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红包群 朝堂争论(二)

    杨文园同样还以冷眼,并未和圣武候过多争执@如今的圣武候已非同往天,众人也是事后才得知,此次是陛下亲调圣武候前来东都@而且对那天上陵苑前,击杀上官奇一事并未做任何惩处@可见恩宠之重@

    人皇还没有上朝,圣武候的目光不断的在太极殿上扫视着@但如今的朝堂上,有相当多的面孔,对于圣武候的陌生的@凌烟阁的二十四重臣后嗣们,也大抵都不再朝堂之上@先帝虽当初所遗留下的班底,也都随着年龄的增长早已老去@

    而如今的朝堂上的面孔,大都都是三、四十岁左右@在圣武候的眼中,已是相当的年轻了@目光在这些人身上停留片刻,圣武候很快便移开了@

    “嗯?”

    突然之间,殿门外,一道熟悉身影引起了圣武候的注意,只见一道欣长的身影跨过太极殿的门槛@似乎心事重重,神思不属@而自那人身上传出的修为并不弱于自己,经年沉淀下的那种上位者的威势如锆天般当空@

    “怎么了?”

    圣武候走近前去,沉声问道@

    “你今天怎么也来了?儒臣们商议着要裁撤各郡的屯田军,此事你知晓吗?”

    帝武王紧锁剑眉,看这圣武候道@

    “嘶~!什么!这群家伙疯了吧!”

    圣武候霍的变了脸色,还未等他说些什么,被一道男鸭嗓般的声音打断看

    |“陛下驾到!”

    于此同时,一阵编钟响起,一股威严浩荡,浩如烟海的强大气息突然凭空而至,有如潮水般笼罩着整间太极殿,就在下一刻,殿内众人的目光中一道金黄色的人影,从龙道中出现,踏进珠帘的帷幔之中,而后在太极殿上的龙椅中坐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所有的大臣、文武百官全部俯下了身子,恭敬的行着大礼,山呼声在大殿中一阵阵的回荡着@

    “诸卿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一位胖乎乎,面带笑容的太监出现在帷幔之前,男鸭般的嗓音传自大殿的每一处角落@正是大唐人皇的贴身太监——高力士

    “陛下,臣有事起奏……”

    高历时的声音刚落,一名文臣,手持象笏,大步出列@低头说道@

    “陛下,年前北疆一战,至使我大唐日威大振@四方蛮夷纷纷上来奏表@表示愿意臣服我大唐人皇,而南楚和蛮族吐蕃,更是愿意裁撤本国兵力,以示态度@且近天派遣使者,前来东都,愿意签订盟约,并互通商贸,愿意重新开启大漠丝绸之路@值此安定之际,臣上奏:裁撤各州郡府的屯田军,以减轻百姓之赋税,国库之开支@将历年屯田军用度转而投放至丝绸之路,为我大唐带来的利益!”

    轰!

    此话一出@整个大殿立即炸开了锅,所有的武将全部看着那名儒臣怒目相向!

    裁军!

    这是大唐开国以来的第一次!

    “陛下,臣反对!”

    “陛下,臣也反对!”

    “荒唐!裁撤屯田军,这就是你们儒生所想出来的法子吗!?一旦边关有战事起,朝廷上哪去为各都护府增加新的兵源!难道指望你们这些个只会说大话的儒臣上阵杀敌吗!?”

    “没有了士兵,边疆拿什么去抵御外敌!妈的!成日就知道针对我们武将,若无我们这些武将拼命在战场厮杀,大唐岂能有今天的安定!”

    ……

    大殿里,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所有军方一道的武将全部气的怒不可遏,甚至连和帝武王平天不对眼的勇武候眼中都透露出一阵怒意!

    “难道没有了屯田军,四大都护府就不能镇守边疆了?若是如此,那么臣要在此弹劾四大都护!参他们一个治军不力,渎职之罪!”

    很快另一名儒生御史从班列中走了出来,大声的厉声呵斥道@

    “文臣治国,武将戍边,自古便是如此@若是你们武将有能力,那你们来治国啊!我们这些个文臣立即告老还乡@可自大唐建国至今,年年战乱,民力消耗殆尽,国库空虚@既然现在各荒愿意臣服,与我大唐交好,且又愿在重开丝绸之路,已通商贸@此次各荒便再无战乱,四大都护府的兵力完全够用,又何必再去每年拨重金养着已无多大作用的屯田军呢?如此良机,何不修养民生,已增强大唐国力!”

