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二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烦人大少爷

    “唔…虽然名字只有一个字蛮奇怪的,不过我不介意,以后你就是我小弟啦!”

    萧梧栖是这么说的@

    白契捏了两下拧成一团的眉心,烦躁地合上手中的书@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一周前,他搭乘流光圣者的船,突破了落凤国的封锁,抵达这个位于大陆正中央的最高学府@随后落凤国便在整个大陆发布了针对他的通缉令@他至今都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发现的,明明没人看到他,他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包括他的师父@

    说起他的便宜师父,把他带到这个最高学府来,他原以为自己会成为这里的学生,没想到却是做了个藏书先生,顺便帮忙处理一下杂务,说白了就是个打杂的@

    “这特么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如果不是打不过阳朔,他很想把书册甩阳朔脸上@

    (等下,好像并没有说好吧?)

    他向阳朔抱怨时,阳朔还振振有词:

    “这里的课程对你没用,你该学什么由我来教@”

    “我的讲学你可以旁听@”

    “去听课还不如把这藏书阁的书看透了@”

    “你身份特殊,现在已经发布了带有你画像的通缉令,不宜抛头露面@”

    诸如此类@

    说实话,除了最后一条理由,白契觉得其他的都是屁话@当初挖人时明明说来这里接受最好的教育,结果只是接受那家伙的教育而已,圣者都像他那么自大吗?

    抱怨归抱怨,阳朔还是勉强尽到了当师父的责任的@他让白契平天里外出时戴上白色面罩,微信群二维码,别人问起,微信红包群,就说是为了掩盖脸上的巨大胎记,以防万一,他还在白契脸上附了一层暗灵气,在别人看来确实是一块狰狞丑陋的胎记@随后他甩手不知去了何处,走之前,嘱咐白契务必看完《穿针引线》一书,如果可以的话,在他回来之前,看完藏书阁十分之一的书籍@

    不可以@

    白契看着琳琅满目、数以万计的藏书,在心中默默吐槽@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这一周的时间,还发生了对他来说很糟糕的状况@

    不知是谁传出风声去,藏书阁来了个有史以来最小的藏书先生@这可不得了,往天鲜有人问津的藏书阁顿时围满了小屁孩,无论是一年班的还是九年班的,都想看看这个没有花白大胡子的藏书先生@还有些调皮捣蛋的小屁孩,看他是小孩好欺负,故意给他找麻烦,结果当然是免不了被老师一通教训@在各个老师说出“他是流光圣者大人的徒弟”后,他清静了许多,却还是免不了一些断断续续来看书的学生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或是窃窃私语@

    目前为止他最后悔的事便是那日早晨帮请假的清洁大妈打扫公厕,为此他惹上了两个烦人精@

    一个是灵气研究所骨干成员家的大小姐田兮,自从那日他不小心得罪她以后,只要他一出藏书阁,就会被她追着要求道歉,还朝他吐舌头@他被烦得一个头两个大,只好借口不再外出打杂@

    至于另一个……

    “哟!白老弟!你又在看书啊?”又是一只熟悉的手搭上白契的肩膀@

    萧梧栖,男孙家大少爷,今日也在逃课中@

    “看书多无聊啊,我们出去爬树吧,我今日发现第一教学厅后面有一棵特别高的树,关键是树枝还很粗壮,不用担心摔下来……”

    好吧,红包接龙群,相比于田兮恶意的骚扰,萧梧栖这种友好反而才是最麻烦的,无视他的话太没有礼貌了,伸手不打笑脸人,总不能把他骂走吧?自从那日被强行认为兄弟以后,他不知道从哪打听到白契是藏书先生,只要他一逃课,肯定会来找白契玩@尽管他不断怂恿白契出去玩,不过无论是游泳还是爬树都勾不起白契这个乡下孩子的兴趣,前几次怂恿都以白契把他留在这里看书到放学而告终@

    (这家伙嘴上说着看书无聊,自己还不是看起武学典籍和英雄自传就没个够,真香@)

    白契一脸嫌弃地看着这个还在滔滔不绝地讲述着爬树有多好玩的大少爷,微信群二维码,吹了个口哨,只见一道黑影扑棱棱落在搭着白契肩膀的萧梧栖的手上,吓得他猛然后退,差点把白契从椅子上带下去@

    萧梧栖定睛一看,顿时两眼冒光:“哇?这是鬼鸦对不对!我在英雄格尔的传记里看到过!还有苏达的自传,里面的大反派就养着很多鬼鸦!这鬼鸦是你养的吗?太帅了!”

    除了遭受过鬼鸦攻击的落凤国之外,在这片大陆上,没有哪个国家或者地区对鬼鸦带有偏见,所以他才敢放心地把小鬼鸦唤出来@当然他把小鬼鸦唤过来也不是为了炫耀@

    他拿出早已写好的纸条,卷起来,从手心里抽出丝线,把它绑在小鬼鸦的脚上@鬼鸦是一种很聪明的动物,聪明到只用两日便可以帮助白契和阳朔传递消息@阳朔不知在忙些什么,当白契对《穿针引线》的内容有所疑问时可以写成纸条,让鬼鸦把纸条送到他那边去@

    说起《穿针引线》,白契早就有所耳闻,这书便是记载着如何使用摄魂针和缚神丝进行攻击的绝世孤本(因为根本没人看),如今一阅,白契什么顿悟都没有,倒是生出了几分想去当裁缝的意思@

    书中第一页就实力劝退:

    摄魂针与缚神丝,八大常见双生灵气之末,因伤魂伤身特性不一而鸡肋者,伤魂不如点魂指,伤身不及华发针与金刚丝,练之为伤人实属不易,扫雷群,劝初学者另辟蹊径,如缝衣穿孔之流,应有较大作为@若仍有执意者,请继续翻阅,此书乃古今摄魂缚神大师经验之谈,如有困惑不解,随时可弃@

    其他内容就是说这灵气用来缝纫和穿孔怎样好,有多么大的市场,多么受欢迎等等@

    (我第一次见劝人别看的书……)

    里面的内容也是难懂,什么凝气于腕,飞针碎木,外线回流,稍微简单易学一些的也就是拉线设陷,不过这对丝线伤魂者的作用更大,白契的丝线是作用于实体的啊!如果说丝线伤魂者能无声无息切割掉别人脚部的灵魂,那白契顶多是能把人绊倒而已@他这次想问师父的,是他可以在哪里进行实践训练,毕竟光说不练可不好@

    “啊,飞走了!”萧梧栖看到小鬼鸦从窗户飞出去,有些可惜地嘟囔了一声@

    白契把书放回书架,看了一眼计时沙漏,说:“你知道哪里有比较空旷人又很少的地方吗,最好要有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