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红包群 太特么吓人了!

    “妈,这趟演出还顺利吗?”张艺韵开着车,问道。

    冷音,48岁,二十出头就嫁给了张大刚,小张大刚八岁,锦阳知名舞蹈艺术家。

    冷音笑容满面,道:“很不错,山区的孩子看了我们的演出可开心了!”

    “那就好。”

    “小韵。”

    “诶。”

    冷音想了一阵,问道:“你有没有什么事想要坦白的?”

    张艺韵愣了一下,心想她爸居然告她的状。她嘿嘿笑道:“妈,小女知错,下次再也不发dfsybbbbbbbbbbbbbb偷喝爸的酒了!”

    “我不是说这个。”

    既然不是想批整她,那一定是张大刚了,纸包不住火,东窗事发在即,家里要出事了,要出大事了!

    “那你说的哪个?”

    “牛瑶瑶。”冷音直勾勾的眼神盯得张艺韵心里直发毛。

    这三字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名,但从冷音的口中说出来意义就不一样了。张艺韵可不想都二十几岁了还被贴个“单亲家庭孩子”的标签。

    “牛瑶瑶是谁?名字很熟悉啊!”张艺韵故作沉思一阵,恍然大悟道:“哦!记起来了,她不是老爸的秘书吗?牛瑶瑶怎么了?”

    “少装蒜,”冷音原本死死地盯着张艺韵的眼睛,想知道她有没有说谎,可张艺韵只是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便又回过头去继续开车。

    冷音叹气一声,道:“你不说也罢,事情我都知道了。”

    “什么事情?”张艺韵不自觉地挪了挪身体,问道。

    “还装!你在我肚子里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有几斤几两了。”

    张艺韵放开握着方向盘的右手,伸了个大拇指,“我妈真厉害,肚子比电子秤还准!”

    “别来这套,我朋友已经给我发了电视台采访你爸的视频。”

    张艺韵暗骂一声。俗话说,劝和不劝分,是哪个多事的家伙在老妈跟前献了谗言?真是居心叵测!

    那段视频她也看过,没想到老妈这么快就知道了。

    张艺韵把车停在路边上,打开双闪,盯着冷音,道:“怎么样都行,不要让我变成孤儿就成。”

    “你这孩子,”冷音骂道:“我要死了吗?还孤儿……”又叹气一声,低沉道:“放心,我自有分寸,不会走那么极端的路。”

    ————————

    车子停进车库,张大刚乐呵呵地迎了上来,一把抱着冷音猛亲了一口,“终于回来了,可想死我了!”

    张艺韵提着行李箱,看着这一幕,心里五味杂陈,这个熟悉的画面很有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老妈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愤怒表情,反而笑得甚是灿烂。

    “哎,出去一个多月,也该回来了。大刚啊……”

    此言一出,张艺韵和张大刚的心都紧了起来,这个笑容是暴风雨来临前最后的灿烂吧?

    “大刚啊,你进来一下。小韵,你忙你的去吧!”

    张艺韵冲张大刚挤了挤眼睛,摊开双手,一脸无辜的表情,唇语道:“不关我的事。”

    早些时候,代茂给他发了个信息,说找她有点事。她蹑手蹑脚地上了车,一溜烟开了出去。

    “希望他们只是吵一架,不会动真格的。哎!男人啊,总是管不住自己的老二!”她一边开着车一边发着牢骚。

    那栋宽敞的别墅,装修得古色古香。保姆李妈听见脚步声,放下正在擦拭的元青花瓷瓶,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接过行李箱,殷勤道:“夫人回来啦。”

    冷音回以微笑,道:“嗯,李妈辛苦了,你先出去一下,我和老张谈点事。”

    张大刚全身不自觉地抖动了起来,他已经做好了受死的准备。但在受死之前,他还得保持灿烂的笑容,也许这样死得会好看一些。

    “大刚啊!”

    张大刚抖动得更厉害了,这三个字从冷音的口中说出来,对他来说,就如同阎王爷说了句“这边请”,震慑效果是一样的。

    “大刚啊,过来。”

    张大刚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冷音打开行李箱,从里面取了件羊毛衫出来。

    “来,试试,这是山区一个孩子的母亲亲手织的,穿上看合不合身?”

    不作不死,张大刚自然懂得这个道理,可是想到在床上生龙活虎的牛瑶瑶,他无法把控住自己。

    他对冷音很了解,如果她发火,那代表事情不大。最怕的就是她现在这种态度,这是要凌迟的节奏啊!还不如直接判个死刑,死得痛快一些。二十几年来,冷音把他收拾得服服帖帖,各种手段并施,让他防不胜防。

    张大刚不敢正眼看冷音,穿上羊毛衫,小声说道:“嗯,不错!就是太热了点。”

    “傻瓜,”冷音的语气略带娇气,道:“这是冬天穿的,现在只是让你试试。”

    “哦!我还以为你想热死我呢!”

