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灭世为己任 第118腾讯分分彩计划 密室逃脱(上)

    夜色笼罩下的港口显得静谧安宁,青月独自站在灯塔之上遥望远方,远处的江面倒映着璀璨的星空,显得天地仿若一体。

    他的手里轻轻攥着一小卷帛书,整个人好似陷入了沉思,又好像只是在单纯地发呆。

    从离州城发来的传信于今日傍晚已经送到,雪域飞鹰速度之快,让人回回都惊叹不已,国中不少百姓甚至私下将之称为“风精灵”,寻常在城中哪怕仰望到一回,都会觉得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情。

    身后脚步声轻响,青月笑着回望了一眼,问道:“小五出发了?”

    “拿着信笺就走了!”尚未到弱冠岁数的少年侍卫咧嘴一笑,指着暗沉沉的江面,道:“王上,看不出小五撑船还真是一把好手呢!”

    顺着少年侍卫的指向,青月看到了一叶扁舟在澎湃的江水中行进飞快,而小舟之上有人一袭白衣立于船头,身形岿然不动,仿佛那些使劲摇晃着小船的风浪根本不存在一般。

    “小六,你觉得……东之夏那边会答应推迟和谈的日子么?”青月收回目光,转身走到了少年侍卫身旁,竟是一把揽住了他的肩头。

    名叫小六的少年倒是毫不避讳,用拳头抵了抵年轻君王的胸口,道:“王上,和谈本就是个幌子,瞧你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提议推迟日期就直说呗,还写什么告罪书……弄得好像我们青之月低了他们一等似的。”

    “你不懂,我若不做足了低姿态,他们便会有理由翻脸变卦,说不定那东夏帝也根本没有半点想要和谈的意思,刚巧借着这个由头……”青月狡黠一笑,揽着小六往楼梯那边走去。

    “万一那东夏帝不同意推迟日期,反而大怒,想要把气撒在小五身上,那小五此去岂不是会有危险?”小六将手搭到腰刀之上,忍不住又望了一眼已经渐渐没入夜色之中的小船,心中泛起一丝担忧。

    小五小六皆是青月的近卫统领,两人是正经八百的亲兄弟,出身王室宗亲。

    说话间,青月已经带着小六下了灯塔,台阶很陡,但对于他们两人来说简直如履平地,小六一路护送青月到了王帐前,脸上还是带着些许愁色。

    青月倒是大大咧咧,使劲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从前战场上兵戎相见,还有着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的规矩呢……况且,现在我们也不能确定东之夏那边就一点和谈的意思都没有,倘若那位东夏帝真如传闻中那般睿智果敢,称得上当世英豪……那想必绝不会因为一己私愤而为难小五的。”

    “听说东夏帝是已经入了无我境的人了,这样的人,为什么还会执着于人世间的纷争呢?”小六虽说还是个孩子,却一向恣意洒脱,看淡世事,也正是这样的性子,使得他与青月关系更为亲近,如若让不知情的外人来看,以为他们俩更像亲兄弟也说不定。

    “无我无我,摒除的不过是对自身的执着,至于外物,你以为这世上有谁能逃过一个‘欲’字?”青月撩开大帐又缓缓放下,他仰望着天穹长叹道:“即便是真的修炼成仙,甚至飞升成神,又能如何?神仙就能无欲无求?”

    随着脑海中慢慢浮现出一个身披彩光的曼妙身影,他摇了摇头,想要努力将这道倩影甩出思绪,却适得其反,恍惚中竟感觉那人好似是回头对他粲然一笑……

    青月嗤笑了一声,语气带上了几分嘲弄:“是了,我也入了无我境,可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评判别人呢……”

    小六皱了皱眉,年纪小只是客观因素,不代表他就对男女之间的情感丝毫不察,他显然是看出了青月的愁思,连忙道:“王上,离州那边来的信里还说……大祭司她……”

    “她在离州,是不是?”青月索性靠在大帐外面的灯柱上,双手环抱胸前,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这个嘛……”小六挠了挠头,之前来传信的飞鹰是他驯养的种,鹰腿上的信筒也是他负责解下来看的,但是他现在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青月那封帛书里的所有内容。

    特别是关于南殿的那一段。

    帛书是驻守离州城的傅虹老将军亲笔所写,虽然小六很好奇这位销声匿迹多年的老将军这回究竟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的,但他更加好奇并期待的是……当青月得知南殿已不在离州城时,会是一副什么样的神情与表现。

    “怎么?她……”青月察觉到了小六似乎有些欲言又止,顿时变了脸色,一把拽住了小六的胳膊道:“她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生气我没带她一同过来?”

