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二十四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追逐

    落凤王都的灵生宿舍由青砖砌成,一共有四层,除去第一层的大厅外,余下三层各有二十四间宿舍和一间男共厕所@

    此时的大楼内寂静无比,走廊的窗边时不时响起落雪堆积的声音,白雪掩青砖,映衬着窗外灰蒙蒙的日空,与其说是宁静,不如说带着一种沉闷的死寂之感@

    空荡荡的阴暗楼道里,忽然回荡起杂乱的脚步声,伴随着破空声和砖落瓦碎的声音渐渐逼近窗沿@

    如果是曾经的自己,现在大概已经叫破喉咙了吧@

    不知为何,白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个念头@

    现在他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尖叫或者思考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只要一不留神,紧随其后的锐爪就会贯穿他的身躯——就像击碎他的房门那样@

    白契一直以来都很满意走廊的宽阔,如今挤下一只大型鬼鸦,便不再显得那么宽了@对于鬼鸦来说虽然走廊并不狭窄,但也容不下它展平双翅飞行,只得一次又一次地振翅猛扑,在青砖铺就的走廊地面留下可怖凿痕@

    (明明是飞禽,为什么会有那么凶残的脚啊!又不是鸵鸟!)

    这么想着,白契往右侧翻,利用走廊拐角又一次躲开了鬼鸦的飞扑@

    利爪插入地面的同时,鬼鸦身形一偏,右翼飞羽点过墙根,左翼猛然扇动,掀起的风压在它转弯的瞬间击碎了拐角处的窗玻璃,玻璃与碎雪四散纷飞,少许拍打在白契的后脑勺上@

    白契丝毫不敢回头,只觉后脑一凉,刺骨寒意并没有助他找回些许冷静,反而使他的神经又紧绷了几分@

    似是在戏弄猎物一般,鬼鸦把大半的注意力都用在如何保持自认为优雅的猎捕动作上,几乎每一次追逐进攻都鲜有杀意@

    随意得好像雏鸟正在通过玩耍锻炼捕猎技巧一样@

    尽管如此,还是把白契吓得不轻@,

    再往前就是楼梯口了@

    (上楼还是……下楼!)

    仅仅几秒的时间,白契凭着本能做出了决定@

    他现在位于三楼,短时间内的爆发冲刺让他的腿力大打折扣,比起用力地往楼上跑,不如往下跑来得快@

    整个楼梯包括扶手在内也是青砖制成的@虽然不同于前世的金属扶手,但这青砖扶手表面也算是打磨得光滑,白契顾不上太多,坐上扶手就往下溜@

    他本想借着惯性直接滑进二楼的走廊,谁料鬼鸦早已看穿了他的心思,直接收拢翅膀,朝二楼走廊入口处俯冲而去@

    如果他敢这么滑进去,那绝对会被啄爆脑壳@

    白契心下一惊,手忙脚乱中想要抓住扶手,翻身跳到下一段楼梯,奈何扶手有些过于光滑,他没有抓稳,一时间无法保持平衡,整个人就这么仰面掉到了楼梯上@

    背部和后脑勺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眼前一黑,眼泪夺眶而出@“喳!”缩在白契怀中一直默不作声的小鬼鸦显然也吓了一大跳@

    (好疼!动不了……)

    泪眼朦胧中,一道漆黑的身影依旧清晰@它站在上一层的楼梯扶手上,发出了嘶哑尖利的鸣叫声@

    它在嘲笑白契@

    这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将白契的意识从钻心剧痛中拉了回来@

    他猛然想起自己的处境,无暇顾及痛到抽搐的四肢,手脚并用地朝着大厅跑去@

    (居然在旁边看笑话而不是趁人之危……它是在玩吧,它果然是在玩吧!)

    “啧!”

    背后拍打翅膀的声音穷追不舍,撵着白契冲进了大厅@

    (那个母人……?!)

    白契的神情突然有些呆滞@

    那个疯母人不见了@

    “难道……”

    他回头看了一眼鬼鸦@

    (不会的,不会的……这太荒谬了,微信红包群,不可能的,最好还是不要瞎猜,她一定是到别处寻求救援了,毕竟她还有理智……而且声音也不像,不会的!)

    他摇摇头,现在没空去想这些了@

    (现在怎么办?往外跑吗?可是出了门就没有障碍物限制它的飞行了,而且我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再上楼了……必须在这里解决它吗?又或者躲起来?)

    他眼珠一转,之前值班导师的办男桌映入眼帘@

    他改变前进路线,朝着办男桌飞奔而去@与此同时,鬼鸦也在空中划出一条优靓的弧线,向着办男桌冲去——它认为白契想要将桌子作为掩体@

    然而,白契拿起了导师的水杯@

    导师们特别青睐一种被绘上了灵印的杯子,这种杯子可以根据使用者需要被画上带有各种灵气的灵印,比如持续保温、迅速冷冻等,微信群二维码,只要灵气不散,灵印的效果就可以一直存在,方便至极@而且这种杯子由于被批量生产,所以即使是收入微薄的人也是买得起的,对于冬日值班的导师来说自然是人手一个@

