梯口时抬头看了一眼日花板,最终还是决定不叫万锦了,不知是私心所驱还是不知如何告别,他想自己一个人去@同时他也很清楚,盗窃王国至宝,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会是怎样一种重罪,此行一去不复返,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在这个国家继续待下去了@但是万锦不一样,他还有他的未来@

    白契贴着墙边,蹑手蹑脚地前进着,每当他到达一个路口,他都要蹲下来听四周是否有脚步声@

    他一路上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这本该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此时却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静了,该死的,刚才忘记问鬼鸦那么多人都哪去了,微信群二维码,还有那个疯母人也是@)

    虽然他依稀记得母人说过大家似乎都去避难了,但是去哪避难,为什么要避难,什么时候去避难的?又为何唯独没有通知他们?而且即使是避难,也不至于一个士兵也不留守吧?难不成是鬼鸦动了什么手脚?

    这么想着,他狼顾狐疑,绕过了王宫正殿@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