    “你说什么?”冷音皱眉,问道。

    “没什么,谢谢老婆大人!”

    “大刚啊!”

    张大刚额头渗出一排汗珠,他知道,这并不是因为穿了一下羊毛衫给热的。

    “干嘛说话那么小声?你又没做错事。”冷音一直保持着缓慢而又柔和的语气。

    张大刚扯出一张手纸,擦了一把额上渗出来的汗珠,吞吐道:“我……我怎么敢做错事。”

    冷音冷笑一声,直直地瞪着他,语气忽然变得严厉了起来,“不敢就好,我就怕你管不住自己的嘴,乱吃东西。外面的食物多脏啊,不要肚子没填饱,还弄个食物中毒就不好了。”

    张大刚尴尬笑着,道:“老婆大人教训的是,以后我尽量回家吃饭。那没什么事的话……”

    “嗯,你先忙你的去吧,连日奔波,我想休息一下。”

    “李妈,给夫人做点吃的。”

    张大刚冲着门外叫了一声,便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他心里只想着一件事,先给点钱打发了牛瑶瑶。太特么吓人了!

    ——————————

    一家高端的露天咖啡厅里,张艺韵把跑车停在路边,迎着一片艳羡的目光走到一张空桌边,坐在了藤椅上。

    天气阴沉,就如过自己阴沉的心情。不过在夏日没有太阳的日子里,倒也舒适。

    “一杯拿铁。”她抄着个大嗓门对服务员说道,说罢便两脚翘在了玻璃圆桌上,拿起一张报纸看了起来。

    邻桌,原本直直盯着她的那几个猥琐男失望地哼了一声,缓过神来,继续侃侃而谈。

    “还需要点甜点吗?”服务员问道。

    “等我那两个朋友来了再说。”

    邻桌的猥琐男们胃口再次被吊了起来,当看到两个衣着寒酸的男人走了过来后,又失望地哼了一声,“刚刚说到哪里了……”

    “点点喝的吧!”张艺韵对代茂和陈若贤说道。

    “你先点。”代茂把菜单推给了陈若贤。

    菜单上全是英文,倒不是代茂看不懂,实在是只有名字,没有图片的东西让他很疑惑,这些东西到底是喝的还是吃的?

    “客随主便,还是你先来。”陈若贤呵呵笑着,把菜单又推了回来。

    代茂瞟了一眼陈若贤,对服务员小声说道:“那给我来杯咖啡吧!”

    “先生,要哪种咖啡呢?”服务员问道。

    “额!来杯苦的咖啡吧!”

    服务员一脸阴沉,特么哪杯咖啡不是苦的?

    “来杯和她这杯一样的咖啡吧!”

    完美解决!

    “我也一样。”陈若贤一脸的阴笑。

    代茂狠狠地瞪着他,一亿头神兽奔腾而过。

    “那么,”服务员又道:“需要什么甜点呢?”

    “不要!”代茂有点不耐烦了,心想你还是走吧,太特么吓人了!

    “买三杯咖啡免费赠送一块蛋糕哦!”

    尼玛……

    “先生您选一块吧!”

    ……

    代茂一脸的无奈。张艺韵喝着咖啡,忍不住笑出了声,喷了代茂一身。

    “没事!”代茂扯过一张纸巾,擦了擦咖啡渍,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她。

    学姐你救救场吧!

    然而,张艺韵却摊开双手,故作一脸不解的表情。

    “哎!随便吧!”代茂把菜单往桌上一扔,愤愤说道。

    “那就……”

    “你看着办。”

    ————————

    此时的代茂内心忐忑,又要烦劳两位大神出山了,特别是千金之躯的张艺韵,非要给个这么艰巨的任务。呼尔赤赫到底想干嘛?是想把张艺韵培养成一名专业的出租车司机么?

    如果换做是别人,别说一杯咖啡,就算是整个咖啡厅都不见得请得动她。

    对此,代茂是心存感激的。不过,他需要钱,需要张艺韵的帮助。

    “学姐,这个……”

    张艺韵放下咖啡杯,语气一反常态的温柔,道:“说吧!每天几个小时?”

    这倒让代茂有些吃惊,她原本以为张艺韵会因为上一周那艰巨的任务而对此有所抗拒,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这让他心里更觉得愧疚。

    “这周要开1000公里。”他的声音小得连自己都听不到。

    “小意思,”张艺韵拍了一把玻璃圆桌。m

    “啪!”玻璃发出的颤抖音让邻桌那几个猥琐男一怔,慌忙换了个座位。

    “看看我,开了一周的车,肌肉都变发达了。”张艺韵挽起衣袖,弯曲手臂,拍了拍肱二头肌,大声吆喝道。然而,胳膊纤细,并没有肌肉。

    代茂心里清楚,她这样说只不过是想让他心里好受一些。不过,这样反而让他愈发觉得愧疚。

    “先说好,油钱你出。”

    “我也一样。”陈若贤附和着说道。

    代茂点点头,思绪万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