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灭世为己任 第129腾讯分分彩计划 元始禁术(下)

    第127章元始禁术(下)

    本来南山还在发愁,一会儿该找个什么样的理由才能支走青月,好让她再动用一次元始禁术。

    当初在离州占星,那样庞大的湖泊都没能映照出整个星象的全貌,她自是觉得不甘心,星象上其实也没有明说让她循水而觅,只是当她的元始禁术接近崩摧边缘的时候,她的脑海里浮现出的就是这样的念头,有些莫名,可她深信不疑。

    她突然站起身的动作有点大,青月本来已经耷到胳膊的上的脑袋蓦地也跟着抬了起来,他两眼无神地望着南山,嘴巴动了动。

    声音很小而且含糊不清,南山眨了眨眼睛,想要凑过去听得清楚一些,谁知他竟一把拽住了南山的手腕,借势一拉,将她拉到了自己怀里。

    南山跌坐到青月的腿上,青月想也没想,俯下头就想往南山嘴上贴过去,谁知一股更大的力气从他脖子上揽过来,荒夏像是一个与他十分熟络的老朋友一般,搂着他的脖子硬是把他的头转了个方向。

    青月刚要破口大骂,盛得平平满满的一碗美酒已经凑到了他嘴边,不由分说地被荒夏蛮横地往他嘴里灌。

    “再来一碗,再来一碗,缘分嘛……”荒夏的一双黑眸里噙满了水雾,说话也是含含糊糊,与他一贯以来的沉静自若完全不符。

    “我……”青月只来得及喊出一个字,顿时其他的声音都跟着醇香微辣的酒液一同灌回了他的喉咙里。

    南山见状赶紧拨开青月的五指,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一张脸上满是绯红。

    她赶紧拢了拢有些散乱的鬓发,咬着牙狠狠地踹出一脚,正中青月的裆部,这下可好,他立时疼得浑身一颤,喉咙里的一口酒也没来得及吞下去,惹得他剧烈地咳嗽起来。

    一边咳嗽,他一边捂着自己难以言喻的地方露出了极为痛苦的表情,酒气伴着疼痛让他的大脑一时间一片空白。

    荒夏十分同情地放下了手中的酒碗,拍着青月的肩膀说道:“没曾想青月王也是个性情中人,只是在下先前竟一点没看出青月王对南山姑娘还有那么一层意思……”

    不说还好,说出来南山越发觉得窘迫,似乎是觉得踢了一脚还不够解气,她四下望了望,索性拎起地上装碗碟的竹篮子,一下子套到了青月的脑袋上,紧接着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青月挨着打,求饶声中却还带着几分轻笑,只是笑着笑着他就滚到了桌子底下,当他勉强想爬起来的时候,冷不丁地撞到了桌角上,由于起身的动作太大太猛,这一撞直接撞得他七荤八素,两眼一翻,居然晕过去了。

    “喂,装死呢?”南山静待了片刻,用脚尖轻轻地点了点青月的侧腰,青月一向怕痒,可这会儿倒真没有什么反应了。

    又过了一会儿,南山抽动了一下嘴角——青月绵长的鼻息中逐渐掺杂了几声违和的鼾声,闹腾这么一番之后,到底还是酒劲占据了上风,彻底摧毁了青月脑子里的最后一道防线。

    确认了青月一时半会不会醒来,南山终于松了口气,喃喃自语道:“总归还是不想你看见我用元始禁术,这样,你的心里也会好过一些吧。”

    然而她的话音未落,一旁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道:“你要用元始禁术?你还要观星?”

    南山疑惑地转头,正迎上荒夏有些难以置信的目光,只是她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义务要对他多作解释,于是淡淡一笑,转身走开。

    荒夏呆呆地望着南山走向甲板上方,始终无法回过神来,他的酒量并不好,所以不光是刚才和青月对饮的过程中他耍了些手段,甚至连他让船老大送来的酒水中都额外加了东西。

    他知道自己根本没醉,可他就是挪不动脚步,本来他今晚维持着清醒,是有许多话想要和南山长谈的,有关逆潮的星象,有关将来两国缔结友好之后她的打算,有关她所说的梦中的他,和她所谓的对他的记忆……

    直到他看见那个清瘦的背影已经立于船头,仿佛一瞬间,漫天的星光给她披上了一件斑驳耀眼的银色纱衣,又仿佛,他们的这艘船,正在驶向一片浩渺无边的星辰大海。

    荒夏突然回过神来,脚步匆忙地跑上了甲板……

    可惜,迟了。

    星光的银白映照着她皎若明月的脸庞,她原本一对灵动的黑色眼珠,如今却是空洞深邃得好似连通着十万里外的虚无空间,随着她脸上的血色一分分褪尽,荒夏看到她头上的一小缕乌发也跟着在慢慢变得苍白。

    他抬起双手,有些不知所措地想要用手掌去覆盖她头上的那一抹银白,荒夏焦急地望天望地,想要找出什么办法来阻止“天象”对她意念和生命的无情掠夺。

    只是他的一双手还未碰到她的发丝,便感受到了一阵火烧火燎的刺痛缓慢地爬上了他的掌心,好像渗透进了他掌心的血脉之中。

    他忍着血脉中被无形的火苗啃噬般的疼痛,竭力地将全身的意念都灌注到了双掌间,可只有一瞬,他用尽全力的意念只在掌间闪过了一个瞬息,转而稍纵即逝,仿佛他只是个普通人,仿佛他从未拥有过几近落尘飞升之境的强大力量。

    南山此刻浑身上下也极不好受,记忆中她每每动用元始禁术,不过是感觉有些乏力和眩晕,可这一回,她却是强忍着几乎被一柄钢刀硬生生劈开头颅的剧痛。

    这是怎么了?

    她看不见星空,看不见江水,看不见周围的一切,她分明应该在货船的甲板上,而货船所在的位置,不过是大江的一条支流,虽然也宽广,水流也湍急,可比起横亘在东之夏和青之月南境之间的大江自是少了许多奔腾澎湃。

    然而她四下望去,见到的只有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没写完哦,白天接着写……)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