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灭世为己任 第56腾讯分分彩计划 你还敢再啰嗦一点吗

    第55章你还敢再啰嗦一点吗

    宁刹理了理凌乱的额发,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我就从开天辟地创世之初开始说起吧……”

    “去你的!等你说完,我们恐怕都化作一副枯骨了!”天魁白了他一眼,作势又想反手给他一巴掌。

    宁刹赶紧把头往后收了收,很识相地笑道:“咳,明白明白,我活了三万多岁……就先讲讲我出生那会儿的事情。”

    如果不是桥洞下面空间狭小,天魁很有可能会一巴掌把他拍到万魂塔塔顶去,不过,宁刹到底没有真的从那么久远的时候说起,虽然确实说了不少废话,但重要的讯息也夹杂其中,不过,若是从讲故事的角度来评价,宁刹的这番叙述也真是有些平淡无奇,食之无味了。

    “那毁在叛乱之中的十二御龙城,原先是神界极为重要的一道防御战线,一共十二座大城,我们宁家,世代居住于西北方向的宁微城,从小我便过着锦衣玉食,仆从成群的日子……”

    “从一共十二座大城那里开始,重新讲。”天魁很无情地打断他。

    “咳,好吧。这十二座大城,原先是为了抵御妖界入侵的,妖界和神界之间的玄灵门,从前是万年洞开的,甚至有些地方空间交错,没有玄灵门连接也能直通,特别诡异,所以我一出生,我父亲就将我送去了五洲岛,拜在二代海神的门下……”

    南山听得很认真,就差没拿出小本本记录了,茉莉却是抱着双臂,像是在听人讲冷笑话一般,面无表情。

    “你要是再敢说一句关于你自己的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我现在就把你扛着,丢到幽冥大殿里去。”

    天魁极不耐烦地活动了一下手指关节,脸上露出了准备大义灭亲的表情。

    宁刹脑袋一缩,连忙转了话锋道:“然后一百年前,月神和火神不是叛乱了嘛,这句绝不是废话……那个,虽说当时我早已离开神界来了幽冥司,但据我父亲后来说,月神和火神之所以能号令十二座城池的守军皆听命于他们,之所以能拥有与神母、二代神尊相抗衡的力量,就是得益于这个‘暗系之力’。”

    天魁点点头,追问道:“然后呢?”

    “这……这就没有然后了啊。”宁刹一愣,一双大眼瞪着天魁的小眼。

    一旁的南山嘴角抽动,转过脸去看茉莉,茉莉翻了个白眼,表情很是镇定,看来她早料到,从宁刹嘴里是挖不到什么有价值的内容的。

    “暗系之力到底是什么?从何而来?这世上何人所有?这些你老爹都没说?”天魁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咬牙切齿道。

    宁刹捂着脸,带点哭腔道:“大哥,我老爹几百年都不来冥界看我一次,上回过来还是因为宁微城毁了,他带着七大姑八大姨跑到我幽冥殿避难来的……”

    “我猜,暗系之力应该与我们所使用的魂力、神界的神力、还有妖界的妖力都属于同一类,能够助益修为,用以驱动术法,只是相比较而言,这种暗系的力量,要更加强大,更加深不可测。”茉莉单手撑着下巴,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虽说之前只有刹那间的接触,她依旧心有余悸,有那么一刻,遇事从来不会妥协退避的她,竟生出了一丝退意,一丝胆怯。

    她以为入了巡治司,自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然而在那一刻,在她强忍着刺耳噪音的时候,她仿佛看到了一个藏于心底深处的、渺小卑微的自己,那个自己抱着脑袋,不停重复着说:“我想活下去……”

    她不禁自嘲地笑了笑,骨脉中流淌着魂气的她,真的算是活着的么?

