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灭世为己任 第9腾讯分分彩计划 夜市

    第九章夜市

    “嘿嘿!大师兄不在真好,我听说,妖界也不是所有美食都是苦的,今晚街上有老手艺人做糖画,二师兄你要多买几个给我吃!”

    南山虽然脸色还不大好,精神头倒是很足,一路拉着清越沿河而走,很快到了一处街口。

    穿城而过的小河在这里分流到四面八方,周围都是青砖白瓦的建筑,家家户户的门头上都挂满了五彩的灯笼,远远望去别有一番风情。

    至于大街上行走的小妖们就更多了,街道不宽,若是走马车的话,两辆并行都有点吃力,但是街道干净有序,街道两旁都是摆摊卖各种物件的小贩。

    再往前走锣鼓喧天,南山好奇地跑过去,踮起脚来一看,原来是两支舞狮的队伍正在争斗技艺,围观者甚多。此时舞狮正进行到最紧张激烈的一步,两只由舞狮人直接幻化出的“狮子”忽闪着大眼,全都看向最高处长竿上悬挂着的一块红布。

    南山只觉得从没经历过此等热闹景象,又惊又喜,一时间都呆住了。

    依照规矩,“狮子”需要跳着专有的步伐,配合着锣鼓声去争抢那块红布,南山睁大双眼,捏紧了小拳头,她更看好一方火红色的“狮子”,正暗自在心里给他加油鼓劲。

    清越好不容易挤到南山身旁,见她沉浸于面前的舞狮表演,一脸紧张的神色,反而扬起嘴角欣然笑了起来。

    他的小师妹,就应当如此平安无忧地活着。

    “哇!我赢了我赢了!”南山见到最终果真是那红色“狮子”夺魁,拍着双手几乎跳了起来。

    “傻瓜,你又没与人打赌,说什么赢不赢的。”

    “二师兄,我赢了你便是输了,你得去给我买糖画!”

    南山眨眼,指着街角那一块人群,笑道:“我闻到了麦芽糖的味道,快去给我买!”

    “一起去吧,这里人多,别走散了。”清越环顾四周,到处比肩接踵,有些担忧。

    “我就站在此处等你,待会红狮子要单独舞一段,我还想再看一会儿。”南山把清越往人群里推了推,目光一刻也没从舞狮队伍上移开过。

    “好吧。想来妖界也不会有什么能伤到你。”

    清越摸了一下腰间的玲珑锁,转身往那边画糖人的摊位走去。

    然而就在此时,人群中投来几道来者不善的目光,纷纷落在南山身上。

    “就是这小姑娘吧?”

    “公子,不会有错!没想到竟只有她一人。”

    “这姑娘自神界来,必然不好对付,上次飞鸣大人给的那个,还剩下多少?”

    “足够足够,都带上了。”

    “如此,便动手吧。”

    几个家伙窃窃私语之后互相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脸上的奸笑。

    而被那几人称作“公子”的,正是先前南山在浣纱湖边遇到的猪妖公子,当时船翻了之后他与随从都被巨浪卷回了岸上,虽说一条小命是捡回来了,却也是一肚子不甘心。

    若是能得到遮天荷叶那般绝世好物,献给族长大人,他红猪猡在兽族还怕没有出头之日么?

    清越等了足有三刻,才等到那老手艺人做完南山所说的“最大”的糖画,拿到手里的那一瞬,差点没被压死。

    担心周围人太多把糖画给挤坏了,清越只能颤抖着双手,高高举起那巨大的糖画,一步一步挪到刚才观看舞狮的位置。

    南山却不知所踪。

    “南山!南山!”清越转动身子,大声呼唤。

    人群纷纷回头看他,却只是惊异于他手里巨大的糖画,几圈转下来清越心里有些慌了神,用幻术收了糖画,他立即凝神静气开始在周围感知南山的气息。

    非常微弱的一丝气息……

    正当他打算给东篱等人传音时,面前人群一阵骚动,只见东篱和白小花已经凭空现身,气势汹汹,无形中将二人身旁的小妖们逼得连连后退。

    “是谁?”东篱的眼神冰冷。

    “不知道。我只是离开了一刻。”

    “是三刻。”

    “你一直在监视我们?”清越咬牙,眼神从东篱转向了白小花。

    白小花低头不语,偷偷去看东篱的脸色。

    “是我让小花用铸灵锁一直在保护南山。”东篱道。

    “那你定然知道南山被何人所劫,还来问我作甚?”

