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情之皇者归来 第四十七微信红包群二维码:讨债

    “喂!小子,我允许你过去了吗?”黑面大汉叫住田昊。

    田昊压根没理他,自顾自的走着。

    感觉自己脸面挂不住的黑脸男,推开怀里的女郎,快步向田昊走过去,一把拉住田昊的肩膀,“小子,我跟你说话呢,聋了?你再往前一步,信不信让你走进来躺出去。”

    田昊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深呼吸了一下,缓慢转身。

    “我没时间陪你们玩。”田昊把材料袋随手扔在一边,轻轻把面前大汉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移下来。“本来,我今天也没打算拿钱回去,我不过是走个过场,完成上司交代的工作,给我钱我还嫌带着麻烦。不过现在,听你们这么一说,我还就打算带一些钱回去了。我这人其实挺好说话的,也能开得起玩笑,不过,你们这些人怎么就这么没眼力见呢。”

    “有些话,我只告诉你们一遍,我这个人,最讨厌,被威胁。”田昊抬起头,看了黑面大汉一眼。

    仅仅一眼,黑面大汉顿时觉得自己浑身汗毛炸起,头皮发麻。这是怎么样的眼神,强大的压迫感仿佛要让人窒息,叫人提不起任何反抗的想法。

    大汉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呈佝偻状,慢慢地软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翻起了白眼,竟是晕了过去!

    田昊站在大汉旁边,收回打在对方肚子上的拳头,*地朝四周看了眼,邪笑着问道:“傻站着干嘛?你们不给他报仇?”

    田昊的一句话跟点燃引线的火苗一般,整个大厅内的男男女女都露出愤怒之色。

    “小子活得不耐烦了,别以为有两手就没人敢动你!”一个体格壮硕的男子扔掉手上的扑克牌,气冲冲地撩着拳头就冲上来。

    田昊根本没抬眼,一只手伸进衣服口袋掏烟,一只手随意地抓向了那挥过来的沙包拳头,骤然间半空中一个急速扣爪,那巨大的拳头还没落下,男子的手腕就被扣地严实。

    一个轻描淡写的翻腕,那男子的手就跟麻花一样瞬间变了形!

    男子一声痛叫,抓着自己的手臂软倒在地上,手臂的骨头完全已经错位的他,痛了冷汗浸湿全身!

    一干原本还打算冲上来群殴田昊的痞子见到这一戏剧性变化,不禁都迟疑地停下了脚步。他们怕丢面子,但更怕疼!

    田昊点上根烟后,深吸了一口,周围原本还在叫嚣的一群男女此刻露出几分惊疑不定的神色,小心翼翼地看着田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真正能混出名堂的人,往往是除了脸面什么都不要的人,你们看来只能算见习混混,还没能真正上道呢。”嗤笑了声,田昊拿起被丢下的材料袋,“你们吹牛的能力比打架的能力厉害许多,不知道之前派来的公关是怎么样的,不过我想,我跟他们还是有那么点区别的。”

    说完,田昊转身继续朝着总经理办公室方向走去。

    “这位先生好身手啊,不过来我的公司,却如此对待我的下属,实在有些让我张某人难堪啊。”一个沙哑的男中音从经理办公室处传出来,慢慢的,一个灰色西装,皮鞋蹭亮,五官棱角分明的成熟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老大!!”

    一群原本气势全无的喽啰们见到这个男人,再度尖叫起来,仿佛这个男人立刻就能帮他们找回所有丧失的颜面。

    田昊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一脸从容与成功人士的独有矜持骄傲,怎么看都像大公司经理,的确不像是流氓团伙、皮包公司的带头老大。

