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六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大会开幕

    大会前的两日白契都是在方婆婆家度过的@

    是的,他就这么没出息地蹭了两日的饭,说起来也怪丢人的@但是他真的不会打猎啊!抓鱼也不会!就算有记忆,实际操作起来也是有难度的!

    大会开幕当日早上,白契是被礼炮声吓醒的@不知道是哪个神经病定的规矩,每届大会开幕前都要准备一堆礼炮,绕着村子走一圈,边走边放,让一路上的村民都融入大会的气氛中@没办法,这么吵闹的环境下,他也赖不了床,只好一脸不快乐地起床穿衣服@他走出草庐时,正好看见方婆婆急匆匆地跑过来@

    今日方婆婆翻出了压箱底的红花方巾披上,裙子也很干净整洁,穿的很正式,白契低头看看自己,两日前衣服擦坏了,方婆婆给打了很多补丁,真是惹得他自己都嫌弃自己@

    “白小子,微信群二维码,走吧,婆婆陪你去大会会场报名@”方婆婆笑眯眯地牵起白契的手,领着他就往村北走去@

    田埂处不见了庄稼谷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舞台@说是舞台可能不是很确切,不过上面有人正在跳舞@台子底下早已是人山人海,而人群的不远处有另一群人正在排队,都是大人领着小孩子@可能是缘分吧,他第一眼就与之前欺负他的那个孩子头对视了@可能是出于心理阴影,又可能是害怕白契告状,扫雷群,那个家伙率先别开了目光,有些慌张地缩进了人群里@

    白契冷笑一声,跟着方婆婆排起了队@队伍前面的人发现白契后,像是在远离瘟疫似的,留出了一大片空白;白契也很识趣地没有往前挤,默默地站在原地,直到自己前面的所有人都完成了报名@

    待人群散去他才看清队伍尽头的人@一丝不苟的表情,一丝不苟的黑色长袍,一丝不苟的灰白头发,一丝不苟的胡子,整个就是一标准的教导主任@对了,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教导主任这种东西@白契盯着那人胡思乱想时,对方也在打量他@

    哪儿混进来的小乞丐?

    这是九一导师的第一反应@出于礼貌,他还是尽力抚平紧皱的眉头,开口询问:“你们是来报名的吗?”“当然@”不然还能干嘛,观光吗?九一一愣,之前来报名的孩子都是家长说话的,突然换成孩子来亲自回答问题,多少有些不习惯@“咳咳…好的,把这张表填一下,然后去田埂后的小树林等着就好@”

    九一尴尬地拿出一份表格递给方婆婆,没想到白契直接一把夺过纸笔自己写起来@

    方婆婆和九一皆是一惊@“白小子,你啥时候认的字啊,婆婆咋不知道?”“呃……”白契的笔尖顿了一下,继续往下写,“是我爸妈以前教的啦,就几个字而已……”

    没错,他在路过村子里大大小小的店面时就发现了,这个世界使用的文字是汉字,起码白契所在的地区使用的是汉字,所以他自然而然就写出来了,完全忘记了自己只是个十岁乡下孤儿的事实@好在方婆婆心大,“哦”了一声便不再询问,倒是旁边那个教导主任一脸对我很感兴趣的表情@

    (好可怕啊不要看着我啊!)

    “嗯?白契?”“嘎哈?(干啥)”听到教导主任念自己的名字,白契抬起头看着他@“什么?”对方明显不知道这句“嘎哈”是什么意思,白契恨不得一耳光扇死自己,为什么这种时候还会突然蹦出这种莫名其妙的口癖啊!

    (嗯?林云?)

    他有意看了一眼孩子头的名字,顺便记了个仇@要是不知道名字的话就算是骂人也不方便对吧?

    “那个……婆婆我们去树林吧@”为了防止自己再做出什么很谜的事,白契以最快的速度填完了表格,把笔甩到一边,拉着方婆婆就往树林走@九一目送着他们离开,随后拿起了桌上的表格,扶着下巴,若有所思@

    “白小子慢点走,不用那么着急,你瞧,台子上有人表演哦@”方婆婆这么一说,白契才想起抬头观看舞台上的表演@

    台上似乎正在表演单人演唱,母歌手身着水蓝纱裙立于舞台上,微信群二维码,曲子磅礴而震撼,歌词听得不是很清楚,大概是在歌颂着什么东西@前世的他本就对音乐不感兴趣,红包接龙群,今世也是如此,所以他瞟了几眼,又作势要走@

    “呼哇!”