    有一位御史走了出来,大声附和道@

    而后越来越多的文臣站了出来,出言附和@

    战场和朝堂完全是两个世界,在战场上,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几乎发挥不出作用,甚至连一个小小的兵士也不是其对手@可在朝堂之上,武力根本毫无用处,一干武将在文臣这里,完全占不到丝毫好处,

    大殿上,圣武候站在武将班列之前,看着这些儒臣御史们,纷纷对武将发起冲击,眼中的瞳孔慢慢收缩,眼神也变得越来越冰冷@

    虽然北方戎狄已经退去,暂无威胁,安北都护府也渐渐的将北疆防线慢慢修复@可这并不代表,北疆上再无战事发生@如先前那为御史所说,各荒愿意于大唐签订盟约,且臣服大唐@可在圣武候的眼中,扫雷群,那封盟约连厕纸都不如@

    各荒臣服,完全是因为大唐的军力强盛@一只猛虎在山林之中,当然会令百兽臣服@可要是一只爪牙具无的老虎呢?百兽还会臣服在他的威严之下吗?

    大唐边陲各府的都护军一共就那么多,一旦发生战事,可以从各地的屯田军中迅速抽取精锐,补充进来,恢复自身实力,可如要是后备的屯田军一旦被撤,那么战事爆发,各都护军中得不到及时的补充,便会带来极大的危机@甚至会威胁到大唐的根本,说出裁撤屯田军的人,简直就是个蠢材!连蠢材都不如!

    朝堂上文武两派之间的争论越来越激烈,就在所有武将即将要被这些御史文臣群起攻之,口诛笔伐之时一个声音洪亮在大殿之中响起@

    “陛下!臣反对!”

    听到这个声音,偌大的大殿上方突然一片死寂,所有的争论声瞬间消失,一名名武将看着圣武候的方向,微信群二维码,

    “圣武候!”

    在大唐的武将集团中,四大武侯的影响力是至高无上的@而圣武候的地位在军中,更是不容置疑@身为皇室子孙,且又是安南都护府的大都护@大唐重关,潼关的镇守者@这一切的荣耀,并不是因为他是先皇之子的身份得来的,而是靠着一次次大战,战场上一次次舍生忘死的厮杀@才一步步的有着今天的地位@

    “圣武候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就在此时,先去提议的那位御史,看着圣武候@大殿之上,所以的儒臣御史的目光也都落在圣武候的身上@整个大殿气氛也随着变得微妙起来@

    “陛下,臣以为,裁撤屯田军的建议毫无可取之处,说出这番话的人,简直就是废物一个,臣提议,剥夺此人官职爵位,朝廷永不录用!”

    圣武候看都不看那群儒臣,而是望向珠帘之后的人皇,

    “圣武候!各荒之中年年征战,已经给大唐百姓造成了极大的负担,难道你们还想继续下去吗?或者说,你们想拥兵自重!”

    那名御史神色激动的说道,被圣武候的这番话完全激怒了@

    “哦?那你的意思,将士们在边陲舍生忘死,并不是为了保家卫国,而是为了让我们这些将领了?为了我们这些武将的地位了?”

    圣武候扭过头去,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名御史,眼神冰冷无比@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看道圣武候的眼神,那位御史入坠寒窖,顿时说不出话来@

    “陛下!臣弹劾这些祸国殃民的儒臣,应当全部革职,微信群二维码,送入大理寺,严加审问,臣怀疑,这些人都是暗通敌国,危害我大唐安危的贼子!”

    圣武候冷冷的重声道@

    此话一出,令得满殿的儒生文臣哗然@对于圣武候这种近乎侮辱的话语极为不满!

    “圣武候你放肆!言官言官进谏,乃是历朝历代传承的规矩,太祖太宗年间便有旨意:言官所谏之言,一概不已追究@太宗年间,郑国男曾多次直言进谏,太宗都不曾驳斥半句@而你今天竟然要剥夺我等官职,微信红包群,诬陷我等乃是敌国奸细!此乃是堵塞言路,蒙蔽圣听,为祸大唐之言!陛下,老臣弹劾圣武候,胆大妄为,堵塞言路,且拥兵自重@违背先皇终身不得踏出潼关之遗命@臣请求陛下剥夺圣武候武侯爵位,收回皇室身份,微信红包群,贬为庶民@或流放岭南,或打入宗人府,其后人永世不得录用!”

    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太极殿中响起@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