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十二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的妈耶!”白契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在教学区上空久久回荡@这会儿已经顾不上扰民的问题了,他是真的被吓惨了,奋力挣扎着企图摆脱那只手@

    “臭小子别嚎!是我!”熟悉的嗓音响起,似乎带着一种令人安心的力量,微信群二维码,白契停止了挣扎@

    他垂下头,呆呆地看着一个披着黑袍的人型生物从湖里走上岸@

    “师……师父?”白契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他瞅着黑袍上的金纹和师父的完全一样,可是这体型怎么就那么肿呢?难道……

    似乎是想印证他的猜想,湿透了的黑袍缓缓滑落到草地上,暴露出流光圣者狼狈不堪的模样@而他的背上的母人双眼紧闭,已失去了意识,满头金丝垂下,与阳朔的黑色长发黏连在一起,她身上的白袍失去黑袍的覆盖后开始在黑暗中发出莹莹微光,仿佛湖中的星辰,在这一片漆黑中格外醒目@

    师父你这是跑湖里抓了颗星星回来吗?

    白契虽然很想这么说,不过他很清楚说了肯定会小命不保,又把吐槽咽了回去,就这么看着阳朔踉跄着往前挪动了两步,重重扑在了地上@

    突如其来的扑街让白契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他手足无措地走上前去,打算把阳朔搀扶起来,却被阳朔出言阻止:“别管我,你先把她拖到那边的树下@”

    既然师父这么说了,白契也只好把手伸到母人的腋下,架起她的上半身往树林拖行@

    脱离了压迫的阳朔颤抖着伸出右手,打了个响指,整个星沉湖瞬间被一层暗金光芒笼罩起来,周围的景物如白日那样再次呈现在白契眼前,而光罩外的树木还是隐没在黑暗中@

    有了充足的光线,白契才猛然惊觉:“星河圣者?!”

    没错,作为十三圣者中仅有的两名母性之一的星河圣者,白契是特别关注过的@一开始只是因为他PICK漂亮的小姐姐,后来他又发现这位圣者的能力很有意思,就特地去搜集了很多关于她的资料@这身白袍,这头金发,还有这粉雕玉琢的脸蛋,绝对就是这片湖泊的主人无疑@

    “师父,她怎么……”

    白契抬头正欲询问一二,却突然瞥见阳朔身上大小不一的伤口,此时还在往外渗血,将衣服染成暗红色@

    他闭嘴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好像很严重,不是自己能掺和得起的@

    (说起来,他好像和我说过他们外出是去找帝剑说什么事情?这是谈崩了吗?话说就算是谈崩了也不至于这样吧……)

    阳朔缓缓站起,面上满是阴霾@他没有说话,径自走到树边坐了下来@

    白契使出吃奶的劲才把星河圣者拖到阳朔身边,累得直喘粗气,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干这么点事就累成这样,红包接龙群,我不在你就没锻炼吧?”

    (个鬼啊!我就是十岁的儿童啊!星河圣者是个一米六五的成年母人好吧?这一百多斤的重量你真当我是举重童子军啊?)

    被阳朔那阴恻恻的眼神注视,白契十分不满却也不敢反驳,微信红包群,也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

    没想到阳朔居然轻笑了一下,倚在树干上,默不作声,过长的刘海自然垂下遮住了他的眼睛,也许是在闭目养神@

    白契的汗毛都炸起来了@

    (卧槽他在笑什么?别吧他该不会真有读心术吧?等他伤好了会不会找我算账啊?对了如果真有读心术那我现在想的他岂不是也听见了?哇那我能怎么办啊总不能就地睡觉吧……)

    “……你准备一下吧,三日后,来这里,我正式开始教你东西@”

    正当白契坐立难安时,阳朔冷不丁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真的?!”白契已经死掉的眼神亮了起来,微信群二维码,他仿佛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阳朔还是没有作声,继续装死@

    白契瘪瘪嘴,起身捡起《穿针引线》,拍掉上面的灰尘,琢磨着找什么借口溜了比较好@

    “还站那干嘛?滚回去睡觉,今日的事不许说出去@”

    “好的好的,师父您说啥就是啥,我这就走了,师父再见!”

    这是白契头一次被骂了还很欢乐,他没想到师父这么善解人意,只不过他更加确信阳朔有读心术了@

    他逃命似的跑进气升箱,当气升箱的门闭合后,阳朔睁开了眼睛@

    “就是那孩子吗?”

    清冷如湖水般的嗓音自他身边传来,星河圣者睁开了眼睛,湛蓝双眸映出点点金芒@

    阳朔点点头@

    “挺可艹的呢,尤其是心理活动……作为你们打赌的工具是不是太可惜了?”

    “……”

    “喂,要是你不想教了就匀给我怎么样?反正你也没有什么带徒弟的经验~”

    “少贫,你看看你的学生给我带来的麻烦,落凤国那边可是一口咬定不会撤下通缉令的@”

    “哎呀那个是意外啦……”

    “说正事,这次的事你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求助帝剑计划终止呗,不过……他最先下手的目标竟然是我们@”

    “是啊,谁都没想到……”

    “我觉得我们应该先观察一阵子,要是贸然通知其他人,万一他还有同伴怎么办?”

    “可是要是不说的话会不会又有人被……”

    “只能找借口禁止所有圣者外出了吗?”

    “这样只能算是缓兵之计吧,如果不把他干掉,那么迟早就会被他干掉……”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谈论了好一阵,还是各自蹙紧了眉头,收敛声息独自思索着@

    “对了@”

    “嗯?”

    “那小子心理活动说的什么?”

    ……

    “阿嚏!”

    白契一边脱衣服一边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是着凉了吗?)

    他之前走得太急,回到房间里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差不多濡湿了一大半,估计是挣扎得太猛了@

    “真是的,要上岸就好好地走上来啊,抓人算怎么回事……”

    他这么小声嘟囔着,扫雷群,索性把裤子也脱了,只穿着内裤扑在床上@

    “呱?”小鬼鸦缩在恒温灯旁,歪着脑袋看着地上的水渍,显然是对湿透了的衣服感到疑惑@

    (奇怪,我怎么会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鬼鸦……)

    他抱紧被子,眼中满是焦虑@

    (圣者是很强的吧?我记得是很强的对吧?可是师父身上的伤……真的是帝剑造成的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