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红包群 陈年往事之泥潭

    一路北行,荆棘遍布,根本没有空旷的地带可以搭火架锅。中午时分,刘震东下令原地休息,地面潮湿不堪,所有人都只吃了些干粮便又匆匆上路,只盼望早点找到一处空旷干燥的地方好好睡上一觉。

    文森接过了张山峰手头的弯刀,和代明忠一并在前面探路。

    “小老外,叔叔抱。”张山峰伸出手来,对小杰克说道。

    “I can!”杰克鲍尔抷开张山峰伸过来的手,狠狠地看着他。

    张山峰很明显被杰克的眼神给吓到了,尴尬一笑,道:“呵呵,这……这小老外挺有能耐啊!”

    “张先生,别见怪!”文森回过头来,说道。

    “呵呵,”张山峰愈发尴尬起来,“这有什么?一个小孩嘛!小孩子而已!”

    夜幕时分,总算走完了荆棘道路,却没有看到干燥的空旷地。眼前,倒是空旷,却是一片望不到边的沼泽地,一条蜿蜒的道路长满苔藓,被一湾湾清塘包围。清塘中,稀疏地长着些芦苇,时不时有白鹭和野鸭从芦苇丛中飞出,直冲云霄。

    刘震东站在丛林和沼泽的交界处,望着沼泽地,沉默半晌,道:“就地扎营,明天再走。”

    人群小声议论了起来。那个时候帐篷没有防水功能,在如此潮湿的地方如何能睡觉?

    “帐篷下面垫上塑料薄膜。”刘震东又道。

    人群停止了议论。前面的沼泽不知道有多宽,没人再有气力继续向前走了,就算继续向前,恐怕也只能在沼泽地过夜了。

    铺垫上一层塑料薄膜,几十顶帐篷很快就搭了起来。早已疲倦的人们钻进帐篷,就着冰冷的地面打起了盹。好在是夏天,不然非得冻死不可。

    劳累一天的代明忠却还得伺候这一帮子人饮食,在这种地方生火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柴禾潮湿。几个勤杂捡来些木材,用纸张引了火,又把湿柴架在火堆上。顿时浓烟滚滚,营地里咳嗽声一片,为了吃上口热饭,也都忍了。

    晚饭做好,已是三个小时后。营地上方,一轮皎洁的月光倾泻而下,照得大地一片通明,犹如白昼。

    昆虫窸窣,蛙鸣遍天。景色虽好,人们的心情却无比沉重!

    “开饭了,开饭了……”张山峰在营地中穿梭,大声吆喝。

    “东哥,嫂子,吃饭了。”他跑到刘震东的帐篷处,吆喝道。

    然而,帐篷里却没人吱声。难道出了什么意外?张山峰心想,儿媳妇还没出生呢!可不能就这么完了。

    他拉开帐篷拉链,却见乌贤惠一脸泪痕,刘震东只顾着摇头叹息。

    “出什么事了?”张山峰问道。

    “你们吃吧,我不饿!”刘震东回道。

    张山峰不便多问,泱泱离去。

    见他走远,刘震东拉上拉链,道:“别哭了,没有回头路。”

    “你就忍心看着大伙儿跟着你送死吗?”乌贤惠哭道。

    “别说了,都是自愿来的,我可没逼迫大伙儿。”刘震东又是一阵摇头叹息。

    “我真是看错你了!”乌贤惠用手绢擦了一把眼泪,道:“你真自私,为了自己的理想……”

    “我说了,”刘震东表情变得狰狞起来,“别再说了!”

    “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别说了!”刘震东大声咆哮道,拳头捏得咕咕响。

    “咋的?还想打我不成?”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

    “你……”乌贤惠愣愣地看着刘震东,掩面痛哭起来,而后拉开帐篷拉链,跑了出去。她的脸上,留下五道红色的印记。

    “对不起!贤惠,我错了!”刘震东看着乌贤惠的背影,回忆起了花前月下的那些誓言。

    当初,他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桀骜不驯。乌贤惠小他五岁,身为高干子女的她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放弃学业,下嫁给刘震东。婚后倒也幸福,刘震东后来的成就也让身为京都高官的老丈人和丈母娘慢慢接受了他。

    然而,他现在这副嘴脸让乌贤惠心如死灰。

    他跟着追了上去,生怕爱妻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对于自己这番不理智的行为,刘震东也很是懊悔。

    那排架起的木板上,六个大铁盆里,饭菜已不像昨日那样装得满满当当。少了三十几张嘴巴,代明忠表情凝重,为不断伸过来的饭盒舀满了饭菜。

    张大刚依然走在最中间,行进速度却比昨日快了很多。代明忠不再那么吝啬,给他舀了满满一饭盒的饭菜,甚至比别人的还多一些。

    “怎么了?贤惠。”张大刚正在大口吃着饭菜,却见乌贤惠掩面向沼泽跑去。

    乌贤惠没有搭理他,只顾着向前奔跑。张大刚正觉奇怪,又见刘震东也跑了过去。他隐约感觉事情不妙,放下手中的饭盒,跟着追了上去。

    乌贤惠奔至沼泽边缘,坐在潮湿的地上,埋头痛哭。

    “对不起,我错了!”刘震东追了上来,站在她身后,小声说道。

    “你走。”乌贤惠埋着头,抽泣道。

    张大刚一看,知道是两口子吵架了,别人的家事,不便多问。转身正要离开,却听见两人叫了起来。

    他回过头一看,只见乌贤惠陷进了泥坑,整个小腿都陷入泥浆之下。她拼命地挣扎,想要挣脱出来,然而,越是挣扎,陷入得越深。

    刘震东一脸惊恐,他拉着乌贤惠的手,想要把她拉出来。然而,不仅没能把乌贤惠拉出来,自己也陷了进去。

    两个人不断拍打着水面,身体渐渐下沉。

    “刘所长别怕,我去叫人。”张大刚跑了回去。

    那边,代明忠和文森听见动静,跑了过来,半路碰到了惊慌失措的张大刚。

    “出什么事了?”代明忠问道。

    “他……他们陷入……泥潭了。”张大刚气喘吁吁回道。

    “你们先过去,叫他们不要慌乱,我回去拿绳子。”文森说完,便跑了回去。

    代明忠和张大刚跑到事发地,只见泥面已经没到了两人的胸脯处。

    “不要慌乱,文森很快就来了。”张大刚大叫道。

    然而,两人根本听不进去,愈发挣扎得厉害,越陷越快。

    文森拿着一圈粗绳,很快便跑了过来。他扔出绳子,叫刘震东和乌贤惠抓住绳子。

    三人合力,将泥潭里的两人拖了上来。

    刘震东呆坐在地上,心有余悸,而后含情脉脉地看着乌贤惠,问道:“贤惠,你没事吧?”

    乌贤惠全身发着抖,嘴唇乌青,打着颤,回道:“没事!”说罢便抱着刘震东大哭了起来。

    刘震东安慰了乌贤惠一番。代明忠和文森扶着两人走回营地,张大刚则跟在后面,心里窃喜:经过这件事,刘震东估计得打退堂鼓了。

    刘震东和乌贤惠到帐篷里拿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到清塘里洗净了身上的泥浆,换上干净的衣服,走了回去。

    “刘所长,还继续往前走吗?”张大刚看着还有些后怕的刘震东,问道。

    刘震东理了理思绪,道:“继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