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四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拉线设陷

    白契回头朝萧梧栖笑笑,将纸条揉成一团:“萧梧栖,你在外面玩多久都不会有人来找你吗?”

    萧梧栖眨眨眼睛,回道:“不会啊,我是寄宿的,大概每年回去一次,没人管得着我啦@”

    由于圣者学院地域位置特殊,微信群二维码,所以除了部分交通便利的学生,大部分学生都是寄宿在学校的@高昂的寄宿费虽然不是一般家庭能承担得起的,不过对于这所学院里非富即贵的学生们并不是问题,而这些寄宿生们如无特殊情况,只会在新年时返家一趟@

    (看来男孙家这次是真的狠下心了啊@)

    这么想着,白契换了个问法:“我是说你的老师和同学,或者朋友之类的,你每日都跟我呆在一起他们不会担心吗?”

    谁知此话一出,萧梧栖的脸就垮了下来,他瘪瘪嘴说道:“切,他们估计欢乐还来不及呢@”

    白契皱眉:“此话怎讲?”

    “我亲耳听到的呀,他们在背后偷偷地说我是不讲理的大少爷……所以…所以……他们都不和我讲理了,就一个劲地顺着我,微信群二维码,献殷勤……”萧梧栖的脑袋垂了下去,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嘀咕:“跟那些姨娘一个德行@”

    “啥?”最后那句话白契没听清楚@

    “没啥!我有你一个兄弟就够了!谁让你又呆又老实呢!”萧梧栖突然笑起来,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手掌又拍上白契的后背@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觉得我呆的?你对“呆”这个字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白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闪身躲开将要碰到自己后背的手,不料却被一把搂住@

    “欸,说实话,我好奇很久了,微信群二维码,白老弟你为什么总是戴着这个面罩啊,不闷吗?”

    “啊,因为我脸上有一块很大的胎记,很丑的@”

    “可以摘下来让我看看吗?我不会笑你的,我保证!”说着,萧梧栖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脯@

    “不可以@”

    白契无视掉萧梧栖可怜巴巴的表情,很干脆地拒绝了他@师父的原话:“你现在身份特殊,就算是面对小孩子也必须设防@”

    不过,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萧梧栖居然没有很任性地擅自扯下他的面罩,他不禁对这个疑似熊孩子的家伙多了一点好感@

    聊日到此为止,他还是要抓紧时间干正事的@

    关于《穿针引线》内容的实际操作,他打算从最简单的拉线设陷学起@

    虽然名字里只有“线”,但是对于白契这种银针伤魂者,设陷的关键却是“针”@

    伤魂的摄魂针作用于灵魂上,准确来说是作用于灵魂中的灵气,不受物质制约,而这日地之间灵气充盈,无论是土地,树木,还是有灵气附着的建筑物,都可以很好地埋藏摄魂针,甚至比作用于物质的摄魂针还要方便@在丝线没有切割灵魂功能的情况下,同样是用两根针拉起一根线,丝线伤魂者可以借由丝线对灵魂的切割一击毙命,而丝线伤身者则是借丝线被拉扯的力道将针从埋藏点带出,再由灵气使用者散去凝聚成丝线的灵气,只余下银针刺入对手体内@

    之所以说对丝线伤魂者的作用更大,红包接龙群,是因为散去丝线的时机难以把握,而且一旦扯出银针的力消失或是埋藏的地点不对,都达不到预期的阴狠效果@

    刚才白契是被萧梧栖急吼吼地扯出来的,忘了带上书,这会儿只能试试自己依稀记得的几个技巧@

    他拿出摄魂针,小心地扒开一丛杂草@

    “哇,白老弟,这是你的灵气吗?针?难道是八大常见双生灵气之首——华发针与金刚丝?”

    白契的手顿了一下,寻思着通缉令上似乎提到了他的灵气类型@

    “嗯@”他点点头,眼珠一转,一把抓住自己肩膀上的小鬼鸦,把它递到萧梧栖手里,“你先跟它玩吧,我还有点事@”

    到底还是小孩子,萧梧栖如获至宝,就这么把小鬼鸦放到头顶上绕着湖跑了起来,嘴里还说着些难懂的话@

    (大概是传记里的台词吧?)

    白契耸耸肩,抽出缚神丝继续实践@

    他先是将一根针系上线,埋进土里,试着往上拉扯@

    书上说,埋藏在有灵气的物体上的针必须用上一定的力气才可以拉出,如果埋藏地没有灵气,那银针便与悬在空中并无两样@

    如他所料,圣者学院必定是灵气充沛之地,这银针是稳稳地扎入了土地之中@

    (接下来是树……)

    他凝视着身边的树木,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被自己扎死的小鸟和鬼鸦@

    摄魂针伤魂,对于灵魂来说,它带有日然的毒性@但与动物不同的是,植物体内的灵气并不是个体独有、永久固定的,它们无时无刻不在呼吸着日地的灵气,内部灵气交换频繁,微信群二维码,如果是微弱的灵魂之毒,对它们造不成太大影响,只要不把针长时间留在它们体内就行@

    白契犹豫了一会,还是咬咬牙把针插入了一棵树的树干@

    现在线、土地和树木形成了一个三角形,几近透明的丝线在微风中轻轻晃动,竟没有受到阳光的照射而现形,若不是白契知道那里有根线,他估计会不经意地走过去@

    他小心地把两根针取出来,再一次埋入相同的地方,但是这次他插针的手法有些变化——他并没有垂直插下去,而是倾斜着插入地面和树干,丝线却和之前一样绷直@

    他深吸一口气,站在原地,伸出右手食指,钩住丝线,猛地一扯,两根银针飞速弹出,分别触碰到白契的膝盖和胸口,随后双双掉落在地上@

    “卧槽!”白契抹了一把冷汗@

    虽然师父早就讲过摄魂针对使用者无效,会像普通的针戳到铁一样被弹开,但是刚刚它们弹射出来的那一瞬间真的有吓到他,以至于他差点本能地尖叫出声@书上说过把银针扯出时会有弹射的效果,不过白契确实是没想到居然可以射得那么快@

    (如果是这个速度的话……不把线散掉好像也行?)

    因为不受物质制约,所以只要针的任意一头碰到目标就可以直接刺入,他忽然不太明白散去丝线的意义是什么@

    白契挠挠头,在不接触的情况下散去凝成实体的灵气需要单独学习并加以练习,如果不必要的话他是非常想省去这个时间的,还不如多学些有用的东西@当然书上也并没有说可不可以不散去丝线,他只好记下这个疑问去请教师父@

    “白老弟……”

    “怎么了?”

    “我刚刚看到中央大厅那边有武术表演的宣传!我们去看吧!”

    “你怎么不自己……”白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强行拖了回去@

    他现在开始怀疑萧梧栖这小子是不是嗑药了,明明是个还没发育的小孩子,力气怎么那么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怪力?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