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十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懦弱的日才

    白契把手插进口袋里,跟在队伍后面,若有所思地回到宿舍@

    刚才国王的话已经很明确了,他确实把我们当做打手在养,必要的时候,微信群二维码,让你献出生命@不过这种欣欣向荣的大国家,拼命的机会应该很少吧,这么算下来,还是一笔不错的买卖,显然是我们的收益更大,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些不舒服呢……

    这么想着,他摸出了钥匙正打算开门,却被一个人硬生生撞了一下,钥匙脱手而出,飞到了墙角边@

    “啊!对…对不起!”

    白契还没来得及发火,对面就开始一个劲道歉了@他扭头一看,是一个跟自己一样高的公孩,剪着西瓜头,刘海有些长,带着大大的圆眼镜,身上的衣服和自己一模一样,坐在地上揉着脑袋@他前世也戴着这样的大圆眼镜,因为看起来很可艹,不过这个公孩眼睛不大,带着眼袋和黑眼圈,脸色也有些蜡黄,着实说不上可艹@再加上身材瘦小,又有些畏畏缩缩的,实在不讨喜@不过既然人家道歉了也不好再为难什么,他压下火气,把公孩扶了起来@

    “咦?”他不经意间瞥到了公孩的胸牌“你是维修班的?”

    公孩打了个激灵,飞快地捡起自己掉在地上的书缩到墙角:“是…是,怎么了吗@”

    (哇怎么那么大反应啊,我又不会打你@)

    “没什么,我也是维修班的,要不要互相认识一下?”

    没想到那个公孩听到这句话后,仿佛发现新大陆般抬起头来,原本暗淡的双眼染上了兴奋的光芒“啊?你就是我同学啊,你好你好,我叫万锦@”

    后勤部维修班,这一届灵生人数比见习战士还少,一方面是这届灵生质量不错,像白契这样孱弱的人不多;另一方面则是不需要太多人,实在修不好大不了扔了换新就是,维修班存在的意义就是平常给物品做做保养,在物资不足时应急而已@这个班里,只有两个人,连导师都没分配,就扔了一大堆维修指导资料让我们自学,然后拿着一堆破烂实践@唯一的好处,就是没人督促,学成什么样是你自己的事,反正保证用到你的时候靠谱就行了@

    说白了,进了这个地方,基本上就废了,因为根本没有提拔的空间@

    “我叫白契,那什么,你挡到我了@”

    (这家伙站在我门口我怎么开门啊喂@)

    然而刚才还畏畏缩缩的万锦并没有挪开,反而一脸兴奋“你住这里?哇我住你隔壁耶,以后我们交流维修经验可方便多啦@”

    (谁要跟你交流经验啊让我回房间谢谢@)

    尽管心里不爽,但看在是唯一的同班同学的份上,他还是站在原地听万锦唠叨了一会儿有的没的@大概是说够了,万锦终于长舒一口气,转身打开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看来这家伙还真住在隔壁@

    白契回到房间,屁股还没坐热,万锦又在那敲门叫他了@“我特么真应该好好骂他一顿,烦死了@”

    “白契!白契!你吃饭了没!”

    对哦,吃饭@现在都快到下午了,除了在车上啃过一点干粮外,他粒米未进,肚子也应景地响了两下@于是他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红包接龙群,打开门道:“没吃@”

    “那我们去食堂吧,刚刚卫兵大哥说食堂留着饭给我们这些灵生呢,刚好我俩可以坐一起@”

    要说万锦这家伙,互相认识了以后就热情得不得了,跟憋了很久似的,白契甚至怀疑一开始那副模样是这货装出来的@大概是平时被陌生人欺负多了,现在觉得作为同学的自己不会欺负他吧@

    万锦带白契来的食堂是供所有皇城卫兵进餐的食堂,大得让他俩瞠目结舌@现在八个取餐点都排起了队,全是刚刚面见国王回来的灵生,偶尔能看见刚刚换班回来的卫兵拿着餐盒路过@

    他们两个乡巴佬左看右看,微信红包群,就连打好了饭找座位时都在感叹这里的设施实在是碉堡了@尤其是万锦,畏畏缩缩的一个人,眼睛里却亮晶晶的@相比之下,白契这种吃货更在意这里的饭菜味道怎么样,他随便找了个位置,拉着万锦坐下来@

    他尝了一口青菜又咬了一口酱肉,跟前世学校食堂里的味道差不多@也不是难以下咽,但是他还是有些失望,还以为异世界会有什么创新呢@食欲大减,他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万锦聊了起来@

    万锦这家伙家里没什么钱,父亲早亡,女亲靠帮人补鞋过天子@要说这家伙也是个很温柔的孩子,帮着女亲干活,PICK修东西,也PICK大家看到东西被修好时欢乐的样子@他很聪慧,细心,好学,思考能力和悟性都很强,可以说是日才,因此他小小年纪就会修很多东西了,多少能补贴家用,不过仅限于衣物或一些小玩意@这个年纪的公孩子多少都会对机械之类的感兴趣,家里没条件,他也不哭不闹,恰好自己被激发了灵气,如愿进入了维修班@他进入这个没有前途的维修班,应该也算是自愿吧@出于对他的意愿的尊敬,白契把贬低维修班的话咽进了肚子里@

