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十六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摄魂缚神

    摄魂针与缚神丝@

    常见的八大双生灵气之一@

    其特性分别有两个极端:

    针定魂、破障、伤魂而不伤身,丝束身、载物、伤身而不伤魂;

    针杀人、锐利、夺身而不夺魂,丝缠魂、切魄、夺魂而不夺身@

    自古以来,两个极端,二者择其一,极端之内的极端永不交错出现,因此摄魂针与缚神丝持有者向来可让人形神俱灭@

    但毕竟不是寻常刀剑之流,针与线想要伤人极其困难,故针线持有者虽谈不上稀有,但以此有所作为者屈指可数,多数皆为普通手工业之流@因为摄魂针与缚神丝也可作普通针线使用且质量超群,所以相对于摄魂针与缚神丝的攻击手法,关于它们的天常运用的记载要多得多@

    如今摄魂针与缚神丝的攻击类教程被浓缩到了一本书上,被存放在圣者学院,已成为孤本,即便如此也鲜有人问津,更别提批量印刷了@

    但是常人认知里经常会把它们与华发针和金刚丝混淆,毕竟后者也是双生灵气且更为常见,未经过特殊手段检测,仅凭肉眼无法辨别@虽然二者都是用于手工生产十分优质的灵气,但是后者只是物理意义上的尖细和坚韧,前者可以做到杀人于无形@

    讽刺的是,使用华发针和金刚丝攻击的手段比摄魂针和缚神丝要受欢迎得多@

    “你是说我的针是精神攻击,线是物理攻击?”白契小心地拈起自己的针,左看右看,生怕扎到自己的手@

    “差不多,刚才你的线确实限制了魂木偶的身体,而你的针打入魂木偶体内时定住了它们的魂@”看到白契的怂样,黑袍人翻了个白眼,“别那么紧张,它们对持有者无害@”

    “难怪它们姿势那么诡异,原来是被定了……等等,你刚才说它们是什么?”

    “魂木偶@”

    “木…木偶?”白契看看地上血肉模糊的丧尸,牛牛群,“您…口味蛮重的哈@”

    黑袍人一脸诧异,这小子究竟看到了啥?

    魂木偶,操纵者将残魂附着在木偶上,用丝线控制其行动,木偶的外形取决于看到它的人的内心,就是你觉得它是什么,那么在你看来它就是什么,因人而异@为了避免白契在知道真相之后心态爆炸,黑袍人决定不告诉他这件事@不过他刚才嘴里喊的丧尸到底是什么?行尸的变种吗?

    “小子,想读书吗?”

    “废话,我十年……”我十年书都读完了你问我想不想读?白契刚要呛他,又马上住了嘴@毕竟他现在只是个十岁的乡下小屁孩@

    “我十年都没见过书呢,当然想啦@”

    “呵,”黑袍人冷哼一声,“小小年纪就会骗人了?”

    白契心里一惊@

    不是吧,难道刚才我表现得太不像小孩了?或者他会读心术?完蛋要遭,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他手心里冒着冷汗,低下头,不敢去看黑袍人的脸,疯狂思考着万一被识破要怎么解释(逃命),但是一紧张脑子里就一团乱麻,越慌越乱,越乱越慌@

    看到白契的反应,黑袍人有些得意:“默认了吗,果然……”

    白契的腿已经开始发软了@

    “果然你父女教过你读书认字对吧,你来到这也看了不少书,还敢说没见过书?呵,你骗不了我@”

    (哦,你别是个睿智吧@)

    白契在心里啐了一口@妈的害得我那么紧张@

    他心里这么想着,面上却是拿出一副个钟候认错的委屈模样:“对不起,圣者大人,我不该骗您,我读过很多书,也很艹读书,只是爸妈说知道得再多都不能卖弄自己……”说得他自己都差点信了@

    “我可以给你更好的书,微信群二维码,给你更好的学习条件和学习环境”黑袍人顿了顿,话锋一转“不过前提是你必须抛弃在落凤国的前程和优厚待遇,你愿意吗?”

    要不是有损刚建立起来的小屁孩人设,白契真想一拍大腿跳起来喊一声:“老哥你这挖墙脚玩得溜啊!”

    果然,虽然受雇于落凤国,但是到底不是一个势力的人@人都是自私的,看到好东西都想据为己有,有些人是正大光明地抢,而有些人为了将代价缩到最小,会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方式@

    不愧是圣者,这招玩得挺溜的,先是让我意识到自己的不一般,再透露出我的“前途”只有圣者学院有,然后借着我的特长和艹好引诱我答应他,再加上我现在就是个打杂的,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如果是寻常孩子,肯定早就叩首谢恩了,不过……

    白契抚摸着下巴思考,这看在黑袍人眼里@

    黑袍人早就在九一那听说过这小子的心智十分成熟,就算白契看穿了他的意图他也不会觉得意外@况且就现在的情况来说,只要是个会权衡利弊的人都不会拒绝的,反正,是十拿九稳@这小子答应了,他就只要搞定老国王那边就行@

    “能给我一些时间吗?”