    “呃,呃……也,也没有啦。”小六赶紧扒拉掉手腕上那五根铁钳一般的指头,往后退了一步道:“南殿她……没生气,真的,没生气。”

    小六边说着,边连连后退,刚才差点他就要说漏嘴,话锋猛然一转险些让他咬破舌头,好在他看到青月脸上很快露出了笑颜,应该是没起什么疑心。

    “小六,你先回去歇着吧。”青月再次掀开大帐的门帘,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道:“吩咐下去,明日务必捕几条肥美的江鲈鱼,腌制好了我们带回大都,咸鱼干可是南殿最喜欢的下酒菜……”

    “是,是……”小六嘿嘿一笑,“还有城南喜记老字号的醉蟹钳,隔壁望阳县最有名的蒸鹅掌,长通酒楼的馥郁醇三十年陈酿……知道知道,早都让人过去订了。”

    “咸鱼多放点盐和辣子,满打满算我们还得一个多月才能返程,醉蟹钳要拌上老板亲自炒的醪糟……还有蒸鹅掌的那鹅……得是在地上跑满五年以上的老白鹅,还有……”

    “知道啦!知道啦!王上,你还能不能有点王之威严?你再这么说下去,人家该以为你是来推销土特产的了……”小六赶紧捂住了耳朵,不耐烦地转身就走,一点儿也不觉得失礼。

    王之……威严么?

    望着小六边走边摇头的背影,青月无奈地勾起了嘴角,叹息着走进了自己的帐中。

    只是这一夜,他的王帐里早早地熄了灯,巡逻的军士每每经过都忍不住要多看两眼,彼此心中泛着疑惑:王上最喜挑灯夜读,今夜怎么会睡得这样早?

    黑暗中的青月当然不会真的是在睡觉,或者说,自从进了无我境,他早已不再用睡觉这一方式来恢复体力,积蓄意念了。

    谁也不会知道,此时的王帐之中已经空无一人。

    而千里之外的梅州城地下暗室中,南山正摸着干瘪的肚子,朝荒夏打了个长长的干嗝。

    “啊……今日方知,原来饿到极致也是会打嗝的……”

    南山苦着一张脸,有气无力地抱怨道。

    荒夏的修养再好,也愈发难以忍受起来,脸上带着十分明显的嫌弃,回应道:“在下也是今日方知,一个破了忘心境的高修之人,也会为了五斗米而折腰……”

    “是是是,我没用,”南山举着双手做投降状,“我现在不需要五斗米……三斗……不,一碗!只要一碗都行……”

    她的目光越发哀怨,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张苦瓜脸递到荒夏眼皮子底下去,“阿东道友,不然,把你那神符子茶,给我喝一口呗……”

    摄心术施完,南山就好像一个饿了三天三夜的灾民,看上去连两颊都消瘦了不少。

    荒夏摇着头,在这一天一夜的相处之后,他感觉这个所谓的“问星大祭司”的确是有些沽名钓誉,一个即将触顶无我境的大修行者,居然逃不过区区口腹之欲的掌控,简直可笑至极。

    他当然是不可能把茶壶里的“神符子茶”拿给南山“充饥”的,因为那根本不是神符子茶,而是助力他稳固无我境的“涤心甘露”,有化解心魔的功效。

    “求求你了……阿东道友,茶你也不让喝,肉你也不给吃,你难道忍心看我在此憔悴而死么?你就再发挥一次从头到脚的万丈魅力,向您那位好心肠的恩主大人……再讨要一些吃食嘛,好不好?”南山只当之前给这位“阿东道友”拿来吃食的,就是将他“关在”此处的人,为了不让她见到那人的庐山真面目,才弄出灭烛熄灯的小把戏。

    “不。”荒夏抽动着嘴角,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喂!你要搞清楚状况啊!”南山磨了半天,最后发现还是在对牛弹琴,枉费她做足了可怜兮兮的那副样子,低声下气,这下可是有了几分恼怒,“你难道不想让我救你出去了吗?你给我弄点吃的,让我快些恢复意念不好吗?还是说……你其实当人家的禁脔已经乐在其……”

    南山话未说完,只觉得一阵劲风袭来,那道原本安静坐在卧榻之上的白色的身影骤然飘到了她的眼前,荒夏瞪着一双凤眼,目光中噙满怒气,竟一把抓住了她的下巴,让她一阵惊惶错愕。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