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红包群 忽如一夜春风来

    考卷上的内容很杂,儒家典籍,兵法,国策@就连医术和农业畜牧皆有涉及@就连李复也不时停下笔来,细细思考着@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钟鸣响起,插在考间旁的香已燃尽@代表这一轮初试结束@李复和其他会试的学子一同走出大理寺@按照学子监的指引,来到大理寺前的广场上,等待着随后的放榜@

    广场上大多数考生或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互对着考卷上的答案@或捶胸顿足责怪自己答错答案的@大多数人的眼中都充满一丝迷茫,不时的传出几声痛斥试题过于困难的声音@

    李复在人群中寻找了半日,都没有看到杨子虚,不知是还在大理寺内没出来,还是混在哪个角落中@

    “你伸着头找什么呢?姑娘?”一道慵懒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李复扭头一看,杨子虚那俊朗的脸庞清晰的印在眼帘@不过他的眼神却是带有几分桃色之意….

    李复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杨子虚的眼神实在是太……

    “你这是何意~?干嘛这样离我这么远?”杨子虚怔了怔,不解道@

    “你这脑子里面除了姑娘还有别的了?好歹你也是日羽神将府的独子啊@”李复抿着嘴笑道@

    “你小子在骂我?”杨子虚眼神中有些不善,接着道:“好你个忘恩负义的李复,昨晚我才带你去找乐子,没想到你小子现在就忘记了,敢骂我….找打~”

    杨子虚一边说着,一边追着李复@

    “你是说昨晚那只大黑狗吗?那的确是个乐子,我会记住的….”

    “说好了不提这件事的!”

    两位少年在大理寺的广场打闹着,并不担心这次初试的成绩@…..

    在大理寺不远处的一间酒楼里,李复和杨子虚依窗而坐@看着不远处广场上参加会试的学子们@

    这间酒楼的位置极好,坐落着承日道上,东边是大理寺,西侧是尚书省,不仅可将小半个内城收入眼下,就连远处的皇家园林中的景色也一览无余@当然,这里的花费也是极高的,仅仅是一壶茶,几碟子小样,已然达到了三两银子@

    “你答对了多少题?”

    杨子虚问道@他对这个答案比较有些兴趣@李复能从西北大捷前后的蛛丝马迹中发觉神策府有“以战养战”的意图,可见此人的见识不一般@远比东都那几座圣院的学员强太多@

    “有几个问题我却是没把握答对@例如《国策》中的五论,我只写了三论@据我所学得知,《国策》一书遗失严重,近百年的文献中并有过任何记载@而前朝文献倒是有两本记载过关于《国策》一些只言片语,但也未曾具体提到过《国策》@这就让我好生奇怪了@我读的那本上并没写过《国策》有五论,只有两三记载其中@”李复磕着手中的瓜子,并没有隐瞒杨子虚@如实说道@

    “你……你….读过《国策》?!”杨子虚听着有些不对劲,一激灵,竟将桌上对的一盘糕点差点打翻@听这家伙的语气,他像是读过《国策》一书?这怎么可能!

    “恩?有什么不对吗?我读的那本《国策》只有半册,有什么还奇怪的吗?按理说,你在东都应该接触的比我多啊@”李复看了一眼杨子虚,这家伙实在是太过于一惊一乍的了@

    “你确定你读的是《国策》?”杨子虚倾过身去,红包接龙群,低声问道@

    “夫子说那本书就算《国策》啊,临行前还让我还带到东都来了,怎么了你这是?”李复微微的皱了下眉头,才发现杨子虚的表情并不是和自己在开玩笑@

    “嘘~!小点声,这件事情等下回去再说@”杨子虚环顾了下酒楼四周,由于这场会试,酒楼中坐满了人,其中包括不少东都各大贵族府邸的大人物@

    “那其他的呢?”杨子虚沉默片刻,看到没有人将目光转向他俩,再才开口@

    “基本上都答出来了,除了《道藏》中混元阴符经一题@这个有三个版本@一个是原本的原本的残卷只记载了短短八白字@另一个是后人篡改的版本,还有一个是酒祝大人曾在四百年前修订的版本@不过现在大多数用的是酒祝修订的这一版@试卷时也没细写到底是哪一个版本,所以我都写上去了@”李复想了想,如实回到@

    杨子虚听闻此话,不由的沉默了还一阵@

    过了半盏茶厚,才开口道:“我以为东都中那几个人就已经够变态的了,微信群二维码,没想到你和那几个家伙一比较,你比他门更变态!”

