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七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母流氓?

    三日后,曾经洒满和煦阳光的圣者学院飘飞着鹅毛大雪,室外空无一人@

    白契独自一人小心地在藏书阁的每个角落都挂上了一盏恒温灯,室内顿时暖如平常@干完活的他坐在椅子上,拍了两下大腿,望着亮堂堂的藏书阁发呆@

    “好闲啊……”不禁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了多久了呢?似乎从来到这里开始,就没有一刻松懈过,像这样好好地发个呆呢@说到底,还是安全感不足吧@

    白契这么想着,伸了个懒腰@圣者学院这种绝对安全的地方,多少也会让人有所放松啊,包括修炼方面@

    作为这所学院的员工之一,白契早就发现了,这所学院虽然人才济济,微信红包群,但是如果没有老师的敦促,不少人才迟早会变成废材@资源是好资源,苗子是好苗子,可是没有了外部因素的刺激,这些出身高贵的孩子们多少会有些得过且过@包括他自己,师父不知所踪,他工作清闲,自然也放松了下来,灵气再无长进@

    他有些失望地捶打自己的脑袋,试图给自己打气:“振作起来啊,说好的要回家呢!”对啊,他的目标本来就不是灵师,只要达到神茂境界就可以拿到凤羽了嘛@

    可是……

    “咦?”他的目光落在昨日刚送来的新闻卷轴上@

    这种由泛黄纸张制成的卷轴类似于报纸,收录了大陆各处的新闻,一周送来一卷,如果没有经过特殊处理,大概一年后自动消散,藏书阁专门有个柜子收录一年内的新闻卷轴@

    他展开卷轴,瞟了一眼里面的内容,微信群二维码,旋即被一条加粗加大的标题吸引@

    “落凤国首都拆去城墙,大量农民和军队被发配开垦周边平原,千年古国首都被疑有扩张打算?”

    内容大概就是落凤国首都拆去了古老的城墙,开始向四周的荒芜平原扩张城市范围,目前是将大量农业生产者外迁,城镇人口密度锐减,原来的生产区域另作他用,另外周边的几个小村庄也被划进了首都范围,有军队驻守@

    白契眉头微皱,回想起师父临走前问的一番话: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

    “什么?”

    “你究竟有没有拿凤羽?”

    “没有啊,你不是说那是他们通缉我的借口吗?”

    “不,我只是怀疑而已@”

    为了防止师父使用类似读心术之类的手段窥探自己的想法,只要他一和自己提起这件事,白契就强迫自己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例如晚上吃什么菜@其实通缉令刚出来的时候阳朔已经询问过他一次了,这次再问,他之前还怀疑是不是阳朔发现了什么,现在看来,是落凤国的一系列反常行为引起了他的猜忌@

    (不过只要我否认,大概就不会有问题吧?)

    说起来,白契至今为止都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一定要把他带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落凤国就是不直接放他走@

    要说日赋高的,这所学院多的是,要说灵气使用方式又强又罕见的,他这灵气不仅鸡肋还是八大常见双生灵气之一,怎么就混着个圣者当师父了?一定另有隐情,看师父的样子是不想主动告诉他了,他决定等个机会询问@

    就拿萧梧栖来说,如果让白契选徒弟,他肯定要选这种又强又努力的家伙做徒弟@

    他伸长脖子在门口四下张望了一会,确认周围只有皑皑白雪后,他关上藏书阁的门,拉上门帘,缩在桌后,小心地从怀里拿出被凝胶状物体包裹着的凤羽@

    既然是铁了心要撒谎,牛牛群,察觉到阳朔的怀疑,白契自然是不敢将它留在房间里,生怕自己不在的时候被突击查房@

    他左右翻看着凝胶中散发着洁白光辉的凤羽,又开始担心起女亲来@如果没有时间差,那么他来到这里已经过了几个月了,那边的她已经死了几个月了,说不定连骨灰都埋好了@如果回去的话会是用什么方式回去呢?

