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二十七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高塔

    “飒……”

    “起风了?”白契没有来得抖了一下,迈出去的腿倏地收了回来@

    他听到风中隐隐夹杂着些许哭声,在这种万物皆寂的情况下格外地令人毛骨悚然@

    (这里怎么会有哭声?是我听错了吧……是风吧,是风声太大了@)

    这么想着,他环顾四周,咽了一下口水@曾经看过的各种恐怖片片段在脑海中不断闪现,他只能找各种理由不停安慰自己那些都是骗人的@

    拼命抑制着心脏中疯狂跳动的恐惧,他踮起脚,贴着墙壁走出了王宫@他前脚刚落地,细碎的哭声就戛然而止,他整个人都僵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

    王宫后的草地上还平铺着不少积雪,偶尔探出几棵枯黄的草尖;周围无太多树,只有寥寥数棵,漆黑的枝干上光秃秃的,满是厚重积雪,树下散落着似乎是被雪压断的树枝;方才起了风,树上的积雪摇摇欲坠,倒也为这景添了些动感@

    即便如此,这里也还是显得寂静又萧条@

    这片荒凉地带的中心,一座高塔突兀地伫立着@

    那圆柱塔身上满是斑驳的暗红色,大概是年代久远而外漆剥落的结果吧;塔顶的瓦片并非王宫所用的变色瓦,而是普通的暗红瓦片,与周围的建筑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更为奇怪的是,塔的周围,包括塔顶在内,没有任何积雪@

    (有谁在打扫吗?可是刚刚才下过那么大的雪……况且为什么没有扫出小路延伸到塔的周围?看守塔的人不用换班或者吃饭吗?这座塔看起来似乎不像是可以储存食物的样子……)

    白契慢慢靠近那座塔,塔方圆几百米内没有任何其他的建筑物,就这么孤零零地立在那,背后毫无生气的王宫和阴暗日空衬得它愈发阴森诡异@

    平整的雪地上只有白契留下的一串脚印,格外醒目@

    白契没空管那么多了,他小心翼翼地挪动着步子,以防自己在雪地里摔倒,又要尽快靠近那座塔@鬼知道之后会有什么东西过来呢@

    奈何这个身体还小,腿实在是太短了,踩到积雪稍微厚一点的地方就显得有些寸步难移,短短几百米的距离只走了一半,他愣是弄了一裤子的雪水@

    虽然身上的袍子有保暖措施,但是他的裤子和鞋子没有,而且还不防水@打湿了的裤子和鞋子如千斤重物坠在他身上,又重又冷,他也不能就这么脱掉,不得不放慢了前进的速度@

    在白契离目标只有几十米,一脚踏入一片积雪时,他不知是不是踩到了地面上凸起的岩石,只觉重心不稳,侧身倒在了积雪中@

    被积雪包住半个身子的白契没有着急爬起来,而是试着活动了一下脚踝@

    (还好,红包接龙群,没有崴到脚@)

    他松了口气,继而想要撑着地面,直起身子站起来@

    谁想他身下的积雪太过松软,他一双手直接陷了下去,直直地按在了一截棍状物体上,把他原本就僵硬的手硌得生疼@

    (啧…什么东西?好像是金属棒……为什么会有金属棒?)

    出于好奇,他索性握住了那根金属棒,打算抽出来看看是个啥玩意儿@

    不过他高估了自己的力气@

    一个刚刚开始长个的十岁小人儿,微信群二维码,正打算在雪地里拔起一根不知道多长的实心金属棒@想想都是不大可能的,更何况他的手脚还冻僵了@

    他的小脸憋得通红,一口气拔不出来,他就一点一点地使劲儿,跟一根铁棍杠上了,似乎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铁棍破雪而出的那一刻,白契因为巨大的惯性再一次栽倒在雪地上,只不过这次是仰面躺下而已@

    “哇…终于,终于弄出来了,怎么那么重啊……咦?”他有些欣慰地看向拔出来的铁棍本体@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喘气,就屏住了呼吸@

    (长枪?为什么那么眼熟,好像经常在哪里看到过…刃部为什么是红的……?是、是血吗?)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忽地,他左眼的余光瞟到一抹殷红@不祥的感觉汹涌而来@

    他机械地转过头去,瞳孔骤然紧缩,被冻得有些发红的脸颊瞬间血色全无,嘴唇微张却迟迟无法发出声音,哪怕是惨叫也好——恐惧让他忘了该如何尖叫@

    在那片被长枪掀翻开的雪地上,躺着一具尸体@一具*横流、面目全非的尸体@从它身上流淌出的血液染红了周围的雪地,如今早已凝固,使积雪犹如板结土壤般,只撬起一角,便把整具尸体暴露在了空气中@它身上覆盖的那层积雪并不算厚,大概是刚死不久,身上落凤国士兵的衣服此时已被撕扯得破烂不堪,露出里面外翻的皮肉@

    白契双腿一软,瘫坐在原地,捂住嘴不敢出声@他第一时间想去求救,但是不知道该去找谁;即使他找到人了,微信红包群,估计也是暴露了自己吧@他疯狂扒拉着积雪,向后猛退了一段距离,捶打心脏强迫自己大口呼吸,借着干冷的空气冷静下来@

    惊吓过后,微信红包群,他终于找回了些许理智@

    (是守卫这里的士兵吗?)

    他这么猜测着,也不是很确定@如果他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这里应该已经被袭击过了,凤羽可能也已经不在,罪魁祸首可能就是让所有人都去避难的根源@如果他猜错了,那这个卫兵是干嘛的?又是被谁杀的?为什么会被扔在这里?这么想着,他突然想到为什么大家去避难了却没人告知自己@

    (是太过匆忙了吗?可是我和万锦当时在食堂,工作人员和其他人完全可以喊上我们一起走的,可是他们却仿佛人间蒸发般突然消失了,我甚至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动向,之前也没收到过提前通知,而且他们的避难速度未免也太快了?除了林云和钟小仙,还有那个疯母人,我们好像没遇到过其他人……等一下,林云那孙子会不会知道什么?!)

    毕竟他可不像是不会坑人的家伙@不过现在想逼问已经太晚了@白契有些懊恼地搓了搓下巴@

    思考到烦躁时,他不经意地抬头,死相凄惨的尸体再次映入眼帘,又把他结结实实地吓了一次@心下想着不能再这样了,他抖着双腿,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像螃蟹一样,面对尸体,朝着塔走过去@他之前看过的不少恐怖片让他不敢背对尸体,微信群二维码,因为他总感觉它会突然站起来@虽然它只是尸体而已@

    好不容易脱离了瘆人的积雪范围,踏上了塔周围的空地,他一眼便看见了高塔的木门入口@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