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八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出发

    “这小子该不会死了吧?”

    “别吧,微信红包群,我看不是还有呼吸呢吗@”耳畔响起嘈杂的议论声,眼前的针线像泡沫般破裂,白契猛然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依然跪在地上,大家看自己的眼神满是不屑和理所当然@

    果然没成功吗@可是刚才他看到的又是什么?

    意料之中,他的心里除了可惜,没有其他想法@他站起身拍拍裤子,转身就走@可是当他走到台阶边时,黑袍人堵住了他@

    “告诉我你的灵气使用方法@”

    “我……”刚刚想否认的白契似乎想起了什么,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他的身体确实有些不对劲,肌肉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游走,冰冰凉凉的@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紧张感让他不由自主地绷紧自己的肌肉,冰凉的感觉竟开始在手掌汇集@

    他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好在黑袍人没有催促他,只是凝视着他的双手,眼神有些奇怪@

    “这……”白契摊开了双手@

    全场寂静@

    “什么嘛,还是啥都没有!”“唬谁呢?下去!”“没劲,走了@”看见白契“空无一物”的手心,人群渐渐散开了@

    然而,黑袍人却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去报名处等候一下,会有人过去接你的@”

    待白契走远后,九一上台向黑袍人搭话@

    “……你什么意思?”

    “发现有趣的东西了@”

    “确实,精神控制类的灵气确实少见……”

    “我不是指那个@”

    “那是哪个?该不会是刚才那个吊儿郎当的小子吧?”

    “嗯@”

    “别逗了,轮到他的时候法阵根本没发光,就是个废……咦?”

    九一的话说到一半,就哽在喉头,发出了诧异的声音——黑袍人默默用脚尖铲起了一部分白色粉末,被表层粉末所覆盖的下层粉末变得漆黑油亮@

    法阵内部直到现在都在闪烁着黑光@

    “被…污染了……”

    “真是太好玩了~我说,我们已经多久没见过这玩意儿了?”

    “喂…真的假的啊……对了,关于那小子,我还发现个很有趣的事儿@”

    远处的白契背后一凉,打了个大喷嚏@他搓搓鼻子四下观望,人都走光了,才从手心里拈起一根针——那是一根比头发丝粗不了多少的银针@刚才人群离得远,什么都看不见,而黑袍人却看得一清二楚@

    他的左手中是一枚银针,而右手中则是一根类似蛛丝的银色丝线,二者都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

    这玩意儿咋用啊?

    得,这不是逼着自己当裁缝吗?逢人就说一句:“嘿!我用灵气缝衣服的哦!质量杠杠的,不来一发吗亲!”别吧,听起来好像确实很靠谱可是真的太蠢了@但是除此之外,还真想不到针和线能干嘛@想想林云那个牛得一批的灵气,他终于知道上一世爸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夸奖别人家的孩子的了@

    “裁缝吗?”他沉思片刻,又猛然摇头,跑向报名处@

    ……

    白契回到自己的小茅屋,扒拉着自己的那些“家当”,手中提着一个方婆婆做的包@

    工作人员告诉他,先回去准备准备行李,明日一早就带他们前往皇都接受体检@他特地问了一下体检是要干什么,工作人员说大概会根据体质不同划入不同的军队编制@白契听到要参军还是小小地紧张了一下,不过这大概是最好的出路了,他可不想做一辈子裁缝,毕竟,不是每一个裁缝都能像自己祖宗那么有出息@

    我可是发过誓要有出息的人@

    这么想着,他打开了最后一个瓦罐,依然空空如也@“根本没什么好带的嘛!”这几日蹭吃蹭喝的咸鱼生活让他的罐子里没添过任何东西,换做是以前的白契这时候应该腌了不少吃的准备过冬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包里已经塞了几件方婆婆做的衣服和一些小零食,自己却啥都没得带,总觉得自己重生以来的这几日过得太米虫了@他眼珠一转,扑进稻草里胡乱摸索,终于掏出了一个圆圆的东西——那日从孤山上带下来的蛋@人累极了总是睡得很死,以至于他忘记了这玩意的存在@这一去不知何时回,总不能把这小东西扔这自生自灭吧?

