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红包群 涟漪

    “难道是独魂!“

    “不可能!怎么会是‘独魂’神枪!“

    “人皇是不是疯了,竟然拿这种兵器作为元宵会试的奖励!“

    在朱雀神道的两侧不仅聚集着东都千万名民众,不远的树荫下,不少大人物闻讯太傅的消息,匆匆敢来@当李复取出黑色长枪的一霎那,不少大人物难掩面上的震惊神色,纷纷惊道@

    很多结束了元宵会试的考生,还没有离去,闻言看向了李复手上的那柄黑色龙枪@但

    虽不是所有人都能认出这柄长枪的来历,可“独魂”二字一处,他们的脸色立马有些难看起来@

    以李嗣业、宫傲为首的前十,站在离李复不远处的西南角,看着李复从锦盒中取出长枪的那一霎,脸上流露出羡慕而惘然的情绪@

    “独魂”乃是太宗皇帝的配枪!

    可偏偏皇室的赐礼竟然是“独魂”

    这如何不让人震惊?

    这怎又不让人心动?

    然而现在他们只能看着这柄传奇色彩的神枪最终是握在了李复的手上@愤怒和不甘,终究只能归于惘然,因为他们不是榜首,最终还是做了嫁衣@

    忽然一道强大的气息平空而起,直接落到了李复的面前@或者说,落在李复持枪的手前@

    “勇武候,您这是?”杨宁看清眼前之人后,往前踏了一步,戒备道@

    勇武候的双眼丝毫不掩饰对李复手中长枪的欲望,身上的气息不断的提高,似乎下一刻就要将那柄长枪据为己有@

    “踢踏~~~踢踏~~~”

    就在此时,与朱雀神道外相连接的第三横街上,数百骑黑压压的骑兵暴露出来,皎洁的月光与星辉落在乌黑的盔甲上,没有任何温暖的意味@照亮了那些冷峻的脸庞,以及背后那黑色旌旗上“日策”二字!

    而在最前方的是神情肃杀的忠威神将徐长海@

    虽距离朱雀神道数百尺开外,但态度非常明确,微信群二维码,直指勇武候!似乎勇武候敢伸手夺取黑色长枪,下一刻这些骑兵将会冲杀过来!

    “帝武候回京了!”

    日策府的骑兵出现,微信群二维码,勇武候的脑中瞬间出现出一个人的身影,收起自身的气息@冷漠的看了一眼李复手中的长枪,而后走出了人群中,第三横街上的骑兵也随之安静离去@

    大明宫外,朱雀神道上@只因李复手中的黑色长枪一现世,而变得异常嘈杂,虽有龙武卫竭力维持@能够使那些民众不敢靠近,却无法挡住那些视线与声音@

    数千双震惊、好奇、探究的眼光,汇在李复手中的长枪上,让李复有些不安@

    “先收起来吧@”

    被勇武候这么一闹,杨宁也有些后怕@这柄长枪的威名实在是太大了,不光是他了,连武候都不能免俗@

    “刚才的那个是勇武候?”李复感觉后背有些发凉,急忙将黑色龙枪放会锦盒中@

    环顾四周,不光是刚才的勇武侯,就是不远处的那些大人物们眼中发出的炽热的目光,使得李复感觉如坐针毡@

    “先上车回驿站吧@”杨子虚在一旁小声说道@

    “驿站恐怕是不大安全了,今夜还是去我那吧…..”杨宁想了想,开口道@

    李复闻言点了点头,毕竟怀璧其罪,手中的这柄龙枪的名声实在太大了,难保今夜驿站之中不会发生什么@

    三人走到神道尽头,看着大街上如潮水一般的人群,有些头疼@

    …………….

    缰绳轻摆,车轮缓动,长街两侧人群中热切的喊声始终都没有停止过@

    李复座在车厢后面,掀起后窗的帘布,回望着承日门的方向,只见月光的洗礼下,神道尽头、长阶上方隐约有个人影,微微佝偻,老态毕现,无人靠近,很是孤单@

    车轮碾压着青石板,虽已是子夜时分,但东都大街小巷中的声音未曾减弱@

    “勇武侯刚才是怎么回事?”杨子虚看着杨宁问道@

    杨宁有些心神不宁,道:“你见到一个比你弱小很多的人拥有‘独魂‘会有什么反应?”

    杨子虚见他这般回答,自然不会再问,想着先前在宫外勇武的反应,感叹道:“若不是日策的战骑,估计勇武侯肯定会抢@”

    杨宁嘲笑说道:“我倒是希望他动手,反正以后肯定会跟他撕破脸皮,倒不如这次名正言顺的杀了他@“

    李复闻言后有些不解,问道:“这是为何?”

    杨宁说道:“刚才那组骑兵是帝武候大人的贴身亲兵@”

    李复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想着刚才在第三横街看到徐长海出现后,勇武侯如同被掐住喉咙般悻悻离去,笑着说道:“这下他丢脸可丢大了@”

    李复突然开口道:“你们说为何今年的奖励会这样不同?”

    杨子虚盯着他的眼睛,牛牛群,没好气说道:“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傻??你现在是太傅的弟子,东都城内现在谁敢动你?帝武候执掌大唐最为强大的军队,而三男则是太傅的师弟,就连酒祝大人都亲睐与你,你自己说呢?”

    “夫子难道就是太傅吗?”李复喃喃道,看着梁州的方向,心情突然承重了许多,此刻,他有些想喝酒了@

    ……………….