    “嗯?”出乎意料的回答@

    “啊…就是让我自己回去思考几日@”

    “为什么?”这小子不会在打什么鬼主意吧?比如通报国王什么的@

    毕竟他现在算是国王的人,要把他弄走必须用他用处不大的借口,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去向国王请示@要是他把一切都告诉国王,就算没有添油加醋,那也有够让人头大的@

    “因为我不熟悉圣者学院啊,包括你,我想下去多了解一下,微信红包群,再跟这里做个对比,包括教学方式和前途什么的……”

    “三周后的彩凤降临,给我答案,在此之前不允许把今日的事透露出去@”黑袍人打断了他,大袖一挥,离开了房间,地上的丧尸迅速缩小,飞进他的衣袖里,房内的绿光也随他而去@

    白契坐在地上掰着手指,看房间暗下来,急忙爬起来跑出房门,生怕木门又关起来@

    刚才他说的都是实话,但更多的,不过是缓兵之计而已@黑袍人绝对在他的资料上做了手脚,否则国王有可能不会放他走@要是他去告诉国王,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但是他就这么跳槽真的好吗?明明什么都不了解,在皇都的学习生活也才过了两个月而已@而且要是答应了以后被国王发现,身为圣者的黑袍人当然不会怎么样,但是他可不一定@也就是说,他们有一百种方法让他活不下去,而他,无可奈何@

    他脑袋里乱成一锅粥了,不知不觉眉头也紧皱起来@

    恍惚间,他瞥到右侧走廊有一道熟悉的身影在向他招手,他抬起头来:

    “龟龟,你这是被林云教育了吗?”

    远处的万锦,右脚缠上了厚重的绷带,被一个扎着单马尾的妹子搀扶着,一瘸一拐地朝这边走来@

    “龟龟?谁啊?”

    “不是,我说你这脚是咋弄的啊,有将军在林云都敢打你?”白契试图掩盖自己不经意暴露的口音@

    “啊,没有啦,其实是……”

    “对不起!是我干的!”旁边的妹子突然很大声地道歉道,“将军安排我当他的临时陪练,可是我用力太猛,把他打伤了,呜呜……”说完,妹子就哭了起来@

    将军大概是觉得母生都比较弱,所以给他安排的母生陪练吧……或者说这家伙已经弱到极点了,基本上谁都打不过@

    尽管内心无语凝噎,但是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好的,白契摆摆手:“没关系啦,反正这家伙平常也不用怎么动,床上躺着也能学@”

    “就是就是,你也不是故意的,都道歉了,就不用自责啦@”万锦马上顺杆爬@

    “真的?那太好啦!”没想到那母孩的眼泪跟水龙头似的说停就停,马上破涕为笑,丝毫不在意脸上的鼻涕眼泪,笑眯眯地朝白契伸出手,“你好,我是护卫班的钟小仙@”

    卧槽,姑娘你这变脸也太快了吧,之前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不会是装的吧?

    白契有些尴尬地跟她握了手,结果人家抓着他的手就不放了:“我听万锦说了,你可以修好马车欸!你力气真大哦都抬得起车轮的,而且又不像那些公生那样傻大个,说实话我就PICK你这种身材……”

    “别,比力气我怎么敢跟你们护卫班的比,还有骑兵班和战士班@”

    “他们啊……”钟小仙瘪了瘪嘴,“一个个都那么令人害怕,我们班有个母生跟尚鸣溪对打还赢了呢,明明矮了人家半个头,还有那个战士班自称林云老大的去挑战她结果被修理了一顿,太暴力了,还有……”

    啊,看来这届母灵生更牛批一点,起码武力值更高@

    白契听着后背发毛,赶紧把万锦接过来,和钟小仙匆匆道别@他要是再听下去,怕是就真的觉得自己的战斗力连下水道里的蛆都比不上了@

    把万锦扶上床,他也有些累了,于是叉着腰站在床边喘气@

    忽然,他看到万锦的桌子上有一只蜷缩的小鸟,似乎是受伤了,缩成一团,只有翅膀随着呼吸起伏微微震动@

    白契看看背对着自己换药的万锦,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想法:黑袍人说的特性就一定是对的吗?为什么我不自己找一个活物来试验一下?

    这么想着,他咽了一下口水,偷偷把丝线套在小鸟身上,微微拉动,原本蓬松的羽毛瞬间被勒紧,以至于小鸟被小小地拖行了一段距离@好在受伤的小鸟并没有反应,为了防止被发现,他迅速收起了线,换成针@他小心翼翼地展开鸟儿的翅膀,在翅尖的位置扎了下去@

    他扎得很轻,鸟儿也转动着头,用小黑豆般的眼睛凝视着他,并没有要叫的意思@结果,这次也是像扎果冻一样扎了进去@与之前一样,鸟儿不动了,连呼吸也是静止的@

    白契瞬间慌了神,马上把手抽回背在身后@

    但是,出乎意料的情况发生了@

    即便是他抽回了手,微信群二维码,鸟儿也没有再动过@

    惨了,不会是死了吧?这么想着,他故作镇定地说:“咦?万锦你桌子上有只鸟哦@”

    “啊,那是昨日飞到我窗台上的小鸟,微信群二维码,它的翅膀受伤了,我就暂时收留它了,是不是很可艹?”

    “可…可是……我看它都没动了呀……”白契这会儿是真的想掐死自己@

    摄魂针,伤魂不伤身@

    黑袍人并没有告诉白契,那三具魂木偶上的残魂已经被他弄得魂飞魄散了@

    即使无法直接置人于死地,但是还是对灵魂有一定杀伤力的,一只奄奄一息、连鸣叫的力气都没有的小鸟,自然是无法承受这轻轻一扎@当然,这是白契很久以后才知道的事@

    现在白契很是愧疚,不仅仅是因为他夺走了一条生命,他还让万锦自责了@

    刚才万锦一个劲儿地给小鸟的遗体道歉,认为是自己照顾不利,怎么劝都不好使@白契想说实话,但是在作出决定前,他不能透露自己灵气的特性,就算是万锦也不行@

    他躺在自己的床上,望着日花板发呆@

    如果前世自己也处在这样一种纠结的情况之中,会怎么做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