    作为一个原生亡魂,她一出生就是在这暗无天日的幽冥之地,远处那座万魂塔之中,也有属于她的那盏引魂灯,她从没去过人界,对书中所描述的人界的光明之景也从没有过什么向往,但她觉得,她活着,而且,她快乐并满足地活着。

    “你这么一提,我倒是想起我在五洲岛学艺的时候……”宁刹也仿着茉莉的动作,托着下巴喃喃自语。

    天魁的拳头已经挥舞起来了,然而宁刹却十分轻巧地接下了他这一拳,看似轻飘飘的一个推掌,竟将天魁推倒在桥洞下的一片泥泞之中。

    而宁刹没去管他,继续说道:“我师父是二代神了,很多远古的事情她也不是特别清楚,但是她有一些藏书,里面……嗯……”

    似乎是在搜刮头脑中的记忆,宁刹闭着眼,毕竟现在离他年少学艺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太多太多时日,想了许久,他终于搜刮出来一个名字。

    “坤兮!对,始祖神坤兮!”宁刹眼睛一亮,立即压低了声音道:“世间已经少有人知道这个名字了,书中有载,她是神祖的妹妹,生于世间最幽深最混沌的永久黑暗之中,据说她的力量仅次于神祖,聆听世人的痛苦悲鸣是她快乐的源泉,撕裂世间所有美好的爱意是她最大的乐趣……她是……毁灭神。”

    看到宁刹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面色惨白地说出这一番话,南山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眼皮跳了两下之后,她的脑子里,已经把宁刹刚才所说的那个形象,与宁刹本人联系到了一起,她极力往茉莉身边靠了靠,生怕宁刹会突然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把她吞到肚子里去。

    “嘶……”

    茉莉和天魁听后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从年龄上算,他们比宁刹小了好大一截,而且一直生活在冥界,自然鲜有机会了解那些关于神界的事情,更不要说是创世之初的尘封往事了。

    然而,尘封住的,不光只有往事,还有真相。

    但是现在,桥洞下的这四位,又有谁会去深究那些久远的往事和真相呢……

    幽冥大殿里再次传来几声哀嚎,一群审判官好像得了失心疯一般,有的颤颤巍巍爬上了宫殿的琉璃宝顶,有的抱着大殿门前的石柱放声大哭,还有的干脆一脸呆滞地跪在台阶上……

    只是他们喊出的话却空前一致,他们喊道:“宁——刹——大——人——”

    天魁第一个从那憋屈的桥洞里走了出来,语气嘲讽道:“哎呀,你说你这些小兄弟们,多应景,幽冥司专审死人,他们就一个个号丧号得这般情真意切,你回头要给他们加点薪酬,一定要加薪酬哦!”

    “呵……”宁刹憨笑着,摆摆手把南山和茉莉赶出了桥洞,紧接着,他开始用手捧着脚下的泥巴在身前筑起了围墙,打算把自己堆砌在里头。

    “躲,我看你能躲到几时!”天魁指着宁刹,毫无同情心地甩下一句。

    三人的一番拜访,并没有耗费过多时间,在天魁不断的“威胁暗示”下,宁刹总算没有打开话匣子就关不上,一些新的讯息到底还是能对他们所有帮助的。

    天魁继续用马车载着两位姑娘,道路两旁的路灯,依旧闪烁的是柔和温暖的昏光。

    等到茉莉在车厢里坐定,才想起南山一整天奔波来去好像水米未进,现在眼看着天都要亮了,立即有些担忧地问她道:“累了一天,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啊?呃……我,我不想回去。”

    南山慌忙道:“驿馆只给了我们一间房,可我两位师兄也在,我一个女孩子总归觉得有些不大方便,不然……不然我暂时留在巡治司里值夜怎样?”

    “现在大城中出现了怨灵,结界看来已经有了漏洞,你留在巡治司并不安全,还是回去你两位师兄身边,好歹互相关照。”茉莉看了一眼窗外的夜景,叹气道:“我和天魁大人还要去下冥界汇报情况,或许得联合兆泰和死神大人一同修复结界,否则,若是遇上阿格隆河底怨气翻涌的日子,怨灵只会越生越多的……”

    可是可是,回去两位师兄身边,明天很可能就见不着我了啊……

    南山的表情跟吃了两颗巨酸柠檬一样,却实在不好意思把话挑明了说,只好很不情愿地说出了驿馆的地址,随后靠在一旁,一脸的生无可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