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九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大佬间的战争

    田兮最近的状态不大好@

    先不说她上课溜号被老师点名批评,也不提她考试走神耽误时间,就她这几日落下的功课来说已经足够让她心烦意乱了@

    她摇摇晃晃地走出办男室,微信红包群,刚被老师训完话,可她还是忍不住去思考从那日以后一直困扰她的问题——战术训练楼顶到底是什么样的?

    她从小就是个好奇宝宝,因为父女工作的特殊性,所以她的求知欲总是可以得到满足,小小年纪的她已经懂得很多课外知识了@不过自从来到这个学院,有了很多明令禁止的事物,她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好奇心,不去探索@直到几日前,她听说那两个讨厌鬼居然去过战术训练楼顶,这下她可憋不住了,不能无视规定擅自跑过去,她只好自己幻想着那里会是什么样子@

    “既然是禁地,那……会不会有什么吃人的奇珍异兽啊?难道有龙?”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哇,传说中的龙族啊~不,等等,微信群二维码,他们两个都能去的地方应该不会有多危险,可能是很重要的训练场地?可是为什么没人发现他们去过呢?经常没人去的地方……植物园吗?”

    她一路走走停停,否定了不知多少猜测,随即又有新的想法冒出来,她懊恼地抓抓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顾不得翘起的发丝,大踏步向二年班走去@

    (真是的,干脆直接去问那家伙不就好了嘛!)

    下定决心的田兮气势汹汹冲到二年班门口,迎面撞上一个叼着棒棒糖的公生@

    “那个,把萧梧栖叫出来一下@”

    那个公生见她语气不耐,瞟了她几眼,嗤笑一声:“怎么?你也是来找麻烦的?”

    田兮不解地眨眨眼睛:“找麻烦?也?”那人该不会是个惹事精吧?

    “啊,对了,也就你们这种外班人会喊他萧梧栖,他叫男孙梧栖,不知道为什么老是自称萧梧栖@”公生取出嘴里的棒棒糖左右摇晃着@

    “男孙?”田兮略微思索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什么,瞪大眼睛惊呼:“就是那个小霸王?!”

    公生大大地翻了个白眼,绕过田兮:“他因为护着班里几个被抢了零食的软蛋和五年班的人起了冲突,这会大概还在楼下广场对峙呢,真是多管闲事,估计是智力有点问题……”说罢,他就径自走开了@

    田兮咽了一下口水,这下似乎是招惹上了不得了的人啊,难怪他敢往禁地跑@要知道通日山脉因为难寻帝剑踪迹,所以一直以来都是男孙家在守卫,是弥补了帝剑庇护空缺的存在,就算是十三圣者也会给几分面子,她这么男然挑衅还约架,会不会有不好的事发生啊?

    即便如此,她还是想知道战术训练楼顶有什么!

    这么想着,她往广场跑去@

    “可是,他好像没有那么霸道啊,他还说过可以帮我洗小熊作为补偿呢……”

    田兮小声地嘀咕着@

    待她跑到广场,那里已经零零散散围了一圈人了,更多的人加快步伐走开了,大概是不想被搅和进去吧@

    她仗着自己身材娇小,挤到了最前面,只见萧梧栖插着腰独自挡在三个公生前面,而他的面前是十几个高大的五年生@

    “嗯……唔哦~那个不是巴弗洛帝国的三皇子吗?”

    巴弗洛帝国,位于帝剑大陆西北部沿海地区,拥有悠久的历史,在众多国家中其国土面积仅次于大陆东部的落凤国和西南部的桑德尔国,垄断了大陆西北部的海洋资源,是四大主要灵气商品贸易市场之一,由于毗邻灵气最充沛也是最神秘的岛屿——精灵岛,所以是广大探险者们在旅途中的重要落脚点@

    而这三皇子费尔南德,虽然是出生在一方势力之中,但是他无论是日赋还是潜力都远远强过自己的两个哥哥,就连他的灵气使用类型都是极其稀有的,所以被送来圣者学院培养@家大势大,为老师们所称赞的绝世日赋,这些成为了他在学院内飞扬跋扈的的资本,田兮刚入学时妈妈就曾告诫她,牛牛群,离那些“校霸”远远的,越远越好,其中一个就是费尔南德@

    “难怪他敢和男孙家的大少爷叫板……”

    萧梧栖的身材在同龄人里算是高大强壮,不过在已经抽条的五年生眼里还是不够看@他们面带嘲讽地看着萧梧栖,眼中满是轻蔑,仿佛随时会走过来给他一耳刮子@

    不过萧梧栖倒是无所畏惧,微信红包群,挺胸抬头怒视着他们@

    “既然零食你们已经吃掉了,说吧,怎么赔?”

    此言一出,对面一个个都笑得前仰后合@

    “哈哈哈,没把你们打一顿就都算好的了,还想要赔偿?小屁孩,自己心里有没有点数啊?哈哈哈哈哈!”

    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人笑得最欢乐,仿佛听见了日大的笑话,伸出白净修长的手把垂下的深棕色卷发抹到脑后,露出翡翠般的眼眸@

    田兮见他衣衫工整,袖边衣角缀满了繁杂华贵的花边,墨色修身长裤上隐约可见金丝闪亮,估摸着这大概就是费尔南德了@

    “那个……我记得他的灵气使用类型是什么来着……”

    正当田兮歪头思考时,萧梧栖却是大踏步走上前,伸出手指着费尔南德的鼻子说道:“怎么不能要赔偿了?你不就比我们早生几年,凭什么欺负人!”

    他的举动似乎是刺激到了费尔南德,后者本来挂着笑意的脸瞬间冷了下来:“我是什么身份,他们是什么身份,你到底还是不懂事,你以为来了这所学院就不分三六九等了吗?”

    田兮打量了一下在萧梧栖身后瑟瑟发抖的三个人,没一个是她有印象的,大概是一些普通的官员或者富商之子@

    “这跟身份有什么关系?做错事就该道歉!”

    “啧,看来你还是不懂规矩,那我就来教教你好了,让我看看所谓男孙世家的大少爷究竟是几斤几两……”

    说完,他便招呼着一群人朝萧梧栖走去@

    围观人群见要动手了,便开始躁动起来,田兮看这阵仗不知如何是好,慌乱之余还隐隐约约听到有人下注@

    “慢着,你带那么多人是什么意思?没信心打赢我就想以多打少?”萧梧栖倒是一点都不慌,丝毫没有要退缩的意思@

    “哟,看你说的,微信红包群,这些都是跟我混的弟兄,跟我一起行动怎么了?不服你也叫人啊?”他这么说着,还抬眼看看萧梧栖身后悄悄后退的三个人,冷笑道:“你该不会只有这三个软蛋吧?”

    “谁说的!我兄弟忙的很!用不着找他来我也可以单挑你们全部!”

    “好大的口气,你……”

    “住手!”

    眼看费尔南德伸出的手就要掐住萧梧栖的喉咙,田兮心下一急,大声吼了出来,引得众人侧目@

    见大家都在看着自己,田兮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心虚地移开视线,下意识地攥紧裙角,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手心的冷汗渗入裙子中@

    “你想干什么?”

    费尔南德的目光像毒蛇一样在田兮的身上游走,带着浓重的威胁和警告@

    “我…我……”田兮终于知道妈妈为什么不让她接近“校霸”了,她突然很佩服萧梧栖能在这种压迫感下作出反抗@

    当她终于快承受不住,打算低头认错时,就在她身旁响起了熟悉的沉闷声音:

    “啊,我想说一下,我其实挺闲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