    大唐人皇从太极殿回到了紫英殿中,脸上的表情始终没有任何变化,臃肿的身躯端坐在宝座之上,看着自己腰间的肥肉,忽然发出了一声冷笑@

    “传令宗人府,查下那个叫李复的来历@是不是那个人的遗腹子,朕要准确的消息!如果是,你也不用回来了,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大唐人皇睁开双眼,对着殿中昏暗的一角,冷冷道@

    …………………………

    这一夜,东都无人不知李复,和两百年前的那一夜如出一辙,两位少年皆在一夜之间名镇东都!

    李复拿到元宵会试的榜首,让皇室拿出了当年太宗皇帝使用过的配枪作为奖赏@这一夜东都很多人家都睡不着觉@

    有的是因为皇室对待李复以及太傅的态度@有的是因为第三横街上的那数百骑日策骑兵@而更多的却是大多数人家在元宵会试的赌注上输了不少的钱@

    根据事后的统计,光是今晚的赌局,东都各大赌坊一共开出了两百多场,其中投注数额最大的七十多场,基本上都是与会试的排名有关,但因为李复的出现,还有最后杨子虚和杨宁的弃权@使得冷门迭出,很少有人能够在今年的赌局里获胜@

    按道理来说,微信群二维码,赌客输了,庄家也该赢便是,然而今年东都最大的三家赌坊却没有从今夜的赌局中挣得什么钱,就因为封盘的前几刻,三大赌坊几乎同时都收到了日羽神将府所押的重注!@

    能在东都中主持这样大的赌局,背后自然是有着极大的背景,虽说庄家有赢有输,但如果庄家背后的势力足够大,赖账不给或者少给,也不是没有的事@

    但这一次他们不敢生出任何赖账的心思,虽然东羽神将府送来的不光是下注的银子,还有一张长长的名单,上面记载的名字都是东都各大贵族侯府家的士子,且下注金额并不少@这样一来,不光是东羽神将府,几乎东都的大半侯府都牵扯进来@而幕后始作俑者便是杨子虚…..

    这仅仅是今夜东都中的一个小缩影罢了,更多的人关怀的却是酒祝和李复…..

    自两百年前当时后来的太傅夺得元宵会试文武双魁之后,酒祝大人便不在出现在大唐世人的眼前,这些年也鲜有酒祝的消息,就连远离东都时也未曾见过酒祝出面过@若不是朝廷一直未宣布酒祝的魂归的讯息,可能大多数人都会认为酒祝大人已经魂归凌烟阁之中@

    如今今夜酒祝不但是出现在世人的眼前,还隐约的跟当今陛下之间有着一些隔阂@亲自为太傅的传人束发,这可是太子才有的礼遇@像是在表明这些年来皇室对待太傅态度让自己感到不满@

    可知晓数十年前的那一晚内幕的人,不是死在太傅手上,就是后来在皇室的清扫中死去@而活着的那几位,皆闭口不谈,似乎东都从未发生过此事@

    而这一切,都随着李复的到来,已经开始对东都,不,是整个大唐朝堂产生了影响@

    当然,这些影响只在表面,真正的影响还潜伏在水底,等待着发挥威力的时刻到来,或许就在这一两个月的时间,会渐渐浮现出水面,十五年前的那个夜晚,东都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同水波上的涟漪,谁也不知道这微微的涟漪下会泛起怎么样的波涛...........

    李复不知道这些事情,但是他知道,明日,东都会因为自己这一晚的举动会发生一些变化,微信群二维码,具体是什么样,多大的变化,他不清楚@

    杨子虚也不知道这些事情,或者说不关怀,他现在唯一感兴趣的是李复手中的那太宗龙枪,刚上马车,杨子虚就很不见外的将龙枪从李复手中,半抢般的放在了自己的身前,如同一个饿了许久的人,看到一桌丰盛的佳肴,贪婪的把玩着@

    马车来到杨宁的住处——日策学府@

    夜晚的东都还很是寒冷,但也抵挡不住东都这无数民众的热情,日策学府门前一片热闹,不时听到有人在喊恭喜之类的话,又有很多惊奇的议论

    那些议论声中不光有杨宁和杨子虚二人,更多的是关于李复@

    “杨宁来了!啊~榜首也在车上!”

    李复等三人刚一从马车里下来,立即就被热情的民众认了出来,不过还在大多数人是朝着杨宁和杨子虚二人去的,倒忽略了李复@

    众人在门外等了许久,这会儿看到李复等人的到来,一窝蜂的上千涌去@无数声音在人群里响起,不停传进三人的耳中,随着场面越来越热闹,甚至有些人用手拉扯着杨子虚前去自家府上@

    “你拉错人了!我既不是榜首又不是杨宁!”混乱中杨子虚努力挣脱着一位富家翁的拉拽@

    “杨士子,我拉的没错啊@你已经很久没去看我家姑娘了,如此良辰靓景,启能让她独守闺房…..”

    “快放开本少爷,你谁啊?我都不认识你!”杨子虚一阵脸红,有些恼火的喝到@这等事情岂能在大街上,众人门前说出@

    幸亏日策学府的护卫在门前维持着秩序,否则这三人早就被热情的众人们给强行掳走了@

    混乱并没有持续多久,不一会儿,不远处的忠威神将府派了两支人马来此,人群终于安静了些@

    三人得以狼狈的逃会了日策学府中@

    此刻三人哪还有刚从皇宫离开时的风度,衣衫褴褛,杨宁的一只袖袍还不见了半截,露出了古铜色的半截手臂@而李复稍微好一点,但衣服也被拉扯开来,头上的紫金冠斜斜的耷拉在一边,被酒祝大人梳理那整齐的头发也变得呜糟糟的@

    最惨的是杨子虚,这家伙不知道经历了什么,被忠威神将府的人找到时,竟然被一群妙龄少母堵在长街角落中,现在无论是脸上,还是衣服上皆是那些少母们的胭脂水粉@满脸的唇印在门前的灯火下显得十分的滑稽@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