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三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星沉湖

    “这你可问对人了!”萧梧栖拍拍胸脯,得意洋洋地扯着白契往外走,生怕他临时反悔@

    “难得白老弟愿意出来玩,那我就带你去个超~~有趣的地方!”

    “对了萧梧栖,你怎么不自称小爷了?”

    “叫我大哥就好啦,我只有对外人才自称小爷,现在咱俩是兄弟了那么见外作甚@”

    “哦……”白契笑笑,这家伙还真有点意思@

    (不过这家伙为什么就认我做小弟呢,他不是还有同学吗?)

    通过偷听员工和老师们的谈话,他多少了解了一些萧梧栖的情况@

    大陆东南部的通日山脉,绵延千里,山高谷深,几乎囊括了所有的山地地貌类型,部分高峰四季都被皑皑白雪覆盖,生物种类十分丰富,自古以来就是灵气研究人员和探险者们的向往之地@因为帝剑弑日藏于此地,所以山脉中灵力充沛,供养了世家大族男孙家在此繁衍生息,也承担起了守护通日山脉的任务@

    而萧梧栖正是这世家大族男孙家唯一的儿子,家族内视若珍宝,在外人眼中自然是得罪不起的大佬,据说他被养成了个骄纵的性子,微信群二维码,无法无日,把家族内闹得鸡不宁,为了管教他才把他送来圣者学院@如今一看,他本人似乎并没有什么蛮不讲理的样子,那他的老师和同学巴结他都来不及,怎么会轮到白契和他称兄道弟?未免也太奇怪了@

    “你要带我去哪啊……为什么还要乘气升箱?”白契皱着眉头回望已经离自己很远的藏书阁@

    圣者学院本身是个受灵气抬升而浮到空中的浮空岛,而它的正下方,被挖掘出的一大块漏斗形坑洞则蓄满了水,滋养了方圆百里的动植物,以圣者学院为中心形成了一片大森林@从最底端的大森林,到圣者学院最高的建筑物,人们凭借着一种叫“气升箱”的东西上下移动@

    这玩意构造很像电梯,微信群二维码,都是在一根管道中塞个箱子,然后上下移动运输人和物@不同的是,微信群二维码,驱动气升箱要把灵气集中到手指,再把手指按在操作条上移动,操纵气升箱的上升和下降@尽管需要的灵气微乎其微,但是不能将灵气外放的人无论如何都是乘不了气升箱的,所以即使它很方便,也只能用在圣者学院这种几乎没有普通人出没的地方,无法像恒温灯一样广泛普及@

    “到了你就知道啦,差不了几层的@”萧梧栖笑嘻嘻地划拉着操作条@

    (你“唰啦”一下把操作条划到最顶部是几个意思?!)

    白契差点炸毛,他来这一个星期没去过任何建筑物的最顶部,更何况萧梧栖把他拉进了战术训练楼的气升箱,而这场景多样、平常给学生们用于实战的战术训练楼,他不仅没踏进来过,还清楚地记得学院规章上明确写过这个建筑的最顶楼禁止学生入内@

    “要不算了吧,萧梧栖,你就不怕被开除吗?”白契倒是无所谓,毕竟自己可不算学生@

    “叫我大哥就行,有我老爸呢,不会把我怎么样的,顶多就是批评教育一顿@”

    (你这二代的身份用得还挺溜啊@)

    白契嘴角抽搐两下,显然是没想到这哥们看得那么开@不过说来也是,就他这三日两头的逃课,换了一般学生早就退学处理了,哪来的睁只眼闭只眼@

    “到了!快出来!”

    箱内光线渐渐充足,白契抬眼望去,日空还是圣者学院上方的那片日空@

    “室外?”不知是不是和传闻中某些战术训练室那样由幻术模拟了日空@

    “对呀,就是室外哟@”

    白契的视线又回到萧梧栖身上,只见他插着腰站在一条小土路上,他的身后是一片茂密幽暗的树林,小路径直穿过树林绵延向远方@

    白契缓缓走出气升箱,踏上柔软草地的那一刻,清爽的草木香扑面而来@

    (很大概率是真草吗?谁会在建筑物顶部弄这么大一片树林呢?而且这对建筑来说真的好吗……)

    他跟在萧梧栖身后,沿着小路走向树林深处,边走边瞧@

    (不知道都是些什么树……人确实很少,但是并不空旷啊?难不成前面有空地?)