    歌曲演唱到*部分时,人群突然沸腾起来,瞬间的欢呼声再次吸引了白契的目光@他又望向舞台,被眼前的景象深深震撼——歌手挥动双手,竟在舞台上空制造出了一个巨型水球@双手平摊,水球便展开,似波涛翻涌的海面,阳光透过水体映射下来,有一种置身海底的梦幻之感@随后歌手双手猛地拍击于胸前,“海面”上突然跃出一条由水组成的巨型鱼,带起的浪花化作细密水珠撒下,淋在白契的脸上,冰凉的触感使他一怔@

    “婆婆,那是怎么做到的啊?”特效吗?自己曾经在科技博览会上看过这种3D全息投影仪,不过这水珠竟然还是真的水珠,多少有些不可思议@

    “那个就是灵气哦@”方婆婆笑眯眯地看着那条依然游弋在舞台上空的大鱼,“这是灵气的一种使用形式,不过仅仅只是好看罢了,以气化水,以水为鱼,没有什么攻击力,只能用于表演而已@”

    “哇……”即使是花瓶,这么看来也是蛮厉害的啊@“那婆婆见过有攻击力的灵气嘛?”“当然有啊,我早些年去王都里为老爷买珍贵花种,在街道上看到过警卫用灵气抓捕窃贼,警卫手里的刀劈出去的那个灵气啊,金黄金黄的,好几十米的距离呢,一下子就把贼的腿砍断了……”

    (卧槽那么霸道的吗?这个世界会不会因为灵气的存在,而没有枪这种东西?)

    说起来,白契的记忆中根本没有任何关于枪的记忆,也没有汽车火车和飞机,只有马车牛车之类的@如果灵气可以像子弹一样伤人,那么没有交通工具,那是不是就意味着灵气也可以用来做位移?瞬移或者飞行,又或者遁地?

    接下来又表演了几个节目,都多多少少使用了灵气,或是主演,或是助兴,无不让白契大开眼界,仿佛乡巴佬进城,满脸震惊,就差流哈喇子了,最后他还是被方婆婆强行拽走的@不过,有一点非常遗憾,这些灵气都是用来表演的,这让白契更加好奇攻击型灵气究竟是怎么被使用的@

    树林里早就挤满了孩子和家长,偶尔还能看见几个身穿黑色袍子的工作人员在人群中穿梭@

    正午时分,白契无聊到玩手,肚子也开始叫了起来,主办方还迟迟没有动静@家长们早就被请了出去,留下一群小屁孩闹腾@现在他们闹腾累了,竟然有几个开始随地大小便,粪便的臭味让白契心中的不满更盛@他满脸嫌恶地绕开小屁孩们,径直朝着正在桌边休息的工作人员走去,打算发泄(找茬)一下心中的火气@

    他还没走到桌边,工作人员便抬头看了看太阳,低头招呼同伴,从身旁的桌子中拿出一叠卡片@几个人一个个询问着孩子的名字,然后拿出一张卡片递给他们@白契愣在原地,那个抬头看太阳的人走到他面前@

    “名字@”

    “白…白契@”

    “给,22号,最后一个,待会喊到你就去舞台右边的阶梯底下待命,知道吗?”说着,他拿出一张写有22的卡片塞到白契手里@

    “知道了@”原来这一届的适龄儿童有22个人@“那个…大哥哥(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就姑且先这么叫吧),请问这里有提供午饭的吗?”

    那个人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激发灵气要求身体里的杂质越少越好,激发过了再吃东西吧@”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靠!”白契一下子把卡片甩到地上@这是哪门子的歪理?摆明了家长不在就虐待儿童嘛!“咕噜~”肚子又很应景地响了一声@

    无奈又无聊,他只能趴在隔离网上看着舞台@

    白契的视力异常的好(也可能是因为曾经白薇是个无敌大近视所以才觉得正常的视力好),他可以看清舞台上的人和物,因为舞台安装了扩音器之类的东西,所以台上的人说话也能听得一清二楚@就这么随便一瞅,他就看见了舞台附近为大人们准备的几十桌宴席@

    这果然是在虐待儿童吧!为什么大人吃宴席我们就得在这种屎尿熏日的地方饿肚子!

    恨得牙痒痒的同时,他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登上舞台@

    背景音乐戛然而止,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等待九一导师发话@

    白契原本以为他就是个打工的招生老头,没想到居然还是大会主持人,虽然主持的是这种穷乡僻壤的灵气激发大会@

    “诸位,红包接龙群,今年的灵气激发大会由我来主持,按照往年的流程进行@”

    “今年本地共有22名适龄儿童参加大会,多过往年,可能会需要更多的时间,所以主办方为各位准备了食物,请自行享用,大会期间还请不要喧哗@”

    看来人数确实是比往年还要多,毕竟这个小村庄的人口也是在急剧增长的@

    “现在开始告知大会规则:一,参与儿童必须是今年满十岁,过大或过小者如出意外概不负责;二,每个人一生只能激发一次,冒名二次参加者如出意外概不负责;三,灵气激发视个人体质会产生不同程度的不适,当然也包括残疾和死亡,如因个人原因出意外概不负责@”

    (这什么废话啊只说最后那一句不就好了啊!说这么多不就是要甩锅啊!我这是签了这是哪门子的生死状啊!)

    “以上,如有异议大可立即退出,如果没有,那么,我宣布,丑历781年燕华村灵气激发大会正式开始!”

    “我有啊!我有!糟老头你倒是看我一眼啊!你们到底对什么情况负责啊!太随便了吧!喂!”白契跟疯了似的在隔离网上扒拉着@当然,“糟老头”听不到他的呐喊……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