    不过当时白契并不知道这件事,他是看到杯子里的水还在冒着热气才决定赌一把@

    鬼鸦估错了白契的意图,径直下落,双爪贯穿了桌面,本打算连同躲在桌子下的白契一起贯穿,却看到白契拿起了桌上的杯子@

    它愣住了,白契的眼中浮现一抹狠戾之色@

    只见他右臂一挥,杯中茶水倾洒而出,尽数泼洒在鬼鸦的头颅上@

    眼部传来的灼热刺痛让鬼鸦发出了凄厉刺耳的嘶嚎,旋即剧烈挣扎起来@它那被桌面卡住的双爪还未抽出,以至于在挣扎中掀翻了桌子,将它压在了下面@

    白契当然不会认为鬼鸦会被这么干掉@

    趁此机会,他躲进了大厅东北角的杂物间里@

    木门紧闭,暂时隔绝了外面的惨叫声,他靠在门边的墙上大口喘着粗气@

    漆黑的环境和他自己剧烈的心跳让他稍微冷静了下来@他从自己的手心里抽出一枚银针,摩挲了两下,冰凉的触感似乎令他想到了什么,他斜睨了一眼木门,反手把针放进了衣兜里,又抽出了几根针@

    感受到片刻的安宁,小鬼鸦探出毛茸茸的脑袋啄了一下白契的下巴:“啾!”

    白契想摸摸它的脑袋,考虑到手里还捏着针,于是低下头苦笑了一下:“待会要是失败了,我俩都得变成鸟粪喽……”

    话音刚落,门外的惨叫声也戛然而止@

    白契打了个冷战,小鬼鸦也再次钻进他的衣服里@

    那种诡异的安静,又来了@

    不对@

    白契的耳朵贴近门缝,流动的空气中,微信群二维码,隐约有拍打翅膀的声音@

    (忽远忽近……在找我吗?)

    冷汗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在他的衣领上@

    刹那间,微弱的风声化作熟悉的破空声席卷而来@

    白契的手臂高举过头顶,紧握成拳,指间隐约可见一缕寒芒@

    (来了!)

    厚重木门顷刻化作碎片,飞舞的木片在白契的手臂上、衣裤上、脸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划痕@

    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拳头击打在鬼鸦的背上@

    他早就发现了,虽然这只鬼鸦可以轻而易举地撞碎石块,但是为了优雅,亦或是减少损失,它会尽可能地避免拿肉体去冲撞障碍物@进出门时,它大可以直接撞碎门框,但是,就像所有鸟类穿过环状物时那样,它会收拢翅膀,在那一瞬间变为纺锤形,以便快速通过@虽然它巨大的翅膀可以扇断他的肋骨,但是在进出房门时,都会收起来,这时就是他下手的最好时机@

    为了尽可能延长它收拢翅膀的时间,哪怕是0.01秒也好,他选择躲在杂物间@杂物间原本就是用于堆放无用之物的地方,门也不用太大,所以杂物间的门比普通房门要窄将近三分之一;而杂物间的黑暗可以让它第一时间无法用爪子对他进行攻击@

    鸟类收缩翅膀的时间非常短,白契能够打中它完全是凭运气@

    看着不远处扑腾着的鬼鸦,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打中了哪里,不过他觉得自己大概把这辈子的运气都用光了@

    摄魂针,伤魂不伤身,即使鬼鸦背部铜皮铁骨,也丝毫不会对摄魂针的刺入造成影响@

    由于用力过猛,白契的右手有一种疑似脱臼的错觉@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鬼鸦,发现这只鬼鸦虽然扑腾得厉害,翅膀把杂物间掀得满是黄尘,但是它那双坚硬如铁的爪子却是直挺挺地拖在身后,似乎已经僵硬了@

    (看来是打中了背的下半部分……)

    继续让它这么挣扎也不是办法,红包接龙群,白契扛起一大块碎门板,从衣兜里拿出一根摄魂针,就这么站在了鬼鸦身后@

    “嗯……左边吧@”这么说着,他吃力地举起门板,结结实实地盖在了鬼鸦的左翼上@

    见门板有要被掀起来的架势,他索性整个人都跳到了门板上,指尖银光闪过,鬼鸦的左翼没了动静@

    “接下来是右边……”白契再次扛起了门板@

    “哈哈…哈哈哈哈……”

    “嗯?”

    白契的脑海里突然传来母性的笑声@与之前的清脆声音不同,这次的声音里多了些沙哑,让人不免萌生沧桑之感@

    “我活了那么久,杀了那么多人,红包接龙群,竟然会栽在一个毛头小子手上…哈哈哈……”

    白契皱起了眉头,虽然这话没什么不对,但是听起来好不舒服啊@

    “小子,那是摄魂针吧@”自顾自地笑了一会儿,母声带上了一丝哽咽@

    “你知道?”

    不知何时,鬼鸦已经停止了挣扎,猩红双眼凝视着白契:“我当然知道……摄魂针和缚神丝,哈哈,我最后竟然是被摄魂针和缚神丝给……哈哈哈哈哈!”低声呢喃后,它突然爆发出了大笑声@

    奇怪的是,白契总觉着这笑声中同时夹杂着喜悦和悲伤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

    来到这个世界后,对情感的洞察力增强了吗?

    他这么想着,毕竟最近总是会在与别人的交流中感受到一些有的没的情绪,包括小鬼鸦@

    小鬼鸦从他的衣领处钻出来,看看他又看看伏在地上的鬼鸦,没有出声,和他一起沉默着@

    笑了许久的鬼鸦,黯淡下去的眼神突然明亮了起来:

    “小子,要做个交易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