    怪不得会让韵菡国际会吃亏,原来后面有人,田昊心里暗笑着。

    “这位韵菡国际派来的追债先生,你的所作所为让张某人很难办,你说该怎么办才好呢?”张老大露出个邪异的笑容,气定神闲,犹如最老牌的西方绅士。

    田昊看了眼包里的材料,眼前姓张的应该就是这家流氓公司的老大,张恒。

    看到这一幕,大厅里那些流里流气的男女尖叫四起,大声呼叫着让张老大灭了这嚣张小子。

    张恒示意让大厅里的人安静下来,脸色有几分倨傲,轻微地活动了下筋骨,衬衫内的强健肌肉犹如活了一般,胸口手臂处鼓胀起来,骨骼发出咯咯咯的响声。

    “哟,还是动作影星?”田昊乐了,“健身花了不少功夫啊,这肌肉能去参加男人选美,富婆包养都够格了。”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田昊叹了口气,“我劝你还是穿上衣服,把钱还了吧,我真不想动手,不然在你手下面前丢人,以后下面的人不好带。”

    张恒终于怒了,猛地一个箭步就冲了上来!

    一身强壮的肌肉果然不只是吹嘘,张恒窜到田昊面前一米多处后,飞快地转身就一回旋踢!

    应该是练过散打一类的武术,张恒的动作极为熟练,力道十足!

    这一腿踢来,带起一阵劲风,直把周围桌子上的文件吹地飞上半空!

    在所有人都看不清这一腿路线的情况下,田昊的左手举起挡在半空。

    “啪!”

    不似其他人想的那般田昊被踢飞,只见张恒那只脚,脚腕处赫然被田昊的左手牢牢地抓住,再难寸进!

    “准心不错,慢了点。”田昊好似在指导学生一般地评价道。

    张恒心里一片惊骇,他的散打水平可不是电视里随便放放的那些表演,那是真正地下世界锻炼出来搏命的本事,自己刚才那一脚的速度与力量自己清楚地很,从来没有人能这样从容地,好似小孩子过家家一般挡住自己的攻势!

    强烈的屈辱感让张恒心里暴躁起来,脸上紫红色一片,狠声道:“放手。”

    是的!他自己根本无法将脚从田昊的手里挣脱出来!

    这个男人的力量怎么会强到这种地步?

    “你还钱,我放手。公平吧。”田昊随口笑道。

    张恒眼里闪过一丝厉芒,“我得去办公室里拿支票。”

    “这才乖嘛。”田昊点点头,将张恒的脚松开。

    在场的所有人惊骇无比,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心目中无敌的老大会突然输在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手上。不由的,这群男女都开始倒退,缩到电梯口处。

    张恒心有不甘地看了杨辰一眼后,才慢慢走回办公室,没过一分钟,再度走了出来。

    “你会后悔今天的决定,我张恒从来没输过,今天,也不会。所以,你得死!”

    缓缓从办公室走出来的张恒,那张英俊的男人脸上凝结了一片阴霾,眼里露出几分疯狂。

    他的手上,赫然是一把已经上了弹药的来福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田昊的脑门!

    田昊没有他想象中的惊慌,反而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枪械管制无比严格的国内,竟然连张恒这种角色都能拿出枪。“张经理,再劝你一次,收起枪,还了钱,咱们各走各的路。”

    “你以为我不敢开枪?你试试敢再往前走一步,我就送你见阎王。”

    田昊毫不犹豫的向前迈了一步,“你猜我敢不敢?”

    张恒额角滴下冷汗,不过没有开枪,大声咆哮,“别动!你再走一步我就开枪了!!”

    田昊不以为意,继续朝前迈了一步。额头已经顶到了枪口。“枪在你手里,开不开枪你说了算。”

    落针可闻,空气仿佛在这一短短的时间内被抽干,整个办公大厅内,所有人都心提到嗓子眼,愣在了当场,就连被田昊打倒,躺在地上痛苦不堪的两人,也都屏息看着眼前这一幕。

    张恒的手指只需要轻轻扣动扳机,就能用暴烈的子弹穿透眼前这个血肉之躯!

    田昊的神色很平淡,就跟走过去与一个人握手没多少区别,那眼神淡泊的,就如同眼前的生死时刻压根不存在一般!

    这一切其实只维持了三秒多钟,张恒已经脸色惨白,满头冷汗,眼神木然。

    “这个世界上,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你觉得,我是哪一种?”田昊轻笑了声,很顺手地将张恒手里的来福枪夺了过来,张恒愣在原地,根本忘记了抵抗。

    “咔嚓!”