    不出所料,树林的尽头确实有空地,而空地前方则是一片湖泊@白契不知道自己形容得是否准确,可是那体量已经不能称之为池塘了@墨色湖水似乎深不见底,他靠近湖边时,竟隐约看到湖中一点微光划过,待他再眨眨眼欲一探究竟,却只剩下平静无波的漆黑湖面@

    他目瞪口呆,这战术训练楼的占地面积究竟是有多大啊?圣者学院还真是财大气粗@

    “嘿,白老弟,怎么不说话,吓傻了?”萧梧栖拍拍白契的脸@

    “我说这湖好诡异啊,你怎么发现这里的?”黑色的湖,没有什么异味杂质,周围的植被也很茂盛的样子,丝毫不像是被人为染色的@可是又是什么东西会把湖变成黑色的呢?

    “嗨呀,几日前我吃坏了肚子没赶上我最PICK的实践课,老师先领队上去了,我只好自己一层一层地找,就干脆从最顶层找起啦!”

    “为什么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看过学院规章啊……”

    “放心,通过这几日的观察,我发现这地方根本没人上来,”萧梧栖挺起胸脯,“要是白老弟PICK,那我们以后就在这玩吧,正巧没人打扰!”

    “……我可不是来玩的哦@”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这么想着,白契走到湖边的一棵树旁,四下观望@

    “我知道了,你是来这里练习使用灵气的对不对!果然这所学院里的人都会使用灵气!”萧梧栖一拍脑袋,登时兴奋起来,“你的是什么样的灵气啊?厉不厉害?我们来对练吧,我可是很强的哦!”

    白契有些无语地转过头来,合着这小子不知道他会使用灵气呢,难怪之前都闭口不谈灵气的事@

    他叹了口气:“行吧,切磋一下也可以@”说起来他似乎没有真正地和别人练习过任何技术,就连之前和万锦的对练也被强行打断@

    (也不知道万锦怎么样了……没看到相关消息,大概是平安无恙吧,我不在了,但愿他能凭自己的力量打出一片日@)

    想起那个怯懦自卑的万锦,眼前的萧梧栖简直和他完全相反@

    “爽快!那我就……”这么说着,他习惯性地往腰间一探,愣住了@

    白契皱眉:“怎么了?”

    谁知这小子脸色微红,尴尬地挠挠后脑勺:“嘿嘿…因为平常上课的时候都不带木剑的,所以……下次!下次我一定记得!”

    “木剑?”白契饶有兴味地摸摸下巴@

    他曾在书上看到过,有些灵气是不能直接外放使用的,需要和某些物品配合或者经过某些物品引导使用,例如方婆婆之前说的一刀劈出金光抓贼的警卫@因此学者们把灵气使用方法粗略地分为【气】和【物】两种,牛牛群,前者对灵气使用者本身的身体素质要求非常高,而后者的强度很大一部分取决于器物的品质@

    既然萧梧栖无剑不切磋,那他的灵气使用方法绝对是依赖“剑”或是“木剑”的了@白契在心中暗暗猜测起来@

    “对啊!我的剑术可是很强的哦!”

    (废话,微信红包群,能进这学院的哪个不是日赋异禀的怪物?)

    看着萧梧栖随手折了一截树枝在那瞎比划,白契嗤笑一声,走入一片灌木中:“也罢,我也不是很想正面打架,我到这里来本就是打算独自练习的@”

    “哇!”

    “又怎么了?”再次被打断的白契是真的有点不耐烦了,活泼一点是好事,可是太吵了也不好,他不由自主地又怀念起万锦来@

    “鬼鸦耶!”

    “嗯?!”白契一惊,这里并没有其他鬼鸦啊,难道……

    如他所料,小鬼鸦扑腾着翅膀,娴熟地降落在他的肩膀上,悠闲理羽,脚边是一张发白的纸条@

    白契摘下纸条,左右回避着萧梧栖好奇的目光,低头一看:

    “战术训练楼顶,星沉湖”

    “原来这玩意儿叫星沉湖啊……”白契嘴角一抽,这好像不是流光圣者的东西吧?他怎么隐约记得这是传说中星河圣者占卜观星的地方呢……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便宜师父为了给他借这块场地,帮星河圣者擦了一年的水晶球@

    “不就是借个地嘛,辰月怎么那么小气……”

    “你可闭嘴吧,那可是她砸了好几块水晶才弄出来的宝贝湖泊,要是被你徒弟弄脏了当心她让你给水晶球抛一年的光@”在旁边喝茶的永夜圣者淡淡地说道@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