    李复一阵无语,心想,我哪里变态了,你才变态呢@

    …………………

    临近傍晚时分,大理寺才将榜单贴出@

    上面是通过这次初试的名单,这份名单一张贴上,大理寺广场上的众多学子一涌而上,希望自己的名字能写在上面,但是更多却是是哀嚎和叹息声@

    落榜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往年元宵会试初试一般会刷下六、七成的人数,但今年,刷下了足足八成半之多!

    酒楼的伙计一路小跑上了楼,在杨子虚的耳边低语了片刻,杨子虚点点头,开口对伙计道:“行,我知道了@下去领赏去吧@”

    “谢过杨士子!”小伙计闻言喜笑道@

    “我俩的名字都在榜上,不用去看了@”杨子虚惬意的持着手中的糕点,仰首对李复说道@

    虽然元宵会试的制度严格,微信群二维码,但一些琐事并不需要自己去做@比如观榜一事,东都的贵族侯府都会有自家的下人将榜中的消息传递给府上的士子@倒也省去些许麻烦@

    “那明日的会试你打算考一门还是两门都考?”李复开口问道@

    “文试就不想去参加了,太枯燥了,还是武试有趣@你呢?”杨子虚回道@

    “我打算两门都考@”李复想了想,决定还是按照夫子的意思两门都参加@

    “说你是变态一点都不未过@人家都是参加一门放弃另外一门的,就你这种变态才会花费那么多的精力去考两门@”杨子虚慢慢的白了一眼李复@接着道

    “文试很耗费心神的,而且下午就是武试@到时候,我看你如何应付的过来@”

    “还行吧,无所谓了@”李复笑了笑,想了想自己在稻香村的天子,上午要读那满屋子的典籍,下午还要跟随夫子修行@时不时的还要从被窝里被夫子扔到山涧里面,体验不一样的“夜色”@现在想想李复身上一阵寒毛倒数,和元宵会试相比,李复情愿选择文武双试@

    “那回去吧,微信红包群,明天还打算上午睡个好觉,看来明早还得早起@”杨子虚擦了擦手中的油腻,起身道@

    “回去?不应该是去大理寺中填写明天会试的名单吗?”李复问道@

    “不用了,等下我让人去办就好了@哦对了,明天武试你要携带的兵刃要先交给大理寺保管,比试前才可以拿到@等下我让人去客栈中去取@”杨子虚仔细想了想,微信群二维码,确定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透过酒楼的窗户可以看到,大理寺前熙熙攘攘的排着一条并不是很长的队伍@这是在登记明天最终会试的人员名单@而广场中,大多数落榜学子还未曾散去,对于这个结果一时间难以接受@

    一将功成万骨枯,不光战场是无情的,同样,仕途之路也一样的残酷@

    ………………..

    回去的道路并不如来时那么顺畅@不知是发生了什么@长安街上异常的拥挤,很多挂着各州郡标志的马车犹如一条长龙般停靠在一侧@马车并不是乘坐的样式,后排都是敞开的,一个个大红木箱子裸露在车厢中@像是在给东都的某一座府邸送礼@杨子虚掀开厢帘看了一眼,顺着马车头的方向望去,那是一座深红色的府邸,府邸外不少龙武卫在维持着秩序@

    “不就是生了个儿子吗,有必要这么张扬吗….”杨子虚放下厢帘,哧道@

    “怎么了?”

    李复也好奇的看向外面,厚重的府门前挤满了前去送礼的人,还不热闹@

    忽而,街道上一道碧绿色的身影在李复眼前浮现,那母该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李复一时间看的痴了@那母孩看到李复在看着自己,对着李复微微一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般@一颦一笑间,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细致乌黑的长发,长长披于与双肩,略显柔靓@有时松散的数着长发@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小小的红唇于麦色的脸蛋相呼应,一对小小的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蛋两端@浅浅一笑,更显分明,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可艹如日仙@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李复痴痴的说道@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