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灭世为己任 第21腾讯分分彩计划 取药而去

    第二十一章取药而去

    神魔妖冥四界生灵皆有一魂一魄,所谓的魂飞魄散,即为归寂天地,便是消散在天地之间,无迹可寻,回天乏术了。

    唯独不同的只有人类,人类的一魂一魄会在冥界轮回的时候接受轮回司的重置,再世为人的时候焕然一新,隶属神界的幽冥之地掌控着凡人轮回,可以说,这是众神对人类的一种无形的掌控。

    一魂所承载的是记忆、修为、性情等后天取得的东西,而一魄,乃是神魔妖鬼生存之根本,是与普通凡人生来有别的高端存在。

    面对帝宵难以置信的眼神,清越却是坦然一笑:“神魄于我,不过是一具枷锁,不要也罢。”

    “那你这次来取我凤渊灵芝,又是为了哪一位故人呐?”帝宵撇了撇嘴,仿着清越说话的模样,怪里怪气地。

    “这回啊……哎我说,你能先收敛一下表情吗?就不能端起你上古神物的架子来么?你这样一副表情,会让我以为你是那种……特别喜欢边嗑瓜子,边聊八卦的村口老大爷……”

    “咳咳,你这番一说我倒是回想起一件事情来……当然,这都是我在那群徒子徒孙们闲谈的时候,碰巧听来的啊。”

    帝宵清了清嗓子,依旧保持着他村口唠嗑老大爷的形象,道:“说起这十二万年前,神界有两位初代尊神,不知道结了什么仇什么怨,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打了三天三夜,众神规劝皆无用,直到打上大罗仙宫,将仙宫门前的镇天柱都打断了十二根,惹得祖神震怒,一位被判了裂魂夺魄,一位被判入寒冰地狱,结果,一位在刑场上挣脱了缚龙锁,跃过罗刹海去了魔界,另一位……”

    清越瞥了眼帝宵,发现帝宵正玩味地望着他,只好干笑一声,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另一位怎样?”

    “另一位虽说老老实实伏法,入了寒冰地狱,谁知十万年后,竟又被人从寒冰地狱给劫走了。”

    帝宵双掌一拍,做了个摊手的动作。

    “哈哈哈,那你可走运了,时隔万年的今天,我舍命给你带来了这段八卦的后续——便是那傻子用自己的神魄换了人魄,历经百世轮回,如今,连你的封禁结界都破解不了啦!”

    清越依旧保持笑容,好像只是在闲谈一个与他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咳咳……”清越没去理会帝宵惊愕的表情,有点耍赖皮地接着道,“那看在我让你牵挂了万年的八卦故事,终于有了圆满大结局,能否速速带我去取灵芝?我那病入膏肓的小师妹,简直是天上地下第一妙人,你若是助我一臂之力救治了她,改日我将她带来临凤渊找你玩,如何?”

    帝宵站在当场愣了好一会神,末了才轻叹一声,“哎,罢了罢了,定然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孽缘……你随我来吧。”

    说着,他摇头晃脑地往谷底更幽深之处走去。

    虽说他一向喜爱探听神魔妖鬼各种秘辛之事,却也知道分寸,不会为了自己一时爽快就去揭人伤疤,那十万年寒冰地狱的苦楚,又人间百世的轮转,他连想想都觉得心中不忍。

    “你个村口八卦老大爷,懂什么孽缘不孽缘,我和我小师妹才不是孽缘!”清越跺着脚跟了过去,小声念叨着。

    沿着仙草藤蔓织就的一段长廊,两人走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忽然面前的场景豁然开朗,不再是那般星河浩瀚的幻境之景了,而是漫山遍野大片的山花怒放,他们所站的位置居高临下,脚下的花海无边无际,一眼望不到头。

    然后清越就傻了眼,话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你,你们这,凤族,这……是准备……我的天,你们……”

    “咳,若不是那次你来我凤族取灵芝,我还不知这些野花杂草的用处,如今为了我族内那些徒子徒孙,自然要给他们留些家当,虽说我不想离开临凤渊,但他们还年轻,出去闯荡一番也是很好。”

    “所以你们一向自诩冷傲的凤族,如今开始种草卖药了?”

