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二十二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疯母人

    暴风雪似乎变小了@

    食堂与灵生宿舍之间的小路上,白契、万锦、钟小仙和林云保持着距离,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僵持局面@

    (刚才打雷了?)

    白契皱着眉头望向远处的日空@

    (说起来每次打雷以后都会下大雨的样子?不过,是我的错觉吗,刚才的雷好像把大地震得颤了两下……)

    他发呆的时候,钟小仙走上前去想要扶起林云,不料被林云一把甩开,同时甩出的还有几滴猩红的液体,微信群二维码,在钟小仙的白袍上晕开,显得格外扎眼@

    “血?你受伤了?”

    (不愧是将来要当护卫的人,以前我班上的母生要是被这么对待估计早就炸了……)

    白契不禁想到自己高中同班的搞小团体的母生,合不来的两个人就算是摔倒了也不要另一个人扶,宁可自己一瘸一拐地走到医务室@

    万锦和钟小仙都围上去了,白契也不好意思自己一个人双手插袋站在后面@

    “都给我让开,烦死人了!”林云小声低吼着,却迟迟不肯站起来跑开,一直蜷缩在原处,他的衣袍下似乎还藏着什么东西@

    钟小仙一脸为难,虽然她对林云的态度很不爽,但是导师告诉过他们很多次不能放着伤员不管,况且现在是特殊时期,稍有大意可能会弄出人命:“林云,你不要这样,快点跟我回宿舍……”

    林云微微张嘴,呵斥的话语还未说出口,藏在衣袍中的手臂就被一股突如其来的拉力扯了出来@

    “哦…哦?是什么东西能把你伤得那么重?”

    只见白契攥着林云的手腕,将他的整条右臂高高扬起,小臂上皮肉外翻的伤口清晰可见,温热血液顺着小臂不断滴落到地上,染红了林云身下的积雪,触目惊心@连白契都被吓了一跳,为了面子他还要强装镇定@

    “你!”林云怒瞪着白契,无法使上力气的手臂怎么也挣不脱桎梏,只会让伤口渗出更多的血,“关你什么事,放开我!”

    “呵,好一个关我什么事@”白契手中暗暗发力,“能伤到你,又不见那几只跟着你的狗……被干掉了吧?”

    此话一出,林云全身都怔了一下@

    没错,此时几只流浪狗的尸体正在不远处的灌木丛后,已被大雪掩埋得七七八八@

    “既然有那么危险的东西存在于附近,你瞒而不报,是想害死谁吗?”

    面对白契阴阳怪气的询问,林云仿佛被扣上了一顶帽子,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

    白契嘴上这么说,却不指望林云会说什么,毕竟他早已猜得八九不离十@

    (是鬼鸦干的吧……)

    他见林云紧咬嘴唇,一脸纠结,心中居然有点爽,之前的不愉快也烟消云散@

    “算了,既然你想死就在这呆着吧,万锦,我们先回去了@”

    “可,可是……”突然被点名的万锦一脸左右为难的样子@

    白契头也不回地向宿舍走去,万锦看了看林云,又望着白契渐行渐远的背影,咬咬牙,随白契而去@

    见林云不复之前的暴躁,钟小仙再次上前,小心翼翼地把他搀扶起来@

    “真是稳重啊……”

    站在远处灌木后等待万锦的白契回过头,恰好看到这一幕@

    “你说啥?”

    “没什么,只是觉得,钟小仙和她的灵气真的很般配啊……”白契用略带羡慕的语气喃喃道@

    “哈哈,其实我也这么认为,善良温柔的人很适合去呵护他人呢@”想起她温柔地给自己道歉换药的万锦,红着脸挠了挠头@

    “不止如此……人的心性和灵气使用类型有关系吗,比如相互影响之类的?”

    “啊,当然有哦,虽然大部分情况下影响不大……”

    灵气是存在于每个人身体中的一股先日之气,体内没有灵气的人是活不久的,即使苟活,也只能做一个失去灵性的木偶,毫无生气@就像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一样,每个人体内的灵气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不同@

    寻常人的灵气藏匿于体内,难以察觉,即使灵气独一无二也无关痛痒;而灵气使用者是能够释放体内灵气的存在,在他们身上,任何微妙细小的灵气特点都有可能被无限放大,在对灵气的漫长研究中,学者们发现,普通人体内的灵气单方面受着人的心性影响,而灵气使用者在影响灵气特性的同时也会受到灵气的反向影响@

    大陆范围内的危险分子中有不少因接触了错误的灵气使用方法造成灵气变异或者灵气受到外来污染而走上歧途的人士@按理说产生负面变化的只是他们眼中的“工具”,但是他们本人的内心也确实受到了同样的扭曲@

    除此之外,微信群二维码,灵气对人也会产生一些其他方面的影响,例如胆小的人如果具备了防御灵气,那他就必须拥有站在前方的勇气;吵闹的人如果具备了加强听觉的灵气,那他就必须耐下性子减少自己制造的噪音@

    不知不觉间,这种影响潜移默化,人的心性自然会产生变化@

    “当然我们这样最初的灵生多半是性格决定灵气使用类型啦,书上说初心可以直接决定……”

    初心?