    找来找去也就这颗蛋有点用处,白契把它放进包里,用衣服包好,抱起打算送给方婆婆当柴烧的稻草,去方婆婆家吃临行前最后一餐@

    火炉边,简陋的小木桌上放着几个大馅饼,还有一壶温热的茶水,壶口隐隐散发着热气@白契早就饿得受不了了,那群家伙简直是虐待儿童,他塞了好几口馅饼,还差点被噎到@方婆婆没说话,微信红包群,只是微笑着看着他急躁的吃相,手中赶制着给他准备的针织围巾@

    忽然,红包接龙群,她发现白小子安静了下来@

    “婆婆,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当然了@”

    “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我们明明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在我家被烧前我们几乎没见过面@”方婆婆给白契的包裹里有一年四季穿的所有衣服,还包括一双鞋,和她手里未完成的围巾@如果方婆婆只是单纯地把对子母的关艹用到了他身上,那也不用做到这份上@

    “其实也没什么…那都是你出生前的事了,你父女来到这个小村庄定居下来时就被有意无意地排斥,我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在一个雨夜,我在修剪花丛时被根茎绊倒,头磕在花台上,当时就失去了意识,是你父女救了我,他们主动承担了医药费和疗养费@”她顿了一下,再次开口,微信红包群,声音有些哽咽,“他们是好人,也老实,村里人有事的能帮就帮,我从来不相信他们所谓的罪名,但是我也想不到陛下为什么要处死他们……”

    哦?真有意思@

    白契默默地看着方婆婆抹眼泪,内心一片腹诽@

    (陛下?他们得罪的是国王?这样一对无条件帮助陌生人的善良夫妇,又只是普通的裁缝,竟然还会欺骗落凤国君?这么一来,“我”父女的死因,可能未必那么简单@看来我得好好考虑一下了,皇都真的是我的好去处吗?会不会羊入虎口,自跳陷阱?如果不去的话我又能做什么来践行自己的誓言呢?)

    一夜无话@

    日刚蒙蒙亮,白契就被方婆婆摇醒了,催促他赶紧去村口上车出发@

    那是一辆普通的马车,似乎是运货的,因为车厢两头互通,稍微下个雪刮个风就可以在里面堆雪人的那种@拉车的是两匹棕色的马,微信群二维码,赶车人也是那种邻家大叔型的@据说那些个黑袍人昨日就坐着贼鸡儿拉风的飞船走了,让他们自己去皇都报到@林云那个臭小子早就呆在车厢里了,看见白契打着哈欠匆匆跑过来,扭过头不屑地嘀咕了一句:“切,睡死在家里才好,免得碍我眼睛……”白契没理他,自顾自地把包裹甩进车厢@这小子自从灵气被激发后就牛逼哄哄的,尾巴都翘到日上去了,他现在不放肆,应该还是对之前的事心有余悸@

    “再见,婆婆,我走了@”

    白契翻身上车,刚坐稳,车夫一声招呼都不打,直接招呼着马儿开始前进了@

    方婆婆站在原地,面带微笑,望着马车渐行渐远,右手微微摆动以示告别@白契拾起包裹抱在怀里——这是他上一世在不安时最PICK做的动作@在远离村口前,他抬头看了一眼方婆婆,看了一眼对自己有巨大恩情的老人@

    他决定了,去皇都,不管那里有什么在等自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因为目前为止他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远离故土与亲人的孩子永远都不会料到,偶然回眸,便是此生最后一眼@

    “我会用最风光的方式回来,回到这里,没有任何人会欺负我,没有任何人会看不起我,到时候我会给您养老,报答您对我的关艹照顾,直到您去世的那一日,我发誓@”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