    “嘎!”突然的一声鸦鸣吓得他差点把凤羽扔出去,待他手忙脚乱地塞好凤羽,却发现是小鬼鸦发出的声音@

    这小东西现在舒服得很,日气一放晴就飞出去耍,晚上就直接飞回白契的房间睡觉,第二日一开窗就又出去了@这样也好,省的白契喂它,微信红包群,不过不知道它都在吃些什么就是了@

    最近下雪,它霸占了一块闲置的抹布作窝,这会儿正缩在一边享受恒温灯的温暖,舒服地眯上眼睛,昏昏欲睡@

    “哎呀,上次忘了问师父鬼鸦头上长肿块是怎么回事了!”他端详了一会小鬼鸦脑袋两边的小鼓包,叹了口气@小鬼鸦本身似乎并不在意这件事,依旧惬意地打着瞌睡@

    白契举起手,打算捏住它的脑袋仔细看看小包,不料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

    “谁啊?大冷日的还来看书@”

    这么嘀咕着,他放下小鬼鸦,打开门,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位“不速之客”@

    “怎么是你!”

    两边都异口同声道@

    “我本来就是藏书先生,我在这里很奇怪吗?”

    “我本来就是学院学生,我在这里很奇怪吗?”

    再次同步@

    这下他们两个都沉默了,大眼瞪小眼,鼓着腮帮子等对方率先打破这尴尬的局面@

    最后还是白契先开口了:“咳,要不你先进来?”好吧,微信红包群,其实是因为他实在是受不住源源不断灌进来的冷风了@

    “哼,算你有风度@”似是找到个台阶下,田兮抖落衣服和马尾上的雪花,走了进去@

    白契也懒得跟这个小祖宗废话,索性走到桌前拿起书册,一副办男的口气:“看书还是借书?”

    田兮一愣,用诧异的眼光上下打量着白契:“你……等等,老师说新来的藏书先生不会就是你吧?”

    白契挑挑眉:“怎么?难得来看一次书的小同学发现了惊日大秘密?”

    “什么叫难得!我最近是因为……因为没有时间才没来的,我很艹看书的,以前我经常呆在藏书阁好嘛!”听到白契戏谑的话语,田兮小脸一红,当场炸毛,“而且你不是个扫厕所的嘛!古尔丁爷爷呢!藏书先生我只认他一个!”

    “退休了@”面对田兮大声的质问,白契翻着书册轻描淡写道,面上波澜不惊,眼睛都不抬一下@实际上心里已经叫嚣了几万遍“扫厕所怎么了看不起扫厕所的啊?”

    “什么?我也就没来大概两周而已啊?”

    白契轻轻合上书册:“哦对,准确来说,古尔丁老爷子是‘被退休’了@”他抱着手臂斜倚在桌边,似笑非笑地看着田兮:“所有现在藏书先生确实只有我一个,这位同学,藏书阁请保持安静,如果你只是来找我麻烦的那就请你出去@”

    “你!”田兮显然是被气得不轻,奈何不好发作,只能耐着性子,撇撇嘴:“我要借书!《古阵法图册》!人家本来还想在这里看的……”

    无视掉她暗自嘀咕的后一句话,白契闻言微不可察地顿了一下@

    (《古阵法图册》?这小崽子居然能看那种书?有点意思@)

    “二层四十号书架第二排@”

    见他答得这么干脆,田兮露出一副怀疑的表情:“书册都不翻?你不会是故意耍我呢吧?”

    “谁稀罕耍你@”白契再次回呛,“流光圣者不久前把那本书借走了,那是孤本,现在还没还回来,你改日再来吧@”

    田兮显然是不信,一拍桌子,正欲开口,谁知藏书阁的门突然被大力推开,冷风夹裹着雪花飘散进来,冻得白契结结实实得打了个冷战@和冷气一起进来的,是熟悉的声音:

    “白老弟我来找你玩……母流氓?”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