    其实白契很佩服这种人,肯为了自己的志向而赌上未来努力奋斗@

    (可是,他的性格……)

    白契微不可察地摇摇头,顺便问了一下万锦的灵气使用方法@

    “我的灵气可以附着在眼球上,然后将眼前的东西无限放大,比如我现在可以数清楚你左眼有几根睫毛……”

    (我去,这什么bug一样的能力,自带显微镜吗?要不是身体太差估计会被分去当哨兵或者游击兵吧……)

    “对了,你的灵气怎么用的呢?如果是带有很强攻击性的灵气可不适合修东西哦@”

    “这个……”

    被这么问起,白契愣了一下,有些尴尬地搓搓手,从手心里拿出针线@这俩好像就是拿来修东西的吧,体检老师还真会照顾人才啊喂@

    没想到万锦跟见了宝贝似的,拿起来就盯着看,嘴里还念叨着:“哇这么好的灵气为什么不是我的,好羡慕你啊!”“你看这针尖的尖锐程度,扎在皮上估计都不会留孔!”“瞧瞧这丝线,用来缝衣服绝对看不出来!”之类的话@

    (老哥别这么吹我好吗,我会膨胀的@)

    可能是他太兴奋了,又或者是针太细小,他一个手滑就把针弄到了地上@正处于亢奋状态的他迅速弯腰去捡针,完全没注意到旁边有人经过,整个脑袋都撞在了来人的大腿上@

    大概是出于本能吧,他马上抬起头道歉,而那人则一巴掌抽在了万锦的脸上,他的眼镜都被抽飞了出去,落在了白契的碗里@

    (卧槽你二大爷,我特么就吃了几口!)

    白契一脸怨念地抬起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紧接着是熟悉的声音传来@

    “你不长眼睛啊?我的汤差点被你撞洒了,信不信我连碗带汤扣你头上?”吼完,那人一抬头,刚好对上白契幽怨的视线,他勾起嘴角,微信红包群,无视捂着脸颊道歉的万锦,径直走向白契“哟,差点忘了找你麻烦了,你说我在这把你打坏了你回去能不能把自己修好呢?”

    “林云,给我的饭菜道歉@”其实说不虚是假的,之前在村子里只能说打了他个出其不意,实际上林云比白契能打多了,毕竟体型差就摆在那,现在白契这么淡定多少有一些强撑的意味在里面,大不了打不过求助大人就是,“万锦你过来,别理他!”这种小孩子越理他越来劲@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打就打我,不关他事,待会他的饭菜我来赔……”万锦一看林云奔着白契去了,虽然还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不过手里却紧紧攥住了林云的衣角@

    “妈的@关你什么事?滚,待会再收拾你!”说罢,林云抬起脚就要往万锦肚子上来一下@

    白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趁机抓住了他抬起来的那只脚,往后一扯,林云就因为重心不稳倒在了地上@因为过道略窄,他扑腾了一阵子才爬起来,拿起邻桌不知道是谁的餐盘就要扔白契@

    “那边那几个家伙,再不住手就关禁闭了!”

    林云听到这声怒喝的时候浑身一颤,把餐盘甩回邻桌,一句话都没说,悻悻地走了@

    已经做好防御姿态的白契把手放下,稍稍抬头,一个满脸怒气的母孩子正俯视着他@母孩留着黑色的齐耳短发,嘴唇微张,眼角微微上翘,那一对巾帼眉格外引人注目@

    “你们两个,还有刚才那一个,如果还有下次,关禁闭一日@”她的眼珠转了一下,看到他们的胸牌“呵,不过对于维修部的人来说,微信群二维码,就算关一日禁闭也不会错过什么重要课程吧?便宜你们了@”说罢,扬长而去@

    “那母的谁啊,看起来讨厌得很@”

    “别…别这么说!她是皇城的灵生,名叫尚鸣溪,现在是见习骑兵,她爸是贵族,特地嘱咐了要她帮忙维持这里的秩序……”万锦擦了擦鼻血,站起来心疼地捧起自己的眼镜开始擦@

    “我说,刚才你明明都道歉了他还那么过分,你倒是还手啊,干嘛那么低声下气@”

    “还手的话打起来怎么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要是道歉的话他打我几下消消气,事情也就过去了……”万锦见眼镜上的油污实在擦不干净,就用纸包了起来打算拿去用水洗@

    什么?这是什么脑回路?

    大概是自己前世就没有被欺负过吧,白契不是很懂这种想法,也不想懂@

    万锦的学习能力和才智可能比这里的大部分人还要优秀,但是他却低声下气地缩在阴暗的角落里,只敢对自己信任的人正常说话@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如果白契的担忧没错,那么这份懦弱可能成为万锦追梦最大的绊脚石——没有勇气面对外界争端的人,即使再优秀也会被埋没@

    毕竟这个世界是不讲道理的@

    望着在洗手池边冲洗眼镜的公孩,白契皱了皱眉头,又去为自己打了一份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