    “铸灵锁有那么一瞬间被镇住了,是有人暗中起了个阵法,这个阵法比较陌生,我在铸灵锁上,也只感知到了一阵非常微弱的妖力残存。”白小花心中担忧南山安危,并不希望清越和东篱在此刻争执。

    东篱也知现在不是争执的时候,好在南山身上有他种下的芳迹草,想要找到南山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只是这里是妖界,界心还处于未加固的状态,如果他们贸然使用高阶的神力,害怕会对界心产生更大的动摇,东篱思前想后,还是唤来了孟逆。

    “诸位稍安,南山姑娘在妖界遭劫,在下一定会给几位满意的交代。”

    孟逆微微躬身,极为冷静地给了东篱一句回应。

    猪妖公子带着手下一路隐匿身形,绕过大街小巷,不多时就来到城中最负盛名的折柳巷。

    这里有全城最大的风花雪月之所,名为留烟阁。

    那猪妖锦衣华袍,身后的跟班们也个个趾高气扬,进了留烟阁之后就大摇大摆往里闯,娴熟地仿佛自家后院一般。

    “哎哎,这不是红猡公子么……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人未至,声先到,这留烟阁的大当家是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妖,扭动着腰肢就迎了上来。

    “当家的,给我们来一间上好的厢房,再来一桌好酒好菜,姑娘们也都叫来弟兄们一人一个,谁都不能少!哈哈哈哈。”猪妖眼神促狭。

    “嗯?公子这又是从那家绑了姑娘吧?”当家女妖看到猪妖的跟班肩上扛的麻布口袋,一脸的心领神会。

    “呵,这就不是当家该过问的事情了,速速去做你的事情吧。”

    猪妖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一瞪,当家女妖微微一颔首,“那是自然,奴家这就去给您准备好酒好菜好姑娘。”

    孟逆此时也藏匿了身形,正巧跟到此处,曾经他还是妖界将军的时候,也没少和下属们来这折柳巷寻欢作乐,如今再忆当年,只觉得唏嘘不已。

    说起来这当家女妖和他还是旧识,只是他现在做了妖圣,身份贵重,自然不好直接现身去找她查问,只能继续藏匿身形,化作一缕青烟,随着当家女妖进了一间厢房。

    厢房里一片乌烟瘴气,抽烟的抽烟,划拳的划拳,有两人已经醉倒,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粉色屏风的后面,还不断传来几声娇羞的嬉笑声。

    而那软塌边有一姑娘倚靠着墙角,昏迷不醒,孟逆定睛一看,正是南山。

    听得当家女妖指着南山调笑道:“老身经营这留烟阁上百年,还是头一回见到如此标致的小脸。”

    “啧啧,绿腰儿你也不看看我家公子是什么人,一般俗物岂能入了我家公子的眼?”

    “那是那是,但看着长相,这身衣裳,怕也不是普通人家出来的孩子吧?绿腰儿的留烟阁虽说背后有人撑着,可难保这孩子的背景……”当家女妖欲言又止,娇笑着看向猪妖公子。

    “大当家莫要担心,知道你留烟阁家大业大,背后有蛇族撑腰,等我将这小妞献给飞鸣大人之后,兽族这边也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猪妖搂着一左一右两个姑娘,满面红光。

    “呃,如此,如此绿腰儿先行谢过公子了。”当家没再多说,心下却是自有一番盘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