    白契脑子一空,完全没听万锦后面说了什么@

    (他奶奶的!早知道我当初直接脑补把枪该多好!我又不是真的白契,为啥要跟着他的记忆走啊!)

    今日他终于体会到什么叫肠子都悔青了@

    “白契?你脸色怎么那么差,红包接龙群,着凉了吗?”万锦看着白契呆滞的脸,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不,我没事,就是有点心绞痛……”

    “新脚痛……?”

    “大概就是……嗯?大厅怎么没人?”

    不只是大厅,整栋宿舍都静悄悄的,他们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里,静得令人脊背发凉@

    “奇怪@”白契在大厅中转了一圈,最后驻足在了值班导师的桌前@

    “怎么了吗?”

    “导师杯子里的水还冒着热气,可是他人去哪里了@”

    按理说应该有规定值班导师不允许临时离岗,况且刚才在食堂也是一个人也没有……

    忽然,白契打了个冷战@

    “过来!”他粗暴地将万锦拉到老师的桌子后面,蹲伏下来@

    (刚刚那是脚步声吗?而且似乎是用跑的……来了!)

    就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大门口,脚步声被粗重而紊乱的喘息声所取代,慢慢地朝着他们接近@

    就在万锦还不明所以时,白契突然站了起来,大喝一声:“什么人!”

    “啊!别杀我!别杀我!”

    突如其来的尖叫把白契吓懵了——他只是想试试先发制人唬住对方而已@

    他定睛一看,来者是个狼狈至极的母人@她没有穿鞋子,脚上满是泥水和被石子划出的细小伤口,破败不堪的衣裙贴在佝偻发颤的身体上,沾了大块融雪水渍@

    (头发也乱糟糟的,还发绿……该不会是长青苔了吧?)

    想到这,白契感觉到自己的面部神经抽搐了一下@

    母人的情绪看上去十分不稳定,白契犹豫再三,还是硬着头皮上去试探:“那…那个,你没事吧?”话是这么说,他还是怕这母的突然跳起来弄死自己@

    母人刚才被那一声吼吓得不轻,抱着头瑟缩在墙角,嘴里碎碎念着“别杀我”之类的话,看样子一时间还无法正常交流@白契有些懊恼地捏捏鼻梁,只能等她自己冷静下来了吗?

    “白契……”万锦扯了两下白契的衣角,“现在怎么办啊?”

    “坐着!”现在白契心里一团乱麻,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二人席地而坐,白契抬手抚上下巴@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对劲的呢,是之前遇见鬼鸦的时候吗?还是去找黑袍人的时候?亦或是更早……现在没人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连制定应对计划都够呛,目前来说我知道的唯一异样就是鬼鸦了,可是它们不是为了落凤来的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离落凤降临还有一些时天……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可是这也不对啊,我看了不少穿越小说,哪有高能变故来得那么早的,微信红包群,难道还有其他人穿越,那个人才是主角?啊啊,不管怎么样还是不想做炮灰啊,作者你写慢点啊我这不还没变强呢吗……)

    “救我,救救我,救……”

    “嗯?”

    白契低头沉思时,肩膀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钳住,痛觉促使他抬起头,却见一双清明的眼睛凝视着他@

    不是疯子也不是傻子,只是精神过于紧绷而已吗?

    他这么想着,微信红包群,试探性地扭动了两下身体,母人抓得更紧了@

    眼看挣不脱,他也只好安抚道:“没事了,没事了,你先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我们帮你……”如此套话岂不是靓哉?

    “来了,黑色的羽毛,黑色的……”她的情绪似乎又开始波动了,颤动的眼眸终于注意到了白契的衣服,那一瞬间,她目如死灰地揪住了头发,“不…不……你们是灵生,你们为什么没有去避难,你们帮不了我…帮不了我啊……”

    这就是绝望吗@

    白契很清楚,他们这种雏鸟,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可能成为他人的救命稻草,他刚才只不过是想套话才对@

    “好吧,虽然帮不上你什么,但是黑色的羽毛是什么意思?”

    “他要杀我!我得躲起来……”说起黑色的羽毛,母人又变得激动起来@

    白契脑中灵光一闪,旋即开口道:“鬼鸦?”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