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红包群:为什么不喜欢我

    北黎在大街上游荡着,漫无目的。

    她现在才明白,自己在言宸心里到底算什么,不过是个无父无母的可怜虫罢了。

    这时,一辆车停在北黎身边,一种如沐春风的声音响起:“去哪里,我送你吧!”

    北黎扭头,看见徐溪林,突然觉得很委屈,鼻子酸酸的。

    徐溪林看见北黎的神情,知道她心情不佳,便说:“上车吧!”

    北黎坐上车,沉默了片刻才说:“徐学长,对不起,前几天的事,我真的很抱歉。”

    徐溪林淡淡的笑着:“这没什么的,你肯定是有别的事情,才会如此,不需要道歉。”

    “你真是大度的令人敬佩。”

    “这不是大度,只是看清事实。”

    北黎心里隐隐作痛,为什么九叔,就不能这么温和的对待她呢!

    徐溪林又问:“你心情不好吗?要不要说出来,心里会舒服一些。”

    “徐学长,我想去百乐门喝酒,你可以带我去吗?”

    “好啊!你想去,我便带你去。”

    北黎又是一愣,没想到徐溪林会答应的这么爽快:“你不会觉得,一个女孩子去百乐门那种地方喝酒,是行为放荡吗?”

    徐溪林的脸上依旧是淡淡的微笑:“我可是在国外待了许多年的,思想没有那么陈旧。”

    进到百乐门里面,北黎叫了一瓶葡萄酒,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要将刚刚的委屈全部喝忘掉。

    一旁的徐溪林笑说:“你这是牛饮,能品的出葡萄酒的味道吗?”

    北黎长叹一口气:“不需要品味道,让人忘却烦恼就好了。”

    “借酒消愁,不是一个好办法,倾诉出来才是。”

    “虽然在圣约翰的时候,借着言家的光,我被奉为名媛,可我是一个孤儿你知道吗?自从我被言家收留,我很努力的学习,就算言家所有人都不喜欢我,我还是很努力的去忍受,可九叔还是不喜欢我。”北黎说完,又大口大口的连续喝了几杯酒。

    她的酒量并不大,现在就晕晕沉沉了。

    徐溪林安慰她说:“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但不能这么喝酒,伤身体。”

    北黎根本不听他的,还是大口大口的喝,喝的整个人都迷迷糊糊了,一下子摔进了徐溪林怀里:“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哪里不好。”

    徐溪林是个绅士,北黎抱住他的腰,他的手始终是抬起来的:“你很好,很讨人喜欢,不要难过了。”

    北黎在徐溪林怀里又哭又闹的:“她到底有哪一点比我好,为什么你要带她回家,为什么要让她欺负我。”

    徐溪林不懂北黎说的到底是什么。可看她这么伤心难过,又不好将她推开。

    突然,从不远传来了言琪阴阳怪气的声音:“哎哟,北黎你可真是厉害啊!这才多久啊!你又投入别的男人怀抱了。”

    徐溪林看着言琪:“你认识北黎吗?”

    言琪冷哼一声:“我当然认识了,她在我们言家白吃白喝了十年,我能不认识吗?”

    北黎喝醉了,浑身难受的厉害,起身就说:“给我闭嘴。”

    言琪身边还有其他朋友呢,哪能容许北黎这么说她,怒道:“北黎,你是疯了吧,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要是没有我们言家收留,你现在不是街边的乞丐,就是百乐门的舞女。”

    北黎只听清了百乐门的舞女几个字,便笑了笑:“百乐门的舞女怎么了,你看不起啊!你难道不知道,百乐门的舞女百合小姐,快成为你小婶儿了吗?你们言家有多高贵啊!不过如此嘛!”

    言琪是最要面子的,北黎这么说,摆明让她被人看笑话,恼羞成怒冲上前:“看我怎么教训你这个臭丫头。”

    言琪刚好抓住北黎的手臂,北黎就醉倒过去了。

    言琪说:“装死啊!这个小贱人。”

    徐溪林则上前抱着北黎就离开了百乐门。

    始终是不好把北黎送回沁园的,徐溪林想了想,把北黎送到了唐秀清家里便离开了。

    唐秀清扶着北黎到床上,拍打了一下她的屁股:“你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居然学会去喝酒了。”

    北黎被打了一下,又清醒了一点,难受的吐了起来,吐完了还在喊着:“九叔,九叔......”

    唐秀清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一杯水泼在她脸上说:“你还在喊着你的九叔,滚回沁园找你九叔去吧!”

    北黎醉的沉,依旧说着:“九叔,我真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喜欢我,要喜欢那个狐狸精......九叔,九叔,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努力的学习,想与你比肩而立,我想让所有人知道,我北黎有资格嫁给你,不会让你丢脸,九叔,九叔,九叔......”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