    只见田昊很是随意地双手一掰,金属质地的来福枪,好似一根芦苇杆子,竟然应声折断!

    这一画面,这一声音仿佛把所有人都拉回了现实,所有人都为之心惊胆战!

    这这不是好莱坞电影里才有的画面吗?这人!他超人吗?还折断步枪!!

    将折断的来福枪甩在一边,杨辰拍拍手,似笑非笑地道:“郭总,这下你可以去拿支票本了么?”

    张恒跟回魂了一样,全身一阵颤抖,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眼前对自己笑的年轻人,他自从出道以来,见过狠的,但还真没见过不要命的,更可怕的是,这个年轻人的眼神,似乎冥冥中告诉他,哪怕他开枪,照样对他无可奈何!

    怎么可能,这个世界上真会有人不怕子弹?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张恒发了狠,他要维持最后的黑道大哥尊严。

    “啧啧。”田昊可惜地摇摇头,“你怎么就不开窍呢,如果你真斗得过我,你刚才就该开枪。你连枪都不敢开,说明你还在畏惧生死。你是斗不过我的,不要逼我做一些我很久没干的事。”

    “我承认你打起来比我厉害,你胆子够大,但老子就不给你钱!!”张恒一脸狰狞地嘶吼。

    “那就不能怪我了,我性子已经改了温和挺多了。”

    田昊露出个诡异而略带兴奋的微笑,身体飞快转过,移动到张恒身后,与此同时,一双手猛然发力,速度快到根本让张恒无法反应,就已经把张恒的两只手臂连根处抓住!一脚踢在张恒腿关节处,张恒一个踉跄,跪倒在地!

    “喀咔!!”

    只听骨骼发出错综的响声,张恒一声痛吼,两只手臂竟然从肩膀开始错位开来!

    田昊的一只脚踏住了张恒的小腿处,让跪倒在地的张恒根本没有办法站起身来,只能在腰部处不断扭动,但每当一扭动,田昊的脚踩地越发用力,让张恒到最后半点不敢乱动!

    “从现在开始,直到你答应给钱,我会让你体验从来没有过的感觉。”田昊轻轻在张恒耳边言语一声。

    说罢,“咔...”又将双臂脱臼的部位装了回去。

    “这样就像让我屈服?不可能!!!”张恒大声叫嚷着,而其他一干小弟则都已经吓的瑟瑟发抖,不敢乱动,看到自家老大被殴打跪倒在地,却是半点不敢上前。

    田昊没有回答他,继续‘咔嚓...’一声又将双臂关节拽到错位,张恒的惨叫声刚刚落下,双臂又传来剧烈的疼痛,让他无法忍受的惨叫出声。

    恶魔!恶魔!这男人是个恶魔!

    张恒彻底崩溃了,他知道这样下去,自己不会死,但可能比死更难受,生不如死,就这意思!!

    手臂上与小腿处的痛苦,仿佛锥刺了自己的心脏,自己大脑好几次要休克,却又被难以忍受的痛楚拉回神来!

    “我...我给钱。”

    当田昊再一次把双臂关节装回去后,张恒实在无法忍受了。

    张恒嘴唇已经发青,声音带着几分哭音,是的,他哭了,他流泪了,有屈辱,有不甘,但更多的,却是被痛出来的!

    “这就对了嘛。早这样多好,弄这么些麻烦事。”田昊心满意足地松开了张恒的手臂,嘿嘿笑着,又恢复了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说道:“不过张经理啊,鉴于你们公司对我的一系列危害,我觉得除了六十万的尾款以外,你还得赔偿我精神损失费,还耽搁我这么长时间,你得赔偿我,对了,欠了这么久的钱,来点利息什么的,顺便也好报销以前你们打的那些人的医药费么,你说是吧。”

    “你。”

    “我什么?不给?好!那我们继续。”

    “不不不!我给!我给!多少都给!!”张恒一把鼻涕一把泪大叫道。

    田昊这才露齿一笑,拉过一只椅子坐下,对趴地上哭的张恒道:“既然都给,那就快去写支票,也好让我交差。对了,再派个车把我送回公司去,我没带打车的零钱。”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