    清越望着足有百千亩之多的凤渊灵芝,生机勃勃,再远一点是紫极寒花、潇湘灵竹、月影草、断空果……还有更多连他也叫不出名字的奇花异草,铺满了整个脚下的无边旷野。

    “也是经你启发嘛,不过……”

    帝宵面露尴尬的神色,伸手挠了挠鬓角,无奈道:“哎,自你走之后,来我处求取各种仙芝灵草的着实不少,可惜会用的没几个,再之后神界将十二万年前发生的事情生生地压了下来,又一直瞒住了你的去向,没了你,我这里渐渐也鲜少有人再来了。”

    “难怪我说,那一时怎会有那么多仙家同时来找我炼药,忙得我都快认不出自己了!不对呀,我回去之后没与旁人提及凤族一事,他们又是从哪里知道的?”

    “这个这个……”帝宵眼皮一跳,咧嘴笑道:“你能知晓我族有凤渊灵芝,不也是我那些碎嘴的徒子徒孙们传出去的么。”

    清越听后了然一笑,手一扬大大咧咧道:“行了,闲事莫提,既然你现在已经量产,就随便送我个百八十棵的吧,那边那些,也一并打包,我不贪心,合计着来个万把斤就行了。”

    “万?万把斤?”帝宵摸了摸下颌,发现只是有些僵硬,还没掉到脚背上,顿时把之前对清越的那股子同情心,全都抛诸脑后了,“你也开得了口?因为你,就因为神界没了你,十多万年来我一笔生意都没做成!我看你这脸皮不是厚,而是压根儿没有吧?是在寒冰地狱给冻化了?”

    “十多万年都卖不出去?那我这可是在替你解决滞销问题啊!老凤,你怎的这般不识趣?不过经你这么一提,我觉得我该重新考虑一下,是不是该找你要点赔偿金,毕竟,这些草药年代久远,药效是否还有保障尚且未知呢。”

    清越面带微笑,开始发挥他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特质,丝毫没去介意被帝宵揭了短,仿佛那十万年的煎熬在他看来只是弹指一瞬,恩怨情仇的所有种种,都已销匿于茫茫尘世之间。

    “无……无耻之徒!”

    帝宵指着清越的脸,差点没被气背过去,浑身上下火光闪现,隐隐能看到金红色的翎羽悬空将要包裹上来,清越周身的也温度瞬时上升,蒸腾的热气让他立即举起双手投降。

    “好好好,老凤我错了,求您老人家行行好,赐予我一万斤……呸,赐予我一株凤渊灵芝,我清越来生做牛做马,做你身上一根烂羽毛,也一定会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哼。”

    帝宵冷傲地瞟了眼清越,不再多做计较,抬手一拈,自那遍野的花田中缓缓升起了一株仙芝,摇摇晃晃地飞入他手中,“拿去吧,这是上回我得了眼疾,亲自用我的血泪浇灌而得,药效绝对有保障!”

    清越一听,忍不住偷偷瞄了瞄帝宵的一对长眼,脑袋里浮现出了多个滑稽的画面,脱口而出道:“该不会是你得了一场眼疾,就浇灌出这么一大片吧?果然是为了徒子徒孙们的美好生活,拼尽全力了啊。”

    “我知道你一向洒脱,但并非人人都与你这般,倘若有一日你不得不去面对他人的计较,又该如何?”帝宵抬头望着深渊之上那片浓郁的漆黑,语气突然变得沉重起来。

    洒脱如他,依旧是淡淡一笑,道:“难得糊涂嘛。”

    “唉,好吧,此番我也不多做挽留了,这就送你一程。”帝宵身上炫光一闪,金红色的羽翼迎风而生,振翅一挥,一道妖力飞过清越头顶,将他一下子丢进了凤羽之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